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独往独来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第六章、急调三十八军入京
   胡锦涛初发调兵令
   陈昊苏、何光晔与周永康密谋政变的一举一动,都在胡锦涛的掌握之中。从二月份开始,胡锦涛就已经开始著手部署,准备应付不测。他首先换掉了三十八军的军长王西欣,安排六十五军军长许林平接任。然后又对武警总部进行敲打,计画在十八大之前换掉现任将领,换上自己放心的人来掌控。在此之前,他已经把武警十四个师中的十个师都换了军事主官,特别是京津地区要害部门的驻军,中高层全部调换一新。这样做的目的,是担心武警出现两个指挥中心,被政法系统所利用。

   三十八军被用作党内斗争的工具,威慑政敌,是毛泽东时代留下来的政治传统。第二次庐山会议之后,毛泽东担心林彪势力坐大,开始在军内“掺沙子,甩石头,挖墙脚”,三十八军是老毛的重点目标。
   林立果的小舰队开始策划对毛实施军事政变,老毛立即让李德生紧急调动三十八军一个师进驻北京南口,以防不测。这一次,胡锦涛也有样学样,决定调三十八军进京,威慑武警,拿下政法帮。当安排在陈昊苏身边的卧底通过国安系统把陈昊苏何光晔潜入政法委大院策动周永康谋反的信息送到胡锦涛案头的时候,胡锦涛决定马上调三十八军进北京。由於当时习近平不在北京,临时去了河北,胡锦涛只找到了徐才厚和郭伯雄两位副主席。其他军委委员如总参谋长陈炳德和国防部长梁光烈都没有通知。当胡锦涛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徐才厚沉吟半晌后才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基本证据能够证明他们要发动武警兵变,在这种情况下调动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入京,是不是动静太大了点?
   郭伯雄却不以为然,道:兵变这种事哪能像打黑一样,非得掌握了证据才能打?如果我们掌握了证据再防范,早就成了他们的俘虏了。当年毛主席几次调三十八军入京,哪次有什么证据?不就是提早防范,打个提前量吗?
   徐才厚看著郭伯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胡锦涛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就赶忙打圆场说:我们是不能跟毛主席相比,不过历史的经验也应该借鉴。情报显示,有两个人确实在灯市口西街策动政法委调兵造反,不加防范太危险了,我们这也是不得己而为之。徐才厚道:两个煽动分子,抓起来就是了,永康同志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郭伯雄道:怕就怕他们沆瀣一气呀。政法委这些年早就成了第二中央,手里有点警察部队,连军委都不放在眼里。
   胡锦涛说,政法委是武警在警卫,周不下令,我们抓不了他。公安听他的,武警又在他手里,我们手里只有中央警卫局这点兵力,不要说抓陈昊苏和何光晔,就是能守住中南海都困难,这也是我想调三十八军进来的一个原因。
   徐才厚道:可是调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进京,连毛主席当年都没有这么干过。根据规定,需要军委主席,第一副主席和常务副主席一致同意并签字,北京军区司令员亲自下达命令,三十八军才能执行命令。我们现在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呀。习近平同志不在,军委只有我们三个人在讨论这个问题,从理论上讲这样做出的决策是非法的,北京军区和三十八军可以不执行命令。
   胡锦涛虽说也干了八年多军委主席,但是对军队事务根本不熟悉,他一听徐才厚这话就傻了眼,搓著双手不断地说,哪怎么办?
   郭伯雄道:活人能被尿憋死?调不了一个集团军,我们就调它一个师,实际上解决北京城里的武警,也不需要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的全部兵力,把一一三师和第六装甲师调来,再加上航空兵八团掌握制空权,再由中央警卫团做内应,解决掉几个步兵师改变的武警师有绝对把握。何况北京城里也没有那么多武警,也就是公安八局那点兵力。我们和他们的力量对比是六比一,符合打歼灭战的标准要求。
   郭伯雄说得铿锵有力,让胡锦涛很受鼓舞,他信心大增,又问徐才厚:才厚同志的意见呢?
   徐才厚看出胡锦涛是非要动武,而郭伯雄又竭力支持,也不好再泼冷水。就说:这样操作在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我可以配合锦涛同志给三十八军下命令,伯雄同志要做好北京军区的工作。我和锦涛同志可以口头下达调兵命令,但是最终要由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同志下达书面命令为准。我现在就让作战部起草好书面命令,我们三人签字,然后由伯雄同志带著去找北京军区。伯雄同志到达北京军区传达命令后,来个电话,我和锦涛同志给三十八军下达口头命令。我们双管齐下!
   应该说,徐才厚考虑的比较周到,可谓滴水不漏。即使将来出了乱子,追究起来,程序上说不出什么问题。不过,让郭伯雄去找北京军区,房峰辉会是什么态度,他们谁都没有把握。郭伯雄既然大言炎炎,那就应该他去干这差事。
   三个人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胡锦涛又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决定的这个调兵令,军委其他委员要不要通知一下?总参那边是不是也应该知会?徐才厚、郭伯雄都明白,胡锦涛这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调兵是三个军委主席做出的决定,不是军委做出的,你想让人家承担责任,也根本说不过去呀。至于总参,你就根本没让人家“参谋”就自己做出了决策,现在“知会”是什么意思?徐郭都意识到,胡锦涛真不是个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军委主席的料,陪这样小心眼弱的主真是悲哀。
   徐才厚没做声,郭伯雄最后道:锦涛同志自己决定吧,时间来不及了,我得去北京军区了。
   房峰辉质疑调兵
   郭伯雄到达北京军区的时候,军区司令员房峰辉和政委符廷贵已经在作战室等候了。他们提前接到中央军委的紧急电话通知,在军区作战室迎接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对郭伯雄的调兵命令,房峰辉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这是近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中央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调兵?调兵令是否经过了中央军委的一致通过?一系列的问题都涌上心头。他皱著眉头说:首长,这么大的事,我还是召集军区党委全体同志一起到会听您传达吧,我跟政委两个人负不起责任啊。
   郭伯雄大声吼道:时间来不及了,三十八军必须马上进京,否则就要出现大乱子!政委符廷贵说:不就是重庆那点事吗?薄熙来不是已经控制起来了吗?难道还怕他的党羽杀到北京来?
