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雷声
·毛贼东残害中国人民罪名大全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转帖者按语:曾垂心先生的回忆录非常好,帮助我们了解我们民族历史上的那段践踏人权的黑暗岁月。
   
   感谢黄正军先生,做了很好的工作,记录了曾垂心先生的血泪史。这种血泪写成的历史,才是真正的历史,是真正有生命力的历史,比中共伪造的历史强百倍。
   
   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走入民间,记录下一个又一个像曾垂心先生那样的回忆录。

   
   
   
   
   
   曾垂心: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作者:口述:曾垂心 访录:黄正军
   
   
    黄正军(以下简称“黄”):我知道你是5岁时就来到我们垌中间湾 里(“垌中间”是访录者湾村名;“湾里”是当地土语,即普通话里的“村庄”,下同。——访录者注),在我湾里一直生活了30来年,但是又由于那个特殊时代 的原因,我们都自顾不暇,所以对于你当时的生存状况,我也只是在表面上看到你过得很苦很苦,但许多具体情节我还是不详知的,如今我们都老了,回首往事,便 觉得很有必要将我们的生存和成长经历记载下来,对我们的后代、家庭乃至社会、国家都有益,今天有时间,所以我想请你详细谈谈你的成长经历。
   
    曾垂心(以下简称曾):唉,我还真不想再提啊,这么多年了,我也很少再跟人提起,我的崽他们都跟我说那些事 就别再提了吧,好好地过你的晚年吧。可是,我心底还真想找个人倾诉,请他把我的一生记载下来。不过,你比我小几岁,而且有好些年你离开了家乡,所以你还真 是不会知晓我的全部经历。譬如你刚才说的便有不太准确的地方。准确的说,我是还没过4岁半就被我满满(“满满”是当地土语,即普通话里的“姑妈”或者“叔 叔”,但在此文中只是指称“姑妈”,下同。——访录者注)带到你们垌中间湾里的;还有,我没在你们湾里生活了30年,只有25年多,有3年是在红亭子里和 魏家湾里过的,我总共流落他乡28年9个月差4天,从1952年农历3月12日到1980年农历12月8日。
   
    黄;哦,是这样的呀,看来我还真是不太详知。
   
    曾:我爷爷曾伯乾是国军少将军衔,当时供职在国防部。我爹爹曾维和当时正在重庆的空军学校读军校,这个学校 1947年便迁去了台湾,我爹爹便是当年随学校去了台湾,当时我还没出生,我是1947年农历10月出生的。爷爷和爹爹在外从军,但我全家都生活在乡间老 家湾里(湖南省耒阳县西乡西岭淡山下,“淡山下”即曾垂心的家乡湾村名。——访录者注),家里有我奶奶和我妈妈。耒阳解放了,我爷爷当时早已离职回乡赋 闲,他原本是心灰意懒不想再出去干事了,打算在家乡过日子,但到了1950年,乡下的局势越来越紧,他害怕了,于是想办法逃了出去,经广州、香港再去了台 湾。我爷爷到台湾后,我爹爹便写信要我妈妈带我也去香港,他来香港接我们去台湾。我妈妈立即带上我从家里走,但在火车站便被民兵追了回来,关进了牢里。这 个“牢”其实就是民兵占据的我家住宅。我妈妈遭受了民兵们百般的凌辱和拷打,可能是她不堪蹂躏,决意自杀,但又怕我这么小留在世上受苦,便用一把筷子插进 我嘴里想把我先杀死然后自己再死。这情景被送饭的一个堂奶奶看见了,立即冲进牢房里把我抢了出来交给了我奶奶。可能是民兵们怕我妈妈再采取极端方式,便事 后把我妈妈放了出来,但第二天她便悬梁自尽了。死时才22岁。
   
    黄:唉,这真是很惨啊!
   
