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悠悠南山下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三十年前的訪京團說起

   

作者:林天悟(香港)

   
   
   世事往往充滿循環,日前與前輩嘆下午茶,閒聊間獲益良多。前輩問有否留意近日上京團的新聞?筆者答,只留意到葉劉淑儀率團去北京,工聯會也到京城,再來應是商界大孖沙團將趕往首都朝聖。前輩聽到筆者列舉的團體,微微地搖搖頭,憶起的是30年前中共積極爭取港人支持香港回歸,以求與英國談判時「有貨(民意)在手」,大大小小的「上京團」絡繹不絕,想不到30年後又來這一套。可惜這回只有權貴或親建制的特殊階級港人才有資格面聖,追求的成果是要為「一國兩制」蓋棺定論,從此束之高閣。


   
   前輩講故,細說80年代初中英會談時,英國打出治權論,中共死抱的是民族主義,當年中共一窮二白,全國就只有一個深圳特區,其他地方仍是實行社會主義大鍋飯,港人回大陸旅遊要用港幣換成外匯券,個別地區吃飯時更要糧票,如此經濟實力要港人信服「一國兩制」,原本是難過登天。
   
   中共祭出的殺手鐧就是民族主義大旗,所謂中港本是同根生也。那些年中港兩地經濟實力雖然差異大,但沒有甚麼中港矛盾,港人對內地同胞普遍心存關愛,知識份子以至草根階層都關心家事國事;中共就廣邀香港各界到北京參觀訪問,之後是與港澳辦或中央官員會面,了解國情。
   
   那年頭「上京團」被邀請的人士或團體頗多,濫發到連街坊福利會等地區組織都可以登堂入室見到港澳辦負責人,一日兩三團,總之要營造「四海歸心」的「香港同胞熱烈支持收回主權」氣氛。那時候的港澳辦負責人跟街坊福利會的小主席並肩而坐,開口同志埋口乾杯,吃的不是山珍海錯,喝的不是名貴洋酒,談的卻都是所謂推心置腹的民族大義真言,務求動之以情,讓各團友在熱情招待下明白「中港一家」,而憑中共官員藉著真摯的表現,也確實得到絕佳效果,不少人上京後都變得對中共較為親近與信任。
   
   不過,當中英會談轉入直路,英方招架不住,倫敦出動一招「三腳櫈」,想把香港拉入談判之內,企圖以英廷加港人來對付中共(恐共畢竟仍是港人主流想法)。這時中共馬上露出底牌,力拒「三腳櫈」中的香港,稱會談是中英之間的事,言下之意是香港巿民請便好了,香港前途港人無份參與。
   
   中共30年前以香港社會各界上京團營造的民意對付英國,到最後關頭一腳把港人意志踢開,這是中共實用主義使然。回歸17年後形勢大變,左風吹得正烈,參加上京團已成為身份象徵,節目內容包括京官閉門訓話成了慣例。如今各個政治或經濟特權階級陸續上京拜見高官,再加插參加國慶活動餘慶節目,肯定是另一波輿論攻勢,尤其是大孖沙團,個個都是身家千億超級富豪,當他們從人民大會堂出來之後,站在石階上侃侃而談政改方案,電視直播後報紙再詳盡,必會先勝一仗。
   
   說到底,轉來轉去,中共始終不脫當年本色,邀請各團體上京,就是把李飛較早時說過的再講一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見面之後把話說白,就是要全面支持政改。至於大孖沙訪京團將是全程重點,由誰帶隊?是董建華還是梁振英?有說董去梁不去,若是如此,梁的面子往哪裡放?若梁去,又會是什麼身份?他與董如何分工?這將是另一台好戲。
   
   筆者更關心是本港傳媒近年成為統戰及操控對象,各機構高層在港已不時出席西環或北京人士邀約的飯局,以此推算,估計在這一輪上京潮當中,香港傳媒或出版界亦有可能組團上京,反正辯詞可以說這也算是新聞採訪,大條道理「有得去,梗係去啦」。在層層進迫下,泛民可不是30年前的英國,壓根兒沒法坐到談判桌上,如何頂得住?
   
