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黑匣子主义认为, 近七十年来的实践业已充分证明,联合国设譬一人之身,则其先天不足,后天失调,元气羸然矣。尤其是,二十一世纪初那场全球反恐大战即全球反击伊斯兰国际恐怖主义的战争亦即伊拉克战争中的表现,更足以证明联合国确已病入膏肓而无可救药,全然沦落为一块超级大鸡肋,一个超级大茶馆,一个超级大杂烩,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乃至成事不足而败事有余。

    如所周知,现存的联合国,原是那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即反法西斯主义战争时期(注:黑匣子主义认为,那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其实就是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或曰插曲,并且是由苏共一手挑起来的苏俄共产帝国主义与德意日法西斯帝国主义之间“黑吃黑”或曰“狗咬狗”的战争。)建立于当时以美苏同盟为基础的“同盟国”基础之上的;而这种“同盟”,却又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世界长期存在着的对于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认识不清所导致的和平主义与绥靖主义为基础建立起来的,所以极其虚伪、脆弱且短暂,实乃同床异梦、各有打算,犹如两股道上且背向而行的两驾马车,一个为推广民主自由主义,一个则要推广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自然格格不入,根本就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可言,只能姑且妄称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组成所谓“普遍性国际组织”而已。所以,几乎与那所谓“二战”结束的同时甚至之前就已然破裂了,结束了,以至于这联合国严重的先天不足,或曰天生就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例如,正是在这个虚伪同盟的掩护下,在即将出笼的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所谓“普遍性国际组织”即联合国的眼皮下,1945年5月8日德国无条件投降,德国当即便被这所谓“同盟国”活生生地分割为西德与东德两个相互敌对的国家,甚至柏林市也被活生生地分割为西柏林与东柏林两个相互敌对的城市,以致后来还突兀冒出一道壁垒森严不可逾越的“柏林墙”来着。试问:这算什么“同盟”?这叫啥子“联合”?这岂不正是南其辕而北其辙吗?
    又如,1945年8月15日,日本法西斯帝国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签署投降书,这所谓“同盟国”便宣布“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10月24日,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所谓“普遍性国际组织”联合国宣告正式成立。于是乎,接下来的以苏俄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尽管“热战”不断,诸如中国毛蒋之战、韩战、越战、柬战、古战以及巴以战争、波黑之战、科索沃之战、两伊战争、海湾战争、南非黑白战争、卢旺达种族战争、苏丹种族战争、苏军侵略阿富汗战争,等等,但却只能叫“冷战”矣。尤其是,1946年至1949年苏共匪帮扶植毛共匪帮大战作为同盟国及联合国创始会员国而且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且是“二战”战胜国之一的中华民国这样一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且血腥空前的“大热战”,而使整个中国大陆沦陷为苏俄的殖民地,中华民国退守孤岛台湾,中国被分裂了,甚至被消灭了,而这也就是在这个虚伪同盟的掩盖下,在刚成立不久的联合国的眼皮底下进行的,但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所谓“普遍性国际组织”却始终连屁都不放一个。
    并且,紧接着“二战”之后,也就是在这个虚伪同盟的掩盖下,在刚成立不久的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所谓“普遍性国际组织”联合国的眼皮底下,苏俄凭借其在战争中培育出来的一支强大的军事力量,妄图趁机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即将其魔权专制主义扩大到整个欧洲,在把东欧纳入其势力范围后,还进一步力图控制希腊、土耳其、伊朗,并把手伸向北欧,在芬兰建立了军事基地,等等。于是,美国为了防止苏联咄咄逼人地向西扩展,而与西欧国家结盟,于1949年4月4日,在英美主导推动下,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等12国外长在华盛顿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确立了“集体防卫”原则:任何一个缔约国领土完整、政治独立与安全受到威胁,其它缔约国都有义务予以援助,包括“使用武力”。自此,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立,简称“北约”;后来,即1955年,当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也加入了“北约”后,苏俄又借称为对抗“北约”,而宣布将本以纳入其势力范围的东欧诸国(包括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波兰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等)组成华沙条约组织,简称“华约”。而“北约”与“华约”,这两个针锋相对且明显带有军事性质的区域性国际组织,它们的旗帜上又都同样地标有“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类的记号。
    凡此种种,就足以表明,在这场以苏俄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即所谓“冷战”中,美苏交战双方几乎一开始就否决了或褫夺了联合国“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的权力及能力,几乎一开始就在挑战和嘲弄联合国这个据称是唯一具有普遍性原则的国际组织的“普遍性”权威和地位,几乎一开始就有意无意地让联合国处于一种无能、无奈和尴尬的境地,他们只是在认为有必要时才想起来利用一下联合国以作为进行口水战即其所谓“冷战”的平台。因此,在长达六十余年的悠悠岁月里,联合国一直苦苦挣扎于这种所谓的“冷战”的夹缝之中,维持着一种不死不活的生存状态,而在“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方面则很难有所作为,甚至根本不作为,更不用说“推进民主自由、遏制独裁专制、维护人类尊严、实现世界大同”的事了,以至于基本上沦为或慈善机构,或消防大队,或者简直就是一个超级大茶馆,一盘超级大杂烩。
