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九死一生 走出马三家劳教所]
九剑博客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律协下令维稳建三江狱中律师堪忧
·正告建三江绑架案作恶者:审视你自身的处境
·一样是法庭判决大不同
·认清邪党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触碰法轮功问题大陆律师征集不怕死的到建三江
·中国律师惊人誓言:安排好后事去建三江
·黑龙江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生命垂危拒保外
·加律师团体联合国谴责中共活摘、迫害律师
·开枪镇压!茂名网友急传警方施暴影片
·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石涛评述】中国跌入最黑暗的时代
·追查国际:建三江为中共废劳教后的标志事件
·最新消息:周案涉资产已破万亿500多人被扣查
·建三江事件“公告”令民间前赴后继前往抗争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要求习近平撤办建三江事件责任人
·大陆万人签名反活摘吁彻查周永康罪行
·【独家】前中共政治局常委罗干南美秘密建武装庄园
·意大利第二大报:中共活摘器官是恶魔行为
·建三江公安通告被当事律师揭穿造假
·茂名血案出动特警江泽民集团在背后撑腰
·茂名屠杀是昆明血案的政治延续官方有两个声音
·【九天剑】:见过智障,没见过障成这模样的
·江泽民公开干政茂名血案升级七大军区军头挺习
·谢阳律师:来自建三江的报告
·【任重】从建三江案看中共陷害律师的阴险毒招
·默克尔赠习近平中国地图新华社掉包造假
·焦裕禄当过日本伪军?被曝6子女“全吃皇粮”
·茂名两年轻人被活活打死警察拖尸走照片曝光(组图)
·阻止声援建三江司法局打压律师
·【今日点击】〝建三江事件里面一定有诈〞
·建三江前线律师怒斥当局:无法无天亘古难见
·中共流氓打手混入茂名抗议人群被揭穿(组图)
·茂名记者会被揭演戏目击者称十多死二十余失踪
·三退日破10万人创新高民愿显天意“中共亡”
·民间高人四个字预言中共命数正在应验
·人身安全受威胁建三江律师发紧急声明
·建三江前线告急中共下令暴力清场
·特殊嗜好毛泽东特爱看这种片
·唐吉田遭黑头套吊铐毒打警威胁“肾摘掉、挖坑埋掉”
·建三江法轮功案三律师获释拘押期间均曾遭酷刑
·【禁闻】维权律师全获释建三江恐怖完结?
·感恩寒食清明人心
·律师建三江遭活摘威胁国际律师团谴责中共罪恶
·唐吉田:建三江威胁〝活体取肾〞
·学者揭中共收走年国民财富一半仍不愿减税
·大陆黑帮成员逾百万曾庆红发动另类政变
·俄军事评论员披露江泽民的一个惊人秘密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问候建三江4律师吁制止中共暴行
·《大纪元时报》英文版赢纽约16项年度新闻会议大奖
·中国器官捐献率曝光引出惊天黑幕
·建三江警察雷人语录猛翻中共旧帐
·建三江声援民众:我被拘禁殴打的经历
·建三江事件法轮功律师吁国际彻查活摘
·【热点互动】执法犯法建三江为何有恃无恐?
·黄万里:将来应放三男一女铁像跪向三峡请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死一生 走出马三家劳教所

文/周艳波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有一天恶警把我吊在禁闭室里。外面电闪雷鸣、倾盆大雨想必是苍天在发怒。在剧烈的疼痛中,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用微弱的声音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善恶有报是天理。然而四、五个警察围着我说着、笑着,还说什么:这个姿势一定很舒服……那一瞬间我感到他们太可怜了……”
   我叫周艳波,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从此暗无天日的人生重见了光明。我知道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我活得如此充实……然而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夺走了我人中的所有,可是它永远夺不走我坚修大法的那颗心。
   

   一、话说童年冰霜
   
   小时候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爸爸是沈阳农业大学毕业的,在国营农场搞技术工作,由于工作很出色,被提拔担任国营农场党委书记,工作兢兢业业,一心扑在工作中。妈妈是民办教师。我上有姐姐下有弟弟。我们生活在慈母严父的家庭中,一家五口过的幸福、温馨。
   
