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藏人主张
·中共命名「西藏農奴制度」真相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发生了什么事?

香港发生什么事了?香港中文大学老师从头解释(图)
   
   新闻来源: 共识网 于 2014-09-29 9:43:04 敬请注意: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观点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
   
   梁启智 撰文

   
   
     文:梁启智(在香港中文大学上班。职责是透过推动公民与社会参与,促进学生的成长。这是一份好工作。)
   
    问题1:香港发生什么事了?
   
      答:香港人现在正以和平方式争取一个平等和开放的普选方桉。《基本法》规定香港的行政长官最终由普选产生,而人大常委于2007年也决定了香港最早可于 2017年实行普选,现在香港人对普选的期望正正是基于这些承诺。现时香港的行政长官由一个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候选人只要得到当中601人 的支持便可以当选,整个过程和香港的民意没有必然关係。
   
     许多人认为这1200人不能代表所有的香港人,因此要求改变选举制度。然而人大 常委于2014年8月31日的决定却列明日后就算实行一人一票普选行政长官,参选人也一定要先经由同样是这1200人出任的提名委员会筛选,要得到当中的 过半数支持才可以成为正式候选人。换言之,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因为觉得这1200人没有代表性,现在改革的方桉不单止没有换走这1200人,反而给予他们更 多的特权,香港人感到被忽悠了。
   
    问题2:我不明白。这1200人的委员会到底是什麽的一回事?
   
      答:这1200人的正式名称是选举委员会,而人大常委则决定要让他们成为普选行政长官时的提名委员会。这1200人的代表性是现时争议的其中一个核心。 首先,香港现时有超过350万选民可以在立法会和区议会选举当中投票,但是可以直接参与产生选举委员会的选民却不足24万。也就是说,一开始就已经有 300多万人是这个选举委员会所代表不了的。
   
     再细看选举委员会的组成,则发现它的代表性是极不平均的。举个例,委员会当中有30人是教 育界的代表,由中小学的教职员选出,而登记在教育界的选民共有81831人。委员会当中又有60人是渔农界的代表,香港是一个现代城市,渔农业只佔人口和 经济产量很少的部分,现在只有4千多人的工作是和渔农业相关的,但渔农界的代表却竟然比教育界多一倍。更大问题的是这4千多名渔农业工作者其实是没有资格 投票选出那60个代表的,只有政府认可的158个「投票人」才有资格。为什麽选举委员会的代表组成要这样分配,谁才有资格成为「投票人」,基本上都是上届 政府说了算,这点就足以决定这个委员会的组成不可能是公平的。
   
     选举委员会当中有不少界别是以行业划分的,例如饮食界、旅游界和出版小组 等等,但这并不代表从事这些行业的人都可以参与,而是只有这些行业的老闆可以参与。这种安排产生了两个问题。首先,有意种票的人可以给钱开设很多间的空殻 公司,便能够增加在选举委员会的影响力。第二,选举委员会明显地向商界倾斜了,参选行政长官必须要先讨好商界而不是香港市民。
   
     问题3:香港是资本主义社会,选举制度向商界倾斜也是应该的?
   
      答:选举制度向商界倾斜不利于香港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主义往往会拉阔贫富不均,而过度的贫富不均会引发社会的不稳定,需要政府适当的介入来维持。香港 过去十多年机的贫富不均已经越来越严重,为社会增加了许多不稳定的因素。一个向商界倾斜的政治制度会订出很多短视的政策,引发社会不稳定,最终其实同样不 利营商环境。资本主义的另一个条件就是公平的市场环境,而民主制度是扫除贪污腐败的重要条件,所谓向商界倾斜很容易会变成向个别利益集团倾斜,市场也就变 得不公平了。
   
     其实环顾全球运行资本主义的国家和地区,其经济和政治制度虽然有所差距,但公平的政治制度也是必须的。香港现在已列全球裙带资本主义的首位,这样的制度只会于短时期内有利于一小撮人,对其馀所有人也是不利的。
   
    问题4:不要和我说外国怎麽样。无论香港的选举制度如何改变,也要顾及中国的国情,要按实际的情况,不可以照搬外国的一套啊!
   
      答:中国政府答应了香港的政治发展要按国际标准。《基本法》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香港适用,该公约例明公民参与政府管治的时候,不应该 设有不合理的限制。甚麽叫作不合理的限制呢?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对公约的进一步解释,公民的参选权是不应基于一些不合理或带有歧视性质的原因而被剥夺,例如 参选者的政治联繫,个人的政见亦不应成为剥夺任何人参选权的理由。
   
     有关按实际情况这一点,香港现时的实际情况是没有真普选的话政府将会 难以运作,对真普选的追求是为了理顺香港的各种政治和社会问题(详见问题六)。事实上,没有人要求把美国或英国的选举模式照搬到香港,大家要求的是「确保 市民在选举中有真正的选择」这一点能够在选举制度中得以落实,具体的方法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桉。
   
     至于中国国情这一点,1944年2月2 日《新华日报》的社论清晰地说明:「真正的普选制,不仅选举权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选举权也要『普通』、『平等』;不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选举 权,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相信在承受政治改革这一方面,今天的中国各方面发展迅速,国情应该不会比解放前还要差。
   
     5:民主要一步一步来,就算提名的过程有问题都好,但最终投票的人数从1200人变成350万,这不是也算是走前一步吗?
   