    再者,“二战”后继续进行的这场以苏俄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与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照理似乎应该称之为“第三次世界大战”才是。但这“三战”之所以说它是“冷战”,只是由于“美国佬”与“俄国佬”这二佬之间未曾短兵相接于沙场上,或未曾正式宣过战,但军备竞赛尤其是核武器竞赛一天也未中止过,并曾几度险些擦枪走火燃起热核战争。而且,如上所述,这“三战”虽说是“冷战”,但其实“热战”接连不断,且背后都少不了“美国佬”与“俄国佬”这二佬的参与和支持。而且总体而言,这“三战”战争规模之大、范围之广、历时之长、伤亡之众、危害之烈、代价之巨、创痛之深等等诸多方面几乎都大大超过了前两次世界大战之总和。而这场史无前例的战争浩劫的出现,应该说,与徒有虚名的联合国不作为或不能为,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也就是说,尸位素餐的联合国是难辞其咎,难逃其责的。
    而且,这“三战”,即所谓“冷战”,主战场就在亚洲,并且就在中国,所以,牺牲最惨重的也是中国,单是中国的伤亡人数就大大超过了前两次世界大战之总和,所以,主要战争罪犯自然也是在中国。头号或曰天字第一号战争罪犯正是毛泽东,那金日成、胡志明、波尔布特、卡斯特罗、米诺舍维奇等则只能算是从犯而已。可现如今联合国国际法院(即海牙国际法庭)似乎只关注柬共匪帮前首领波尔布特之流(当然还有南共前首领米诺舍维奇之流)的战争罪、反人类罪及群体灭绝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却对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之流的战争罪、反人类罪及群体灭绝罪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从来只字未提,连碰一下都不敢的——或许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之流不在联合国国际法的管辖范围之内吧!
    并且,柬共匪帮在1975年至1979年的近四年时间内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及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共杀害了二百万左右的柬埔寨人,而毛共匪帮却自1927年或1946年至今的数十余年时间内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及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共杀害了二亿左右的中国人——或许在联合国国际法里中国人不属于人类吧!
    何况,柬共匪帮统治下的红色高绵只不过是毛共匪帮统治下的红色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罢了,而波尔布特者流也只不过是毛魔一手教唆、掌控、支配和驱驰的小小的魔头而已。
    更何况,毛魔1950年出兵韩国“抗美援朝”,还曾直接与联合国维和部队对阵于韩国,公然武力反抗和阻挠联合国“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的努力,成为联合国最大最直接也最凶恶的敌人。这种犯罪行为当时就连毛魔的主子、共产帝国主义阵营的当家人、不可一世的专制魔王斯大林都不敢或不愿公开出面干的。
    然而,1971年10月25日,在“三战”尚未结束,毛蒋之战每天都还在打,韩战只是签了个停战协定,越战正打得如火如荼,柬战还在酝酿之中尚未开始,毛魔王正在穷兵极武扩军备战准备将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推向高潮,即与美苏决一死战,以毕其功于一役,最后消灭美帝、苏修及世界上一切反动派,最终实现其独霸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狼子野心的关键时刻,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苏丹、古巴、缅甸、伊拉克、叙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等独裁专制国家即无赖国家、流氓国家、强盗国家、混账国家之类,也就是毛魔王所称的“第三世界国家”或曰“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代号为2758的提案,数十年如一日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秉持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及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天字第一号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尊严、反人民、反文明、反革命的混世魔王、政治赌徒、独夫民贼、窃国大盗、卖国奸宄、战争罪犯,联合国军的敌方势力,独裁专制主义堡垒,现代恐怖主义毒瘤,总之,最大的共产魔障毛魔即红色中国毛共伪政权,竟然成了以“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为宗旨的联合国的合法的一员,并窃据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之要津。此时此刻,日前才被“九·一三”林彪爆炸事件之政治大地震炸得震得五内俱焚、六神无主、七窍生烟、元气羸然乃至死之将至的毛魔犹如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他于是强作精神、强颜欢笑地说:“这次联大以三分之二多数票支持我们,是第三世界国家把我们抬进去的。对他们的支持要一一登门拜访,表示诚挚的感谢。对那些慑于美国的压力投弃权票的国家也要表示感谢并谅解他们的处境。”并且,当进一步得知其中非洲就有26票支持,占支持票总数三分之一还强时,于是毛魔又动情地说:“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了联合国。”——嗯!无怪乎非洲成为毛魔即红色中国毛共伪政权反革命外交战略重点的重中之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