   房峰辉见政委也站在自己这边,就又说:党委会不开,至少要让武警总部的同志来听听吧。否则我们这边突然调兵入境,弄不好会跟他们闹出误会来的呀。
   郭伯雄红著脸、敲著桌子道:防的就是武警,重庆那边算什么?根据可靠情报,常委中有人出了问题,有人要在今晚策动武警政变,包围中南海!党中央危在旦夕,三十八军驻防京畿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关键时刻保卫党中央吗?你们俩现在还在这里蘑菇,是不是军衔到头了想退休?
   房峰辉、符廷贵见郭伯雄话这样严重,吓出一身冷汗,赶紧表态坚决保卫党中央,保卫胡主席!
   郭伯雄出示了由胡锦涛亲笔签署的调兵令,房峰辉见了,对符廷贵耳语道:怎么没有习近平同志的签字?这不符合规矩呀。郭伯雄看出了他俩的狐疑,就说:习近平同志完全同意胡主席的调兵命令,但他人在外地,命令以后会补签。
   符廷贵是有名的军中小诸葛,他担心将来出了问题郭伯雄不认帐,赶紧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没二话,立即通知三十八军入京,但是郭副主席,您得给我们在命令上注明一下,这样手续上我们没有责任。
   郭伯雄心里很恼怒,但是他没有办法,调兵令十万火急,他不得不在这份命令上注明,习近平副主席同意调兵,以后会在命令上补签。“郭伯雄”。
   拿到郭伯雄的书面命令,房峰辉立即叫来军区总参谋长、作战部长研究作战计划,并问三十八军口头传达了进京的命令。
   郭伯雄回军委去复命,房峰辉还是满腹狐疑,又给军委打电话核实,接电话的居然是徐才厚副主席。徐说:你们按照命令去执行就行了!实际上,这个时候徐才厚已经给三十八军下达了口头命令。
   一切安排妥当,房峰辉仍然感觉不妥,就又给武警总部打电话,通过总机找到了武警总部司令员王建平,他单刀直入:“王司令,你们武警最近有什么行动吗?”
   王建平对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突然打来这么一个电话莫名其妙:没有啊。
   房峰辉又问:有没有军事调动?或者说演习之类的?
   王建平答道:武警也受军委领导,有大的行动军委肯定会知会你们北京军区的。我们又不是野战军,没有什么大的演习。各支队自己搞点防暴演习或许是有的,但是通常都是很小规模的,一个支队的规模我都会知道。但是最近没有。
   房峰辉又问:如果公安部或者政法委调你一个师,搞点什么名堂,你会提前知道吗?
   王建平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呀。别说一个师,一个团都不可能!我们武警一共十四个机动师,都受总部直接指挥,任何人都不可能调动。除非中央军委下命令并由我们总部直接策划指挥。
   房峰辉放下心来,道:我得到情报说,有人可能打你武警的注意搞点小动作,老弟你可要上点心啊。北京主要是我们的地盘,职责所系,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误会。
   王建平:房司令你什么意思呀,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
   “我只能说这么多,再见!”房峰辉扣了电话。
   王建平顿时如坠雾里云中。王建平是河北人,一九六九年入伍,一九九二年在第四十军担任120师师长,后调入武警担任武警西藏总队总队长。在西藏工作期间,受到胡锦涛的注意和器重。他跟房峰辉在军界的经历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二○○九年武警总部司令员吴双战退休之后,被胡锦涛点将成为第七任武警总部司令员。在考察人选时,因为同在北京,需要协调关系,中央军委特别徵求北京军区的意见,据说房峰辉说了王建平的好话。此后,王建平跟房峰辉的关系一直很密切,这次房峰辉突然来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电话,王建平立即体悟到这种房峰辉在暗示自己小心应对。
   王建平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对武警部队的军事调动情况进行调查了解,但是一片平静,没有看出丝毫问题。王建平不放心,他知道房峰辉不会无缘无故跟自己开玩笑,就下了一道命令:自即日起,武警部队一切行动,哪怕调动一个排,都必须经过总部批准!二十四小时之内,北京地区除非有重大案件发生并得到武警总部的直接命令,所有武装人员都必须呆在营房里,不许有任何行动。这个命令迅速传达到了六十六万武警部队。
   一一三师面临新考验
   驻守保定的三十八军一一三师师长赵海滨大校这些日子非常烦闷,他本来是军长王西欣的嫡系,正在努力争取晋升少将,说起来在他这个位置上,晋升少将也是迟早的事,但是事情偏偏发生了变故,王西欣莫名其妙被调走了,接任王西欣的是原一一三师师长、现任六十五集团军军长许林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