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娘荣的反抗运动
   
      娘荣有四个千户,上娘荣嘉日仓、曲果仓、觉窝仓和嘉然吉仓。 1956年初,嘉戎的四个千户和66个代本全部被中共授予各种官职,这时全部以开会名义被中国人软禁,新年时,嘉日部的代本扎瓦尼玛因年老未去开会,一日,曲玛囊的敌军传扎瓦尼玛前去,先是征调大量的食物,扎瓦尼玛说明部属贫穷,难于支应如此众多粮食时,敌军又要他登记部属的枪枝、马匹数量,扎瓦尼玛表示自己有三枝枪,十五匹马,愿意交出,请求不被批斗。敌军表示可以,他回来后,已有七名敌军前来住在附近一叫仲麦家的房子内,扎瓦尼玛妻子出去背水,两个敌兵在后面追赶,并问奶子痛否等进行调戏。后来,敌军不停的要扎瓦尼玛去参加会议,他已经预感到不能参加会议,坚决拒绝,在此之前,扎瓦尼玛的大舅子等许多人早已经逃到山上,当晚,扎瓦尼玛召集在山上的十余人,决定攻击村里的敌军,当时,村里只有三名中共干部,一个当官的,一个随从,一个翻译,当扎瓦尼玛他们摸向敌军官时,敌军官发觉而跳楼逃跑时腿被摔断,扎瓦尼玛上前开枪击伤,其它人接着围上来乱枪击毙,另外两名敌干部马上投降,翻译都系诺布是当地人,那个随从自称是成都人,被强征入伍等,最后也予释放,并命令那些积极分子把中国人的尸体扔到河里,宣布从此与中国人交战,三个村庄(阿金囊、阿塞囊和嘉辛)当即有六、七十名壮丁响应,次日,他们前去围攻在曲玛囊的敌军兵营。
   
     就在这时,千户嘉日尼玛由于被软禁在成都,嘉日尼玛的妻子多杰玉仲和侄子阿日率所部十余人也和在然洛的敌军互相射击,阿日是在开会宣布民改时逃到山上,多杰玉仲也率十几个人逃到山上,然后回过头来攻击在然洛的敌军,敌军有不小的伤亡,另有一个叫楚雅智古的喇嘛也率色巴贡巴人攻击敌军(喇嘛楚雅智古后来被俘后被枪杀),于是,敌军纷纷逃回县城内,在曲玛囊之张团长部敌军也连夜撤回县城,整个娘荣县,除了县城而外,其它都是藏人的天下,同样敌军撤回后,各地的藏人都起兵,集中在娘荣县城周围围攻县城,一个月后,那些被软禁的首领全部被放回。

   
     有关藏人领袖被放回的经过,据娘荣阿丁的回忆录记载:『 1956年底,中共组织的少数民族慰问团从北京来到达泽多(康定),带队的是中共中央委员王洛(音)和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刘改平,他们到达泽多以后,然后和甘孜自治地区的一些官员和部分中国干部分别派到各县,派到娘荣县的代表团中有中央公安部的一名官员,中国军委的一名军官等人,他们召集娘荣宗剩余的官员、喇嘛和人民开会,会上宣布,今年的民主改革应该是通过和平、温和的方式进行,但由于执行的干部们方式不当而产生了许多的错误,这是不对的,因此,毛主席知道你们少数民族有困难而派我们带着粮食布匹前来慰问你们。民主改革没有能够和平地进行是干部的错误,是地方领导犯的错误等对县领导频频进行批评,县党委郭书记(音)三十岁左右,精明而又忠诚,他在接受批评时,不断声称是我们没有执行好党的政策,是我们的错误等,他在承认错误时看不到一点恐惧的样子。另一个实权人物是公安局的郭局长(音),郭局长 45岁左右,忠诚而又憨直,不识字,他坚持不是基层的错误,说一切都是向上汇报后批准执行的,结果慰问团说,即使批准了,汇报和批准的都有错误,但公安局长一直不服气,说不是他们的错误,接着,慰问团向人民分发面粉,数量庞大,根据家庭人口数,每家每户都得到三至五袋面粉,还有部分布匹,对上层人物则是一匹一匹地送,如此的大量赠送等前后一个多月,在此期间,耳不闻民改或批斗叫嚣声,我们也以为真的要改变了……但慰问团走后,所说的那些话不仅没有一句兑现,而且情况更趋恶劣…』。
   
