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
拈花时评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zt-黄光裕背后的网络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最终卷)
·新闻摘录并评论:毒奶粉无人去监督企业销毁
·墓  碑(一)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二)
·墓碑(三)
·墓碑(3-2)
·墓碑(4-1)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围困囊谦、杂多
   
     1958年,当中国人以开会为名诱捕藏人首 领后,囊谦二十五族中囊谦王直辖或南部各部也纷纷组织军队进行抗击,当时由百长玛硕桑丹率领所辖玛多两部,联合苏莽噶旺部(部长去开会已被捕)的曾拉多 拉、以及香达等部几千人围攻囊谦县城中的敌军。囊谦原来有一个国民党的军事据点,是一个不大但坚固的城堡,城墙高而厚,可在墙头并行四骑,敌军后来退守此 城堡,藏人没有任何攻城器具,围困了几个月,因城堡内有水,所以围困未见效。藏军曾经自制火炮,挖木中空,包以湿牛皮或红牛皮,内装火药,发射缴获的迫击 炮弹甚至以卵石为炮弹,点燃后,卵石虽然飞出,木炮亦粉碎。
   
     在此之前,敌军已经派人突然进入囊谦王居所将囊谦王逮捕并带进城堡内。几个月后,敌援军赶至,藏军便四处溃散了。对此据百嘎成列回忆 说:『之后,我们和昌都的昌扎麻部噶玛珠松等一块去囊谦碧杂盐池,昌都昌扎麻是当地最骁勇的军队。我们进攻碧杂盐池时打死了四个人,因我们每部只分得一枝 枪,其它中国人都逃到香达去了。在碧扎的敌军本来有六十余人,我们一打,他们就立即退回了香达。

   
     随后苏莽增乐多拉所率百余人和查朵 (即昌都雅仓 )噶玛珠索的四十余人,囊谦多喀雄扎人玛哈(硕?)桑丹的三十余人以及我们拉妥的五十余骑等各部的军队合在一起,前去参加围攻香达 (即囊谦县的县府所在地 ),当年囊谦丰收,地里粮食长势喜人,我们攻击香达没有成功,我们所率的军队只是零零星星地打死了几个中国人,其它各部想来也差不多。
   
     当时我们有三发从碧杂夺来的炮弹,增乐多拉为了射出这三发炮弹而专门制造了大炮,即园木中凿,再裹以湿牛皮,将『炮筒』架在两个园木 相叉的支架上射击,炮弹竟然真的打出去了,一发击中敌马圈,一发击中医院,一发击中敌营中间,也不知是否造成伤亡。随后我们除夺得了一些商店外,没有其它 的收获,便退回了。
   
     敌军在解围后将采久寺几百名僧人和囊谦王颇章附近色树玛和囊谦噶的男人和少数强壮的女人等全数逮捕,当地只剩下老幼和妇女,随后敌军便开始四处攻击藏军。
   
     在杂多地区 (注:杂多有上仲巴、下仲巴(包括苏鲁克)格吉上、中、下三部,其中上部包括格吉扎赛、格吉纳仓,下部包括格吉麦玛、格吉囊塞、格吉甘珠),其中上、下仲 巴不和,上仲巴与中共关系较好,下仲巴隆卡寺的喇嘛洛瓦(即后来当雄护教军总指挥之一)和酋长加波以及加波之叔等虽然多次被中共邀请,但他们一直以戒备心 未去,中共以开会名义将二十五族中前去参加会议的酋长和喇嘛等地方领袖全数被捕后,双方终于打了起来,其实在此之前,从德格等地不断地有藏人逃来,向他们 叙说中国人的所作所为,因此,藏人心中都有一种总有一天我们也会这样的预感,夏天,在部落中的雪格政府扔下商店突然乘夜潜逃回杂多县城内,不久洛瓦喇嘛和 酋长与格杰三部联系,约定共同围攻县城,其中格吉三部布防阳面(东南部),下仲巴布防阴面(西北部),于是,两部分别驻扎在杂曲河两岸围攻杂多县城,藏军 在围攻过程中,由于敌军龟缩在房子和战壕内不出战,藏军除了步枪而外又没有任何爆破工具和重武器,因此,整整一个夏天,除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双方在许多 时候不过是处于对峙状态而已,其中的一些战斗,由于夏天杂曲河水涨,藏人缺乏通讯工具,因此不仅难于相互协助,而且还因此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牺牲。据云丹回 忆:『在瓦库卡多有敌军的据点,我们二、三百人从山顶分两路向位于山脚下杂曲河边的敌军攻击,开始打死了一些敌军,敌军纷纷逃回碉堡、战壕内,这时,没有 想到河对面格吉部的军队回家去取食物,当天正好没有人,所以,河对岸敌军冲出营房用机枪隔河向我们扫射,我军当场有四、五人阵亡,一些人负伤,只好退 回』。
   
