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家庭教会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9月23日
   
   
   今天是禁食祈祷的第二天,昨天一天没有吃东西,但是喝水不少,水里还加了一些盐。身体没有任何不适。今天一早,我在喝水时,我加了一点点盐,老婆对我说,加点糖吧。我说,我是禁食祷告,是祈求我们的上帝、主耶稣基督,我怎么可以欺骗他呀,而且也欺骗不了。如果我加了糖,已经不再是(纯正的)禁食祷告了,我还如何去祈求我们的上帝、主耶稣基督呀。
   
   我是禁食祷告,在禁食祷告期间,我不吃饭,也不会喝含糖类的饮料。但是,我会大量地喝水,水中会加一点盐,要补充一些盐分。我还会吃一些维生素B、C,他们都是水溶性,必须从食物中得到,身体的一些代谢反应不能缺这类维生素。除此以外,我不再吃别的了。我是医生,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如果身体不行,我是会立刻停止禁食的。
   
   今天,早上杜老师来电话,表示关心。中午徐重阳弟兄来电话,表示关心。下午徐彩虹姊妹、何斌弟兄,他们夫妻俩来电话,表示关心。高洪明弟兄发来短信,表示关心。杨靖大哥、马淑季大姐,他们夫妻俩发来微信,表示关心。今天王春艳姊妹正好来我家,谈她妹妹王春梅开庭一事。她对我的禁食祷告,也表示关心。
   
   在此,对朋友们、肢体们的关心,表示感谢!
   
   我们的主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我们弟兄姊妹之间是肢体的关系,左手受伤,右手也痛。
   
   这些年来,在我们的信仰道路上,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尤其是在今年,发生了“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在1月份,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1个月。在监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在监狱外我们的家人也经历了很多苦难。出狱后,我们依旧在经历着不同的各种苦难。
   
   如王春艳姊妹,在她坐牢期间,多年来由她一直看护的、患精神分裂症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2014北京通州梨园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永远失去了父亲。在王春艳出狱后,王春艳和妹妹王春梅继续坚持上访,4月15日妹妹王春梅被抓,9月18日开了庭,也不知道要被判多少年。
   
   如张文和弟兄,78、79年西单民主墙时代的老民运。在我们的“2014年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张文和弟兄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1个月,出狱后依旧不自由,被软禁,不能出门,患病也不允许出门去看病。为此,他表示抗议,而在3月5日被抓进精神病医院,至今。
   
   如王素娥姊妹,3月24日走出北京看守所大门,被直接押回辽宁营口。3月初她回到北京,3月5日,她到北京丰台看守所,给赵广军(访民)送钱。结果被抓,后也被关进丰台看守所,被刑事拘留1个月。她仅仅是给赵广军送钱,就被刑事拘留了,真是太欺负我们这些教案蒙难者基督徒。
   
   如于艳华,她3月25日走出北京看守所大门,被直接押回江苏徐州沛县,关进拘留所,治安行政拘留10天。释放后又被软禁10来天。回京后发现,房东把她的房门换锁了,虽然预交的房租还够,但她不能进入房间,房间里她的东西也拿不到。她是再被房东要去了不少钱后,她才要回了她的东西,据她说还是少了不少东西。
   
   如张海彦弟兄,他4月5日才走出看守所大门,被直接拉回原籍关进精神病医院。直到3月17日,在张海彦妹妹找到警方后,他才被从精神病院释放。他多年来患有结核病,身体十分的不好,需要大家关心、帮助。
   
   ……
   
   在这里不再一一述说。
   
   不仅仅是我们这个小小的聚会点如此,我们家庭教会的另外一个聚会点,位于北京丰台区卢沟桥的葛志慧姊妹家的聚会点也是如此。这个聚会点,主要以访民中的基督徒为主,在今年3月1日,他们7名主内肢体被抓进丰台看守所,其中7人被关了一个月,葛志慧姊妹被关了2个月。而且,近来,在浙江,一些教会的教堂或十字架被强拆。
   
   为此,我禁食祈祷,我祈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我们如此的环境中,在我们如此的处境中,保守我们,使我们走好这十字架道路。也来感动主内肢体们,来关注我们,来关心我们,来帮助我们。我们确实需要大家的关注、关心、帮助。如我们没有罪,却被关进看守所,我们要求国家赔偿,为此我们这些弟兄姊妹大多都需要律师等法律方面的帮助。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9月22日
   
   
   圣经,马太福音第4章第2节中写到:“他禁食四十昼夜”。圣经,使徒行传第13章第2-3节写到:“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圣经,以斯拉记第8章第23节写到:“所以我们禁食祈求我们的神,他就应允了我们”。
   
