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西藏的官僚系统
   
      作为土地所有者的西藏政府,则完全致力于宗教事业,正如一份西藏官方文件所指述:「西藏是一个政治与宗教事务同时进行的国家,其唯一宗旨在于宣扬佛教,为地球上的所有生灵寻求幸福」「18」,也因此西藏政府对于宗教以外的卫生、公共设施等并没有积极的管理和重视,可以说凡是与宗教有关的一般就发达,其它的就相对衰弱。
   
     这种政教相结合的政体决定了行政组织也是由僧俗两个系统组成。这个被统称为贵族的阶层其实很不一样,其中的俗官符合人们常说的贵族的定义,因为他们大都来自于一些特定的家庭,虽然职务不能世袭,但西藏的政体使他们占据了大部分俗人进入仕途的机会,因此在做官的机会方面形成一种世袭。他们一般都拥有自己的庄园或封地,因为他们在政府部门做事或做官,因此这些庄园或封地是他们为政府效劳的薪俸。

   
     而僧官则不一样,虽然也有特定家庭的人通过出家追求仕途,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是来自西藏的低层阶级,他们没有封地和庄园,而是依靠政府提供的每年固定的薪俸维持生活,而且在政府机构他们对俗官一般拥有一定的优势,例如,达赖喇嘛亲政前一般都是由高级僧人担任「嘉曹」,即「摄政」直译为「国王代理」之意。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一般是由三俗一僧组成,其中以僧官为主。与噶厦平级的「益仓」是负责宗教事务的专职机构,直接向达赖喇嘛负责,是由四至五名僧官组成。也就是说,宗教事务只能由僧官负责,而世俗事务则是僧俗共同负责,而且一般还是以僧官为主。西藏的政府官员是僧俗各一半,僧官『在数量上共有175名,与俗官数量相同,他们都是在拉萨三大寺有前途的青年中挑选,并送到布达拉宫一所专门学校进行培训,他们必须严格遵守独身主义。大部分僧官皆平民出生,只有少数人选自贵族』僧官『不拥有任何的土地庄园,但从工资和职位中获得全部的收入,担任大臣官员或地区官员的喇嘛在任职期间可享有官制庄园,但由于官职不能永久占有,所以土地与他们毫不相干』。
   
   
   西藏的行政机构
   
     达赖喇嘛为西藏的最高政教领袖,西藏政府的三百五十名官员则组成西藏政府的各部门,在拉萨的中央政府设有伦钦(大臣之意),又称司伦(总理之意),然后是两个平行的机构,即噶厦和伊仓,噶厦有一僧三俗四名噶论(诰命大臣之意),以喇嘛为主,一般负责政府行政事务。伊仓设四名僧官,管理僧官系统和一切宗教事务。
   
     噶厦下设处理日常事务的秘书处,处理政府收入和支出的孜康---相当于财政部,以及军事组织等。
   
     伊仓下设僧官审计等部门,规模较小。
   
     西藏政府的决策过程是一般行政事务由噶厦直接决定,重大的报达赖喇嘛决定,遇到特别重大的问题如确定摄政或其它国家大事时则召开「雪域扩大会议」(又称民众大会)讨论决定,「雪域扩大会议」由政府官员、寺院代表和市民代表等构成,是西藏的最高权利机构。会议一般由孜本主持,但噶伦一般不能参加会议,只有在达赖喇嘛转世或任命摄政决定和关系国家大局的时候才召开。民众大会根据参加会议的人数一般分为大、中、小三种,大型会议有全体政府官员和各地代表参加,其中包括拉萨各个行业的代表,据了解,刚开始,拉萨及其附近的人民根据各自的行业选出代表参加会议,但由于人们将参加会议视为一种差役,因此最后变成由一些人专业参加,从而失去代表的意义。中型会议是在遇到特别棘手问题时召开。最小型会议一般是仲益钦莫和孜本以及三大寺代表等参加。基层政权分为两级,即基巧(总管、总督之意)和宗(即县,还有一些政府直接经营的庄园,被派去管理庄园的官员称为「溪堆」,相当于小县的地位,故在西藏政府的文件中,统称为宗溪),宗有大宗和小宗的区别,分别派任不同级别的官员为宗本,也就是县长,大部分县一般都是派出僧俗两人为县长。但一些小县则只派一名级别更低的县长,有些更小的县甚至没有县长(东噶宗调查材料,二),由政府派一个低级官员处理日常事务而已。被派去管理庄园的「溪堆」也是根据庄园的大小,派一个与小县县长同级或更低级别的官员。
   
