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悠悠南山下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按語:原標題沒有“香港”兩字,系本欄編者加上。

   

作者:灰客記

   
   

   中共於2014年8月31日,透過由它操控的人大常委會,宣布一個由中共操控的「普選」行政長官方案,正式撕破面皮,顯露人盡皆知的專制面目。很多人,包 括灰記,都曾預言中共不會讓香港落實開放而平等的選舉,會有高的提名門檻以便操控,但想不到是過半數提委提名,封殺任何不被中共認可的候選人的完全操控。 反映中共的自信心已墮盡谷底,只靠高壓和槍桿子維持政權。
   
   或者有人說,只是香港一個小小特區的政治改革,為何談到政權生死的高度?這不是灰記胡亂說的,是中共自己承認的。把香港特首選舉與「國家安全」掛勾,難道不是中共「虛怯」的表現嗎?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當晚,數千名市民到被政府總部和中共駐港部隊總部夾在中間的添馬公園舉行集會,強烈抗議北京再三違背承諾,扼殺香港的民主進程。台上先後有佔中三子不日啟 動「佔中」的講話,廿五名泛民議員聯合聲言會否決政改方案及支持「佔中」,學聯和學民思潮號召罷課及不合作運動,以至一批學者代表五十多名已聯署聲明的學 者上台,表示對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憤怒。聲明的標題是「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簽署者當中有立場極溫和的人,提出的方案亦相當保守,反映北京的 決定是何等的「不得人心」。(不過,facebook上亦有有心人提出,了解中共的歷史及其本質,「袋住先」仍有值得討論的空間,有機會再談。)
   
   台上講者個個情緒激昂,大部分講者抗爭之聲不絕,台下不同年齡、不分性別的參與者,亦全情和應,很有為香港民主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灰記幾個月前因工作需要,和一位前國粹派半退隱的退休學者談香港政改,他並非死硬傳統「愛國」人士,「六四」後亦出席過遊行和燭光晚會,按照現在的說法, 應屬於溫和派學者。他當時的說法是香港政改在中央心目中小事一宗,大陸很多事情已夠他們煩惱。他的良好願望是,即使余若薇當選行政長官,中央也不用擔心, 她做不了什麼「反抗中央」的事。如果政改解決不了,香港會有「動亂」,會流血,但不用怕,台灣也是如此走過來。
   
   不過,現在看來,在中共心中,香港政改並非小事一宗,會牽涉到中共政權的安危。即所謂香港民主對大陸民間的示範作用,即所謂顛覆基地,外國勢力只是託辭吧了。而中共弄至如斯地步,要到處維穩,亦是自作孽。(參看政論家練乙錚寫的《國家紛亂,港人埋單》)
   
   至於他「樂觀其成」的後政改政局,香港人是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迎接與台灣兩蔣白色恐怖時代的血腥暴力與肅殺?蓋國民黨和共產黨雖然打生打死,但都是根據 列寧主義組織原則而建成的專制主義政黨。而共產黨的專制和嗜血,亦比國民黨「青出於藍勝於藍」。香港人僅能憑藉的是已經被「白蟻」嚴重蛀蝕的「一國兩 制」,曾經追隨中共的程翔已預言中共會不惜連「一國兩制」這幅假面皮也撕破,出動解放軍也在所不惜。但香港人有別的選擇嗎?
   
   說到這裡,灰記要大肆批判香港的華資大戶/資產階級和依附他們的高級專業精英,他們在關鍵時刻,從來沒有扮過任何進步角色,所謂資產階級民主,從來不是香港資產階級/大資本家所嚮往。他們響往的是繼續受中共政權的「蔭庇」,繼續壟斷香港的政治和經濟。
   
   中共的「護法」之一,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就肆無忌憚為中國共產黨替香港富豪拒絕政治改革「撐腰」而解說。傳媒報道,他日前在香港外國記者協會 一個論壇提到,中國要保護香港那些支持北京的工商界巨頭的利益,普選意味著社會經濟利益的再分配,商界的蛋糕將被別人分享,必須考慮到他們的利益。王振民 表示,目前主導香港政治的是少數企業界精英人士,他們控制著香港的命運。
   
   王振民的說話是對香港資產階級「愛護有加」,還是「麻醉」他們的「甜言蜜語」?蓋中國經過三十年的蛻變,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國家資本主義,壟斷中國經濟的是 紅色資本。今時今日,中共不再忌諱直接干預香港,其所代表的紅色資本還能把持得住嗎?觀乎大量國企來港上市,一個新的紅色資產階級已在香港形成,他們可能 與傳統資產階級合作,但大前提是要主導香港的經濟。從這角度理解王振民的說話可能更貼近現實。
   
   香港的傳統資產階級和南韓、台灣的資產階級一樣,只顧依附威權政權,維護自己既得利益。為了維護自己既得利益,千方百計阻撓任何社會改革。
   
   由於台灣和南韓在民間不斷抗爭,不斷爭取下,先後實施民主,工會力量、勞工保障、社會福利等多少都有所發展和改進(當然還有很多不足之處)。而正正因為香 港民間遲遲未「覺醒」,資產階級/資本家與政權勾結獨大的局面一直維持,無論英國殖民統治者還是特區政府,都以「保障」資產階級特權賺大錢,即所謂中環價 值為己任。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說到這裡,灰記應該提到西藏了。近年多了香港人關注西藏的命運,甚至不少提出「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或「今日西藏,明日香港」。最近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 了美國藏學家梅戈爾斯坦(Melvyn C. Goldstein)《西藏現代史》(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二卷的中譯本。此書細緻地講述1950年下旬,中國出兵藏東,攻佔昌都,與西藏噶夏政府代表於北京簽訂「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中國共產黨 政權以及印度、英國、美國一些「外國勢力」的想法,以至1951至55年,中共與西藏統治階層及貴族最「友好」的那幾年,西藏各階層的精神面貌,以及對西 藏成為中國一部分的複雜想法。
   