   可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要搞什么阶级路线斗争,爸爸也成了被斗争的对像。那些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象我爸爸这样一心忠于共产党的人也是斗争的目标?说什么历史不清?我爸爸九岁时爷爷就去世了,从我太爷到我爸爸都是代代单传,所以家族中几乎没有什么亲戚。“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爸爸经过了一个个的运动,一次次的被批斗、强迫检讨,说历史不清,让他交代历史问题……在残酷的斗争现实中,他终于承受不住而含冤离世,结束了他年仅三十七岁的人生。那一年我才九岁,姐姐十一岁,弟弟五岁。爸爸的去世对我们家来说如雷轰顶,象天塌了一样,妈妈简直就是崩溃了,无法形容当时那凄惨的景象。就连爸爸的遗容都没让我们看上一眼,直接火化,说我爸爸是“反革命分子”,畏罪自杀?我们是“反革命家属”,没有一分钱的抚恤金。
   
   从此妈妈挺着瘦弱的身躯支撑着这个家,那时民办教师每月只有二十八元的工资,为了供我们三个孩子上学和生活,我们每天晚上跟妈妈选瓜子、打瓜子等挣点手工钱来填补家里的开销,时常干到深夜。由于营养不良,长得骨瘦如柴,弱不禁风,人家都叫我“炉柴棒”,全班最瘦的一个。常常饿着肚子,穿着带补丁的衣服。在学校受老师和同学的歧视,幼小的心灵深深的伤痛着……
   
   一九八零年,妈妈经别人的指点和帮助,写材料找到有关部门为我爸爸申冤。几经周折终于给爸爸平反了,给了三千多元钱的补偿。妈妈说这钱是你爸爸的命换来的。由于爸爸不是“反革命分子”了,我们也摘掉了“反革命家属”的帽子。可是爸爸不能死而复活,永远离开了我们……
   
   二、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一九八六年七月我毕业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卫校,由国家统一分配到大连开发区医院工作,从事临床护理专业。由于童年的营养不良和心灵的创伤造成成年后身体的不健康;婚后的体弱多病更使我苦不堪言;繁忙的护士工作使我难以支撑。那时孩子幼小,家里家外的整天疲惫不堪、愁眉不展。
   
   正当我身体状况处于最低谷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一本《转法轮》这本宝书,看完这本书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被那深奥的法理所折服,知道了人受苦受难的原因;知道了人应该怎样活着,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更好的人。
   
   伴随着五套功法优美动作的演炼,短短的两个月的时间,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年的顽疾如胃肠炎、胆囊炎、胰腺炎、卵巢囊肿、贫血、风湿病、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原来不足九十斤的体重增长到一百一十多斤;精力充沛了许多,而且智力大增,看书看报过目不忘。当时有一种感受,如果现在读高中参加高考,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遗憾的是时过境迁。真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这么神奇。因为用现在的医学根本解释不通的,然而这是千真万确的。
   
   丈夫看我变化这么大也很高兴,逢人就讲我媳妇炼法轮功怎么怎么好,并且非常支持我,因我每天下班坐通勤车回家晚,他为了不耽误我集体炼功和学法,他每天晚上都保证在我下班回家之前把晚饭做好,我回家吃了饭能赶上去炼功点的时间。那时虽然时间紧但感觉非常充实、井井有条。由于我身心的巨大变化给家里带来了幸福祥和的气氛。我激动的想蹦、想跳,走在路上象燕子一样轻盈、欢快,真感觉到了无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沐浴在佛恩浩荡中。
   
   那时正值医院在扩建,方方面面都在走向正规化,自然工作量也在加大,然而护理人员紧缺,时常加班,只要工作需要我随叫随到,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是,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善对他人不求回报,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作为开发区医院的元老和大外科的创始人之一,为医院的扩建和护理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完成了一批又一批的带教工作,培养出很多优秀护士。曾被评为“优秀带教老师”、“优秀护士、“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还多次把“先进工作者”的荣誉让给了别人。
   
   五年多的时间没开过一分钱的药(因为从炼法轮功再没有得过病),为医院节省了上万元的医药费。家里人有病我从不在自己公费医疗上开药给家人用,更不在病人身上带药。有人笑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干啥吃啥。我说:公费医疗是职工自己享用的,不包括家属,病人的钱不是我的。我得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
   
   其实真正的法轮功学员,炼功以后,都是以健康的身体、良好的心态和充沛的精力对待工作和生活,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是当时人大常委乔石和国家体委伍绍祖各地考察得出的结论)。因此功法短短几年传遍了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荣获三千多项褒奖。直到目前也只有大陆一地被迫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这么害怕这群好人?
   