   在2千年前,我们的主耶稣曾禁食祷告40昼夜,巴拿巴和扫罗(使徒保罗)也曾禁食祷告。为此,作为基督徒,我决定从今天开始,禁食祷告一段时期。我要通过禁食祷告,来祈求我们的神,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保守我们中国的教会,来保守我们这个小小的团契(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来保守我们,使我们能够——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如此恶劣处境中——持守住我们的基督信仰,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
   
   在今年1、2月份的“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中,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里,我曾禁食祷告到第24天(23天半)。为此,我希望从今天(9月22日)开始的禁食祈祷,我能禁食到10月1日后,这样就是10天。我更希望能禁食到10月10日后,这样就是20天。如果能禁食到30天,我更是我所希望的。当然这一切都要我的身体允许之下,如果身体不允许,我将会停止。我是禁食祷告,而不是绝食玩命。我们的身体是神的殿,我们自然需要爱护好我们的身体。
   
   在北京第一看守所519监室里,在我走进这个监室的这一天,我就开始了禁食祷告。犯人头乔某说:“你要是20天不吃饭,我们都信耶稣”。当我20天后依旧没有吃饭时,虽然他们没有信耶稣,但是主耶稣已经在他们的心里有了一些位置。犯人头乔某多次对曾莫(杀人犯)、邹某某(杀人犯)、薛某某(涉及命案)、赵某某(涉及命案)等说,不论刑期多长,以后都要做好人,因为即使坏人也愿意与好人交朋友,而不愿意与坏人交朋友,漫长的监狱生活需要朋友呀。
   
   由于我们仅仅是因为宗教问题、仅仅是因为家庭教会、仅仅是因为一起学圣经,而被抓进的看守所,我们比较特殊,我们穿的“号坎”也是特殊的,别人都是红色,我们是绿色,因此警察(管教)对我禁食祷告的事情,没有极力强迫禁止。而是让我先后写过两篇文字说明,说我禁食是出于宗教信仰,而不是绝食抗议。并且我还表示了,一我是医生,只要我的出现身体不适,我会马上停止;二为了防止出现身体异常,我会补充一定盐分,也就是每天吃几根咸菜;和同时补充一定的维生素,也就是每天一个水果(橘子或苹果),23天半,共吃了19个水果(橘子或苹果)。
   
   在我用文字写了上面的东西后,我的禁食祷告才被允许,在23天内没有被禁止。但是到了第24天(2月18日),看守所的医生死活不干了,说如果我不停止禁食,他就要鼻饲。我是禁食祈祷,通过禁食来向我们的主耶稣祈求,而不是绝食抗议,如果通过鼻饲进了食,也就不再是禁食祈祷了。为此,我从2月18日下午,即禁食祷告到23天半时,我停止了禁食,恢复了进食,吃了东西。
   
   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期间,我曾希望,能禁食祷告到30天,但是不得不在第24天时停止。为此,我希望能在从今天开始的禁食期间,我能禁食祷告到30天。当然,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我会多多的饮水,在水中补充一些盐分,我还会到药店买一些维生素片,如维生素C、复合维生素B,自然都是最便宜的那种,几块钱1百片的那种,一天吃几片,来补充一些维生素。
   
   周五时,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来电话,问我:“你的禁食祷告是不是,只有白天不吃东西,晚上吃东西”。我说:“不是的,我是白天、晚上,即昼夜都不吃东西,是持续不吃,这样才是禁食祷告”。
   
   昨天晚上,我在药店量测了体重,是140斤左右。在我“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禁食祷告的23天中,我的体重减轻了20多斤,一天减轻一斤左右。我依靠的是主的保守,主给的坚强意志力,而不是“特异功能”,我也没有这类特殊的能力。因此,我想,当我禁食祷告到10天左右,我的体重应当是130斤;到我禁食祷告到20天时,我的体重应当是120斤。当我禁食祷告的30天时,我的体重应当是110斤,我不知道我能否坚持到30天,求主引导。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附:《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等(都已首发博讯)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从9月22日开始,我希望能禁食祷告30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9月17日
   
   
   一、我们仅仅因为家庭教会,因为在一起学习圣经,就被认定是违法犯罪,而被刑事拘留
   
   “家庭教会违法,在一起学《圣经》是犯罪”;这就是当下的中国,这就是当下的北京。在今年2014年1月,因为家庭教会,因为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包括我本人徐永海在内的,我们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以“非法集会罪”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被刑事拘留1个月。
   
   我们家庭教会,仅仅是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来被耶稣感动,来崇拜、效法耶稣,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家庭教会应当不违法,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应当没有罪。为此,出狱后杨靖(老)弟兄在4月份到了北京公安局通州分局法制办,要求国家赔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