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独往独来
·朱忠康选编:专题系列报导98 南京大屠杀与汉奸卖国贼
·你不知道的蒋经国
·辛子陵:列宁主义错在哪里?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刚刚在台湾出版发行热卖
·朱忠康选编:勿忘国耻:求你夫妻两别再出去了
·朱忠康选编:专访罗宇,罗宇为何呼吁习近平解体中共
·奥巴马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说,“我领导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为保护我的国家
·张洞生: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搞什么‘党内民主、增量民主、协商民主、基
·徐贲:苏联人丢失信仰的三个原因
·董狐:袁世凯死后100年,还有人作‘皇帝梦’,甘步袁世凯昂纳克 齐奥塞斯库
·朱忠康选编:“毛病养成恶习”的纵深观察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朱忠康选编:高层秘闻: 无法无天的伤害同志与人民是罪行
·朱忠康选编:断子绝孙的“伟大事业”
·朱忠康选编:共产主义意味着战争饥饿死亡和环境恶化
·朱忠康选编:一个在中国流传90多年的巨大错误口号
·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如何翻墙”系列:Lantern(蓝灯)——开源且跨平台的翻墙代理
·朱忠康选编:日本兵和红卫兵。毛泽东外孙女身家50亿 发家史曝光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韩连潮:该是美国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
·用口语化告诉你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阿妞不牛的博客:人神共愤:中华文化毁灭纪实
·程晓农:习近平力挽狂澜 引领中国大倒退
·中国顶级高干子女任职名单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博谈网|佚名: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林彪专机的黑匣子找到了 内幕很惊悚
·民主中国|余杰:谁是习近平的精神导师?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第六章、急调三十八军入京
   胡锦涛初发调兵令
   陈昊苏、何光晔与周永康密谋政变的一举一动,都在胡锦涛的掌握之中。从二月份开始,胡锦涛就已经开始著手部署,准备应付不测。他首先换掉了三十八军的军长王西欣,安排六十五军军长许林平接任。然后又对武警总部进行敲打,计画在十八大之前换掉现任将领,换上自己放心的人来掌控。在此之前,他已经把武警十四个师中的十个师都换了军事主官,特别是京津地区要害部门的驻军,中高层全部调换一新。这样做的目的,是担心武警出现两个指挥中心,被政法系统所利用。

   三十八军被用作党内斗争的工具,威慑政敌,是毛泽东时代留下来的政治传统。第二次庐山会议之后,毛泽东担心林彪势力坐大,开始在军内“掺沙子,甩石头,挖墙脚”,三十八军是老毛的重点目标。
   林立果的小舰队开始策划对毛实施军事政变,老毛立即让李德生紧急调动三十八军一个师进驻北京南口,以防不测。这一次,胡锦涛也有样学样,决定调三十八军进京,威慑武警,拿下政法帮。当安排在陈昊苏身边的卧底通过国安系统把陈昊苏何光晔潜入政法委大院策动周永康谋反的信息送到胡锦涛案头的时候,胡锦涛决定马上调三十八军进北京。由於当时习近平不在北京,临时去了河北,胡锦涛只找到了徐才厚和郭伯雄两位副主席。其他军委委员如总参谋长陈炳德和国防部长梁光烈都没有通知。当胡锦涛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徐才厚沉吟半晌后才说,我们现在还没有基本证据能够证明他们要发动武警兵变,在这种情况下调动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入京,是不是动静太大了点?
   郭伯雄却不以为然,道:兵变这种事哪能像打黑一样,非得掌握了证据才能打?如果我们掌握了证据再防范,早就成了他们的俘虏了。当年毛主席几次调三十八军入京,哪次有什么证据?不就是提早防范,打个提前量吗?
   徐才厚看著郭伯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胡锦涛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就赶忙打圆场说:我们是不能跟毛主席相比,不过历史的经验也应该借鉴。情报显示,有两个人确实在灯市口西街策动政法委调兵造反,不加防范太危险了,我们这也是不得己而为之。徐才厚道:两个煽动分子,抓起来就是了,永康同志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吗?
