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拈花时评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第六章 囊谦二十五族的武装抵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西藏康区包括沿长江两岸分布的囊谦二十五族、德格王所辖二十五县(今德格、白玉、石渠、江达四县之地)以及长江以东的康定嘉拉王、杰塘嘎登松赞林和杰塘德瓦的政教合一政权(现云南迪庆地区)、朱倭、孔萨、东郭、麻树、章果等霍尔甘孜五部(即今道孚、甘孜、炉霍三县之地)、色达各部、木里王(现木里县)以及长江以西的昌都、贡觉、芒康、察雅、八宿、察瓦戎、硕达洛、拉日以及索宗等北方三十九族的大部等地区,幅员辽阔,中间的横断山脉地势险要,山高沟深,人民强悍勇武,在西藏三区中被称为勇士区。
   其中囊谦二十五族位于西藏中心偏北地区,方圆 26万平方公里,赞普时代一般认为属于松波如所辖地区,从其西北可可西里河岸采集到的石器表明早在一万年以前就有人类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著二十余万藏人,其中生活在金沙江流域的是噶瓦人「 1」,生活在澜沧江源头一带的称为囊谦人,由于统归囊谦王统治。「 2」历史上有二十五个酋邦,因此被称为囊谦尔十五族。
    公元 1637年,蒙古和硕特首领固实汗消灭占据青海湖一带的喀尔喀确土汗和白里王的战斗中,白里王信奉西藏原始宗教本波教,曾占据类吾齐、昌都、察雅、德格、拉多、囊谦等地,杀害许多僧侣。囊谦王噶玛拉德逃亡并率固实汗援军消灭白日王。

    1646年西藏嘎登颇章政权建立,囊谦王阿纽前往拉萨拜见,西藏政教领袖五世达赖喇嘛赐予囊谦王予『米旺仁钦安嘉』的称号,赐给锦锻文册,准其世系统治一方领土,从此,到中共侵入西藏前夕,一直统治著这片广袤的土地。历代囊谦王除了本世纪初,每一个囊谦王继位,第一件事就是前往拉萨接受政府的承认。
   ·白日等部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战斗
   ·中共的入侵与民主改革
   ·白日麦玛等三部痛歼顽敌
   ·中共为藏人地方领袖设鸿门宴
   ·白日麦玛千骑血洒疆场
   ·称多、旺波军队的覆灭
   ·不甘束手待毙人民自组军队
   ·让娘寺玉石俱焚
   ·在治多的战斗
   ·围困囊谦、杂多
   ·布日寺玉石俱焚 然觉寺惨遭屠戮
   ·果雄汇集 击落敌机
   ·艰难突围路
   ·注释
   
   
   白日等部反抗国民党统治的战斗
   
     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国国民党军队开始进入囊谦二十五族,他们首先以二十五族中的扎武部落(现结古及其附近地区)为据点,在囊谦二十五族地域上开始逐步实施驻兵、征税等统治。在囊谦二十五族中,位于长江以东的有称多、旺波、拉卜、百日堆玛、百日麦玛、休玛、阿尼、永夏、喀纳、固察等部落,其中百日堆玛、百日麦玛、休玛三部是原蒙果金部落分裂的结果,人素称强悍。
   
     1937年,中国国民党马步芳部马驯率一支军队向百日麦玛、和休玛等部落征收额外税款,百日麦玛和休玛部拒绝缴纳,声称以往从无这么重的税,马驯问以往交多少?并要百日麦玛部拿出交税的收据来,可是白日麦玛又拿不出来,而扎武部落的代表则在旁言:啊呀!没有税单就不好说了等,为国民党说话。由于说不清楚,白日麦玛和休玛则干脆拒绝交税。
   
     当时百白麦玛的部落酋长叫才洛,有僧俗六个兄弟。白日麦玛拒绝交税后,与中国方面发生争吵,据说国民党由于新到,故表示愿意接受白日麦玛自己认为应该交的税额,但这时白日麦玛已经横下心了,他们完全拒绝交税,于是国民党军队派兵前来,军队不少,据说有一千余人,中国军队在竹久寺对面扎营,故意耀武扬威地进行赛马、射击、做操等,试图逼迫藏人屈服,迫使白日麦玛投降。
   
