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姜维平
   
   虽然,国内媒体尚未详尽披露周永康案,但新华社的一则简讯已吊足读者的胃口,也许今年十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原则上通过对周的惩处,随后展开的司法程序,不能不涉及一些“政法王”违法犯罪的故事情节,进而将吸引海内外媒体的关注,从现在已知的一些线索看,周永康前妻离奇死亡案件,可能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焦点,近期路透社报道说,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被中纪委重新立案调查。《博讯》杂志2014年2月号独家披露周永康妻子车祸细节,其中透露,车祸现场还有另外一名女子死亡。笔者建议对此案件应当彻查严办,对媒体不要设限。


   
   之所以要重视这一案件,是因为由政治体制的局限,以往对高官犯罪的处理,没有从根本上把他们还原成百姓,基于党内程序与司法程序的碰撞,念及执政党的地位和形象而多有取舍,比如,原本薄熙来与谷开来的案件,从法理意义上讲,应当从重处理的,但受周永康培植众多党羽和保护伞的影响,不得不由派别双方先商定彼此能接受的刑期,再从大量的犯罪证据里寻找和剪裁相应的故事,所以,薄案审理过程中已露出精心斧凿的痕迹,一方面看透党争实质的薄熙来不服而狡辩;一方面看不到全部真相的老百姓心存疑虑而抱怨,结果至今争议不断,遗患无穷。如果说,对薄的审理判刑有些意犹未尽,那么接下来对周的惩处就应当酣畅淋漓。
   
   这不应当理解成习近平掌权后,对企图政变的对立派的报复与泄愤,我观察公众人物的言行,不拘泥于思想动机,关键看社会效果,从重大历史事件发生对国家前程影响的角度看,虽然习李都有党内权斗的色彩,但拿下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力阻他们攀升中共及国家高层,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早在2009年笔者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成功专访时,就警示人们,薄熙来权力上升将给中国带来巨大灾难,并预示其必将垮台,因为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尽管似孔雀开屏一样炫耀一时,必将黯然失色,后来发生的重庆一系列事变,就浓缩和证实了这一前景预期,总体上看,习近平代表的是党内一股新兴的顺应民意的,比较清廉的政治势力,战胜薄熙来,周永康等人,既不靠阴谋,也不是偶然,是民心的选择和顺理成章,现在,已经由大张旗鼓的反腐抓贪而功成第一步,接下来的第二步是“依法治国”,而“政法王”周永康案首当其冲,将成为检验承诺的标杆。
   
   显然,如何接受薄熙来审判时喧宾夺主的教训,把周永康的犯罪事实,原原本本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是对习近平等新的中共领导人的一次挑战,而流传很广的周永康杀妻一事,就倍受关注,既然周已退出领导层,并成为阶下囚,就应当先还他百姓的角色,在没有任何特权干扰和预定结果的前提下,将其全部罪行原汁原味的放在审判台上,让法官做出判断,尽管它可能血淋淋,赤裸裸,卑鄙无耻,令人发指,不可思议,但那都是事实,与以往会议上精心编织的谎言是完全相反的行为,这个作恶多端的罪人,较之“四人帮”,不知要坏多少倍,所以,最后应依据中国的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如果符合刑法有关死刑的条款规定,就一定要坚决地杀掉。
   
   就我个人来说,根据辽宁省盘锦市新闻界接触过周的朋友所言,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虽然还不知道一些杀妻的具体细节,但我坚信思想性格的一贯性,必然导致丧心病狂的犯罪,我宁可相信他是杀妻的主凶,因为万变不离其宗,一个人的天性和本质不能变:早在盘锦的辽河油田,熟悉他的许多人就有了结论,周是一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流氓,地痞和无赖。在一个官员决定一切,各级官员主宰地方政权的国家,让这样一个坏蛋管理公检法司,可以想象结果会是怎样。实际上,十多年来,公检法司已堕落成徇私枉法,指鹿为马,权钱交易,祸害百姓,制造冤假错案的“大本营”,进而成为社会动乱之源。这正是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普遍富裕但多有怨气,纷纷移民的主要原因。
   
   问题不是坏蛋残忍地杀害了爱妻,情节多么离奇曲折,而是什么人,什么机制,什么社会背景,能使这一个禽兽不如的坏蛋,一个个台阶地晋升,得到重用和提拔,成为压制民众的高官,而且执掌政法委大权长达十年,把国家搞得冤民遍地,囹圄成城,目前留给新一届班子的是积重难返,随时将沉没的一条危险又有希望的巨轮,所谓“危险”,是因为司法不公而使整个社会矛盾激化,可能触礁翻船;所谓“希望”,是由于习近平看清社会顽疾的症结所在,正在以反腐为切入点而力挽狂澜。总之,与1976年10月一样,中国又一次站在历史的交叉点上。
   
   没有哪一个时期像眼下这样,人们怀念胡耀邦,油然想起他温馨的笑容和专注的眼神,而心里充满阳光,假如习近平能接受我的建议,大举纪念和学习胡耀邦,就能化解社会矛盾和民族矛盾,保持社会的稳定,较正人心的向背,以周永康案的公正处理为契机,惩治坏人,弘扬正气,树立社会新风,让老百姓看到希望。毫无疑问,一个不爱妻子,甚至绞尽脑汁杀妻的官员,怎么会帮朋友,爱人民?怎么会做群众的楷模?十多年来,公检法司在这样的一个恶魔的领导下,怎么会不与人民为敌?不杀掉这样的恶人,社会怎能不动乱?近期,因儿子被杀而怨恨地方官,经常发表文章抨击时政的广东作家廖祖笙思想转变就是一个例证。
   
   我建议焦虑的社会與论,多给习近平一点理解和时间;习也应当加快推动周永康案处理的步伐,必要的党内程序要走,但也切莫拘于细节,对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这样的恶官,要快刀斩乱麻一样,彻底根除隐患,宜粗不宜细,对各个省市的“小蚂蚱”要多多宽容;要尽可能团结更多的人,一同建设美好的未来;要尽快地以重庆的冤假错案平反为先导,带动整个社会的拨乱反正,把周永康乱法时代搞得所有的案件都要翻过来,比如,民企老板李俊,李修武案就是一个很好的典型,该恢复名誉的要恢复名誉,该经济补偿的要补偿,把所有被挫伤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像胡耀邦那样,以海纳百川的胸襟包容社会各个阶层,稳妥而大胆地进行政治改革,凝聚共识向前看,只有这样,周永康杀妻案的处理才有意义,社会才能和平转型,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希望和梦想。
   
   2014年9月12日于美国洛杉矶西来寺。
   
   自由亚洲电台9月7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