   郭伯雄道:怕就怕他们沆瀣一气呀。政法委这些年早就成了第二中央,手里有点警察部队,连军委都不放在眼里。
   胡锦涛说,政法委是武警在警卫,周不下令,我们抓不了他。公安听他的,武警又在他手里,我们手里只有中央警卫局这点兵力,不要说抓陈昊苏和何光晔,就是能守住中南海都困难,这也是我想调三十八军进来的一个原因。
   徐才厚道:可是调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进京,连毛主席当年都没有这么干过。根据规定,需要军委主席,第一副主席和常务副主席一致同意并签字,北京军区司令员亲自下达命令,三十八军才能执行命令。我们现在根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呀。习近平同志不在,军委只有我们三个人在讨论这个问题,从理论上讲这样做出的决策是非法的,北京军区和三十八军可以不执行命令。
   胡锦涛虽说也干了八年多军委主席,但是对军队事务根本不熟悉,他一听徐才厚这话就傻了眼,搓著双手不断地说,哪怎么办?
   郭伯雄道:活人能被尿憋死?调不了一个集团军,我们就调它一个师,实际上解决北京城里的武警,也不需要三十八军一个集团军的全部兵力,把一一三师和第六装甲师调来,再加上航空兵八团掌握制空权,再由中央警卫团做内应,解决掉几个步兵师改变的武警师有绝对把握。何况北京城里也没有那么多武警,也就是公安八局那点兵力。我们和他们的力量对比是六比一,符合打歼灭战的标准要求。
   郭伯雄说得铿锵有力,让胡锦涛很受鼓舞,他信心大增,又问徐才厚:才厚同志的意见呢?
   徐才厚看出胡锦涛是非要动武,而郭伯雄又竭力支持,也不好再泼冷水。就说:这样操作在程序上是没有问题的。我可以配合锦涛同志给三十八军下命令,伯雄同志要做好北京军区的工作。我和锦涛同志可以口头下达调兵命令,但是最终要由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同志下达书面命令为准。我现在就让作战部起草好书面命令,我们三人签字,然后由伯雄同志带著去找北京军区。伯雄同志到达北京军区传达命令后,来个电话,我和锦涛同志给三十八军下达口头命令。我们双管齐下!
   应该说,徐才厚考虑的比较周到,可谓滴水不漏。即使将来出了乱子,追究起来,程序上说不出什么问题。不过,让郭伯雄去找北京军区,房峰辉会是什么态度,他们谁都没有把握。郭伯雄既然大言炎炎,那就应该他去干这差事。
   三个人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胡锦涛又提出一个问题:我们决定的这个调兵令,军委其他委员要不要通知一下?总参那边是不是也应该知会?徐才厚、郭伯雄都明白,胡锦涛这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可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调兵是三个军委主席做出的决定,不是军委做出的,你想让人家承担责任,也根本说不过去呀。至于总参,你就根本没让人家“参谋”就自己做出了决策,现在“知会”是什么意思?徐郭都意识到,胡锦涛真不是个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军委主席的料,陪这样小心眼弱的主真是悲哀。
   徐才厚没做声,郭伯雄最后道:锦涛同志自己决定吧,时间来不及了,我得去北京军区了。
   房峰辉质疑调兵
   郭伯雄到达北京军区的时候,军区司令员房峰辉和政委符廷贵已经在作战室等候了。他们提前接到中央军委的紧急电话通知,在军区作战室迎接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
   对郭伯雄的调兵命令,房峰辉感到非常震惊。因为这是近二十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中央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要调兵?调兵令是否经过了中央军委的一致通过?一系列的问题都涌上心头。他皱著眉头说:首长,这么大的事,我还是召集军区党委全体同志一起到会听您传达吧,我跟政委两个人负不起责任啊。
   郭伯雄大声吼道:时间来不及了,三十八军必须马上进京,否则就要出现大乱子!政委符廷贵说:不就是重庆那点事吗?薄熙来不是已经控制起来了吗?难道还怕他的党羽杀到北京来?
   房峰辉见政委也站在自己这边,就又说:党委会不开,至少要让武警总部的同志来听听吧。否则我们这边突然调兵入境,弄不好会跟他们闹出误会来的呀。
   郭伯雄红著脸、敲著桌子道:防的就是武警,重庆那边算什么?根据可靠情报,常委中有人出了问题,有人要在今晚策动武警政变,包围中南海!党中央危在旦夕,三十八军驻防京畿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关键时刻保卫党中央吗?你们俩现在还在这里蘑菇,是不是军衔到头了想退休?
