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刘逸明文集
·审计风暴与铁道部天价宣传片
·大火真相与网络“谣言”
·没有悬念的李旺阳尸检报告
·村民为何要围攻干部和袭警?
·《新快报》遭整肃传递政治信号?
·中国媒体在夏日迎来严冬
·画地为牢锁不住冯正虎自由的灵魂
·薄熙来与其治下的文字狱
·云南巧家爆炸案,岂能道歉完事?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劳教制度该修改还是该废除?
·高官夫人薄谷开来的“免死金牌”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江泽民出书与中共“十八大”
·难以遏止的中国贪官外逃之风
·自杀式爆炸为何层出不穷?
·讨伐中宣部,作家失自由
·王立军案官方通报证实四大传言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
·薄熙来被“双开”后的归宿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9月25日、26日两天,中纪委官方网站上通报的两则消息引起了媒体的关注,一则是关于齐齐哈尔市委原书记杨信被调查的,通报内容里首次出现了“在中央巡视组指导下”的表述。另一则是关于中央网信办副局级干部高剑云被调查的,在通报当中,首次出现了“对抗组织调查”的表述。
   
   众所周知,在以往,中纪委对官员被查处的通报一直都是采用“×××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一格式。这样的格式的确在传递官员被调查的消息时简洁明了,可是,传递的信息非常有限,官员被调查,其实不用说也能猜得出来是涉嫌违纪违法,公众最希望知道的是较为具体的违纪违法内容。
   
   记得数年前,时任深圳市市长的许宗衡幡然落马,有官方媒体引述中纪委内部人士的话称,许宗衡与一女明星往来密切,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害得不少本与许宗衡毫无瓜葛的女明星也躺着中枪。在其后的文强案、许迈永案上,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最初,中纪委对于贪官有情妇喜欢表述为“与异性保持不正当关系”或“生活腐化堕落”,后来改为“与女性有染”,随着王岐山主政中纪委,又改成了“与女性通奸”。改到现在,实际上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只是,在公众看来,对于落马贪官,没有必要再为尊者讳,对其贪腐情况的通报越是直白就越是大快人心。
   
   回到上述两则通报上来,前一则实际上将杨信被调查的经过说得非常详细,不仅指出是“在中央第八巡视组的指导下”查处的,还透露在进行组织调查前,经过了黑龙江省委同意,具体调查机构则是黑龙江省纪委。这样的通报可以说让先前对查处官员程序云里雾里的人心里有了底,这应该也能算是一种政务公开吧。
   
   第二则消息当中,“对抗组织调查”的表述前所未有。可想而知,在以往纪检部门查处的官员贪腐案件当中,一定也存在不少涉案官员“对抗组织调查”的情况,只是,为了不造成公众认为纪委的权威受到挑战的负面印象,才将这种查案内情隐去。事实上,公众并不会因为公布了这样的细节就认为纪委无能,反而觉得纪委有坚定的反腐决心和信心,并且更加认可纪委的反腐能力。
   
   中纪委对官员查处通报的表述,为何接连打破“常规”?当然是为了与时俱进,尽最大的努力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并让公众能最大程度地支持纪委的工作。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强化反腐的震慑效果,让在位的贪官污吏有更大的危机感,进一步缩减先前的侥幸心理。有专家认为,与此同时,更有利于线索收集,知情人向中央巡视组或纪检部门反映有价值的信息。
   
   在以往的反腐过程中,不少贪官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譬如说,有人借用手中权力,公然发布“辟谣”消息,如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以国家能源局名义表态“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后来证实,刘铁男这是恶人先告状。
   
   另外,还有人利用关系网施加压力,阻碍调查。比如,华润原董事长宋林,从被实名举报到宣布被调查,历时近一年,知情者向《新京报》记者透露,高层领导早已批示严查,但遇到了阻力,被宋林的后台“顶”了近一年。还有人像高剑云一样,建立攻守同盟。高剑云落马后,既然他“对抗组织调查”的细节被公之于众,估计那些与他建立攻守同盟者的好日子也不会过得太久了。
   
   王岐山主政中纪委之后,让中纪委的形象焕然一新,没有人敢继续说中纪委是“为权力斗争服务的工具”。从上述打破“常规”的两则通报看,中纪委的工作还在继续与时俱进。相信上述通报并非特例,类似的通报和不拘一格的通报还会在今后陆续出现,在对需要保密的信息保密的前提下,尽可能地透露更多的细节,让公众眼前一亮。
   
   2014年9月27日
   

此文于2014年09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