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悠悠南山下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越南共和國與各國邦交(至1958年)資料
·審視越南第一共和
·南北越、美國與“馬尼利事件”
·越盟權從何來?
·越南共和國的“黃金歲月:1955-1960”
【 越鳥巢南枝 】
·讀陳光基 《 回憶與思考 》 後之幾點意見
·越南語是中國的方言嗎 ?
·越南李朝禪詩選
·法語在當今越南的地位與發展
·越南文字改革後實況與問題
·豬年趣談越南年俗
·丁亥談越南新春特刊
·越人、越南歷史和中越歷史關係 \ zt
·«南翁夢錄»之陳朝漢字詩
·越南攝影選圖(1)---古城會安小景
·越南攝影選圖(2)--峴港芽莊
·越南攝影選圖(3)--下龍灣、寧平
·越南攝影選圖(4)--順化、湄江三角洲
·越南僑民有志氣
·«嶺南摭怪列傳» --- 鴻龐氏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二徵夫人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董天王傳
·«嶺南摭怪列傳» --- 一夜澤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蘇瀝江傳
·«嶺南摭怪列傳» --- 越井傳
·越南文化在东亞的意義
·藝術攝影《 越女圖 》
·攝影組圖:《 外國人在河內 》
·河內掠影(攝影)
·越南陵姑灣美景(攝影)
·河內街照(一)
·源自越語的漢字 --- “ 江 ”
·誰是兩廣居民的祖先 ?
·林媽利 :臺灣人的基因結構與祖源研究
·河內日常生活照
·南越西部地區景像(圖輯)
·電影中的越南女性意象
·唐代詩人沈佺期涉及越南的律詩
·河內玉山祠
·四個軼事和一個訊息,或走上抵抗之路
·令人感動和羨慕的越朝異國婚姻 (圖)
·從臺灣原住民說起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按語:原標題沒有“香港”兩字,系本欄編者加上。

   

作者:灰客記

   
   

   中共於2014年8月31日,透過由它操控的人大常委會,宣布一個由中共操控的「普選」行政長官方案,正式撕破面皮,顯露人盡皆知的專制面目。很多人,包 括灰記,都曾預言中共不會讓香港落實開放而平等的選舉,會有高的提名門檻以便操控,但想不到是過半數提委提名,封殺任何不被中共認可的候選人的完全操控。 反映中共的自信心已墮盡谷底,只靠高壓和槍桿子維持政權。
   
   或者有人說,只是香港一個小小特區的政治改革,為何談到政權生死的高度?這不是灰記胡亂說的,是中共自己承認的。把香港特首選舉與「國家安全」掛勾,難道不是中共「虛怯」的表現嗎?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當晚,數千名市民到被政府總部和中共駐港部隊總部夾在中間的添馬公園舉行集會,強烈抗議北京再三違背承諾,扼殺香港的民主進程。台上先後有佔中三子不日啟 動「佔中」的講話,廿五名泛民議員聯合聲言會否決政改方案及支持「佔中」,學聯和學民思潮號召罷課及不合作運動,以至一批學者代表五十多名已聯署聲明的學 者上台,表示對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憤怒。聲明的標題是「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簽署者當中有立場極溫和的人,提出的方案亦相當保守,反映北京的 決定是何等的「不得人心」。(不過,facebook上亦有有心人提出,了解中共的歷史及其本質,「袋住先」仍有值得討論的空間,有機會再談。)
   
   台上講者個個情緒激昂,大部分講者抗爭之聲不絕,台下不同年齡、不分性別的參與者,亦全情和應,很有為香港民主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灰記幾個月前因工作需要,和一位前國粹派半退隱的退休學者談香港政改,他並非死硬傳統「愛國」人士,「六四」後亦出席過遊行和燭光晚會,按照現在的說法, 應屬於溫和派學者。他當時的說法是香港政改在中央心目中小事一宗,大陸很多事情已夠他們煩惱。他的良好願望是,即使余若薇當選行政長官,中央也不用擔心, 她做不了什麼「反抗中央」的事。如果政改解決不了,香港會有「動亂」,會流血,但不用怕,台灣也是如此走過來。
   
   不過,現在看來,在中共心中,香港政改並非小事一宗,會牽涉到中共政權的安危。即所謂香港民主對大陸民間的示範作用,即所謂顛覆基地,外國勢力只是託辭吧了。而中共弄至如斯地步,要到處維穩,亦是自作孽。(參看政論家練乙錚寫的《國家紛亂,港人埋單》)
   
   至於他「樂觀其成」的後政改政局,香港人是否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迎接與台灣兩蔣白色恐怖時代的血腥暴力與肅殺?蓋國民黨和共產黨雖然打生打死,但都是根據 列寧主義組織原則而建成的專制主義政黨。而共產黨的專制和嗜血,亦比國民黨「青出於藍勝於藍」。香港人僅能憑藉的是已經被「白蟻」嚴重蛀蝕的「一國兩 制」,曾經追隨中共的程翔已預言中共會不惜連「一國兩制」這幅假面皮也撕破,出動解放軍也在所不惜。但香港人有別的選擇嗎?
   
