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独往独来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作者:荷叶
    我常常想起我那苦命的大孃(方言,即大姑),常常想起她最后一餐直愣愣盯住空无粒米的饭碗,那迷茫与无助的目光……
     我家住在四川省凉山州西昌市一个叫焦家村的地方,当年称之为西昌专区西昌县红旗公社三大队一小队。也曾经是个较大户人家,父辈兄弟姐妹四人。“解放”前,父亲于四川大学师范学院读书期间病故。那一年,弟弟刚出生不久,我也只有两岁。祖父是个有点文化的农民,在地方上小有名气,拉扯着全家八口人,日子虽然清苦辛劳,还是吃得饱穿得暖的。


     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成立,农民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这时候,叔叔和小孃(方言,即小姑)外出参加工作,祖父早巳去世,家中剩下五口人,母亲带着我们还要!艰难度日。
     大孃名双福,三十几岁,在父辈中年岁最长。她生来聋哑,整日在家做饭,扫地,喂猪,养鸡;偶而也做做豆腐。她极少接触外人,大门都很少出,也从未去田间做过庄稼活。她心中的天地就是这个家,家里的院坝,和家里几个人。
     有些聋哑人也是聪明的。而大孃却不,她单纯,迟钝,一点都不机敏;甚至有些“木”,应当属于弱智,除了家务劳动,就只知吃饭。且饭量很大,一餐能吃二号碗三碗饭,大约一斤米。也难怪,那时候生活苦,油水不足只有逢年过节和农忙请人干活时才能见到肉。1958年大办“人民公社”,大办公共食堂。不准各家各户做饭了,都得去食堂吃饭。硬要说是人民公社的优越性。生产队掌控着全队人的全部口粮,不再分发到各家各户。如果发现谁家冒烟,那是要批判斗争,要砸锅砸碗的。
     当时农村中有过这样的口号:放开肚皮吃饭,拿出干劲生产。确有吃饭不定量的日子。但很短,大概一两个月左右,就闹粮荒了,不得不勒紧肚皮。成年人按男女强弱劳动力定量,不出勤的人不给饭吃。大孃从未干过农活,什么都不会,只能干些晒谷、打扫场地、挑选种子等非田间活,是弱劳力,也就只能吃弱劳力那份饭——二号碗浅浅一碗饭,全家一碗菜:或萝卜,或青菜,或苜蓿菜,单调而没一丝油水。大孃根本吃不饱。餐餐吃不饱,一餐比一餐欠得多,一天比一天欠得多。
     大孃心里该怎么想呢?她一定不明白:我烧了一二十年锅,煮了一二十年饭,怎么突然间不要我烧不要我煮了?是嫌我烧的不好?是怕我偷食?她是不知道“伟大领袖”发号召,是不知道“人民公社好”的。她只知道要吃饭,而且要吃饱。
     然而,“伟大领袖”根本不管她是否吃得饱。粮食越来越紧张,食堂定量越来越少,大饥荒是越来越厉害了。怎么办?老百姓除了挖草根剥树皮摘野菜野果,第一反应就是偷。偷田地里的稻谷、玉米、麦子,乃至瓜豆蔬菜。这是无助无奈的民众对恶政的自卫。然而,偷也是要有条件的。要承担风险要付出代价的。队里有一户人家,男人是邮递员,女人姓罗,带几个小孩在农村过日子。该罗氏胆大泼辣,靠偷维持一家人生命。一个大风大雨的夜晚,她偷苞谷被人发觉;次日一早发现她被吊在大门上示众。罗氏虽然被吊打得半死,却“矢志不移”,只要能动,只要有机会,还是偷。因为不偷一家人就会饿死。大饥荒期间,有劳力、胆子大、点子多、机灵、泼辣又不怕死,能偷的人家就要好一些。而我们家就无法攀比了。我奶奶一双小脚,平时干活走路都困难,没法偷。母亲有病,干活都提不起劲来,也不能去偷。大孃是哑巴弱智,又没有在田间干活,没有条件更不会偷。我与弟弟在十五里外的初中上学。我们家的人既没本事掌权捞好处,也没本事去偷,只能痴痴地消耗生命。
     某日,大孃随同一伙弱劳力挑选蚕豆种。看见别人一边选一边偷吃,她也偷吃。然而别人机敏,见队长来了就不偷吃了;而她却照吃不误,不知道要躲避队长。以至队长到了她身边,她还在吃蚕豆。队长胡吴氏虽是女人,却比男人还凶狠,立刻抓住她就打,将她拖至大路上。大孃坐在地上不肯走,队长把她从生产队的北头擦着地一直拖到南头。队长一边拖一边大声嘶喊,说她偷吃蚕豆种,说她“挖人民公社墙脚”,说她“搞破坏”。叫大家来看,示众。
     从此,大孃再也不敢偷食了。
     1960年的一个周六,我与弟弟从学校回到家里。不是每个周六都能回家的,很多时候要参加学校劳动。我们学生的口粮在学校,回家时要将每人星期日一天、星期六晚餐的口粮分称给各人。并特别规定:这份口粮拿回去以后不得自家煮吃,而要如数交到公共食堂,再从食堂打饭吃。食堂给的饭比交去的米少,跟弱劳力一个标准。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五口人,从食堂领到五个半碗饭,以及半碗没有油的蔬菜(不记得什么菜了)。当时还没到稀饭“瓜菜代”的时候,只是饭已经很少。是蒸饭,每人一个二号碗,按人放进定量的米,大屉笼蒸熟,只有浅浅的半碗饭。回到家里,我们虽然也是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共进晚餐”,却只是各吃各的一份饭。谁都不说话,默默地吞食那十分“珍贵”的饭菜。
     大孃最先吃完她那一份饭,却坐着不肯离去,两眼直愣愣地盯着饭碗,一动不动。饭碗,象洗过一般干净。
     大孃在想什么呢?她一定想说:我没吃饱,我没吃饱!我还要!
