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图]
吕千荣的博客
·中国为何成了魔鬼狂欢的天堂,天使流泪的地域?
·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谋杀我______吕千荣2015年11月29日受迫害的微博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转载两文:解读2015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和习近平的集权给我留下的反思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人头当球,人皮活剥,比IS还要IS?(图)
·联合国委员会呼吁中国停止酷刑及镇压律师
·吕千荣2015年12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香蕉泡醋减肥的奇迹
·五中全会场内交锋激烈 出现八个“意外”
·中国调了两个师来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维稳,是谁在开国际玩笑?
·对浦志强七条微博的有罪指控,暴露出中国的法律是中共指鹿为马的工具
·万余贪官待杀 孟建柱紧急报告暗示中共无路可走
·平安夜,我却无法去教会敬畏神!在中国,我却被中共迫害的没有教会敢为我受洗
·周金霞:习近平主席,我为什么给你传福音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抓捕渠红霞,拷问中国国保到底是警还是匪?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上)
·中共特务徐水良是中共放出来的一条疯狗,中国民运界需谨防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用谎言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下)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再次剥下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画皮
·我必向美国政府控诉中共特务徐水良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
·痛剥徐水良这个中共特务美籍华人的画皮
·中国玫瑰团队2016年元旦献词 ——正视历史、开启未来
·中共放出来的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把咬人变成指桑骂槐了
·吕千荣评:告别2015——一块最昂贵的巧克力
·怒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再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从舒向新律师在押期间受虐打迫害,来拷问中共是依法治国还是在土匪治国?
·转几文:重磅再抛 官媒罕见曝光“政变集团”长名单(图)
·最难找的民间方子,家家都需要!(赶快收藏)
·剥光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累累罪恶的画皮
·中共军报自爆“开战必败” 习近平无退路 组图
·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秦永敏夫妇等所有受迫害的中国政治犯
·人肉搜索小平头这个中共特务徐水良的同伙
·中国玫瑰团队受打压 又一成员徐秦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关押
·吕千荣:祝贺中华民国2016年总统大选落幕并警告台独
·给徐水良的回复
·任志强:房产库存任何政策难消化只能炸掉
·江泽民以惊人的贪腐治军(完整版)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回复徐水良:我希望你更加努力的配合中共迫害我、诬蔑诽谤我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关注包蒙蒙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从仰华 裴国动 郭飞雄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来看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问问孟建柱和郭声琨: “政法系是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北京小红门乡拆迁户起火案7天无结果 死者家属向开发商讨说法
·江西维权人士应立刚被开庭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九评退党翻墙链接
·微博热传宋祖英演出无耻一幕
·唐荆陵狱中发祝福吁砸烂枷锁 三湖南网民立春拜李旺阳遭扣押
·呼吁关注苏昌兰 ,我的心为那些被中共囚禁迫害的勇士流泪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
·从“虎王”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巨款 来看中共的反腐闹剧
·郑恩宠律师,请你收起对中国访民群体的侮辱性言论
·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
·微自由:杭州三自教会领袖被抓
·為出動解放軍鋪路? 中國首次定性港亂由分離組織策動
·红二代罗宇揭秘中共体制邪恶 中共把访民关精神病院迫害
·震惊!揭秘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邪恶恐怖迫害、谋杀,你才知道什麽
·罗瑞卿之子罗宇论中共——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这身军装就没法穿下
·从李登輝给中华民国蔡英文总统的留言中看到了他写不尽的对中华民族的热爱
·淫魔毛泽东竟把找情人的无耻写进了《毛泽东选集》
·郑恩宠,看看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迫害、谋杀,中共支持你对访民的
·吕千荣评:“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別獎頒给胡耀邦”
·中共闹剧:谁在和中央唱反调删除了《《王岐山:谁再删帖谁就是和中央唱反调》》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
·致陈卫珍姊妹的公开信
·中共脑控迫害我干扰我写《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
·朝鲜用中共援助做了什么?曝邓小平访朝当场发飙
·介子平: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
·小学生作文《习爷爷,我们少先队员个个都姓党》【图】
·周锋锁等支持中国使馆馆址改名的国会提案,劝奥巴马不要否决
·网曝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 邓小平家族贪腐四万八千亿美元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
·向国际社会呼救:中共有关部门最近都在脑控迫害、谋杀我,中国电信配合控制我
·转文解读中国:习近平发飙:不要再叫我“习大大”!(图)
·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支持新华社记者周方实名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
·压制言论自由,民众怒批中宣部
·徐文立:《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贺信彤 著)一书推荐词
·全球媒体快讯:美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 敦促中国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
·中共革命家们沒有恋爱婚姻,只有性交
·波兰乌克兰继续去共产主义化 街道改名
·王钢:紧急关注——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极可能已经身亡;9岁半女儿失踪
·文革百种酷刑:人头当球,人皮活剥
·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因绝食在塘沽中医院住院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
·习近平保卫战/吴祚来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两会闭幕日女访民在天安门喝农药自杀被戴手铐抓走"的
·震惊:长平兄妹何罪之有?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
·某党要完了,谷歌计划通过卫星向全球各个角落提供免费wifi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
·枪决赵紫阳父亲的大会 他装胃病不去参加
·国内媒体重磅新闻:高层内部消息:习近平要民主转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图