      答:如果按现时的方桉改革的话,民主进程将会是倒退了而不是进步了。香港有过五次的特首选举(四届特首和一次继任补选),每一次也是由选举委员会过半数 支持产生,但成为正式候选人只需要八分之一的委员支持,过去两届也出现过不同政见的参选人,可以以正式候选人的身份在电视直播的竞选论坛上同台辩论。
   
      因为选举委员会都是由既得利益所把握(详见问题二),把成为正式候选人的门槛从八分之一上调到二分之一(如每名委员可从众多参选者当中选择两到三名成为 正式候选人),那麽筛选出来的正式候选人已不能提供真正选择,350万选民所参与的已不是一场真正的选举,而是变相被迫一起当群众演员,为已经内定的候选 人当橡皮图章。因此,不少香港人也表示:「宁愿原地踏步,也不要行差踏错」。
   
    问题6:你们一天到晚吵吵闹闹的,香港怎麽发展?
   
      答:无止境的政治争拗确实令人烦厌!那麽我们该如何解决争拗呢?社会中总有不同利益,争吵的出现本来很正常,我们要做的并不是谴责那些争吵的人,而是设 计出一种大家都信服的制度来在争吵过后做最终决定。这也是为什麽真普选是必要的。有了真普选,当权者大可以说自己是民意代表而坚持推行政策,不服气的也大 可以到下次选举时捲土重来,双方都不用无止境的纠缠下去。今天的香港政治乱局,就是没有真普选所做成;而万一继续没有真普选,争拗只会变本加厉。现在争取 真普选的并不是要吵闹,而是为解决无日无之的吵闹而争取。
   
     有破坏没建设当然不好,而真普选就是纠正这问题的终极方法。在香港的畸形选举 和议会制度之下,建制派永远在朝,民主派永远在野,这就是政治人才凋零的罪魁祸首。无论建制派支持任何后来被认定失败的政策,例如地铁和领汇上市,也不用 受到惩罚;相反,民主派有什麽新的政策主张也不会得到实施的机会。如是者,建制派就没有吸纳政治人才的需要,而政治人才也没有加入民主派的诱因,最终两边 变成海军斗水兵,香港的管治水平越来越低。因此,如果为了纠正「只懂反对」的问题,才更有必要支持真普选。
   
    问题7:但是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总不能自作主张吧?
   
      答:中国政府答应过香港人可以自作主张。以立法会选举为例,《基本法》例明立法会的产生方法如果需要修改,只要向人大常委报备就可以,不需要批准。回到 1993年时任港澳办主任鲁平也表明:「将来香港如何发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权范围内的事,中央政府不会干涉」,立法会的组成方法「不必要中央政府同 意」。
   
     回到行政长官选举,香港有许多政党和学者也提出过各种改革方桉,当中不少都能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求,完全没有挑战中央政府在 香港的权力。举个例,如果把提名委员会的组成改为立法会议员,只要有若干比例的立法会议员支持便能够正式参选行政长官,这样的安排完全合乎《基本法》的要 求,而立法会相对于现时的选举委员会也明显地更能广泛代表民意。这些相对温和的方桉很不幸地也被人大常委的决定排除了,才是做成今天民怨的原因。
   
    问题8:但是国家安全的问题呢?许多外国势力想借作香港来为中国製造溷乱,参选不设关卡的话怎麽办?
   
     答:真普选和国家安全没有矛盾,大多数香港人也接受中央政府在行政长官选举当中的最终决定权。《基本法》规定香港行政长官的人选于选举后要报中央政府任命,也就是说中央政府有权不任命,而这一点在之前的谘询当中没有多少争议。
   
      如果有什麽外国特务要参选行政长官,中央政府可以⽴即公开相关线报然后表明拒绝任命,事情有根有据也容易操作。 相反,提名委员会的成员⼤多不是什麽国际关係的专家,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按国家安全的需要为港人排除外国特务当特⾸候选⼈。除⾮提名委员会只由国际关係专家 组成,又或参选提名委员会之前要考一个国际关係基准试,否则所谓要为国家安全把关只可能是一个借题发挥的差劲藉口。
   
     9:万一选出一个对抗中央政府的特首怎麽办?
   
      答:那麽我们就要相信制度。美国总统由美国选民选出,纽约市长由纽约市民选出,两个人不用是同一个政党,纽约市长有时候会骂美国总统,也不见得纽约市的 发展因而受到影响。曾几何时,英国保守党控制国会,工党则控制伦敦市议会,议长天天在市议会拉横额批评就对岸的西敏寺国会,这些都是成熟政治制度的表现。 就算时在华人社会,中华民国的总统和台北市的市长也不一定是同一套政治观念的,一样可以运作如常。如果我们对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有足够的信心,就不用担心 这个问题。
   
    问题10:其实香港已经很自由了,为什麽香港人还不满足,还要诸多要求?
   
      答:自由民主和法治三者是相辅相成的。不是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就没有压力保持人民的自由。就算有公正的法院,如果法例本身不是按民主程序订立的,法 院还是要跟着来判桉。过去十多年来,香港人发现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正在不断受损,而原因正正在于没有民主的保障。《中英联合声明》要保障香港既有生活方式五 十年不变,但是没有民主制度的支持,这个承诺又可以由谁来监管呢。问题11:你们要民主是一件事,就算要争取也不该诉诸暴力手段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