     但白日麦玛和休玛部落也针锋相对,聚集部落军队在当达 (中共称为清水河 )扎下兵营进行对抗,不久双方发生战斗,激烈的战斗没有持续几天,中国军队惨败,当时只有三百余人逃回称多,他们带来的大炮等也扔在当达。而西藏方面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仅部众死伤惨重,而且以白日麦玛部酋长才洛和兄弟杰囊为首的部落内十八个最著名的人也在战斗中阵亡。酋长死后,其职位由其另一个兄弟果南接任,果南是僧人。
   
     对此战斗,据中文记载:『1937年,马步芳派马驯为玉树司令,马驯巧立名目,横征暴敛,原较贫困的百日麦玛部落不堪额外压榨,抗交军马和壮丁款,决定丢弃牧地迁居西藏,当年夏天,百日麦玛和休玛部落的百户一面在竹节寺与马驯谈判,拖延时间,一面组织群众向黑河(即那曲)搬迁,马驯以兵威相加,百日麦玛和休玛仍抗拒不交,遂致谈判破裂。 8月间,百日麦玛和休玛两部落将一千余人布置在东沙麻木高地,据险对峙,马驯发兵攻击,双方展开激战,百日麦玛百户才洛战死,其兄豆沙吉囊率领人马分三路冲杀,马驯不支,伤亡惨重,仅带 10余名随从逃返结古』。1
   
     在战斗获胜后,为了避免敌军的报复,百日麦玛部向北方荒野地区转移,同时,他们考虑到自己杀人很多,罪孽深重,遂决定集体去拉萨朝圣。
   
     1942年夏末,他们到拉萨朝圣后返回北部荒野时,中国国民党再次派骑兵团长马忠义率精兵一千从西宁出发,同时电令在扎武部落常驻的国民党马绍武部带领人马前往合击。百日麦玛和休玛部落探知两股敌军前来,组织一千多人组成的敢死队员,在莫容滩西边迎敌,乘夜轮番夜袭,敌一时溃不成军,伤亡不少。
   
     次日,百日麦玛部落又依山扼险据守,双方激战一天,百户果囊和贡日赤噶兄弟为掩护牧民转移,率青壮突击队突袭敌营,次日被敌军分路包围,终因寡不敌众,果囊和兄弟贡日赤噶父子以及休玛部落的酋长德噶等几乎全部战死,牛羊等大都被劫。其它妇幼及残众则逃至那曲安多巴塔部落地方 (现西藏自治区那曲专区安多县 )。在那里整整流浪了十年。
   
     这时白日麦玛酋长家五兄弟和成年的儿子均已战死,剩下还活着的只有酋长才洛的儿子扎巴秋加、吉囊的儿子白玛诺日以及贡日赤噶的幼子扎巴南嘉三人,部落推举三人中年纪最大的十三岁的扎巴南嘉为部落酋长,于是扎巴南嘉和扎巴秋加、白玛诺布 (后出家为僧 )三个小孩开始独立扎帐,领导白日麦玛部落。
   
     十年后,国民党反复派人来劝他们回去,说绝不为敌,希望他们返回等,好话说尽,于是他们又返回了自己的家乡。
   
     随后百日麦玛部进入休养生息的时期,在其后的十几年内,部落的人丁又开始兴旺,加上收留逃亡者,到中共进入时,特别是五十年代中后期,是白日麦玛部最兴盛的时期,拥有近一千户人家。
   
   
   中共的入侵与民主改革
   
     1949年,横扫中国大陆的共产党军队开始向西推进,当时占据安多地区的国民党政府向囊谦二十五族强征军马,囊谦二十五族将强征的千余匹马收集后,由囊谦王扎西才旺多杰亲自领着一些酋长赶着军马前往西宁,到安多河卡一带时得知中共已于 9月 5日占据西宁,于是,囊谦王扎西才旺多杰等人在占卜后决定将千匹骏马献给新的征服者----中共军队。中共当时忙着进军新疆,无暇顾及西藏,因此,在收下军马并回赠礼品后,除了夸奖二十五族第一个归顺,并表示对二十五族原有的一切不予变更,只派了三人作为他们的代表前来囊谦二十五族。三个人都被称为特派员,分别由札武和拉卜以及布钦领回以保障他们的安全,其中驻在札武部的那个特派员叫芦德,三人中也只有他一人懂藏语,据说是原国民党向中共投降的人员,另外两个是中共军官,他们到囊谦二十五族后,首先突袭并摧毁了西藏政府设在查午拉山以南长江边当图村里的电台。
   