     这些基层组织都是非常简单的,以西藏最富饶的山南为例,管理23个县的山南基巧,开始只有一个人,加上一个随从就是一级政府,后来增加一些帮办文书,也不过三四个人而已「19」。很长一段时间甚至由于没有办公地点而临时在寺院内办公「20」。基巧下属的基层组织是宗,也就是县,在各宗,除了宗本(县长)是政府派遣而外,其它在宗政府负责勤杂的人员都是通过差役由人民轮流担任,在县府执行具体工作的办事人员一般设有列仲(相当于秘书)、康聂(房屋管理员)、格巴等若干人,负责管理宗政府的文书、财产或负责办案看管犯人等,这些人一般都是通过派差由附近差民轮流担任,也有些是由某一个庄园或家庭固定支应这项差役,没有固定的形式,这要看上下协商的结果而定。「21」
   
     基巧和宗本的任期是三年,后来改为四年,任期满后,如果由根布和人民等联名向噶厦提出留任要求,则可以继续留任。担任宗本后,如果原为政府官员并有封地则西藏政府不给任何薪酬,如果原来没有封地或封地很小则西藏政府会拨出一些土地作为薪俸地,这些地要由支差的百姓耕种,如果当地按土地数量多少规定的差役数已经支应完了,则需要为这些支应超额差役的人付出工资,否则从当地差役数中支应。
   
     基巧、宗本所担负的工作也不过是承上达下,传达噶厦的公文指令,派收差税以及处理案件、调解纠纷而已。至于文教卫生、农牧业生产等县官极少过问(山南地区调查报告)。宗本中没有庄园为薪俸地的每年可以从收来的粮食中支取一定数量的粮食作为薪俸。
   
     西藏的法律主要有『教法十善法』、『人法十六』、『古法十三』以及以这些法为基础指定的其它一些规范法律和由达赖喇嘛颁布的一些文件等成文法。
   
     其中所谓的人法十六,西藏的刑罚被中共描绘的极为可怕,我在采访中也询问过这些问题,并没有中共有意识地制造的那样恐怖,鞭子抽打是最普遍使用的刑罚。还有一种主要针对流动性的强盗、杀人犯被判处终身监禁,虽说是终生监禁,除非是要犯,否则一般是戴上镣铐后放出去,判决是终身佩戴,终身镣铐有脚镣、手铐和木枷,虽说是终身,但脚镣和木枷大多戴上两三年就锈坏掉了,因此也就等于释放「22」。按西藏政府的法令,只有长期流放而无死刑「23」,但有一些抽鞭、砍手、断脚、抽筋、挖眼等残酷的刑法,其中除了抽鞭较普遍而外,其它刑罚的使用因为必须要经过噶厦的批准,而在现实中实际上几乎等于没有,因为除了一名叫隆夏的官员被控谋反而处于挖眼刑罚而外,中共的社会历史调查并没有找出第二个受害者,因此几乎可以肯定这些刑罚威吓的功能远远大于实际应用。当然如果使用私刑,那又是另当别论了。『按西藏政府的规定,各溪卡不能私立法庭去审问、追逼、鞭打犯人』「24」。
   
