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卫藏地区的民主改革
   
     而在西藏自治区的卫藏地区,中共也紧锣密鼓地推行民主改革,(1956年)一、二月间中共开始往西藏调进干部,三月派出工作组赴四川藏区甘孜学习民主改革经验,准备先在日喀则和拉鲁庄园各搞一个改革试点』。「 13」也就是说,西藏自治区筹备会议还没有召开,中共就已经按计划派出干部前往康区学习民主改革经验。而这时西藏内部的公路网也基本形成「14」。
   
     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在拉萨召开。会议期间发言的人都围绕民主改革发言,虽然达赖喇嘛指出:『最近邻近各省用和平协商的方式,正在进行或准备进行改革的消息传到了西藏,引起了若干人的疑虑和惧怕,同时有些人别有用心地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后,西藏就要进行改革,这完全是一种恶意造谣和挑拨』『西藏除了社会主义道路以外,别无其它的选择,但是社会主义和西藏现有的具体情况相距甚远,我们必须逐步进行改革。但什么时候改革,如何改革,这还得看工作发展和各方面的具体情况,同时是要西藏的领导人员和广大人民自己商量去进行,而不是有别人强迫包办,这点毛主席在对历次致敬团、参观团的讲话中均有明确的指示』「15」。班禅喇嘛也强调『西藏的改革问题,是要由我们西藏人民自己来决定,上级人民政府只是领导和帮助我们,绝对不会包办代替』「16」,但事实上恰恰相反,「有些人别有用心地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后,西藏就要进行改革」并不是「一种恶意造谣和挑拨」,这个时候,当然也没有人把十七条协议中有关达赖喇嘛及其职权不变等规定和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一再强调的「西藏的改革问题,是要由我们西藏人民自己来决定,上级人民政府只是领导和帮助我们,绝对不会包办代替」当成一回事情,相反完全由中共一手操办代劳。正如中文资料的记载:『中央代表团团长、国务院副总理陈毅、西藏工委副书记张国华在会上的讲话都谈到改革问题,班禅仁波齐在会上发言,提出在日喀则首先进行民主改革等。这时西藏工委认为改革问题已通过筹委会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会后就在宣传舆论上大造声势,要求各项工作要以准备改革为中心』「17」。

   
     和中共一贯宣传先行一样,在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召开的同时,《西藏日报》(藏、中文)正式创刊,并开始大量刊登有关改革的文章。8月4日注销修建党雄飞机场的民工代表要求改革给达赖喇嘛上书,大有立即进行民改之势。
   
     工委于7月1日向中央上报了准备进行民主改革的五年工作规划。《规划》说:『目前西藏的政治形式,已经进入了一个可能进行和必须着手进行民主改革的新阶段』。7月10日,工委在《 1956年第二季度工作综合报告和第三季度工作安排》中说:『西藏的民主改革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与此同时,中共积极进行改革前的准备工作,5月21日,拉萨第一批共 221名藏人青年宣誓入团,前一天,第一批少先队员 521举行建队仪式。
   
     5月26日,北京拉萨航线试航成功,机场在当雄,一万名官兵和来自西藏 104个宗和溪卡的6500名藏人用四个月的时间完成。
   
     9月,昌都地区实行人民币与银元混合流通市场。
   
     1950年毛泽东在《不要四面出击》一文中指出『没有群众条件,没有人民武装,没有少数民族干部,就不要进行任何带群众性的工作』「18」为了进行好民主改革这个群众性的工作,西藏工委于1956年七月一日提出的《关于西藏地区 1956年至 1960年规划的初步意见》中计划『各宗成立公安警察,全区共四千至六千人,另全区再增人民武装、经济警察2400人;吸收和培养四万至六万名当地藏族干部,发展本地藏族党员两万至三万名,团员三至伍万名,从内地增派六千名干部,成立西藏各级工会,发展藏族工人伍万至七万,大力扩大青妇联组织』等。实际上从中国增派的军队和干部人数远远超出上述人员,当时中共已经在西藏自治区集中了近伍万名军队和近五万名汉族干部。「19」此外在西藏自治区有至少五千名藏人送到在陕西的西藏公学(西藏民族学院前身)。从1952年到1957年,先后组织了十三批1000多人去中国参观。
   
     同时,西藏各地属于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下属的基巧办事处相继成立,其中山南(8月29日)、拉萨(8月31日)、江孜(9月2日)、日喀则(9月15日)、达工(10月5日)、阿里、那曲(10月9日)、昌都(9月17日---解放委员会代行昌都基巧办事处职权)。
   
     中共紧锣密鼓的民主改革引起藏人的抵制,色拉寺、哲蚌寺、嘎登寺的拉基、扎仓联合向西藏政府和中央上书,要求延期进行改革。由中共直接控制的昌都地区发生的武装反抗更是令中共不安,长江以东当时已经是战火纷飞。根据中文资料,『9月1日,藏军第 1、2、 3、 4、 5、 6代本的连营长集体对乃琼神盟誓:誓死保卫西藏固有的各种制度,保卫神圣的宗教,反对在西藏进行任何的改革』「 20」。因此,即使仅仅从各个击破的角度考虑,中共显然也并不希望同时与整个西藏作战。另外,印度方面邀请达赖喇嘛前往印度参加佛祖释迦牟尼诞辰两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以及达赖喇嘛借机强烈表达的不满也是一个变数,这个邀请函是 1956年 6月由锡金大君特地赶到拉萨交给达赖喇嘛的,当时西藏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民主改革的准备工作,虽然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希望达赖喇嘛前往,但是中国政府当然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达赖喇嘛外出,因此,中共西藏工委副书记范明以达赖喇嘛的安全着想以及达赖喇嘛是刚刚成立的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席,工作忙,不便离开,还有邀请单位不过是一个民间组织为理由要求达赖喇嘛不要出席,而是改派一名代表。当达赖喇嘛非常不请愿的地安排好代表之时,印度政府出面邀请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前往印度,这时候,中国政府已经感觉到民主改革在西藏遇到的反抗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此外,一些国际事务也影响了中国政府对西藏进行民主改革的决心,其中中共的靠山苏联共产党召开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赫鲁晓夫作了秘密报告,批评斯大林的错误。当时,中国副总理陈毅正在前往西藏参加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的途中,中共及时将有关情况通报陈毅,指示代表团放慢到拉萨的速度,并密切注视西藏方面的动向。陈毅一行57人加上文工团等共八百余人在路上整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于 4月 17日才到达拉萨。
   