     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芦德,由于只有他懂藏语,而且经常与人民接触,因此人民都以为他是头领,此人在囊谦二十五族期间神出鬼没,他经常向喇嘛和老百姓暗示共产党今后会干什么,他说寺院已经是没有用了,中共是不允许信教的,向佛像跪下磕头有什么意思呢?还给点酥油灯,干什么要浪费?把佛像放倒,他自个儿都翻不过来;摆很多的供品干什么?谁吃呀?等等,他到处走巷串门,神出鬼没,藏人都说他是「鬼」,因为今天他还在巴塘,明天在结古,后天又到另一个地方,甚至会在夜晚突然闯进正在吃晚饭的藏人家中,他在背地里向他信任的藏人讲『解放』以及『社会主义』的后果,告诉什么叫合作社,他还告诉藏人:有钱快化,有富快享,以后这些钱只会带来灾难,都要充公等等。
   
     另外,他还直接参与了扎武部和德格沙格部的冲突, 1949年11月,由于与夏格道登不合的官员聂琼逃到扎武部,扎武部予以收留而引起夏格道登的兴师问罪,当夏格道登派的130余人抵达结古时,芦德出面表示欢迎,以请吃饭为名将夏派去的人分别笼络、包围袭击,造成夏格道登部 28人死亡,其余全部被俘,损失全部枪马。夏格道登部军官后来被套上女人服装,骑着没有马鞍,光尾巴的马放回。扎武和布钦方面死两个人,伤三人。随后他们以二十五族名义向中共假称夏格道登派人来是为了阻挠解放军,图杀芦德等。
   
     他在囊谦二十五族待的时间好象并不长,至少1956年的中共文件在谈到扎武部和沙格部冲突时提到他已叛逃「3」,另据嘉色仁波齐等一些藏人回忆,他到囊谦二十五族不过半年多就失踪了,后来据说他曾在印度噶伦堡与藏人见面。
   
     那些特派员到二十五族后赶到白日麦玛部落,对酋长扎巴南嘉和部落里的人宣称:你们的敌人也就是我们的敌人,国民党把你们弄得家破人亡,我们已推翻了国民党等,并宣布给白日麦玛部落免税三年,以后再视情况作决定等。
   
     随后中共又任命扎巴南嘉为称多县(长江以东各部都画入称多县)的县长,他推辞不干,但中共仍按时将工资和衣服送到部落,并装模作样地拿一些文件让其签名,一年后,经部落内部讨论,觉得不接受的话不好说话了,于是扎巴南嘉只好到称多去当县长。
   
     白日麦玛部落斗勇好狠,因多有几代人皆战死而显正常死亡的,故显少老年人。这一点开始让扎巴南嘉头疼了,首先是一个叫巴夏的人杀死阿尼部落酋长,,阿尼部落一口咬定扎巴南嘉是后台,最后又是中共出面,决定给阿尼部落『冬』 (西藏法,杀人给一定的金钱财物作为赔偿,对此称之为『冬』 )这需要大量的钱财,但还是的给。接着一个与扎巴南嘉稍微沾点亲的还俗僧人入赘到永夏部落,结果他又把永夏部落酋长给杀了,这样扎巴南嘉又被怀疑是后台。还有其它类似的事情,扎巴南嘉是酋长,他不得不偏袒自己的人说话,这样中共又不高兴了,从而给扎巴南嘉带来不少的麻烦。就在这个时候,中共准备在囊谦二十五族进行民主改革,在称多有个公安局长的妻子,是个汉人,与扎巴南嘉通奸,这名女子也通风报信说中共准备抓他,叫他来县上或到州上去开会时小心。这样逼的扎巴南嘉只好每天怀揣手枪,随时准备拼死一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