   說到這裡,灰記要大肆批判香港的華資大戶/資產階級和依附他們的高級專業精英,他們在關鍵時刻,從來沒有扮過任何進步角色,所謂資產階級民主,從來不是香港資產階級/大資本家所嚮往。他們響往的是繼續受中共政權的「蔭庇」,繼續壟斷香港的政治和經濟。
   
   中共的「護法」之一,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就肆無忌憚為中國共產黨替香港富豪拒絕政治改革「撐腰」而解說。傳媒報道,他日前在香港外國記者協會 一個論壇提到,中國要保護香港那些支持北京的工商界巨頭的利益,普選意味著社會經濟利益的再分配,商界的蛋糕將被別人分享,必須考慮到他們的利益。王振民 表示,目前主導香港政治的是少數企業界精英人士,他們控制著香港的命運。
   
   王振民的說話是對香港資產階級「愛護有加」,還是「麻醉」他們的「甜言蜜語」?蓋中國經過三十年的蛻變,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國家資本主義,壟斷中國經濟的是 紅色資本。今時今日,中共不再忌諱直接干預香港,其所代表的紅色資本還能把持得住嗎?觀乎大量國企來港上市,一個新的紅色資產階級已在香港形成,他們可能 與傳統資產階級合作,但大前提是要主導香港的經濟。從這角度理解王振民的說話可能更貼近現實。
   
   香港的傳統資產階級和南韓、台灣的資產階級一樣,只顧依附威權政權,維護自己既得利益。為了維護自己既得利益,千方百計阻撓任何社會改革。
   
   由於台灣和南韓在民間不斷抗爭,不斷爭取下,先後實施民主,工會力量、勞工保障、社會福利等多少都有所發展和改進(當然還有很多不足之處)。而正正因為香 港民間遲遲未「覺醒」,資產階級/資本家與政權勾結獨大的局面一直維持,無論英國殖民統治者還是特區政府,都以「保障」資產階級特權賺大錢,即所謂中環價 值為己任。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說到這裡,灰記應該提到西藏了。近年多了香港人關注西藏的命運,甚至不少提出「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或「今日西藏,明日香港」。最近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 了美國藏學家梅戈爾斯坦(Melvyn C. Goldstein)《西藏現代史》(A History of Modern Tibet)第二卷的中譯本。此書細緻地講述1950年下旬,中國出兵藏東,攻佔昌都,與西藏噶夏政府代表於北京簽訂「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中國共產黨 政權以及印度、英國、美國一些「外國勢力」的想法,以至1951至55年,中共與西藏統治階層及貴族最「友好」的那幾年,西藏各階層的精神面貌,以及對西 藏成為中國一部分的複雜想法。
   
   近年,不少人都提出,鄧小平的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並非什麼創見,或偉大構思。早在1950年代,西藏被迫納入中國版圖,也實施過「一 國兩制、藏人治藏、高度自治」,即所謂「十七條」,結果實行了短短九年,以西藏最高領袖達賴喇嘛於1959年流亡印度,中共全面接管西藏告終。
   
   1950年的西藏,與1980年代初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的香港,以至今日的香港當然有極大的不同。 西藏當時是一個神權國家,是前現代社會,一切都十分「落後」。有趣的是,二十世紀西藏兩代最高領袖十三世達賴喇嘛土登喜措,和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都 曾希望改革自己國家,改變落後、封閉的局面。
   
   恰巧而諷刺的是,兩位西藏政教領袖,都曾流亡外國(十四世達賴喇嘛至今仍未能回到故國)。而他們之所以要流亡,都是因為與實力比他們強大國家的壓迫有關。
   
   十三世達賴喇嘛曾兩次流亡,第一次是1903年英國印度軍隊從錫金入侵,次年8月攻陷拉薩,達賴喇嘛出走蒙古。第二次是1909年清軍由趙爾豐率領入藏, 實行「改土歸流」,強迫西藏人「漢化」,無數西藏人被殺害,1910年由鐘穎所率川軍進駐拉薩,十三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要求國際社會關注。
   