     这次的慰问团可能是由于中共没有想到藏人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而采取的抚慰措施,为了使抚慰真正起到作用,中共将原来以为可能最反对民主改革而以诈术软禁起来的地方领袖放回来,企图由此化解,这一段时间(一般回忆是 1956年底)应该是达赖喇嘛访问印度期间或是中共决定停止民改并允许达赖喇嘛前往印度的那一段,但中共的慰问或抚慰政策除了使尚未开始进行民主改革的青海和四川阿坝等地不再造反而外,对已经起兵与中共军队作战的长江以东大部分地区并没有产生任何预期的效果,西藏人不仅没有停止战斗,而且那些侥幸得脱的藏人领袖大都利用这个机会参加了反抗组织,并成为反抗组织中最坚决的领导人物。据当时和慰问团一起返回家乡的娘荣上部千户长嘉日尼玛回忆:『家乡打起来后,中国北京民族事务委员会的刘改平和西南局的王维舟领我们一起前往各县,派我去家乡讲话,劝导家乡人,我回来后就逃脱上山了,不仅仅我一个人,大部分逃脱的都参加了反抗组织,我是五八年左右向拉萨逃去的。之前,藏人内部有一些讨论,准备起兵,其中有喇嘛久美丹增、赤巴桑杰、阿邦以及十八部曲果布阿增、童夏尼玛、卓阿佩、索南旺青、扎瓦尼玛、宁蔑智古等等』。
   
     藏人在围攻县城时,敌援军赶来,藏人在地势险要处两头由有枪之青壮把守,中间堆垒木滚石,敌至则由妇女老弱将垒木滚石放下,就有许多敌军被砸死砸伤和冲入大江内,由于险要地形完全为藏军占据,敌军为免落入伏击圈而专走山脊爬雪山,一路死伤累累,但敌军仍不顾一切向前推进,终于冲入县城与守军会合,藏军则由此溃散四处,各自为战,相持战斗一年多以后,敌军已经占据了大部分村寨,藏人虽然可以突袭民兵来夺取枪枝或伏击敌军,但藏人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在难于支撑的情况下,藏军纷纷向西北逃亡。
   
     据松廓瓦次成回忆,当时在娘荣有个独眼的敌军连长,藏人称之为「狗眼连长」,因为传说他安装了狗眼,他在娘荣四处领兵攻击藏人甚为猖獗,结果在杂库被丹玛智录和曾纳阿噶率领的藏军击毙。
   
