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史记•高玉伦列传》]
罗列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史记•高玉伦列传》

    【国内网上流行的传记,多不见太史公曰,今我试补之,恐见笑于方家】

    高玉伦者,辽东奉天人也,世代务农,太祖16年生,小名伦儿,幼年善奔跑,未及周岁尝与友得月游走苞米地数日才返。乡人皆异之。苞米又称玉米,故其母取名玉伦。 玉伦善酒,数瓶不倒,酒后勇猛异常,三力士不能与之搏。 习武帝二年冬,伦与友聚,得月酒酣,问伦曰“汝常言汝勇,敢杀吾呼?”伦笑曰“吾与汝交厚,何言杀戮,兄醉矣”。得月顾左右哂笑曰“伪牛逼哄哄耳”。伦大怒“刀何在”得月示刀所处。伦拔刀,得月立毙。

    得月即死,乡人报案,捕快闻报拿人,玉伦嘱家人“吾酒后拔刀,属激情杀人,罪不至死,死缓而已,汝等善待吾母,可迁往新屋住。待吾刑期满,再聚”语罢出门降。 县衙过堂,判伦斩立决,伦不服,上诉刑部。刑部裁决秋后处斩。上书大理寺复核。 时,中秋将至,县狱隶多拜访古旧,礼尚往来,昼夜放歌饮酒,懒于公事,仅一段姓老吏值守。因见伦怜,多次给于伦方便。伦与狱友大伟大民谋“老段,不足虑,逃,一线生,不逃,必死。”大民大伟深以为是。伦勇,腕有千斤力,遂扼段项,段死,三人着皂隶衣,鱼贯大门而出,扬长而去。 呜呼,天朝大牢,重门森森,把守甚严,竟然无人察觉。十万天兵天将,竟然数日索玉伦一人不可得。忽一日,玉伦突现于亲堂中,坦然入座,大呼酒来,连尽数杯,嘱左右招兵丁捕快,众皆惊悚莫敢动者,玉伦叹曰:吾意已决,绝不为难众乡亲,汝等不必惊恐。乡人闻言垂泪而出。俄顷,天朝兵丁蜂拥而至,伦束手就缚,慷慨赴死。

   

    太史公曰:玉伦之为人也,慷慨邃密,好勇斗狠,颇具关东豪侠之风,其不经意载入史册,实乃天朝演绎之必然矣。关东民风强悍,男女嗜酒成性,乡村遭工业化冲击,衰败骤然,民生日艰,贫富分化一如江河之日下。下层村吏欺男霸女,令小民怯懦者忍气吞声,强梁者铤而走险。加之监看系统腐败肮脏一如清之方苞之笔下,狱中皂吏勒索成风民间早已家喻户晓,若机缘凑巧玉伦诸亡命之辈能无逃乎?然观玉伦夜闯仓买留钱取物,在外逃亡不滥杀无辜,最终将发财机遇留给亲家,犹见其有项王之遗风,人性之未全无泯灭之处!若其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红朝创立之初,焉知其不会成为两把菜刀起家那位?即或玉伦被抓,网上“伦哥或伦叔挺住”之声不绝如缕,实曲折表达对现实之政治严重不满矣!余以为其社会意义逊于胡文海杨佳,盖因其起事之始不如二位具明确主义直击本朝之体制也!

    ——农历甲午年八月廿日

(2014/09/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