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
拈花时评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第三章 十七条协议与人民会议
   第四章 中共所谓的民主改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路的通车

   ·民主改革(1956年)
   ·在长江以东康区的民主改革
   ·昌都地区的民改
   ·卫藏地区的民主改革
   ·1958年的民主改革
   ·什麽是民主改革
   ·西藏农民抗拒民主改革
   ·注释
   
   
   
   第三章 十七条协议与人民会议
   
      1951年5月23日,中共当局与西藏政府代表团在北京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协议的大体内容为:
   
     一:西藏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
   
     二:中共军队进入西藏。
   
     三:在中共领导下,西藏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四:西藏的现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变更,达赖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中央亦不亦变更。各级官员照常供职。
   
     五:班禅喇嘛的固有地位及职权应予维持。
   
     六:解释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固有地位及职权。
   
     七:尊重信仰自由,寺院的收入中央不予变更。
   
     八:藏军逐步改变成中国人民解放军。
   
     九:发展西藏的语言文字。
   
     十:发展工商业,改善人民生活。
   
     十一: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办法解决之。
   
     十二:凡西藏官员不进行破坏和反抗,仍可继续供职,不咎既往。
   
     十三:进入西藏的人民解放军遵守上列各项政策,同时公平买卖,不妄取人民一针一线。
   
     十四:西藏的涉外事务由中央政府统一处理。
   
     十五:为保证本协议之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设立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除中央人民政府派去的人员外,尽量吸收西藏地方人员参加工作。参加军政委员会的西藏地方人员,得包括西藏地方政府及各地区、各主要寺庙的爱国分子,由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代表与有关各方面协商提出名单,报请中央人民政府任命。
   
     十六:军政委员会、军区司令部及入藏人民解放军所需经费,由中央人民政府供给。西藏地方政府应协助人民解放军购买和运输粮秣及其它日用品。
   
     十七:本协议自签字之日起生效。
   
     以上十七条内容中,第一条确定西藏丧失原有的国家主权 (既然是回到了祖国大家庭,说明西藏原来不在这个大家庭内,也就是说原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西藏并入中国后的地位则主要由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第十一条、第十五条等关键条款所决定了的。其它的各条都是上述几条的补充。
   
     第五条是中共在谈判中途加进来的,目的很清楚,就是想利用班禅喇嘛及其力量制衡和分化达赖喇嘛以及西藏政府的力量。
   
     由于条约没有规定有效期限,所以应该是永久性的。
   
     根据上述几个关键条款,除了主权和象征主权的外交与驻军而外,西藏的政治和社会制度等形式将继续维持原来的框架(第四条),其地位则是中共领导下的民族自治(第三条),同时,西藏政府应该进行改革,只有这样改革,协议虽然没有具体指明,但显然是以上述框架为基础的改良,否则,第四条和第十一条就相互矛盾了。
   
     协议第十五条虽然规定成立军政委员会和军区司令部,但同时也表明了他们的职责是为保证协议的执行,因此军政委员会除了维护或保证十七条协议执行而外,不具有或不是西藏的行政管理机构的功能。
   
     也就是说,西藏政府除了在性质上由中央政府降为地方政府,丧失外交、国防权利而外,继续保持原有的权利。但有关西藏的社会制度应该主动进行改革,如果人民提出改革要求(这是中国留下的伏笔),也应该是与上层协商解决。更主要的是,条约没有规定这种改革必须是中共式的「1」,根据条款内容,这种改革应该是在西藏现有政治制度和达赖喇嘛职权不变为前提下进行。所以,如果不计算丧失主权这一点,西藏政府仍然可以维护一定的权利,只是这些权利的利用方式将会改良,或者说,即使进行了改革,西藏政府治理西藏的权利也将继续存在而不应因此消失。
   