   
   杰塘地区的反抗
   
     杰塘,藏人一般所谓的杰塘,包括贡责惹巴 (即德钦,约在长江以西 ),久巴(山之东即中甸);由于中共侵入初期,就有藏人与中共进行战斗,因此,中国军队在迪钦从一开始就实行军事占领,后来对抗的藏人虽然放下武器和中国人合作,但双方的敌对一直较严重,在整个西藏,民主改革进行的最早的就是迪钦,刚开始,藏人并没有造反,当民主改革深入,藏人才感到受不了而开始进行反抗,其中迪钦帮波寺有一比丘僧,其家族名为雍巴央,因此人们称他为雍巴央比丘,他是最早的组织者之一,他当时联络了大约五、六十人在一个叫聂塘佐登的地方秘密聚会,因为当时中共已经在各个村庄收罗一些无知藏人或败类建立了民兵组织或积极分子组织,在聚会上,大家一致觉得在中共统治下实在是难于熬下去,只有起来拼死一搏了,由于事不密,敌军前来追捕,负责警戒的人发现敌军后紧急前来报告,大家于是全部逃入崇山密林中,与此同时,迪钦各地的藏人也纷纷起兵反抗,反抗的方式大部分是先逃到山上组成游击队,然后反击,当时迪钦各地的游击队象雨后的春笋般在各地纷纷兴起,其中比较著名的除了上述雍巴央比丘 (约五四年左右在宏土寺附近阵亡,一年后果聂丹巴也死在这一带,中共一直要活捉雍巴央比丘,他阵亡后中国人还不知他已死,几年后还在到处追查 ),还有查日顶贡波、贡聂丹巴、牙忒巴章 (从拉萨返回时,在半途阵亡,其子久巴扎西,现在印度达拉威色)、堂牙巴同 (在贡则林顿竹林寺下面,最先阵亡)、热振僧噶 (是杂域僧人,与西藏议会议长桑东仁波齐一个寺院,寺院叫迪钦寺,他后来逃到查瓦戎、昌都等地又返回,至六四年左右死在西藏与印度边界上。他是一个高个子,原曾为热振王的僧噶 )等领导的游击队,这些游击队都自称是护教志愿军,后来西藏各地的反抗军均自称是某某护教志愿军,这护教志愿军的名称首先就是从迪钦和理塘等地的反抗军开始的。
   
     这些游击队刚开始一般都是由十几个或几十个人组成,然后随着投奔者络绎不绝,这些游击队也迅速壮大,同时在战斗中也不断有大量的人员伤亡,这种此起彼伏的游击战争迅速地波及到迪钦和附近地区,因为很多的游击队为了避开敌军的围剿而转移到附近地区,然后再从那里出击家乡,中共军队在战场遭受失败时,就会鼓动那些积极分子迫害护教军官兵的家属,这些家属投诉到在山上的护教军,护教军于是偷袭这些干部和积极分子,相互之间进行着残酷的撕杀。
   
     久巴嘉松回忆:『查日塘是我们的家乡,地方头官叫白瑟贡波,地方现在叫德钦县,现划并中国云南,在杂曲河对岸也有我们部落的属地,叫查日顶,雍巴央比丘上山后,由于敌军占据各地,我们地方也由白瑟贡波带头组成了护教军,当时我外出为八 诺布多杰赶骡帮挣钱,山上的护教军冲下山,杀了许多干部和积极分子后我刚好回到家中,从达仲秀到家乡,一路上到处是尸体,回家后,中共不让我再外出,一定要我当民兵,我父亲叫我赶紧走,我乃逃出…』当时众多的久巴和贡泽热巴(现迪钦州境内)人逃出迪钦,在长江以西驻扎后不时返回家乡发动攻击。
   
     当时为了护卫佛教和自由与权利,藏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由于迪钦和江东康区靠近中国的地方,曾经有共产党意识形态的传入,当时的一些民族志士也被共产主义的理论所吸引而在那一带建立了西藏共产党,甚至有一些藏人武装在西藏共产党的影响下投靠中共,这些共产党员开始可能以为凭着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有关民族自决以及工人没有祖国的概念,中共会帮助西藏人民摆脱原有的落后统治制度而建设新的政权,他们根据共产主义理论所想象的美好的未来而选择了与中共的合作(其中一些人由于不承认是中国共产党而遭到残酷的肃清,这是后话,暂且不表),因此这些西藏共产党的一些成员和无赖地痞等这时也助纣为虐,残害自己的同胞,从而上演了许多令人扼腕的同胞骨肉相残的悲剧,其中著名的游击队领袖热振僧嘎有两个弟弟在为中国人效劳,是中共的干部,他们不断的声言要杀死热振僧噶,热振僧噶也要杀死他的两个弟弟,后在桥头相遇,双方决战,热振僧噶说:『我是哥哥,你俩是我的弟弟,今天我们却要在这里自相残杀,但你们是佛教的敌人,我消灭你们是为了保卫神圣的佛教,所以我是正义的,故我即使死了也绝不后悔,可以让你俩先动手』。两个弟弟即向其攻击,于是双方在桥头格斗,热振将他的两个弟弟全部杀死了,并说:『我杀的是佛法之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