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江中学子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2014年2月27日我打许股长手机,许股长说:“我跟领导汇报了,领导下周一会去看,到时再说。”3月3日(周一)领导没来看。3月13日我发短信问罗局长何时来看我屋边流水坑,罗局长回短信:“下周一去看。”3月17日(周一)罗局长没来看。3月20日我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我叫城管局派人去看,到时我也亲自去看一下。”我说:“如果政府不跟我弄(加固我前屋下坑两边及坑底),我只能自己弄,请政府派设计员来指导施工。”罗局长说会派设计员去看一下,并问我大概要花多少钱。我说要花多少钱完工后才知道。3月27日上午,罗局长打我手机,说:“我现在你家门口,等下去二都,顺便看一下你屋旁边的坑。”我开门和罗局长打招呼,随同的还有周学平副局长、土管局孟股长等。我带罗局长等人看了前屋下的流水坑,叫罗局长再去看一下坑口的深潭。罗局长心不在焉,说“我对这事不懂”,没去看坑口就坐车离开了。4月1日我打罗局长手机,询问坑的事到底怎么办。罗局长不说怎么办,借口还有别的事就挂断电话。我又打许股长手机,请许股长派设计员来指导施工和把抽水泵借给我。许股长说:“工程已经结束了,你屋下的坑不弄了。”为推脱责任,许股长还颠倒黑白说当初是我不让施工方施工才造成现在这种结果。

    眼看汛期将至,政府指望不上,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我先后请了几名建筑行业人员到现场察看,说自己出钱请他们来施工。他们听说这是县里民生工程未完工的工程,都犹豫不决,说要去问一下。之后,这些人员以“坑里水太多”、“没相关设备”、“没大功率抽水泵”等理由推辞不干。县里故意不弄,请的人又不敢弄,我只好自己弄。我买了水泥、沙石、钢筋等,又叫来数年在外的丈夫,全家下坑清理淤泥,扎钢筋,钉模子板。见我自己出钱出力加固前屋下流水坑,当局非但不提供帮助,反而企图引我入歧途,先后多次派人游说我:

邹引娇自己花钱买来沙石、水泥、钢筋、模板等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李佑昌(邹引娇丈夫,戴红帽者)和唐绍明一起干活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邹引娇和李佑昌在干活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邹引娇和李佑昌在浇坑底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浇筑完坑一侧的钢筋混凝土墙体,南门路居委会陈主任(穿绿上衣者)、唐某等四人来看现场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一、县里马上就要开发你家这一带,自己花钱弄没必要,做了也是白做,花钱打了水漂,还不如去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宜黄县廉租房、经适房位置偏僻且户型狭小,只有在县城无房而又买不起房的人才有可能会要。截至目前为止,当局已先后几十次派人游说我申请廉租房、申购经适房。邹怀钢夫妻先后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顺之妻)房产,堪称“宜黄房霸”。邹怀钢夫妻通过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李惠兰为五个女儿(大女邹卫群、二女邹卫花、三女邹卫芳、四女邹卫洁、五女邹卫燕)各弄一套廉租房或经适房如探囊取物,但邹怀钢夫妻连一套廉租房或经适房都没去弄。连“宜黄房霸”都对廉租房、经适房兴味索然,可见,宜黄县廉租房、经适房叫好不叫座;

    二、政府不跟你弄,你自己也不要弄,索性让坑里的水把房子冲垮。到时,你全家拿被子睡到县政府去,找政府赔钱。如果我前屋下流水坑不采取相应的加固措施,一旦汛期到来,坑里洪流持续冲击势必导致石堤坍塌,屋毁人亡在所难免。宜黄县官员只顾自己捞腰包不管百姓死活,视人命如草芥。即使屋毁人亡,颠倒黑白的官员也会找种种理由和借口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百姓找政府赔钱并非易事。再说,生命只有一次,百姓拿生命做赌注和草菅人命的政府抗争,决非明智之举;

    三、叫我去银行贷款购买商品房。这些年,宜黄县官员以权压法,从百姓手中低价掠夺了大量土地,官商勾结搞房地产开发谋取高额利润。宜黄县这几年房价一路飙升,普通百姓只能望房兴叹。当局先后多次派亲戚、熟人等告诉我哪里有房卖及价格是多少,游说我贷款买房。这些房子价格少则二十多万,多则六十多万。我在县城有一处房产,在黄陂镇(离县城68里)有二处房产(宅基地使用证号码分别为:宜土管字第0005377号、宜F集建95字第02303号)。鉴于当局多次派人游说我贷款买房,只要当局以合理价格收购我三处房产,我无需贷款就可以去买房或买地建房。我把这种方案通过这些说客转告当局,但截至目前为止,仍无回音;

   四、坑里施工难度大,政府不弄,你个人既无设备也无施工经验,更是没法弄。叫我拿现在住的房子(房屋总面积约140平方米)换邹怀钢夫妻位于通济桥头山脚下的平房(位于山脚下地质灾害区,属危房,面积几十平方米)。邹怀钢夫妻的危房建筑成本低,政府给出的拆迁补偿也很低。除以房换房外,邹怀钢夫妻还叫亲戚上门说要以“拆迁价”收购我现在住的房子。“拆迁价”每平方米多少钱,邹怀钢夫妻拒绝透露。宜黄县官员搞拆迁乱象丛生,将拆迁对象区别对待,有背景有关系的受优待,弱势群体则不当人看,什么手段都使得出。以钟家为例,宜黄县官员给钟家开出的房屋拆迁价为每平方米一千多元(约为同地段商品房价格的1/3),房屋装修另计和全家十多人吃低保。钟家认为政府给的拆迁价不合理,所以不同意拆迁,后因政府强拆,导致惨剧发生。邹怀钢夫妻连“拆迁价”是多少都说不出口,可见邹怀钢夫妻所谓的“拆迁价”比钟家还低,在我家附近连我现住房屋1/3面积的房子也买不到。如果邹怀钢夫妻穷得揭不开锅活不下去,算计霸占亲戚房产别人或许还能理解,但邹怀钢夫妻坐拥百万家财,为富不仁且仗着花钱买通了官府不思悔改,对这种只认钱不认人的伪君子,在网上予以曝光和谴责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在维护社会正义。古人云“官德不彰,民风难淳”,只有宜黄官场弊绝风清,邹怀钢夫妻才能摒弃恶习遵纪守法,正因为宜黄官场藏垢纳污,邹怀钢夫妻才能狐假虎威横行霸道。