     在这样的情况下,因此,1956年9月4日,中共中央下发文件给西藏工委,其中提到:『从西藏当前的工作基础、干部条件、上层态度以及昌都地区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看来,西藏实行改革的条件还没有成熟,我们的准备工作也绝不是一、两年内能够做好的,因此实行民主改革,肯定不会是第一个五年计划内的事,也可能不是第二个五年计划期内的事,甚至还可能要推迟到第三个五年计划内去,在西藏民主改革问题上,我们已经等待了好几年,现在还必须等待……如果我们不让步、不等待,因而勉强地进行改革,就必然大大影响西藏民族对我们的信任,甚至发生叛乱,不利于西藏民主改革的进行和改革后的各种工作,这样作不是快了,而是慢了。同时我们处理国内民族问题还必须考虑到对亚洲地区各民族的影响,在对待西藏问题上,尤其必须这样。』「21」
   
     9月20日,张国华在共产党的八大会议上宣布西藏目前不实行改革。十一月,中共允许达赖喇嘛前往印度参加佛祖释迦牟尼诞辰两千五百周年纪念活动,同时也做好应变准备, 11月17日《中央关于达赖喇嘛、班禅赴印的指示》要求在西藏的中国人『在机关和部队中作好必要的防御设施,储备足够的粮食、饮水、燃料等等,以防万一』。
   
     1956年11、12月,达赖喇嘛前往印度,周总理出国访问期间,连续三次在新德里同达赖喇嘛谈话,传达毛主席关于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西藏不实行民主改革、即六年内不实行民主改革的指示。1957年2月,毛泽东在最高国务院会议上的讲话中再次宣布西藏六年内不实行民主改革(从1957年到1962年)。
   
     1957年5月14日中共下发《对「西藏工委关于今后西藏工作的决定」的批示》,其中更加明确的解释了暂时不能进行民主改革的原因,文件指出:『自从去年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上提出这个问题以后,西藏各方面人士对这个问题的反应和意见说明,现在在西藏实行民主改革的条件还没有具备,不但缺少上层领袖人物的真实同意,而且也缺少基本群众的支持,四川省藏族地区的民主改革开始以来,西藏的一部分上层分子借口所谓『江东改革偏差』,或明或暗的支持江东叛乱分子,并且在昌都地区发动和扩大武装叛乱。达赖喇嘛出国访问期间,分离主义分子在帝国主义指使下进行所谓的『西藏独立』活动,在相当一部分贵族和喇嘛上层中间得到或明或暗的同情和附合。……西藏的农奴制和封建统治直到现在还是原封未动,民族旗帜和宗教旗帜还抓在上层分子手里,上层分子还能够利用民族旗帜和宗教旗帜影响人民群众,借以保持这种对西藏民族发展不利的制度和统治。这就是我们面对着的现实。这里不只有上层问题,还有群众问题。……如果我们一定要这样作(指改革 -引者注),就很可能造成一种局势,不仅多数上层会反对我们,分离主义分子阴谋得逞,左派陷于孤立,而相当一部分劳动人民在上层分子的影响下,暂时地反对我们。这样和平改革就成为不可能,如果这种局面出现了,就逼使我们要么停止改革,让自己在政治上陷于被动的局面,要么进行战争,从战争中再来发动群众,推倒农奴制度。经过战争发动群众,实现改革在少数民族地区是不得已才采用的方法。……在西藏地区至少六年不进行改革,但是在四川和云南藏族地区则必须采取和平改革的方式继续进行和完成民主改革,这都是中央已经确定了的方针』。
   
     根据六年不改革方针,3月19日,西藏工委上报中央《关于今后西藏工作的决定》,提出西藏现有的汉藏干部 45000人,保留 3700人,军队现有近伍万人,保留 13000--17000人。地方军事据点,除青藏公路外,只限于拉萨、日喀则、昌都、黑河、阿里、江孜、亚东、丁青、江达、当雄、妥坝、冈拖等据点,(实际上后来保留了扎木、宁静、察隅三个据点,各地建立的分工委也没有撤销)。
   
     4月1日,达赖喇嘛自印度回到拉萨。
   
   
   
   1958年的民主改革
   
      达赖喇嘛返回西藏后,双方一触即发的情势在表面上得到控制,中国政府暂时停止了对西藏自治区的民主改革,据中共记载,4月,噶厦全体噶伦向工委交来与夏嘎巴订的电报密码本。是在印度期间随行噶伦与『自由同盟』订立的,噶厦表示这是欺骗他们,他们从未使用。噶厦可能是为了表示友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