     毫无疑问,西藏政府是希望维持这种状态「 2」,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维持现状显然是比较明智的选择。所谓已经阔了的希望维持现状,正在阔起来的希望改良,没有阔起来的希望革命。但在西藏,至少根据现有资料,在那些还没有阔起来的阶层当中,并没有任何表明人民期望革命的思潮或症兆。而且,根据采访,中共军队刚刚进入西藏时,凡中共途径地区的藏人对他们并没有很深的恶感,有些甚至抱着一种希望,这当然要归功于中共无所不在的宣传和蛊惑人心的对美好未来的解释以及藏人天生宗教民族,不注重民族国家意识,当然还有无尽的中国银元和绸缎、便宜的茶叶、瓷碗、冰糖等藏人喜欢而原来价值不菲的东西,此外刚开始中共即使征用乌拉,哪怕是被叫去砍柴或干一些轻微的活都会给藏人超额的银元,藏人通用藏币和银子,而银元又是较稀缺的,现因中国人到来而多起来时自然会产生好感,当时在藏人中有一句『共产党象父母,银元如雨自天落』的说法,康区噶瓦喇嘛嘉色仁波齐告诉笔者,这是当时流行的说法,前一句话是套用中共教给藏人的一首歌词内容,后一句话则是藏人的感受。
   
     同时,中共方面又不失时机的进行统战工作,广送礼物,到处发放布施,并任命几乎全部的藏人领袖人物予各种虚衔,如委员、县长什么的,给予他们其它中国人都望尘莫及的高工资,同时,对宗教不予干涉甚至在宗教节日上那些中国党政官员还扛着红旗、锣鼓宣天的前来发放布施,大张旗鼓地扮演佛教施主和保护者的角色,藏人喜欢施主,所以敲锣打鼓或其它一些方式虽不合佛教礼仪也无妨,这一切在初期似乎真的发生了一些作用,一些藏人因此加入了中共军队,一些佛教大师写出热情洋溢的诗词「3」,说明中共军队虽宣扬人间天堂,但其为人民服务的理想与佛教追求利他、涅盘寂静的目标相似,都是为众生摆脱苦难并谋取幸福等等。
   
     然而这一切包括十七条协议的签订等等都不过是权宜之计,用中共的话来说就是为了站稳脚跟,因为当时中共面对的西藏不仅地域广大,而且几乎没有现代公路,中共军队虽然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但少量的军队难于征服西藏,大量的军队则给养难于补充或无法保障长达几千公里人背畜驮的漫长给养线。而全民信教的西藏人虽然暂时缺乏强有力的战斗力,但如果他们决心反抗并且在战斗中积累经验则完全有可能成为一支顽强的军队,如果此时西藏再得到中国的敌人美国或印度基于战略考虑而给予的支援,则鹿死谁手是很难讲的。
   
     因此中共急需要确定主权并争取一定的时间以经营补给线,即修筑公路。有了公路,中国军队可以长距离调动,可以向西藏驻军源源不断的提供补给,这样西藏原有的地理和空间优势马上就变得无足轻重,而中国军队的优势则能够得到发挥。到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就可以实施其最终的目的,即用中共的政权代替西藏原有的政权,用共产主义代替西藏原有的封建制度,用共产主义的意识型态代替西藏原有的佛教信仰,在往深层探究,则是将西藏民族同化成汉人,从而对西藏实现真正的永远的征服。这一切都决定了中国的意图不仅要遭到不愿意放弃特权的贵族之抵制和不满,而且更大的不满和反抗将会来自民族意识强烈之藏人精英和不愿意放弃财产的大部分人民以及几乎所有虔诚信仰佛教的藏人,而中共唯一可以凭恃的就是强有力的军队,其回应自然只能是暴力的,从这点而言,双方最后的摊牌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中共放弃这些目标,仅仅满足于十七条协议所规定的内容。
   