   (未完待续)

附文:

当局不但百般刁难逼我俩上访,用激将法激我俩上访,还利用线人甚至亲戚设圈套引我俩多带人去北京上访,企图给我俩罗织煽动他人上访的罪名。当局先后指使几名线人(邹××、邓××等)上门打探消息,问我俩何时赴京上访,说要和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线人说的话破绽百出(以后再谈),我俩置之不理。利用线人设圈套未遂后,在当局操纵下,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指使李金珠(姐,监控人员)、邹怀刚(姐夫,监控人员)唆使我家几名亲戚上访,企图引我俩入圈套。这几名亲戚(大姐邹雪娇、唐茶花、谭冬花、吴金花等)以前谈“访”色变,现在却一反常态先后多次上门打探消息,叫我俩带他们一起去北京上访。这几名亲戚在交谈时向我俩透露,李金珠多次请他们吃饭,叫他们跟我俩一起去北京上访,赴京上访的路上要与邹怀刚“保持手机通话”……我俩察觉这是圈套。

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伙同李金珠、邹怀刚不但设圈套企图陷害我俩,而且经常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翻墙打开六四天网、海外博讯网等网站“研究”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2012年2月5日邹怀刚叫兄邹怀光(邹引娇大弟)对我俩说:“李学伟(李惠兰侄子,2009年广东工业大学物流管理专业毕业,现在广东打工)也学会了突破网络封锁上海外网站,看到了很多东西 。 我们【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 邹怀刚(失业,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监控人员)、大弟邹怀光(失业,中共线人) 、李黄金(邹怀光之妻, 家庭妇女)等】看到了你俩在网上发的文章和图片。”我俩问 :“ 在哪个网站?” 邹怀光回答:“ 在六四天网。若你俩不相信,现在就可以去( 邹) 怀刚家三楼,怀刚会打开六四天网给你俩看…… ” 我俩没去。6月20日邹怀光对我俩说他在邹怀刚家里电脑上看到海外网站上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叫我俩以后写的文章在发表前要拿给邹怀刚看,上访要和邹怀刚“商量”。显然,李惠兰企图通过邹怀刚操控我俩。

2012年7月23日侄女邹桂花打手机叫我俩来邹怀刚第二栋房屋(危房)第三层见大姐邹雪娇(75岁),我俩走进门,他们正在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在场的有邹怀刚(失业)、李金珠(家庭妇女)、大弟邹怀光(失业)、大姐邹雪娇、邹桂花、谭冬花、吴金花、邹卫燕、唐某(男学生)、唐某(女学生)等十余人。邹怀刚说他也学会了翻墙,叫五女儿邹卫燕(四川某大学学生)打开电脑桌面上一个名为“翻墙”的文件夹,里面有自由门、无界浏览、动网通、逍遥游等破网软件。大弟邹怀光说:“打开网来看六四图片……”邹卫燕双击自由门软件,浏览动态网主页新闻,点击六四档案看八九年六四图片,之后又打开六四天网,看我俩写的文章和拍摄的图片。亲戚谭冬花指着图片问我俩:“图片怎样发上网(六四天网)……”(以后再谈)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左边为邹怀刚第二栋房屋(危房)、中间房屋土地证户主为邹怀刚表哥吴×顺之妻、右边为邹怀刚二哥邹怀光(失业,中共线人)房屋(凤冈镇沿江路110号也是危房)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下图:地质灾害警示责任人李惠兰是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2013年11月,邹怀钢通过李惠兰花钱买通官府,在山脚下地质灾害区明目张胆违规新建了一层钢筋混凝土店面(土地证户主为邹怀刚表哥吴×顺之妻),店面总面五十余平方米,中间用空心水泥砖隔开成两间。

县里以山脚下房屋属“危房”为由,给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很低。住户因补偿太低不愿自行拆迁随时面临政府强拆,后来因发生强拆导致钟家3人自焚震惊海内外引起中央高层关注, 宜黄县强拆才暂缓。大弟邹怀光之前多次对我说:“山脚下的房屋县里都派人拍了照,多次派人上门叫我们自己拆,幸亏钟家3人自焚了,我和他(邹怀钢)山脚下的房屋才保住了……”2013年11月李惠兰、邹怀钢夫妻和大弟邹怀光(线人)的如意算盘是:千方百计把我弄到山脚下去住,将来山脚下房屋拆迁,李惠兰、邹怀钢兄弟又可以发动亲戚催促我去充当“维权先锋”,危难时他们躲在背后操控督访,让我上访冲锋陷阵打头阵,政府打击报复迫害我一家,好处则全被他们捞走;李惠兰虽没有房产在山脚下,拆迁时,凭借在政府和拆迁户之间“又做巫婆又做鬼,两头出面装好人”,既能捞到钱又能体现“办事能力强”,名利双收。为了以后不再上访,不被他们利用充当上访马前卒,邹怀钢的“违章建筑”即使再往上加盖几层我也不会和他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