   编者按:中共要“纪念”抗日,就必须继续撒谎。但中共于抗战时期,确实又“战死”了几位将军,所以,这几个将军就成了中共用来证明他领导抗战的证据。好在历史的真实只有一个,而且迟早要大白于天下。所以,这几位将军究竟是怎么死的,也就陆续地随着中共的纪念而“浮出了水面”。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图

    刘兰志与左权
   


   这里发表的都是从大陆报刊、杂志、网站上转载的文章,这三篇文章,对于中共几位将军的为“抗日”之死,或是发表见解,或是放声歌颂,我们原文照录,只在关键的地方加上几笔评点,以与作者和读者一起来辨析真伪。也算是对历史尽一点责任吧。
   
   
   左权之死的另类迷惑——评点(原文:中国愤青;评点:若品)
   
   对CCTV的恶俗节目一向不感冒。昨晚(9月1日)因在同事家小聚,看到一个题目似乎是“家书”的节目。左权之女拿着左权生前写给妻子刘志兰的家书,诉说左权的情感世界。因左权生前是八路军副总参谋长,为“我党”(引号为本刊所加)在抗日战争中牺牲最高将领,便留了点意。据节目中左权之女左太北介绍,左权生前极爱其妻及左太北。极爱其妻我是相信的,有多封家书为证;极爱其女则稍有疑惑。左权家书写到:“如逆流万一不幸来到(请注意,左权是说‘逆流万一不幸来到‘,不是说‘万一我为抗日牺牲’。可见他并无要为抗日捐躯的思想准备,而只是有恐遭不测的预感。他的预感究竟是什么,读者可读下文。),你尽可不必顾及我,大胆地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
   
   1942年5月22日(牺牲前三天),他再次写信强调:“我虽如此爱太北,但如时局有变(仍然是说‘如指时局有变’,不是说‘如我为抗日而有不测’),你可大胆地按情处理太北的问题,不必顾及我,一切以不再多给你受累、不再多妨碍你的学习及妨碍必要时之行动为原则。”从信的内容看,只要不妨碍刘志兰的生活、学习及安全,对左太北是可以“按情处理”的,为此还特意强调让刘志兰不必顾忌左权本人的感情。“按情处理”,说白了就是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左太北本人的解释是,左权之意为可以将婴儿托付给老乡。如果真如此,信中直接写明“可托付老乡”就行,何必要说“按情处理”呢?按情处理就包括了托付他人之外的其他选择,比如在情况紧急时,抛弃路边。这种事,在中国历史上就曾经发生过。刘邦逃命之时,为了马车能跑得快点,就曾把妻子与亲生子女推下车去。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命是自己的,老婆是可以再讨的,孩子也是可以再生的。
   
   但我更关注的不是这些,我更关注左权是如何牺牲的。于是便查了查资料,在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的《长城线上》网站上发现了一篇详细记述左权将军的文章《太行豪气传千古——忆左权将军》,发现左权将军生前竟然是“托派份子”(左将军有关不测的预感终于有了下落,也就是说,因他是托派,而且共产党在党内处死过相当数量的托派分子,所以,左将军才有了不测之感。显然,这一不测与抗日牺牲一类的念头,全然无关,或曰,他全然就没有要为抗日而牺牲的念头和想法,所以他所作的任何对身后的交待都与为抗日牺牲无关。),并且直到“1982年,刘志兰又亲自给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写信,再次要求中央发文为左权平反,取消对他的‘留党察看’处分。考虑到刘志兰的心情,中央有关部门终于写出书面档,对早年左权同志受王明路线打击迫害一事予以平反,取消对左权同志的‘留党察看’处分,并将该档放入了左权的档案,但没有对外公布。”该文没有解释中央不公布左权“平反”消息的原因。(中共为左将军平反不对外公布,左将军“为抗日牺牲”倒是对外公布了;中共不公布为左权平反的消息,却公布左将军是共产党的“抗日烈士”;读者可以思考其中的原委甚至是奥妙究竟何在。)
   