     虽然中国军队急于讨得藏人的欢心以便站稳脚跟,但几万大军毕竟是抗着枪,驮着大量的银元进入西藏,因此,西藏人在惊喜并欢呼 "大洋多的象下雨 "的同时,也发现西藏的粮食价格几十倍的增长,当时在拉萨出家为僧的安多玛曲人罗桑格列回忆说:『当时拉萨物价飞涨,突然来了那么多的人,他们没有带食物,但是他们又很多的银元,他们一来就把街上的东西全部买光了,中国人没来以前,一克粮食只要七两半,中国人来后猛涨到七品(一品是五十两),一般的稣油原来只要三、四十两,中国人来后涨到七品以上,致使街上的东西除了富裕贵族或中共军队而外谁也买不起』,从而引起人民的强烈不满,在此期间,西藏历史上第一个以保护自身和民族利益为宗旨的政治组织──『人民会议』也就藉此机会应运而生了。
   
     人民会议主要是以在拉萨的商人为主组成的反抗力量,有关以商人为主的西藏一般人民「4」所以组织『人民会议』的原因,当时作为人民会议的主要成员之一,后来却从印度投靠中共的阿乐群则在接受中共记者采访时指出:『1950年以前,我主要搞宗教活动,做生意,1950年以后我才参预反革命政治活动、、、、、、我出身不是贵族,也不是喇嘛,但我对西藏问题却有着个人的认识,1949年西藏快要解放了,那时我有些想法,认为西藏完全是独立的,脑子里没有丝毫不是独立的概念,这样解放军一来,独立就要丧失;第二个想法是,西藏是个信教的地方,我对宗教看的很重,而共产党本身是不信教的,共产党来了,宗教就要灭亡。我反对祖国(指中国)就是从这个原因开始的;第三,西藏是封建农奴制社会,没有一点民主,希望西藏变的民主些。当时我这三种想法,就是组织人民会议的目的』「5」。
   
     有关人民会议的成立,是从达赖喇嘛逃亡亚东开始的,当时西藏的商人阿乐群则和桑德仓罗桑根登分别组织私人卫队「6」前往亚东保护达赖喇嘛,十七条协议签订后,阿乐群则返回拉萨,由于看到噶厦组织欢迎中共代表张经武,心中不平,乃与在拉萨经商的安珠贡保扎西和其它人商量组织人民欢迎达赖喇嘛返回拉萨,为了不使噶厦和贵族因人民占了他们的先而引起忌恨,安珠贡保扎西等七十多家商人向亚东噶厦提出率众隆重迎接达赖喇嘛返回拉萨的要求,噶厦准许他们到拉萨郊区迎接「7」,他们遂组织了五、六十人其它前往达聂迎接,并在赤松桑巴铁桥处列队欢迎,并以人民代表的名义向达赖喇嘛献了哈达。由于达赖喇嘛准备在乃群佐窝林卡休息三日后方才回拉萨,他们乃返回拉萨组织更大的欢迎仪式,这时由于他们获得向达赖喇嘛献哈达的机会而名声大振,有更多的人要求加入他们的行列,在欢迎达赖喇嘛时人民代表排在仪仗队和贵族之间,由此便打出了『人民会议』的旗号「8」。据南木林?班觉久美的回忆:『在中共进入拉萨的第十七天,一些西藏官员和军方人员组建了反抗组织,组织的宗旨是抗拒中共的威逼利诱,以各种方式反抗中共的占领,这个组织中有堪穷洛桑坚赞、第二代本(扎什)多杰才丹(又名多杰占德)。接着再成立的是人民会议,主要负责人是藏巴拉秀?扎巴成列、洛卡人蚌塘秘书坚赞洛桑和康巴阿乐琼泽(才仁多杰)等「9」』。康巴阿乐琼泽(才仁多杰)在回答中共记者时也指出上述这些人与人民会议同心同德「10」。但从南木林?班觉久美的回忆看,初期成立的由政府官员组成的反抗组织与主要由商人和一般百姓组成的人民会议并没有承接关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