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哪般?]
匣子说话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哪般?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哪般?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毛泽东并不是“革命”,邓小平也不是“改革”;否则,对“革命”进行“改革”,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在实践上也是有害的!
    “改革”云者,其实与“革命”同义,或近义。“革命”是激进的“改革”;“改革”乃和缓的“革命”也,亦即都是为了解决既成之社会政治经济危机,也都是对于既往社会政治经济体制的否定。显然,对“革命”进行“改革”,那便是否定之否定,而否定之否定就等于肯定,数学上叫“负负得正”。
    那也就是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用枪杆子否定了的中华民国么?或者说,毛老二邓小平的所谓“改革”不就是要肯定毛老大曾经以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腥风血雨、惨绝人寰、丧尽天良地进行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暴力反革命所否定了的一切么?
    但这却决不是毛老二邓小平的本意。
    所以说,没毛之毛共匪帮在未予否定其原先的“革命”的情况下,却妄图对其原先的“革命”实施“改革”,岂不就变成“改革‘革命’”,亦即“革‘革命’的命”了嘛?
   这首先在逻辑上就站不住脚,而且在实践上也行不通的,所以,只能是一种无聊的诡辩伎俩,亦纯属一种无稽之谈,实在荒唐得可以。
    再说,毛魔即毛共匪帮,本来一贯自诩是“马克思主义的不断革命论与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但实际上,其所谓“革命”,即暴力反革命,却是不分阶段的,是一个紧接一个的,甚至一个迭加一个的。
    即如,毛魔即毛共匪帮,首先搞了二三十年的血腥的“政治大革命”即国内战争,实现了“毛式血腥‘政治独裁’”(实乃军事独裁);紧接着又搞了血腥的“经济大革命”即所谓“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实现了“毛式血腥‘经济独占’”;并且同时或紧接着又搞了血腥的“思想大革命”即普遍地洗脑换脑运动,实现了“毛式血腥‘思想独霸’”,从而建立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巨大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模式”即其血腥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而随着“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模式”即血腥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的建立,早就把中国搞了个底朝天了。所以毛魔早就宣布“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且“换了人间”——变成非人间了的。
    至于说那血腥的“文化大革命”,那还是在血腥的“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条件下,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血腥体制”统治下的继续“革命”呢!
    但结果呢,“命”还没怎么“革”完,毛魔自己便一命呜呼钻进水晶棺材“永垂不朽”地“慨而慷”去了。
    试问:在不否定毛魔生前之血腥“革命”的前提下,又哪有“改革”的余地啊?
    要知道,毛魔生前之血腥“革命”,根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那是绝对不允许“改革”的,谁想“改革”,谁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谁就是“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
    即便当年毛魔即毛共匪帮闹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大跃进式“革命”,革出了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样的史无前例的血腥的“毛造大饥馑”,饿死至少六千万人了,大奴才刘少奇也已经通过实际调查得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结论了,但他也根本不敢提“改革”二字,只是搞了个所谓“八字方针”来“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了一下而已。可是刘少奇则因此而获得了“右倾翻案”、“资本主义复辟”甚至“老反革命”之类的罪名,其悲惨下场是众所周知的了。
    难道毛魔即毛共匪帮搞的血腥“革命”还不够彻底,还不够全面,还不够深刻,还不够干净,还不够激烈吗?以至于还犯得着后毛时代毛二世邓小平用和缓的“革命”即所谓“改革”,来加以“调整”、加以“巩固”、加以“充实”、加以“提高”、加以“自我完善”吗?
    很显然,不论从逻辑上说,还是从实践上说,毛老二要“改革”毛老大的“革命”,则要么毛老二是“反革命”,要么毛老大是“反革命”,二者必居其一。
    既要维护毛老大的“革命”者的形象与地位,又要树立毛老二的“改革”者的形象与地位,好事全让毛共匪帮占完了。
    毛共匪帮一贯“伟大、光荣、正确”,干过来是“革命”,干回去也是“革命”,天底下又哪有这样两全其美、进退两便的美差呢?