     大家都吃完了,每个人都没有吃饱。直到我把大家的碗都收去洗了,大孃终于站起来依依不舍地离开桌子,慢慢回房间去了。
     因为没油点灯,一家人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奶奶的一声惊叫将我唤醒:“我的天哪,小双福死了!小双福死了……”奶奶和大孃睡一张床。
     我感到很惊讶,以为人死之前必有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动的过程。而大孃昨天晚上还吃了她那一份饭,才自己走回房间去睡觉的。只是动作很迟缓,人也瘦成皮包骨,两眼瘦凹下去,颧骨突起多高。从来没有生过病、没有吃过药的大孃默默地去世了,我感到很意外,也感到很悲伤,然而更多的却是一种觉得她解脱了受饥饿罪的感觉。
     家人将逝者停置于堂屋中间。又用木板钉了口薄皮棺材。在众乡亲的帮助下,七手八脚将她收殓。队里派来几个劳动力,抬到本队的公共墓地安葬了。
     在我们队里,大孃是属于前期饿死的。前期饿死的几个人都是憨厚,木讷,只知做活没有什么心眼,饭量又大的人。大饥荒继续蔓延,公共食堂先蒸碗碗饭,而后吃粥,而后粥越来越稀,而后粥里加菜;而后一粒米都没了,只煮厚皮菜,苜蓿藤之类的藤藤叶叶;而后只有泡红海椒烧汤,一人一勺汤了……只要以为能吃的草根树皮都被人弄来煮吃。还有的人吃“观音土”。要跑几十里才能挖到“观音土”,很远。我家没有劳力,挖不来“观音土”。但别人给我尝过:加点菜叶做成馍,没什么味道,只有土腥气;却很细,没有沙子,不碜牙。口感上有点象面粉,不象别的泥土那样难以下咽。多吃会拉不出大便,将人胀死。
     60年,不少地方的公共食堂已名存实亡。极左李井泉把持下的四川仍然千方百计保住公共食堂,提出:公共食堂是人民公社的心脏。四川省的公共食堂是下达中央60条后,61年7月才被迫解散的,属全国最后一批,加剧了饿死人。61年很多省份推行“责任田”,农村大饥荒开始好转。四川省却坚持“集体化”,我们那里直到改革开放之前从未推行过这一拯救饥饿和死亡的好政策。这些因素使得四川雪上加霜,大饥荒愈演愈烈。所以四川省不是“三年大饥荒”而是四年大饥荒;天府之国饿死一千万人,名列各省之首,也就不足为怪了。我们一小队原有120多人,大饥荒结束时只剩90多人,饿死了30多人。而队长家五口人,两个大人三个小孩,一个个都没见瘦。因为她掌握食堂,掌握了大伙那点少得可怜的口粮,多吃多占。后来“整风整社”,队长下台,遭到许多社员的批斗与殴打。
     而今日子好了,吃不愁穿不愁,较之当年那个万恶的年代是天壤之别。然而,每当剩菜剩饭的时候,我便想起了我那苦命的大孃,想起了她最后一餐那盯着空碗,迷茫与无助的目光,想起了她的蓦然去世,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撕裂般难过。
     (2014年8月26日 )
   —— 原载: 共识网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September 03, 2014
   关键词: 三年大饥荒
(2014/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