     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不论原被告,每人要交纳四个小铜板为手续费,不到半两藏银「 25」,如不服判决可以一直上告到噶厦,西藏历史上由民告官而取得胜利的例子并不少见,中共的有关资料也有一些作为人民反抗的例子收录「26」。
   
     但据采访中藏人的介绍行贿受贿是很普遍的现象。
   
     除了上述政府官员,在农牧区另有一些类似于村长的人员,名称有佐扎、夏额、更保等等不一而足,这些人的产生过程有些是上面指定,有些则是差民推选,他们除了免除部分差役而外并没有其它的利益,他们的任务一般是传达差役数、分配差役以及组织支应差役,还有如果觉得差役过重或其它问题需要时就负责打官司等。
   
   
   
   西藏的土地经营方式及农民
   
      在西藏,所有土地归西藏政府所有,西藏政府的一切活动也是基于这一点而展开的,即通过将土地出租出去以换取政府运转所需要的一切。国家的财政收入大都主要以征收地方出产的实物作为土地税,其管理也通过以土地换取征募劳役的方式完成。国家的大部分必需品都通过对所需物品的征收或征募劳役而得到满足,税收来源与税收的应用是直接的,国家的大部分消费也都与特定税收(大部分为土地税)相抵,农民缴税和服劳役都是以拥有土地为前提的,人民以上税、服劳役换取土地的使用和继承权利,政府以土地换取人民提供或满足政府的一切需要。西藏原来是一个没有任何现代交通工具,也没有公路的社会,交通和通讯极不发达,因此,西藏政府的一切物资运输以及官员外出都要通过让领种政府土地的人民支应乌拉差役来解决,还有西藏出产的物品很少,且各地不一样,政府和宗教所需大至粮食、小至磨刀石都要通过向这些物品的产地派差来解决。这就是西藏政府的土地关系和税收基础。
   
     英国人贝尔曾经以英镑为单位,形象地描述过1917年西藏的土地税收情况,他估计西藏政府的土地收入只有七十二万英镑,免税赐给寺院的土地估计为八十万英镑,贵族的土地收入则估价为四十万英镑。在政府的七十二万英镑的土地收入中,六万英镑为现金,三十万英镑为实物,如粮食、奶油、茶、牛粪、木材、肉等。而人民支应运输劳役的价值总计二十万英镑,其它杂项收入为十六万英镑。从中不难看出实物地租(或税)和劳役地租占据大部分。「27」
   
     西藏政府的财政收入据《西藏的土地与政体》记载包括:
   
     一:人头税,从个人或不同的家庭征收,一般以现金交付。
   
     二:土地税和牲畜税,以实物和现金交付;
   
     三:以实物或劳役差役的形式征收借地者的特别税,作为对租借土地的应尽的义务;
   
     四:关税和交通税,以现金和实物交付。
   
     另外还有从司法费、罚金、粮食借贷以及贸易中获得税收。「28」
   
     由于政府运转所需要的一切都通过土地换取,因此不管任何阶层的人都是以为政府服务为条件换取土地的使用权。政府的运作必须要一定数量的官员,于是分封土地给官员作为薪俸地让他们为政府工作;政府需要军队,于是拨给士兵土地为条件出来服兵役;西藏以宗教为本实行政教合一制,为宗教的延续发展几乎是西藏政府存在的基础,因此,拨出土地作为他们的生活和宗教活动的开支来源,以便佛教永驻人间;政府认为农村需要医生,于是就让百姓支差到藏医院学医,学成后返回自己的家乡服务。「29」政府需要人民提供一切所需并运送物资,于是人民以接受土地为条件向政府提供所需要的一切,甚至在一些场合抓旗杆、为官员打伞等等也是以封给土地作为报酬支应差役的一个项目(中共在调查中事无巨细罗列了大量的差役项目,其中大多数就是这些琐碎的差役)。人民如果无力承担伴随土地而有的税役,政府就会收回土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