    而在“毛老大”与“毛老二”这二者之中,无论是肯定前者、否定后者;还是肯定后者、否定前者,则毛共匪帮必死无疑,亦即都是“死路一条”。
    这其中的奥妙,应该说,毛老二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只否定毛老大的“血腥‘文革’”,只说“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但并不否定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也并没说毛老大整个的“革命”究竟又可能是何种意义上的“革命”。
    所以,他既要“改革开放”,但又要“四个‘坚持’”,即其所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就是:“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这“四个‘坚持’”,其实就是他的“四条魔教戒律”,是他的“四把刀子”。至于这是否合乎逻辑?是否符合实际?是否行得通?他是管不了那么多的。反正他说了算,他大搞诡辩术,却不准你说,这也是毛共匪帮的老例。
    这里面的道理也很简单,因为若不否定“血腥‘文革’”,不批倒“凡是派”华国锋的“两个凡是”,亦即1977年2月7日毛魔最早的私生子华国锋伙同中南海大内总管汪东兴抛出的“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毛老二肯定是出不了头的。因为他在“血腥‘文革’”中是属于“反革命”的,是被毛魔血腥摁在阴沟里的“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为“带罪之身”也;并且毛魔临终时“你办事,我放心……”的遗言,也是当着其最早的私生子华国锋说的。但若否定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那也等于否定了他邓小平自己的一生,他可一直是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之得力干将也。所以,1981年6月毛共五届(即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最关键的一点就是邓小平反复叮嘱的:“毛主席的旗帜不能丢”,毛还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要举他的旗,走他的路。亦如邓小平在当年3月16日毛共中央召开的一次会上所说:“我们必须坚决地维护毛主席这面伟大旗帜。……我们写文章,一定要注意维护毛主席这面伟大旗帜,决不能用这样那样的方式伤害这面旗帜。否定毛主席,就是否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否定了整个这一段历史。”
    反正,他毛老二邓小平,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再说,邓氏血腥的“四个坚持”,就等于是对于毛老大整个的“血腥‘革命’”的全盘坚持,全部继承,全面肯定,实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模式之翻版。因为,其所谓“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加上“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血腥‘政治独裁’”,其所谓“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血腥‘经济独占’”,其所谓“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等于是“必须坚持‘毛式血腥‘思想独霸’”。实质上与华氏的“两个‘凡是’”也并无二致,且变成邓氏的“四个‘凡是’”了。
    既如此,还谈何“改革”呢?“改”啥、“革”啥呀?咋“改”、咋“革”呀?谁“改”、谁“革”呀?
    既如此,又怎么能够否定得了“血腥‘文革’”呢?难道“血腥‘文革’”之所以要否定,只是因为它没有坚持好毛老二发明的那血腥的“四个坚持”的缘故么?不!——毛老二的血腥的“改革”非但根本否定不了毛老大血腥的“文革”,反倒很有可能将被“血腥‘文革’”所否定。可不是吗?那《乌有之乡》网站冒出了一个所谓“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以及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延安儿女”的公开信,“保党派”以及《毛泽东旗帜》网站的出现,等等,可能便是信号。
    总之,毛老二的“改革”与毛老大的“革命”一样,不仅是假的,是虚的,是幌子,而且同样血腥,同样反动透顶,也同样荒唐得可以。
    这里应该而且必须指出,对于毛魔生前整个的“革命”,只有彻底清算的问题,彻底否定的问题;在彻底清算、彻底否定之前,根本不存在改革的问题,也根本不可能有改革的余地。
    更何况,即使改革,那也没有毛共匪帮的事。毛共匪帮不仅没有这个资格,而且也没有这个能力。再高明的医生也不可能自己为自己动手术,尤其是大手术。
    而毛共匪帮自始至终只不过是一个政治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连社会庸医都够不上的。
    毛时代,有毛的毛共匪帮打着“革命”的旗号,“以革命的名义”干尽了悖逆天理、违犯天性的罪恶勾当,血债累累;其实,后毛时代,没毛的毛共匪帮打着“改革”的幌子,以“改革”的名义依然在继续不断地干着悖逆天理、违犯天性的罪恶勾当,依然血债累累。
   不过,毕竟时代不同了,国际环境大变了,为大势所趋,没毛的毛共匪帮秉持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罪恶勾当来,也不能不有所顾忌,有所畏惧,有所收敛,有所让步,有所缓和,有所松绑,有所改变,或曰有所变化,也不得不暂且放弃某些不必要——在毛共匪帮看来不必要——的倒行逆施,即其所谓的“与时俱进”嘛!
   
    还有,邓小平也不是搞“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乃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自由竞争的经济。试问:邓小平搞“私有制”了吗?邓小平允许“自由竞争”了吗?
   还有,邓小平也没有“彻底否定‘文革’的‘教育革命’”,只是恢复了高考罢矣;而毛氏教育方针及教育体制等则依然如故。
    还有,邓小平也没有“彻底否定毛以阶级斗争立党治国的方针”。岂不见,邓小平正是以“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来搞垮胡耀邦的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