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雷声
·痛悼遇罗克:遇罗克被害40年祭
·人权捍卫者遇罗克殉难四十周年祭
·遇罗文:罗克就义40周年祭
·学雷锋:胡锦涛式的自慰
·3月5日,不学雷锋精神,要学微风轻拂。
·遇罗克、雷锋与毛泽东、斯大林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
·农民要求天安门撤毛像被喝茶
·学雷锋,一出上演了近半个世纪的荒诞剧 /李钟琴
·李大钊的供词原来是这样的
·地震时救毛像和朝鲜女孩儿
·点击权力高层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袁腾飞试图还原历史
·红色延安为国际友人找性伴侣做“临时夫人”
·毛泽东真的没有特权吗?
·外援110多国,中国慷慨了多少钱?
·毛的一句胡话,堪与晋惠帝媲美
·世界开始对中国说“不”?
·追究卞仲耘慘案真兇/敏一鴻
·六个流氓国家不参加和平奖颁奖礼
·最窩囊的納粹中國
·国人49年后被中共夺走的权利
·反右派—大跃进—大饥荒,毛独夫制造的三连祸
·毛贼洞大跃进导致人吃人现象之一瞥
·梁振英江湖饭局还有一黑道人士 加深黑金政治疑雲
·梁慕娴:地下党已经杀到身边
·余杰:飞越疯人院
·候选人梁振英被指是地下党员
·2008金融海啸祸首是中国
·“特供”将使中国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四大家族”成员宋美龄死后留下多少遗产?
·1942河南旱灾和中共谣言
·俄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戳破冯小刚《1942》伪历史
·四川宜宾白毛女真相
·鲜为人知的蒋公抢救大陆学人计划
·部分投共人士的结局
·南周事件:措手不及的豪赌 整不好血流成河
·裆滋补 (和谐新诗-党支部)
·周恩来下令销毁饥荒死人数据
·毛泽东吸引日本侵略中国
·马恩列斯的腐朽生活
·周恩来塞给毛泽东黄色电影
·潘汉年冤案终于揭露了毛泽东
·有人总想掩盖回避文革的本质
·毛贼洞残杀地主真相
·袁世凯遗书的忏悔
·甲午战争,日本赢在军官“懂政治”
·毛泽东点头主张冲绳归日本
·“七不讲”可能危及中共生存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六四刽子手之一陈希同躐艳史
·屠夫陈希同虽死,罪不能免
·共和国旗帜上有多少冤鬼鲜血!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不对的事就应道歉
·毛贼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口号
·曹长青:中共成立以来杀人记录——不能忘记,不能饶恕!
·大陆修车行业故事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转帖者按语:曾垂心先生的回忆录非常好,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民族历史上的那段践踏人权的黑暗岁月。
   
   感谢黄正军先生,做了很好的工作,记录了曾垂心先生的血泪史。这种血泪写成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历史,是真正有生命力的历史,比中共伪造的历史强百倍。
   
   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走入民间,记录下一个又一个像曾垂心先生那样的回忆录。

   
   
   
   
   
   曾垂心: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作者:口述:曾垂心 访录:黄正军
   
   
    黄正军(以下简称“黄”):我知道你是5岁时就来到我们垌中间湾 里(“垌中间”是访录者湾村名;“湾里”是当地土语,即普通话里的“村庄”,下同。——访录者注),在我湾里一直生活了30来年,但是又由于那个特殊时代 的原因,我们都自顾不暇,所以对于你当时的生存状况,我也只是在表面上看到你过得很苦很苦,但许多具体情节我还是不详知的,如今我们都老了,回首往事,便 觉得很有必要将我们的生存和成长经历记载下来,对我们的后代、家庭乃至社会、国家都有益,今天有时间,所以我想请你详细谈谈你的成长经历。
   
    曾垂心(以下简称曾):唉,我还真不想再提啊,这么多年了,我也很少再跟人提起,我的崽他们都跟我说那些事 就别再提了吧,好好地过你的晚年吧。可是,我心底还真想找个人倾诉,请他把我的一生记载下来。不过,你比我小几岁,而且有好些年你离开了家乡,所以你还真 是不会知晓我的全部经历。譬如你刚才说的便有不太准确的地方。准确的说,我是还没过4岁半就被我满满(“满满”是当地土语,即普通话里的“姑妈”或者“叔 叔”,但在此文中只是指称“姑妈”,下同。——访录者注)带到你们垌中间湾里的;还有,我没在你们湾里生活了30年,只有25年多,有3年是在红亭子里和 魏家湾里过的,我总共流落他乡28年9个月差4天,从1952年农历3月12日到1980年农历12月8日。
   