     在此期间,被围困的敌军由于不时可以得到飞机空投食物、物资,因此,藏军一直未能攻下敌营。
   
     到了藏历八月左右,大约万名骑骆驼的敌军从西北方向前来增援,藏军突遭敌军攻击,一边抵抗,一边纷纷强渡杂曲退守河对岸,整个形势混 乱,藏军死伤惨重,战斗中,洛巴喇嘛部曾打死一名敌军军官(尸体被送回中国),但藏军由于寡不敌众而四散溃逃,洛巴喇嘛率部分随从逃往色查,敌军在解围后 并没有追赶溃散的藏军,而是继续向东南方向前往囊谦进发,因此,杂多的藏人就开始成批向西北无人区方向迁移逃亡,如此,长达六、七个月的围攻遂告瓦解。
   
   
   布尔日寺玉石俱焚 然觉寺惨遭屠戮
   
      位于毕杂道岗雄的布尔日寺是一个萨迦派寺院,寺主由卫藏的俄日寺派遣,称藏俄日堪布,寺院位于悬崖上的巨洞中,两边悬崖之中只有两条弯曲的羊肠小道可以 通向寺院,当地近百僧俗在俄日堪布之弟俄巴丹巴的指挥下坚守寺院,附近许多僧俗也逃到寺内,当时寺内作战人员大约三、四十人而已,有枪几十枝,虽然藏军力 量很弱,但由于占据绝对有利的地形,洞内食物、水源充足,因此敌军在攻击开始时试图从两边羊肠小道强行攻击,当即遭到藏人的射杀,几次攻击均遭杀伤后,敌 军又从悬崖顶上以绳索悬吊而下,藏人仰击敌军,敌军无法还手,死伤累累,有些因绳索卡在石缝内,使许多尸体吊在半空中而拉不上去,如此双方激战了三天三 夜,最后在激战中由于藏人枪枝发热打不出子弹以及子弹所剩无几的情况下,敌军终于冲进寺院内,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战,最终除一人佯死尸堆中而幸免遇难而 外,其余全部战死,俄巴丹巴持刀与敌军肉搏,阵亡后仍呈半立持刀怒目咬牙状,躲藏的百姓也全部被敌军泄愤打死。
   
     从香达出发的一股敌军突然向在着晓的然觉寺进发,在快到寺院的途中,寺院附近泽雪达村的藏人看到敌军向寺院方向走去,立即派三人前来 报信,结果有两人在途中被敌军打死,一人赶到寺院时,僧侣们还正在念经举行一种宗教仪式,但他刚刚说完情况,敌军就已经包围了寺院,寺院方面未及作出任何 反映,敌军就已经占领附近的山头并向寺院猛烈的扫射,寺院中没有枪枝,一些人被打死,敌军看到寺院中无人反击,随即冲了进来,将尚在紧张念经(此仪式不能 停止念经)的僧人中,什么也不问地拉出一些衣着较好的七个僧人就地枪决,其中然觉喇嘛已经近 70岁了,当天也被打死。另将大部分僧人逮捕,在被押走前,敌军强制僧人们将佛像拉倒,将佛经推倒并拆毁寺院,财务则全部堆在寺院前面讲经院内的空地上, 寺院殿堂的经顶被割下来后顺山坡滚下去等。期间,寺院附近的一些俗人仓促前来保护寺院,曾有一些人向敌军开枪,双方发生了一些战斗,但寺院方面未放一枪即 遭劫难。
   