   近年,不少人都提出,鄧小平的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並非什麼創見,或偉大構思。早在1950年代,西藏被迫納入中國版圖,也實施過「一 國兩制、藏人治藏、高度自治」,即所謂「十七條」,結果實行了短短九年,以西藏最高領袖達賴喇嘛於1959年流亡印度,中共全面接管西藏告終。
   
   1950年的西藏,與1980年代初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的香港,以至今日的香港當然有極大的不同。 西藏當時是一個神權國家,是前現代社會,一切都十分「落後」。有趣的是,二十世紀西藏兩代最高領袖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喜措,和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都 曾希望改革自己國家,改變落後、封閉的局面。
   
   恰巧而諷刺的是,兩位西藏政教領袖,都曾流亡外國(十四世達賴喇嘛至今仍未能回到故國)。而他們之所以要流亡,都是因為與實力比他們強大國家的壓迫有關。
   
   十三世達賴喇嘛曾兩次流亡,第一次是1903年英國印度軍隊從錫金入侵,次年8月攻陷拉薩,達賴喇嘛出走蒙古。第二次是1909年清軍由趙爾豐率領入藏, 實行「改土歸流」,強迫西藏人「漢化」,無數西藏人被殺害,1910年由鐘穎所率川軍進駐拉薩,十三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要求國際社會關注。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翌年辛亥革命,清廷遜位,達賴喇嘛乘機於印度宣布西藏獨立,西藏軍隊乘機驅逐清軍。1913年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並頒布詔示,實施改革。幾年前有人把藏文的詔示翻譯成中文,部分內容如下︰
   
   「三、西藏政府文武官吏,在徵税或執法期間,應盡公正誠信之責,使政府護益亦不使人民受損。西藏政府派駐阿里三圍及康區等遙遠地區的一些無知官員,强迫高 價攤派商品,非法徵調超額的人力畜役,以輕微違法為藉口,没收房屋土地,斷人肢體等,從而使人民不堪騷擾而難以安身立命,對此類不顧因果報應,毫無道理的 行為和刑罰,從今以後一律禁止,務使其絕迹。
   
   四、我們西藏是天然資源豐富,但科技不如其他國家進步的一個獨立的宗教小國。目前,對文武工作的嚴格管理使足以守土自衛之武備正在建立之中,雖然由於徵兵 以及康區的交通沿線暫時將會面臨一些困難,但考慮到過去中國不是主人而卻欲霸佔西藏的歷史,大家不僅要自覺主動、千方百計地實現自主自治,保家守土,而 且,凡東西南北邊界地區的哨所要常備不懈地防備外人奸细入境。如果出現任何细微可疑之處,都要随時通過宗溪(縣或莊園)的驛站報告政府,而不得懈怠放鬆或 因小事而引發大的衝突。
   
   五、西藏雖然人口稀少,且有大量空曠未被利用的土地,一些勤奮者也欲開荒耕種,但因一些官员貪瀆作梗,地主自己不能開荒耕種,卻因嫉妒等原因而不容他人利 用,此種從根本上損害地方發展的惡習除了損己害人以外没有任何好處。從今往後,凡是未被利用的山川空地均允許貧窮勤奮之家庭自主開荒耕種,或種植果樹蔬菜 等,政府、貴族或寺院在任何時候都不得加以阻攔。新開墾的土地免税三年,三年後根據面積、收成向地主和政府缴纳租税,使耕者有其田,政府和地主獲税租之利。 」
   
   梅戈斯坦的書亦對西藏的「莊園農奴制度」有所著墨,西藏的統治階層主要是僧侶和貴族,由僧官和俗官組成的噶廈政府是最高權力機構,噶廈之上就是政教領袖達 賴喇嘛。格魯派(達賴喇嘛屬藏傳佛教格魯派的領袖)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的高層僧侶亦有一定政治影響力。此外,由噶廈授權召開的「人民議會」 (只有僧侶、貴族、莊園主參加),亦有一定諮詢功能。
   
   最底層的農奴是主要勞動力來源,為莊園、寺院,以至政府的土地耕作,亦要無償替莊園、寺院完成政府要求的雜役,被剝削,甚至被勞役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農 奴可以耕種多餘的土地,收益歸自己。而農奴只要能完成其義務,行動亦自由。有些勤奮精明的農奴,可能比一些貴族還富有,甚至僱用僕人,這些富俗農奴在中國 內地可能已被定義為地主了。所以西藏的農奴並非如中共所宣傳般,一定生活於黑暗和水深火熱之中。
   
    任何家庭,包括農奴家庭都可以送子弟往寺院修行,當僧侶。一個農奴子弟一旦成為僧人,便不需擔當農奴義務。一些貧困家庭為了減少負擔,會送子弟曾僧侶。中 國「解放」西藏時,當地人口中有百分之十幾是僧人(佛國泰國只有百分之一人口左右是僧侶)。這是中共後來攻擊西藏寺院不事生產,加重平民負擔,強迫大批僧 侶還俗的「理由」。但西藏人則認為這是他們與別不同之處,並引以為傲。
   
   由於歷任達賴喇嘛都是「轉世靈童」,第二世是第一世的「轉世」,如此類推。「轉世靈童」被確認後一段長時間要隨經師學佛,由攝政代理亦其國家職能,直至他 長大成人為止。因此,達賴喇嘛一生也被西藏這些上層包圍,是否能接觸平民(農奴),了解民間疾苦,一切要看這位達賴喇嘛的造化。但有改革思想的達賴喇嘛要 強制統治精英行事亦會遭遇抵制(通常都會影響他們的既得利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