    黄;哦,是这样的呀,看来我还真是不太详知。
   
    曾:我爷爷曾伯乾是国军少将军衔,当时供职在国防部。我爹爹曾维和当时正在重庆的空军学校读军校,这个学校 1947年便迁去了台湾,我爹爹便是当年随学校去了台湾,当时我还没出生,我是1947年农历10月出生的。爷爷和爹爹在外从军,但我全家都生活在乡间老 家湾里(湖南省耒阳县西乡西岭淡山下,“淡山下”即曾垂心的家乡湾村名。——访录者注),家里有我奶奶和我妈妈。耒阳解放了,我爷爷当时早已离职回乡赋 闲,他原本是心灰意懒不想再出去干事了,打算在家乡过日子,但到了1950年,乡下的局势越来越紧,他害怕了,于是想办法逃了出去,经广州、香港再去了台 湾。我爷爷到台湾后,我爹爹便写信要我妈妈带我也去香港,他来香港接我们去台湾。我妈妈立即带上我从家里走,但在火车站便被民兵追了回来,关进了牢里。这 个“牢”其实就是民兵占据的我家住宅。我妈妈遭受了民兵们百般的凌辱和拷打,可能是她不堪蹂躏,决意自杀,但又怕我这么小留在世上受苦,便用一把筷子插进 我嘴里想把我先杀死然后自己再死。这情景被送饭的一个堂奶奶看见了,立即冲进牢房里把我抢了出来交给了我奶奶。可能是民兵们怕我妈妈再采取极端方式,便事 后把我妈妈放了出来,但第二天她便悬梁自尽了。死时才22岁。
   
    黄:唉,这真是很惨啊!
   
    曾:(眼圈红了,擦了一把眼睛。)妈妈死了,奶奶带着我。这个时候奶奶便成了我们这个家庭的替罪羊,斗争会 上,奶奶被迫跪着挨斗,常常被扇耳光,挨打。有个晚上的斗争会上,奶奶被几个人按住,他们用筷子夹我奶奶的手指,奶奶痛得昏死了过去。而我就在斗争会场的 院子大门外,我从猫洞里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大哭了起来。
   
    我家里不仅房屋早被抄了,家里的东西也被抄了,我们被赶到西岭大湾里两间老屋里。记得有一天,奶奶带着我从一条巷子里走过,便有几个人围住了我 们,他们强行剥我身上的衣服和鞋子。这因为我身上还穿着几件较好一点的衣服和一双运动鞋,其中一件是毛线衣,那双运动鞋是我的爷爷先前买给我的。我被吓得 大哭,奶奶也哭着求他们说:“求你们放过我孙崽吧,我孙崽还这么小,这样的冻天你们剥了他的衣服,他怎么过啊?”可奶奶的哀求丝毫打动不了这些人的心,他 们一边剥我的衣服,一边唬奶奶和我说:“滚开去!地主崽还穿这么好啊!”
   
    奶奶带着我又就这么过了一年多,没有吃的,奶奶便乞讨,附近许多湾村都讨过。有时候她带着我一起去讨,有时候她一个人去,把我放在家里。她自己 舍不得多吃,让我多吃。奶奶是一双小脚,我现在还记得她用一块帕子包着讨来的饭拎在手上那个摇摇晃晃的样子(黄插话:“这我知道,就是过去的女人缠足,走 起路来不稳当的样子”。),拎着回来给我吃。奶奶白天去乞讨,晚上还被迫要回淡山下湾里接受斗争。她去挨斗了,我就被放在老屋里。奶奶每次去,都要嘱咐我 好好在屋里别出去,说是过一阵子她就会回来。(说到这里,曾垂心再一次眼圈红了。)
   
   被抄家前,奶奶藏了一点吃的和穿的东西在湾里一户过去对我们好的人家里,譬如腊肉。1951年冬,我出麻疹了,奶奶便跑去淡山下那家敲门,想要 回一点腊味来给我吃,但她又不好明着说是想要自己藏在他家里的东西,她只是说我的孙崽病了,你给点你家的腊味什么的给我孙崽吃吧。可是那家人一把拉开门大 叫大骂道:“地主婆,你还敢要东西呀,老子一脚踹死你!”这一下吓得我奶奶要命,哪还敢再说什么,转身就跑,由于是一双小脚,脚步不稳,在往回跑的路上一 头栽在一丘冬水田里,挣扎了好久好久才从田泥里爬起来,她通体湿透,全是泥水,又冻又饿又惊吓,回家后便一病不起。那时候,我才4岁。
   
    奶奶病倒了,我又小,没有吃的。西岭大湾里个别好心人和我淡山下的几个亲房奶奶偶尔送点吃的来给我们。但有一些人好黑心啊,看着我奶奶一病不起 了,便进我们屋里将抄家后留给我们的一点农具和家具如锄头、锅罐、火钳等器物一一拿走。我看到了,便对躺在里屋病床上的奶奶叫道:“奶奶,xx的爹把我们 家的锄头拿走了!”“奶奶,xx的娘又把我们家的火钳拿走了!”奶奶回答我说:“我崽啊,莫叫了啊,人家拿走就拿走算了吧!”
   
    我奶奶又病又饿,到了1952年春,已经下不了床,屎尿都拉在床上,可始终牵挂着我爷爷和我爹爹,她在床上叫着我爷爷的名字,叫着我爹爹的乳名:“石崽石崽,娘要什么时候才能见着你啊!”
   