   房峰辉、符廷贵见郭伯雄话这样严重,吓出一身冷汗,赶紧表态坚决保卫党中央,保卫胡主席!
   郭伯雄出示了由胡锦涛亲笔签署的调兵令,房峰辉见了,对符廷贵耳语道:怎么没有习近平同志的签字?这不符合规矩呀。郭伯雄看出了他俩的狐疑,就说:习近平同志完全同意胡主席的调兵命令,但他人在外地,命令以后会补签。
   符廷贵是有名的军中小诸葛,他担心将来出了问题郭伯雄不认帐,赶紧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没二话,立即通知三十八军入京,但是郭副主席,您得给我们在命令上注明一下,这样手续上我们没有责任。
   郭伯雄心里很恼怒,但是他没有办法,调兵令十万火急,他不得不在这份命令上注明,习近平副主席同意调兵,以后会在命令上补签。“郭伯雄”。
   拿到郭伯雄的书面命令,房峰辉立即叫来军区总参谋长、作战部长研究作战计划,并问三十八军口头传达了进京的命令。
   郭伯雄回军委去复命,房峰辉还是满腹狐疑,又给军委打电话核实,接电话的居然是徐才厚副主席。徐说:你们按照命令去执行就行了!实际上,这个时候徐才厚已经给三十八军下达了口头命令。
   一切安排妥当,房峰辉仍然感觉不妥,就又给武警总部打电话,通过总机找到了武警总部司令员王建平,他单刀直入:“王司令,你们武警最近有什么行动吗?”
   王建平对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突然打来这么一个电话莫名其妙:没有啊。
   房峰辉又问:有没有军事调动?或者说演习之类的?
   王建平答道:武警也受军委领导,有大的行动军委肯定会知会你们北京军区的。我们又不是野战军,没有什么大的演习。各支队自己搞点防暴演习或许是有的,但是通常都是很小规模的,一个支队的规模我都会知道。但是最近没有。
   房峰辉又问:如果公安部或者政法委调你一个师,搞点什么名堂,你会提前知道吗?
   王建平被吓了一跳:你说什么呀。别说一个师,一个团都不可能!我们武警一共十四个机动师,都受总部直接指挥,任何人都不可能调动。除非中央军委下命令并由我们总部直接策划指挥。
   房峰辉放下心来,道:我得到情报说,有人可能打你武警的注意搞点小动作,老弟你可要上点心啊。北京主要是我们的地盘,职责所系,我不希望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误会。
   王建平:房司令你什么意思呀,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
   “我只能说这么多,再见!”房峰辉扣了电话。
   王建平顿时如坠雾里云中。王建平是河北人,一九六九年入伍,一九九二年在第四十军担任120师师长,后调入武警担任武警西藏总队总队长。在西藏工作期间,受到胡锦涛的注意和器重。他跟房峰辉在军界的经历没有什么交集,但是二○○九年武警总部司令员吴双战退休之后,被胡锦涛点将成为第七任武警总部司令员。在考察人选时,因为同在北京,需要协调关系,中央军委特别徵求北京军区的意见,据说房峰辉说了王建平的好话。此后,王建平跟房峰辉的关系一直很密切,这次房峰辉突然来这么一个没头没脑的电话,王建平立即体悟到这种房峰辉在暗示自己小心应对。
   王建平接到电话之后,立即对武警部队的军事调动情况进行调查了解,但是一片平静,没有看出丝毫问题。王建平不放心,他知道房峰辉不会无缘无故跟自己开玩笑,就下了一道命令:自即日起,武警部队一切行动,哪怕调动一个排,都必须经过总部批准!二十四小时之内,北京地区除非有重大案件发生并得到武警总部的直接命令,所有武装人员都必须呆在营房里,不许有任何行动。这个命令迅速传达到了六十六万武警部队。
   一一三师面临新考验
   驻守保定的三十八军一一三师师长赵海滨大校这些日子非常烦闷,他本来是军长王西欣的嫡系,正在努力争取晋升少将,说起来在他这个位置上,晋升少将也是迟早的事,但是事情偏偏发生了变故,王西欣莫名其妙被调走了,接任王西欣的是原一一三师师长、现任六十五集团军军长许林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