   上周本欄談及曾鈺成與曾德成這對生於傳統左派家庭的兄弟,有人說2014年重提咸豐年間舊事,似乎已過氣,無法對焦現時的香港現實。不過,事實是中共對香港能有多少板斧、可能構成什麼效果,在此時鋪天蓋地的上京潮及挖掘泛民「陰私」之時,泛民宜細心推敲中共的方向。親京派人士也許會說,中共大把板斧,硬又得軟又得,再加上大把銀両在手,應付一個小香港的幾個泛民頭頭,有幾閒?可是,真的如此簡單?
   
   首先,中共的確可以耍硬,但可以去到幾硬?陳佐洱說可以用「霹靂手段」,說出來很容易,但實行之後就手尾極長(六四鎮壓一債仍在償還)。因此,這些話可以作為極左思潮視之,無須認真,因為中共可以對香港用強硬手段的話,早就用了,何須請政團及資本主義大富豪上京?
   
   如果香港個別極左人士覺得陳佐洱的話很對胃口,那是他們的自由。極左派對於六七暴動之後愛國陣營低頭失威不是味兒,怎料到了回歸之後,傳統愛國陣營人士能進入政府「當家作主」,打埋算盤至今只有一個曾德成,曾鈺成則是靠贏出立法會議席而進入議事堂,還未至於在政府任職。極左派從六七暴動到回歸後17 年依然未能吐氣揚眉,當然「條氣唔順」,想方設法要「真正行使主權」,因此對同樣強硬極左份子如陳佐洱之流當然衷心擁抱。可是,如果視陳的講話為真言,以為只要對中共夠忠心,就能在港無所不用其極的硬來,恐怕又走回六七暴動時的那條舊路,與港人民意背道而馳。
   
   觀乎近日政治形勢發展,港人對一些極左派的言論行為,已開始出現明顯的反感和反彈。
   
   這就來到第二點:中共意欲何為?習近平主政後,一人獨大,但共產黨仍是唯物辯證,事物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如今內地經濟下行壓力大,若缺乏有力措施,無法令經濟增長回到百分七台階,恐會在社會埋下不安種子。這不是意氣用事的地方,你可以行習近平經濟學或李克強經濟學甚至毛澤東經濟學,可是一旦經濟增長做不到製造就業的效能,任憑吹到天花龍鳯的反貪倡廉,或者請海外的一堆自己友評論員說盡好話,都無法為每年增長的幾百萬民工找工作,社會蘊含動亂因素,勢將搖動社會主義國本。因此近者中共在越南沿海的退讓就是以和為貴,遠者與日本關係漸見和緩,其實都是計算之下的產物。毛澤東兵法有云,「敵進我退,敵退我進」便是此意。
   
   因此,對中共的判斷必須分清現實形勢與文宣的弄虛作假。親共傳媒或半親共傳媒上的評論,許多「膠論」或極左構想,只是在投一些官京所好,港人無必要動氣或受其愚弄自亂陣腳。觀乎傳統左派幾個老資格的愛國者,政改以來一直低調,便是看通大局,因為主導權在北京,不在香港一些人手上,他們的低調,實有着「走着瞧」的狀況。
   
   茶局到了尾聲,聽到新聞報道上京團的消息,工聯會與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會面後,引述張對政改方案通過感到樂觀,強調佔中或罷課等行動將無法逼使中央改變香港政改的主意,因為人大決定是「不可撼動」,而泛民若堅持否決方案,須負上歷史責任。筆者倒抽了一口涼氣,向前輩問道,目前極左人士與忽然愛國的港共似乎在港抬頭,一旦政改方案通過,這批人大概會被視為有大功績而繼續坐大,香港社會卻勢將進一步撕裂,未來前境是否相當悲觀?
   
   前輩呷了一口茶,淡然說,中共打江山,靠的是殘酷不已的內部鬥爭,對情景構想頗有出人意料之功。中共對麾下棋子分為「信」和「用」兩種,不同形勢選用不同棋子,如形勢或想法有變,絕對可以一夜間翻盤。那些極左或港共,其進擊手段也許能收一時之效,但畢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強硬手段和歪理連篇,只會越來越令港人反感。
   
   尤其是那些忽然勇武的港共,予人感覺只為謀利而非真正忠心,長遠來看必然露底。而且在港人眼中,這些人吃相實在太難看,終會被鄙視唾棄,到最後自然會有第三勢力出現於中共思量之中。結論是,政改是否通過也好,這些低水準人物,在吵鬧過後必然成過街老鼠,「如果現有方案的政改通過了,再來悲觀也不遲」。
   
   
   
   2014-9-25日轉載
(2014/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