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中国媒体沦为“黑社会”陷权钱交易桎梏(2014]
生存与超越
·[转贴]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之十四(节选)(2006)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国媒体沦为“黑社会”陷权钱交易桎梏(2014

   【评论: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作为“权、钱、色交易”典范的中国中央电视台至今未受到任何惩罚,还在以光鲜的形象示人。】
   
   
   中国媒体沦为“黑社会”陷权钱交易桎梏 信源:明报|编辑:2014-09-12|
   


   “如果我还有机会重新从事新闻工作的话,一定会遵守新闻工作的基本操守,公正、真实、客观、全面去报道新闻,不受利益的诱惑。”广州《新快报》与湖南长沙警方的激烈对抗,随着当事人陈永洲的供述出现戏剧性逆转,陈本人在央视镜头前的最后“悔过”也充分暴露了媒体诸多病灶,进而为有偿新闻、有偿不闻的媒体乱象敲响丧钟,无冕之王日渐沦为文人“黑社会”头目的事实更是让人瞠目。
   
   《新快报》事件变化之快、之戏剧性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想。该报23日头版战书“请放人”满溢对警方的控诉和质问,24日的“再请放人”穷追不舍,25日偃旗息鼓,26日央视《朝闻天下》播出陈永洲认罪画面,27日《新快报》头版左下方刊发豆腐块致歉信。仅5天的时间,舆论口水从讨伐长沙警方到叩问新闻人底线,再到追问如何进行媒体监督,诸多“病灶”昭然若揭。中国媒体如何走出权钱交易的桎梏?新闻人需要什么样的世界观?记者在这样的世界观中应该充当什么样的角色?面对时代的转变,媒体人应当如何接受考验和挑战?
   
   媒体乱象堪比“黑社会”
   
   从当前的媒体生态来看,诸多乱象,比如有偿新闻、有偿不闻、媒体腐败等大行其道,甚至赤裸裸地成为行业“规则”,它们中绝大多数交易都牵扯到权与钱。就拿此次《新快报》事件来讲,陈永洲在“现身说法”中提到,为了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名利,其受人指使,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陈究竟是受何人指使,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一个记者缘何敢于冒着蹲监狱的危险以身试法、多次收黑钱抹黑一家企业?稍早之前,《京华时报》和农夫山泉的口水战不了了之,其中也参杂着各种阴谋论。可以说是带着侥幸心理,也可以说是在金钱和职业操守两者之间出现倾斜,更为关键的是,陈永洲的这种做法在鱼龙混杂的新闻界被认为是“正常的”,他也只是隔墙扔砖头被砸中的小卒子。比起陈永洲充当枪手、收黑钱的既定事实,媒体界的这种“潜规则”和“正常心理”更值得警惕。 幕后权钱交易败露后,如何守住新闻真实性这一生命线,成了官方媒体讨论最多的话题。如何保证,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还是人,尤其是记者,以及二线的编辑、主任、值班老总等。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冲在一线的记者显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丧钟”也是由一个团体共同敲响。“人民网评”推敲问题稿件之所以能发表出来的两种可能:一是内部管理体制完全失灵,相关把关人失明;二是存在利益输送,一些管理人员为了达到目的,故意选择性失明,为问题稿件大开绿灯。其中恰恰忽略了最为根本的问题,也就是新闻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问题。有什么样的媒介土壤,就会滋生出什么样的新闻人。不得不承认,有偿新闻、假新闻、封口费在新闻行业屡见不鲜。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中,4名记者被清除出记者队伍,教训不可谓不深刻。也正是因为当前媒体产业乱象丛生,真假难辨,也给那些“假记者”提供了攫取利益的通道。他们打着“监督者”的旗号,一方面轻易地获取巨额利益,另一方面也间接给媒体打上了“黑社会”的烙印。
   每每发生类似的恶性事件,舆论更多地是归咎于记者个人的职业操守,官方媒体更是希望通过强调“个案”以消解负面影响。此次《新快报》引发的大讨论,如果也是停留在这一层面上,将棍子单方面地抡向陈永洲,显然避重就轻、治标不治本地失却了一个集体反思的良机。《新快报》头版的致歉信,也正在通过“切割”滑向避重就轻的陷阱。“报社对稿件的审核把关不严,事发后报纸采取的做法不当”这是道歉的核心,把主要责任推给了记者。此前头版战书中的“铁肩担道义”、“两根穷骨头”,瞬间成了绝妙的反讽。
   
