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藏人主张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遭判刑藏人作家周洛被指在狱中强制接受劳改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伍凡評論第412期 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2014-09-19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12期,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拘捕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
   
   
   
   估計鐵流被拘捕是可能因為寫文章批判劉雲山有關
   
   
   
   9月13號,中國81歲的著名記者和作家鐵流,在北京的家裡被中共警方以尋釁滋事的名義拘捕。鐵流被拘捕,有人估計可能是和最近在網上發表的評論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文章有關。到現在為止,中共所抓的一些民運人士也好、異議人士也好、公民運動的領袖也好,鐵流是年齡最長的一個,所以引起各方非常的關注。
   
   
   
   根據海外媒體所披露,鐵流分別在7月份和8月份寫了兩篇文章。第一篇題目叫做「肥了的劉雲山處處和習近平對著幹」;第二篇文章是「劉雲山是中國改革開放前進道路上的死敵」。
   
   
   
   到了8月29號,鐵流又在海外的媒體發表了一篇文章,叫「必須清算劉雲山的罪行 聽命於江 謀反淫亂」。從這些文章題目裡邊可以看到,鐵流是力挺習近平的。所以人們很難理解為什麼要抓鐵流呢?
   
   
   
   鐵流是自1933年出生,四川人,正名是黃澤榮。鐵流曾經是《成都日報》的記者,1957年被劃為右派,遭到了勞改、關押長達了23年。1980年平反,2007年3月發起組織全國老右派聯名,向中共中央上書要求徹底否定反右,以避免歷史悲劇重演。1985年2月鐵流就投身經商,專門從事文化產業和公關策劃,所以他赚了錢。2010年投入100萬人民幣,成立了鐵流新聞基金,協助受害的記者和作家。
   
   
   
   鐵流被拘捕之後,中國網民們輿論的矛頭直接對準習近平
   
   
   
   抓了鐵流之後,我們看看網上有甚麼反應呢?我所看到的一些我摘錄在下面。
   
   
   
   * 有新浪微博評論道:“因為政治原因,刑事拘留一個81歲的老人,確實沒有底線。”
   
   
   
   * 我只關心一位81歲高齡的老人因為寫文章被刑拘!所有下令的、執行的……你們家沒有老人嗎?面對蒼蒼白髮,你們不慚愧嗎?不覺得心裏有鬼嗎?善惡有報~不管你信不信。
   
   
   
   * 中共魔鬼政權暴政維穩的那一套被習近平的“國安委”接管後,更是瘋狂至極!
   
   
   
   * 用反腐敗是掩蓋不住習近平的赤匪本性的。
   
   
   
   * 該事件充分暴露出毛近平的醜惡嘴臉,它不比周永康好到哪裡去!只要是共匪骨子裏全都一個樣,別抱幻想了,共匪只有滅亡一條路,沒有改革變好的可能!!!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公開拘捕鐵流呢?
   
   
   
   上面,我是在眾多的評論中間,拿出很少很少的一部分摘錄。那麼我要問: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公開拘捕鐵流呢?我的看法是拘捕鐵流是為了要阻止和打擊中國民主運動,儘管鐵流是寫文章批評劉雲山,力挺習近平。但是在中共眼裡,鐵流是「打著紅旗反紅旗」,是指桑罵槐,本質上仍然是反對中共現政權。在這個時候,中共內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的一個最關鍵時刻,打得不亦樂乎,任何人不能公開批評中共現任的當政者。也就是說你不能批評現任的七個中央政治局常委,這有損於習李政權的穩定。你們想罵嗎?你們要罵你們就去罵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和曾慶紅這些政敵。
   
   
   
   但是,在中國就是有一批類似於鐵流和高瑜這些知識份子、退伍官員,他們還有一些輿論能量,他們期望習近平能成為中興之主,他們期望習近平走改革道路、憲政道路。他們並不期望徹底打倒共產黨,更多的是期望中共能改善、興旺,有些還是有一些名聲在外的“救黨派”的人士,要挽救共產黨的一批人物。但是中共一系列的動作是打擊民主力量,而不是走向憲政道路。中共走的是用「毛」、用「鄧」的道路,不是非毛之路,更不是非共之路。因此鐵流要就批毛、非毛之路,必定遭到中共拒絕,所以中共下令拘捕鐵流。
   
   
   
   在我看來,毫不出乎意料之外,中共就是要拘捕鐵流,對民主運動和民主人士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對現任的中共政權不得以任何名義和藉口進行批評,不得打著紅旗反紅旗。抓鐵流不是一個孤立事件,我們要連繫最近一些日期,中共對民主人士的抓捕和判刑來觀察。
   
   
   
   不久前,高智晟從監獄裡出來了,但是他現在還等於是軟禁在家裡,重病在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國高聲呼籲,把我的丈夫高智晟放出來,讓我們夫妻團圓,讓他們父子、父女團圓,讓高智晟去治病。可是習近平拒絕回答、拒絕放人,毫無人性。
   
   
   