    曾:(眼圈红了,擦了一把眼睛。)妈妈死了,奶奶带着我。这个时候奶奶便成了我们这个家庭的替罪羊,斗争会 上,奶奶被迫跪着挨斗,常常被扇耳光,挨打。有个晚上的斗争会上,奶奶被几个人按住,他们用筷子夹我奶奶的手指,奶奶痛得昏死了过去。而我就在斗争会场的 院子大门外,我从猫洞里看到了这一幕,吓得大哭了起来。
   
    我家里不仅房屋早被抄了,家里的东西也被抄了,我们被赶到西岭大湾里两间老屋里。记得有一天,奶奶带着我从一条巷子里走过,便有几个人围住了我 们,他们强行剥我身上的衣服和鞋子。这因为我身上还穿着几件较好一点的衣服和一双运动鞋,其中一件是毛线衣,那双运动鞋是我的爷爷先前买给我的。我被吓得 大哭,奶奶也哭着求他们说:“求你们放过我孙崽吧,我孙崽还这么小,这样的冻天你们剥了他的衣服,他怎么过啊?”可奶奶的哀求丝毫打动不了这些人的心,他 们一边剥我的衣服,一边唬奶奶和我说:“滚开去!地主崽还穿这么好啊!”
   
    奶奶带着我又就这么过了一年多,没有吃的,奶奶便乞讨,附近许多湾村都讨过。有时候她带着我一起去讨,有时候她一个人去,把我放在家里。她自己 舍不得多吃,让我多吃。奶奶是一双小脚,我现在还记得她用一块帕子包着讨来的饭拎在手上那个摇摇晃晃的样子(黄插话:“这我知道,就是过去的女人缠足,走 起路来不稳当的样子”。),拎着回来给我吃。奶奶白天去乞讨,晚上还被迫要回淡山下湾里接受斗争。她去挨斗了,我就被放在老屋里。奶奶每次去,都要嘱咐我 好好在屋里别出去,说是过一阵子她就会回来。(说到这里,曾垂心再一次眼圈红了。)
   
   被抄家前,奶奶藏了一点吃的和穿的东西在湾里一户过去对我们好的人家里,譬如腊肉。1951年冬,我出麻疹了,奶奶便跑去淡山下那家敲门,想要 回一点腊味来给我吃,但她又不好明着说是想要自己藏在他家里的东西,她只是说我的孙崽病了,你给点你家的腊味什么的给我孙崽吃吧。可是那家人一把拉开门大 叫大骂道:“地主婆,你还敢要东西呀,老子一脚踹死你!”这一下吓得我奶奶要命,哪还敢再说什么,转身就跑,由于是一双小脚,脚步不稳,在往回跑的路上一 头栽在一丘冬水田里,挣扎了好久好久才从田泥里爬起来,她通体湿透,全是泥水,又冻又饿又惊吓,回家后便一病不起。那时候,我才4岁。
   
    奶奶病倒了,我又小,没有吃的。西岭大湾里个别好心人和我淡山下的几个亲房奶奶偶尔送点吃的来给我们。但有一些人好黑心啊,看着我奶奶一病不起 了,便进我们屋里将抄家后留给我们的一点农具和家具如锄头、锅罐、火钳等器物一一拿走。我看到了,便对躺在里屋病床上的奶奶叫道:“奶奶,xx的爹把我们 家的锄头拿走了!”“奶奶,xx的娘又把我们家的火钳拿走了!”奶奶回答我说:“我崽啊,莫叫了啊,人家拿走就拿走算了吧!”
   
    我奶奶又病又饿,到了1952年春,已经下不了床,屎尿都拉在床上,可始终牵挂着我爷爷和我爹爹,她在床上叫着我爷爷的名字,叫着我爹爹的乳名:“石崽石崽,娘要什么时候才能见着你啊!”
   
    妈妈死后,我成了奶奶的心肝。她病倒了,我出麻疹不舒服,还要她背。她挣扎着在床上爬起来下地背我,弓着个腰背着我在屋中间来回走。我当时实在是幼小不懂事啊!不知奶奶这么弓着腰背上我有多艰难啊!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后悔,好心痛啊!(诉说到这里,曾垂心哭了。)
    黄:你奶奶真是个好奶奶,天底下最好的奶奶啊!
   