   有评论人士指出,揭开当前媒体生态的伤疤,以便引起疗救的注意,是必要的。追究谁之过,进而各个击破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在这样做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参与这个行业的人需要什么样的世界观,自己在这种世界观里还应充当什么角色,以及如何让这种认识与世界观成为与媒体从业人员的文化匹配的要求,让这种要求最终成为其文化的有机构成。在两者的相互要求下,一种专为社会需要的媒体人才可能有系统地产生。虽然这是一个艰难且长期的过程,但至少相关部门需要认识到这一问题的急迫性和必要性,而不是单单拿着个案照本宣科,大谈记者职业操守的重要性、新闻真实性这些老掉牙的问题。
   
   很多人形容新华社、央视以及《人民日报》乃是媒体黑社会的最大头目,因为他们凭借着绝对的话语权优势,在攫取私利方面毫不逊色于地方媒体从业者,而它们作为媒体的“上梁”,在媒体的道德与从业素质方面早已被诟病,甚至是塌陷。媒体的影响力无疑决定着“私利”的多寡和成功率,这也是注意力经济时代的必然产物。但从更大范围来看,造成媒体“黑社会”现状的绝不仅仅是陈永洲类的记者,也不是几家党报官媒。一旦这样的媒介文化成型,每个参与其中的人可能成为新闻职业道德的建设者,也可能成为坏了一锅汤的那只“老鼠”。
   
   媒体病灶亟待根治
   
   新闻界的“害群之马”之于官场便是贪官污吏。很多贪官满嘴仁义道德、满腹的鸡鸣狗盗,之于记者便是台前大谈新闻监督、幕后大搞金钱交易。此次事件,如果《新快报》没有挑高火焰,没有在头版刊发战书,充其量也只会追究到记者的个人职业道德层面。所幸《新快报》无意间将其推高为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至此,需要反思的不再仅仅是个体的问题,如何避免下一个陈永洲出现,如何让有偿新闻不再折损媒体公信力,才是至关重要的。
   
   媒体向来被视作第四权力,也被戴上了无冕之王的桂冠。一旦被证明此桂冠上沾满了权钱交易的污秽之物,对公众认知和心理打击是不言而喻的。很多刚进入新闻行业的人,一开始大多怀抱着新闻理想,要如何进行社会监督,将客观、公正、中立奉为金科玉律。但经过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前虚无的新闻理想终究敌不过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与其说是新闻人“三观”发生扭曲,毋宁说是喧嚣、急功近利的大环境让他们不再追求那份虚无的满足感。当坚守新闻理想和社会责任感成为行业内的“另类”,那么堕入欲望的深渊,自然成了很多人自认为合情合理的选择。
   
   如何铲除这样的媒介土壤?很多自由派意见领袖会简单地将其归咎于中国的体制和舆论监管,也就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言外之意是,只要中国走向了民主宪政、施行新闻自由,这一媒介毒瘤就可以彻底根除。事实上,美国政府的监听、英国报纸的虚假报道,BBC性侵案件,以及英国名记者尼克·戴维斯所披露的媒体潜规则和全球新闻业黑幕已然证明,单纯地将媒体生态归咎于体制,是没有说服力的“讳疾忌医”。
   
   任何人种都无法摆脱社会的性质,新闻从业者也是如此。不管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媒体人也和其他行业的人一样会更重视自己的物质需要。不同的是,西方的媒体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还是很听话的,偶然间的背叛都不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而中国的记者正在面对时代的转变,也是因为社会的人文要求,根据经济发展的庞大能量,对媒体人这个行业提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要求,媒体人在混沌时期必然需要接受极大考验。
   
   社会转型的特殊阶段,利益关系的深刻调整,一方面令媒体的作用日益增大,媒体的一篇报道就可能将一家企业拖垮,另一方面也让媒体人节操失守的风险增大,因为攫取利益变得越来越容易。看似公允的新闻背后盘根错节的权钱纠葛,已然给所有人敲响警钟:记者不能拿新闻做买卖,媒体也不能拿公信力当儿戏。新闻人手中握着“无冕之王”的利剑,为的是捅破社会的脓包,引起疗救的注意,而不是制造出更多的脓包,自绝于社会。上述评论人人士同时也强调,中共必须正视官媒的日益“黑化”,这样的媒体体制和从业人员已造成中国言论体系的千疮百孔,如果不能加以狠狠打击,中国的媒体就会真正沦为名副其实的“黑社会”!
   
   

此文于2014年09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