     随后,囊谦藏军除了前往投奔边坝而外,其它人则留在当地进行游击战,其中有一个打旱獭的娘拉人叫央登,为人强悍,组织藏人反抗,手下 有十几个原为强盗的,素称强悍,中共准备将一些在香达战斗中夺得的二百余驮物资运回,乃派遣一些藏人妇女为奸细,观察沿途有没有藏军活动,央登得知这一消 息后,在一个叫布戎扎嘎的峡谷中率三十余人设伏,敌军十八人押送货物抵达时,他们突然攻击,将敌军全部击毙,其中有一个懂藏语者可能是翻译,他在最后关头 高叫:『我是藏人,请别杀我』,但因其着中国军装,恐上当而击杀之。缴获许多枪枝和机枪以及全部物资。随后,在甘达和波雄卡的战斗中,他们被冲散,央登等 五人躲在一个山洞中,敌军胁迫他的妻子去劝降,敌军后来抓住因饥饿难耐而出来找食物的儿子,由此查出他们藏身的地方,晚上,敌军三人悄悄摸进山洞,收掉他 们的武器后叫醒他们,央登以刮鼻烟的小刀突然刺向敌军,其它几个人也分别扑向敌军,他们将三名敌军打死并取枪战斗,央登重伤昏迷,其它直至全部阵亡,敌军 以为央登已死而弃之离去。后来伤好以后的央登在路边设伏杀死一名为敌军服务的藏人干部,夺得枪马后又集中几百人继续在纳聂瓦一带伏击过往敌军,劫夺敌军物 资,后来敌军集中兵力将他们包围后全部消灭。
   
   
   果雄汇集 击落敌机
   
      扎武部落带头撤出对结古的围困后,其它各部也纷纷退回,扎武部落和其它各部落纷纷向西逃难,扎武部落酋长仁青才仁等从拉萨朝圣返回时正好在隆保部地界萨 年宁相遇,随即一同向西,准备在汇集其它各部,最后则来到了果雄和木雄,果雄和木雄位于长江源头,人烟稀少,土地广阔,由于各部落奔逃时是扶老携幼,赶着 牛羊,行动缓慢,到了果雄,从杂多等地逃来的人和阿勇、安冲、隆宝、上下拉休、格吉孜查、杰松、秋尼玛八庄、哈秀、上下巴塘玉秀六翼等部落的人以及从让娘 寺突围而来的嘉赛仁波齐等人和迭达的百余人、还有二十五族中噶瓦一带和杂多一带的逃难藏人绝大部分都逃到了果雄,其中阿勇、结隆、长江西岸的各村庄几乎是 全部搬来了的样子(许多人回忆说长江以西的各村庄男女老少全来了,但据,此外还有部分果洛人和色虚人,由此此地便集中了万余户人家,牛羊更是遍野,一望无 际,藏人集中在那里住了十几天,除了将大部分精壮人马安排到附近各山头而外,老幼妇女等则留在平原上守护牛羊,当时人们还打算当年冬天在那里驻冬,但是敌 人已经兵分两路,一路由东向西,一路则绕道从木雄向果雄包抄而来,显然准备把当地藏人全部歼灭,对此,当时在场的雍珠才仁回忆说:『我们在萨年宁住了近一 个月后来到果雄,在萨年宁,扎武部酋长仁青才仁等六十余人从拉萨返回正好在此相遇,在果雄集中了许多的人马,仿佛是天上的银河落地,到处是人和帐篷,我一 直住在嘉纳拉让,拉让和扎武部酋长家住在一起,帐房相隔仅几米,刚开始,人们气呼呼的上山要阻击敌人,等几天不见敌军,许多人又从山上下来了,当时大约是 1958年的藏历十月 29-30日之间,在木果卡折山上有大约三千名壮丁,一天早晨十点左右突然听到飞机声,开始是在云层上头,一会儿转回来时在云中时隐时显,再转回来时飞机 已经在云层低下,当天由于烟雾很大,飞机飞的很低,在山上的人甚至可以见到飞行员,飞机开始投下许多的传单,于是两千多名有枪的藏人从山上向处于同一水平 的飞机扫射,飞机被击中,渐渐落到果雄沟口阿勇部的驻地附近,飞机内有三个人,其中一个在飞机迫降时因飞机肚皮与地面磨擦划破而被卷进去变成了一堆烂肉, 其它两人持手枪跳出飞机,几千个藏人骑着马呐喊着从四面八方向飞机纵马跑来,敌飞行员开枪顽抗,两个格吉孜查人和一个阿勇部的士兵被打死,藏人这才下马射 击,敌飞行员打光子弹后进入飞机抓住飞机内固定的机枪毫无办法,结果被冲上来的藏人击毙,藏人以为飞机里会有好东西,争先恐后地往里挤,结果除了飞行员身 上的手枪外一无所获,因为机枪是固定在飞机上,藏人不懂机械原理,不会取下来,甚至不懂得烧毁飞机,扔在那里不管。这些我一直在场』。「 19」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