    曾:是啊!奶奶疼我,更牵挂着我,放不下我,怕她死后我没依没靠。她托付来看她的堂奶奶捎信给我满满,要她来。可是,当时我满满家也成了地主,满满和姑爷也在挨斗受苦,自身难保,失去了自由。
   
    黄:这我知道,听我爹娘以及湾里的老人说,当年你满满家也是非常苦非常惨的,在斗争会上,你满满还被人用缝衣针扎了指甲缝。
   
    曾:好不容易我们祖孙捱到了3月12日(农历),我满满终于来了,她哭着把我奶奶床上的屎尿收拾了,给我奶 奶擦了身子换了衣服,弄了吃的给我们吃。我奶奶要她把我带走,她不同意,说是把我留在奶奶身边,奶奶要个水喝,也好有我舀啊递啊,一旦有人来送碗饭也好有 我来打开门啊!可是奶奶硬是要满满带走我,她哭着叫着我满满的乳名说:“菊崽啊,你把他带走吧,只要你把他带走了养大了,这扇门就能打开了,你不带走他, 那这扇门就真的打不开了啊!”
   
    黄:哦,我明白了,你满满所说的“门”和你奶奶所说的“门”,其实是两个不同意思的“门”。
   
    曾:对。我满满后来跟我说,她当时就完全明白我奶奶的意思了,她无法再拒绝奶奶的遗愿,决心把我带走,因为 这是奶奶唯一的遗愿。奶奶千叮咛万叮咛,要我满满无论如何苦都得要把我养大成人,否则她死后也不会安心的。我就是这样被我满满带来了她家,带来了你们湾 里。这一天,我永远记得,1952年农历3月12日下午。当时我还不足4岁半,我哭着离开了奶奶,跟着满满踏上了来你们垌中间湾里的路。我还记得,当从西 岭大湾里坳上下坡途经水头山(距离西岭大湾里大约一里多路程的一个小山村名——访录者注。)时,我看见了路边山坡上的桐子树开花了。
   
    黄:从此你就来到了我们湾里,过上了流落他乡28年多的另一种苦难生活!
   
    曾:第三天,奶奶就死了,她是饿死的啊!人们用一床破棉絮卷了她埋了!
   
    (诉说到此,曾垂心已经泪流满面了!访录者也已无话可说,因为知道此时此刻的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曾:我来到你们湾里我满满家,当时满满家的一切财产也都被没收了,全家被赶在你家后面的那间禾屋里住(这间 禾屋我知道,就在我家后墙西边,与我家那栋屋毗邻,中间仅隔着一条宽约4尺长约1丈2尺的小巷子。那禾屋再西边是一个小晒坪。据说这晒坪以及这禾屋原就是 曾垂心满满家的;所谓“禾屋”,便是为了收割季节收晒稻子方便,在晒坪边建的简陋小屋。——访录者注),满满家当时有我满满和我姑爷、我姑爷的母亲,以及 他们的两男两女四个孩子。一家七口人,这时候又添了我,八口人挤在这间禾屋里住,这间禾屋大概就只有十二三平方米大。这么多人挤在这么小的屋里,夏天夜里 屋里热得很,我便几乎每晚都趴在那小巷子里的一块青石上过夜睡觉的。(我年少时,那小巷子两边搁着几方青石,那小巷子里夏天蛮清凉的,我们一栋屋里的老少 常常坐在巷子里的青石上,一边喝粥一边说笑享受阵阵清风凉意,那景那况现在回忆起来还蛮惬意的。然而,我想当年还只有四五岁的孤儿曾垂心,夏天几乎每个晚 上都趴在那小巷子青石上过夜睡觉,却绝对没有我今天回忆中的惬意,有的只会是孤苦悲凉。——访录者注)
   
    曾:满满家也很苦很苦,土改后分给的那点田地都是最瘦又最怕干旱的,譬如说那几丘水田,一候旱季,上首头那 几家便霸着水源不让放下来,满满家不敢争,田里便常常颗粒无收。我姑爷是读书人,不仅不会做农活,也不会做其他的营生,田里颗粒无收,一家老小却要生活, 他便学起篾活来,但他却又手笨拙,篾剖不匀,只好再用匀刀将剖出的粗篾条匀一匀。(这我知道,就是在条凳上的一头钉两把匀刀,把粗篾条嵌在两刀刃中间,将 粗篾条从两刀刃中间使劲拖过,篾条粗细或者厚薄便均匀了。但篾条粗糙,极易划破割破手,即使是老篾匠熟手,也不时要被划破割破手。——访录者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