   
   香港831以後,再看「昨日西藏」

   
   
   翌年辛亥革命,清廷遜位,達賴喇嘛乘機於印度宣布西藏獨立,西藏軍隊乘機驅逐清軍。1913年達賴喇嘛回到西藏,並頒布詔示,實施改革。幾年前有人把藏文的詔示翻譯成中文,部分內容如下︰
   
   「三、西藏政府文武官吏,在徵税或執法期間,應盡公正誠信之責,使政府護益亦不使人民受損。西藏政府派駐阿里三圍及康區等遙遠地區的一些無知官員,强迫高 價攤派商品,非法徵調超額的人力畜役,以輕微違法為藉口,没收房屋土地,斷人肢體等,從而使人民不堪騷擾而難以安身立命,對此類不顧因果報應,毫無道理的 行為和刑罰,從今以後一律禁止,務使其絕迹。
   
   四、我們西藏是天然資源豐富,但科技不如其他國家進步的一個獨立的宗教小國。目前,對文武工作的嚴格管理使足以守土自衛之武備正在建立之中,雖然由於徵兵 以及康區的交通沿線暫時將會面臨一些困難,但考慮到過去中國不是主人而卻欲霸佔西藏的歷史,大家不僅要自覺主動、千方百計地實現自主自治,保家守土,而 且,凡東西南北邊界地區的哨所要常備不懈地防備外人奸细入境。如果出現任何细微可疑之處,都要随時通過宗溪(縣或莊園)的驛站報告政府,而不得懈怠放鬆或 因小事而引發大的衝突。
   
   五、西藏雖然人口稀少,且有大量空曠未被利用的土地,一些勤奮者也欲開荒耕種,但因一些官员貪瀆作梗,地主自己不能開荒耕種,卻因嫉妒等原因而不容他人利 用,此種從根本上損害地方發展的惡習除了損己害人以外没有任何好處。從今往後,凡是未被利用的山川空地均允許貧窮勤奮之家庭自主開荒耕種,或種植果樹蔬菜 等,政府、貴族或寺院在任何時候都不得加以阻攔。新開墾的土地免税三年,三年後根據面積、收成向地主和政府缴纳租税,使耕者有其田,政府和地主獲税租之利。 」
   
   梅戈斯坦的書亦對西藏的「莊園農奴制度」有所著墨,西藏的統治階層主要是僧侶和貴族,由僧官和俗官組成的噶廈政府是最高權力機構,噶廈之上就是政教領袖達 賴喇嘛。格魯派(達賴喇嘛屬藏傳佛教格魯派的領袖)三大寺(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的高層僧侶亦有一定政治影響力。此外,由噶廈授權召開的「人民議會」 (只有僧侶、貴族、莊園主參加),亦有一定諮詢功能。
   
   最底層的農奴是主要勞動力來源,為莊園、寺院,以至政府的土地耕作,亦要無償替莊園、寺院完成政府要求的雜役,被剝削,甚至被勞役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農 奴可以耕種多餘的土地,收益歸自己。而農奴只要能完成其義務,行動亦自由。有些勤奮精明的農奴,可能比一些貴族還富有,甚至僱用僕人,這些富俗農奴在中國 內地可能已被定義為地主了。所以西藏的農奴並非如中共所宣傳般,一定生活於黑暗和水深火熱之中。
   
    任何家庭,包括農奴家庭都可以送子弟往寺院修行,當僧侶。一個農奴子弟一旦成為僧人,便不需擔當農奴義務。一些貧困家庭為了減少負擔,會送子弟曾僧侶。中 國「解放」西藏時,當地人口中有百分之十幾是僧人(佛國泰國只有百分之一人口左右是僧侶)。這是中共後來攻擊西藏寺院不事生產,加重平民負擔,強迫大批僧 侶還俗的「理由」。但西藏人則認為這是他們與別不同之處,並引以為傲。
   
   由於歷任達賴喇嘛都是「轉世靈童」,第二世是第一世的「轉世」,如此類推。「轉世靈童」被確認後一段長時間要隨經師學佛,由攝政代理亦其國家職能,直至他 長大成人為止。因此,達賴喇嘛一生也被西藏這些上層包圍,是否能接觸平民(農奴),了解民間疾苦,一切要看這位達賴喇嘛的造化。但有改革思想的達賴喇嘛要 強制統治精英行事亦會遭遇抵制(通常都會影響他們的既得利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