    妈妈死后,我成了奶奶的心肝。她病倒了,我出麻疹不舒服,还要她背。她挣扎着在床上爬起来下地背我,弓着个腰背着我在屋中间来回走。我当时实在是幼小不懂事啊!不知奶奶这么弓着腰背上我有多艰难啊!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后悔,好心痛啊!(诉说到这里,曾垂心哭了。)
    黄:你奶奶真是个好奶奶,天底下最好的奶奶啊!
   
    曾:是啊!奶奶疼我,更牵挂着我,放不下我,怕她死后我没依没靠。她托付来看她的堂奶奶捎信给我满满,要她来。可是,当时我满满家也成了地主,满满和姑爷也在挨斗受苦,自身难保,失去了自由。
   
    黄:这我知道,听我爹娘以及湾里的老人说,当年你满满家也是非常苦非常惨的,在斗争会上,你满满还被人用缝衣针扎了指甲缝。
   
    曾:好不容易我们祖孙捱到了3月12日(农历),我满满终于来了,她哭着把我奶奶床上的屎尿收拾了,给我奶 奶擦了身子换了衣服,弄了吃的给我们吃。我奶奶要她把我带走,她不同意,说是把我留在奶奶身边,奶奶要个水喝,也好有我舀啊递啊,一旦有人来送碗饭也好有 我来打开门啊!可是奶奶硬是要满满带走我,她哭着叫着我满满的乳名说:“菊崽啊,你把他带走吧,只要你把他带走了养大了,这扇门就能打开了,你不带走他, 那这扇门就真的打不开了啊!”
   
    黄:哦,我明白了,你满满所说的“门”和你奶奶所说的“门”,其实是两个不同意思的“门”。
   
    曾:对。我满满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就完全明白我奶奶的意思了,她无法再拒绝奶奶的遗愿,决心把我带走,因为 这是奶奶唯一的遗愿。奶奶千叮咛万叮咛,要我满满无论如何苦都得要把我养大成人,否则她死后也不会安心的。我就是这样被我满满带来了她家,带来了你们湾 里。这一天,我永远记得,1952年农历3月12日下午。当时我还不足4岁半,我哭着离开了奶奶,跟着满满踏上了来你们垌中间湾里的路。我还记得,当从西 岭大湾里坳上下坡途经水头山(距离西岭大湾里大约一里多路程的一个小山村名——访录者注。)时,我看见了路边山坡上的桐子树开花了。
   
    黄:从此你就来到了我们湾里,过上了流落他乡28年多的另一种苦难生活!
   
    曾:第三天,奶奶就死了,她是饿死的啊!人们用一床破棉絮卷了她埋了!
   
    (诉说到此,曾垂心已经泪流满面了!访录者也已无话可说,因为知道此时此刻的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曾:我来到你们湾里我满满家,当时满满家的一切财产也都被没收了,全家被赶在你家后面的那间禾屋里住(这间 禾屋我知道,就在我家后墙西边,与我家那栋屋毗邻,中间仅隔着一条宽约4尺长约1丈2尺的小巷子。那禾屋再西边是一个小晒坪。据说这晒坪以及这禾屋原就是 曾垂心满满家的;所谓“禾屋”,便是为了收割季节收晒稻子方便,在晒坪边建的简陋小屋。——访录者注),满满家当时有我满满和我姑爷、我姑爷的母亲,以及 他们的两男两女四个孩子。一家七口人,这时候又添了我,八口人挤在这间禾屋里住,这间禾屋大概就只有十二三平方米大。这么多人挤在这么小的屋里,夏天夜里 屋里热得很,我便几乎每晚都趴在那小巷子里的一块青石上过夜睡觉的。(我年少时,那小巷子两边搁着几方青石,那小巷子里夏天蛮清凉的,我们一栋屋里的老少 常常坐在巷子里的青石上,一边喝粥一边说笑享受阵阵清风凉意,那景那况现在回忆起来还蛮惬意的。然而,我想当年还只有四五岁的孤儿曾垂心,夏天几乎每个晚 上都趴在那小巷子青石上过夜睡觉,却绝对没有我今天回忆中的惬意,有的只会是孤苦悲凉。——访录者注)
   
    曾:满满家也很苦很苦,土改后分给的那点田地都是最瘦又最怕干旱的,譬如说那几丘水田,一候旱季,上首头那 几家便霸着水源不让放下来,满满家不敢争,田里便常常颗粒无收。我姑爷是读书人,不仅不会做农活,也不会做其他的营生,田里颗粒无收,一家老小却要生活, 他便学起篾活来,但他却又手笨拙,篾剖不匀,只好再用匀刀将剖出的粗篾条匀一匀。(这我知道,就是在条凳上的一头钉两把匀刀,把粗篾条嵌在两刀刃中间,将 粗篾条从两刀刃中间使劲拖过,篾条粗细或者厚薄便均匀了。但篾条粗糙,极易划破割破手,即使是老篾匠熟手,也不时要被划破割破手。——访录者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