   还是据上文记述,左权是在指挥八路军总部“撤退”的过程中被日本侵略者炮弹击中牺牲的。这与我找到的其他关于左权将军牺牲经过的文章所述相同,可以互相印证,应该是可信的(左权之死有种种说法,但其共同点,都说不是在一场与日寇面对面的顽强战斗中壮烈牺牲的。因为,如果连八路军的副总参谋长都战死在对日战争的战场上,则这一战役该有多大?中共的抗日史,至今只说他“领导”了平型关大战,发动了“百团大战”。但事实上,前者只是在国民党已经消灭了敌阪垣师团二万二千主力之时,林彪才怀着“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心情,不顾毛泽东五道不准打的命令,袭击了日军的一支辎重部队;后者则是彭德怀违背毛的命令,擅自发动了一系列扒铁路、炸碉堡的“百排小仗”,结果,非但被中共批判是暴露了八路军的实力,彭德怀最后竟因此而在文革中被枉送了性命。我们说远了,但无论如何,是不存在另一个连八路军副总参谋长也战死其中的中共抗日大战役的。而本文所说的“指挥八路军总部撤退”,倒是有些真实,因为,“鬼子来扫荡了,八路军进山了”的台词,特别是毛泽东的一道又一道不准打日寇的命令——请学习毛泽东选集第三卷,倒是能够使我们对八路军副总参谋长“指挥部队撤退的原因”有所了解……)文中强调,左权将军曾有多次机会可以先行撤退,但他都放弃了,甚至断然拒绝了彭德怀将军让他撤退的命令。犹为令人不解的是,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一颗炮弹在他身旁爆炸,飞溅的泥土劈头盖脸扬了他一身。作为一名老兵,他应知道紧接着会有第二颗炮弹射来,他应先卧倒,然后一个侧滚翻,就可避开第二颗炮弹,这个动作下意识就能做到。然而他没有这样做,而是连腰都没弯一下,站在高地上一直大声喊着指挥突围,完全将自身的安危置之度外。果然第二颗炮弹又向他射来,他的喊声戛然而止,硝烟过后,他的身影也从山口处消失了!”依该文所述,左权之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待避开炮弹后再接着指挥耽误不了几分钟时间。而且据央视现场左太北与某导演的介绍,炮弹打来,大家都卧倒。可见左权当时如果稍微采取一点保护措施,可能就不会牺牲。但身经百战的左将军,却在炮火下“连腰都没弯一下,站在高地上”。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是为了指挥撤退那么简单?我从来不认为,最高指挥官必须身先士卒暴露在敌方的炮火下才算尽职。(显然,作者要告诉我们的是,左权不撤退、甚至要“壮烈牺牲”的原因,绝不是为了打日寇,而是他身为托派分子,不仅前途暗淡,还有不测之命,此念常袭在心,其内心的压力可以想见。所以,在左权深心之中,他应该想的是,倒不如为日寇炸死,倒是死得其所。但是,必须明白的是,这绝非是为抗日而死,更不是为国牺牲,而只是一个懦夫逃避生命的行为,是自杀。所以,如果作者所述,确为真实,大约这就是中共迟至1982年,才在其妻的一再要求下,为“考虑到其妻的心情”,才为他平反却又绝不公布的原因。由此看来,左权之死,又怎能谈得上“为抗日而壮烈牺牲”?这与206位国民党将军面对面地战死在抗日疆场之上,又何能相提并论?)
   
   左权牺牲后,众人只顾逃命,只是“三名北方局党校的青年学生……将遗体抬至一处荆棘丛中,拿一床军被盖好,又遮盖一些树枝。”后来才由总部警卫连“找到了将军的遗体并就地掩埋”,说明了战争是如此残酷,为了逃命,最高首长的遗体可以抛弃不管。
   此后,日本侵略者“截获到我方‘左权失踪’的电报,在十字岭到处挖、找,终于挖出了左权的棺木,打开后给遗体照了象,登在了敌伪报纸上。敌人的暴行一时间让山河失色,大地举哀,复仇的呼声响彻华北。这一情况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是知道的,但一直没有公开。”在中国,掘人坟墓是不可容忍的侮辱行为。日本人大概出于炫耀战功的目的掘坟拍照,这绝对是人神共愤,此暴行必将激发我军将士的对侵略者的仇恨,但党中央出于什么目的而不公开日本人的暴行呢?(因为中共知道左将军是自杀,而不是牺牲。)
   
   众所周知,前苏联托洛茨基曾与斯大林进行了一场“两条路线”的殊死斗争。最后以斯大林派大获全胜告终,“托派”份子被杀被流放不计其数,侥幸逃得性命者政治生命也难以恢复。以托洛茨基本人为例,在亡命天涯墨西哥之后,依然无法避免追杀,被人用冰镐砸死。政治斗争演变成血淋淋的对肉体的杀戮。
   
   文章将左权的“托派”说成是王明的迫害,%
(2014/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