   三、屡遭迫害 九死一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一夜之间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抓,当时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都不约而同的到当地政府讲清情况,要求放人。二十一日我休息,也去了市政府,那天警察、武警到处都是,警车把道路围得水泄不通,我们根本靠不了市政府大门的边,只能在外围静静的等待。到了下午,来了一排排的警察把我们围住,然后把我们推上了大客车押送到各自所在地,我和金州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共四辆大客车)送到金州三里汽校关押了一夜。次日晨由金州区友谊派出所劫持,经过一番非法审讯后放我们回家了。
   
   二十二日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和疲惫的身子上了班。从那天开始电视、广播整天整夜二十四小时连续播放,全是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莫须有的罪名不断加码,完全与事实相反。当时我们都震惊了、茫然了。一个庞大的政府机构操纵着全部的国家机器在说谎?为什么?我们每一位亲身受益的炼功人就是一个见证人。
   
   现实中,我们成了“文革”时的“右派”。单位领导在上级的压力下多次找我们谈话,让我们放弃信仰,写保证书等。当时医院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人,都是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不炼的,还多次强迫写 “保证书”。有一次书记桂金福找我、杨秀兰、王春娥到书记办公室,我去了之后才知道医院要把我们三个人送大连戒毒所强制洗脑。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没有违反国家的法律,信仰自由,炼不炼功是我自己的事。我们三个人都坚决不配合。后来才知道警车就在楼下等着,医院已经为我们三人每个人交了2000元钱的强制洗脑费,都找好了三个护士顶替我们的工作。也许当时医院领导并没有认识到这就是对我们的迫害。
   
   有一次,书记找我丈夫谈话,目的是逼他说服我,让我放弃信仰,说如果还炼就开除公职。当时我们家几乎是依靠我的工资维持生活,因为丈夫单位不太景气。我丈夫一听急了,我们一家人怎么生活啊?回家逼我放弃信仰,心急之下竟打了我(过后他也后悔、自责),把我鼻梁骨打折了,眼圈青紫,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家里的玻璃窗和玻璃杯都砸碎了,满地都是破碎的玻璃渣……第二天我带着伤、忍着痛上了班(因为不想影响工作、不给领导添麻烦),同事们看到我有的惊呆了;有的掉眼泪了…记得那天坐班车的时候,他们都不说话了,有的同事就在抹眼泪,平时一路都是谈笑风生的,那天都沉默了。我知道他们是在为我难过。那时家里家外都在逼我,给我心里造成的压力真的让人难以承受。每次听到院长找我、书记找我,我心里都是一惊一惊的,不知又要降下什么灾难。
   
   有一次在班上,我实在承受不了这种痛苦和压力,就一个人躲在库房里哭,谁知被人发现了告诉了护士长,院长也知道了。当时的院长赵文友马上找我谈话,安慰我,下午召开中层干部会让大家关心我,减轻我的压力(这是后来才知道的,我觉得这是人性善的一面的体现)。后来我想一定是上级又给院领导施加压力了(因为我们同是受害者)。书记桂金福最后一次找我谈话,主要内容是说:如果你还炼、还学、不写保证书,那就不是开除公职的问题了,那就是墙里墙外的问题了。
   
   我不明白,我国《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为什么非得逼我放弃信仰?
   
   上访无门反遭绑架 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个周末,我乘车去了北京,想向国家领导人反映一下我们的实际情况,解除其中的误会,恢复我们合法的炼功环境。并不是象有些人说的去闹事。
   
   可是刚到北京还没有找到信访办,就被北京警察非法拘捕,关押在北京东巴派出所,十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大连戒毒所强制洗脑。他们用打、骂、罚站、罚蹲、电棍电的办法强制我们放弃信仰。逼迫写“保证书”、“决裂书”等。我坚信自己的信仰没有错,坚决不写。七天后,又把我劫持到了开发区刑警大队一中队,特派重大案组的刑警对我整天整夜的非法审讯。连续五天不让我睡觉,三、四个警察轮番的昼夜对我进行轰炸、引诱、欺骗、威胁、恐吓等,那污言秽语不堪入耳。无论用尽什么办法使我屈服、让我写点什么都是徒劳。
   
   十一月十一日又把我劫持到大连看守所关押,与犯人关在一起。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屋。十六、七个人关在不足二十平的牢房里,每天一麻袋一麻袋的豆子运进来,让我们按着豆子的种类挑选后再运出去。一麻袋的豆子有百八十斤,两个人抬进来、抬出去的,瘦小的我从来没干过重体力的活,根本就拿不动。狱警就骂我、侮辱我、说我偷懒。那些犯人时常为了一口吃的、为了睡觉拥挤而大打出手、互相谩骂……我在这人间地狱里关了五十一天,体重下降了二十多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