   再一個,今年四月份抓捕了高瑜,對她以洩露國家機密罪加以判刑。在這個同時,它還抓捕了高瑜的兒子當作人質,威脅高瑜。所以有人評論說:株連家族親人,江胡时代都不曾有过,現在居然發生了。
   
   
   
   同時我們再看看,正在對維吾爾族知識份子伊力哈木以分裂國家的罪名,這個案子正在進行審判,到現在沒有宣判。
   
   
   
   對許志永和浦志強逮捕刑判。許志永是真的幇習近平反腐,他公開提出來,要求中共的官員把你們的財產公布。他就跑到街上,跟他的一批同夥拉著橫幅亮相,要求陽光法、通過陽光法,就這個行動,習近平把許志永抓起來判了。
   
   
   
   我們再看看郭飛雄,他因為在去年年初聲援《南方週末》的“憲政夢”的評論,就把他逮捕,現在要判刑了。對廣州三君子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三個人,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要判刑。總之,過去這一年來,習近平對非暴力的公民運動加以鎮壓。
   
   
   
   那我們再看看,就在這兩天,人民日報屬下的人民論壇,發表了《當今中國社會病態調查分析報告》,列出了十大病態。其中第十項的病態就是自虐心態:罵共產黨、恨體制、甚至獲得體制內好處越多的人罵得越兇。這是共產黨自己文章裡寫的。
   
   
   
   那麼我們可以看看,把這條和鐵流這件事連繫起來看,中共現在最痛恨這一類人,意思是說,你在改革開放中得到好處的人,你現在還這麼大罵共產黨。因為鐵流從1980年右派份子平反,改正之後,當時身無分文,他隻身到了北京闖天下,經過這二十多年的奮鬥,終於成了一個小富翁,他可以周遊世界了。
   
   
   
   但在中共的眼光看來,你鐵流應該感謝共產黨,能過現在的日子,你不應該痛罵共產黨、仇恨共產制度,這就是中共的邏輯。鐵流被打成了右派,那是你奴才的下場,中共認為你是奴才。鐵流勞改了23年,共產黨認為那是我擴大化了,它也沒有向鐵流正式道歉,沒有!我就給你一個平反。那說明我共產黨“英明偉大”,你應該對共產黨高喊“吾皇萬歲”,跪下磕頭才對啊,這就是共產黨的邏輯。但是鐵流不吃這一套,他勞改出獄以後,不改本色,一如既往地批判共產黨。鐵流在這上面又栽了跟頭。
   
   
   
   中共抓鐵流也是對香港佔中運動的一個威嚇,因為香港佔中運動在習近平面前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香港佔中運動中,有一批年長的老者、知識份子、律師、退休官員和牧師,他們不顧年長,奮不顧身地投入,爭取真普選運動的行列,這些長者已經置生死於度外,為了一個公民社會的公民權利而奮鬥。
   
   
   
   我想中共用這個來威嚇香港,這個算盤就打錯了,因為人到了這個年齡,到了七八十歲以後,他們想,“人生自古誰無死”,但是有人這麼想,死後要留個青名在,不要死後被人罵。可是中共頑固地鎮壓中國民主運動和香港的公民運動,其下场及其名声将如纲民所言:中共魔鬼政权暴政维稳的那一套被习近平的“国安委”接管后,更是疯狂至极!善恶有报。
   
   
   
   據說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是相信彿教的,習近平應該去問問他的夫人,他做了那麼多錯事惡事,將會得到什麼報應?
   
   
   
   中共害怕鐵流這批知識份子會影響和掀起中國民主運動和香港佔中運動,所先打擊鐵流,因為他不斷的發出聲音,不斷的寫文章。那麼打擊鐵流就要達到一個保護中共現政權的目的。
   
   
   
   我之所以用今天這個評論,題目叫「拘捕老作家鐵流是中共垂死前的爭扎」,我是根據觀察和分析中共的現政權正面臨著政治、經濟、社會和生態環保的狀況而言的,有感而發的。
   
   
   
   中共內部的鬥爭是一場大戲,大戲之後,中共將如何收拾殘局?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現在相當多的人,把中共內部的鬥爭當作一場大戲來看。有的人在分析誰勝誰負,有的人在場外,站在一邊替某一派助威,希望儘快的打倒另外一派。有的人在場外替某一派出謀劃策來打倒另一派,林林總總什麼角色都有。但是我想有更多的人是冷眼旁觀,在分析中共這場內鬥之後、大戲之後,中共將如何收拾殘局。
   
   
   
   不管中共哪一派把政敵消滅了,也獲得勝利了,能表明你中共勝利了嗎?在我看來,不管中共哪一派贏了,都表明了中共在政治上徹底輸光了!輸得精精光光的。你拿反腐敗作為手段,把政敵打倒消滅了。那麼人們會問,為什麼共產黨會豢養出那麼多的大老虎、小蒼蠅呢?為什麼都在共產黨的制度下培養出來的呢?老虎生生不斷,一場反腐敗運動只能夠暫停老虎貪污,但是你不能終止老虎再生啊!當政敵被打倒之後,更容易出生更大批的更大的老虎。因為一個人的專政就是產生老虎的溫床,共產黨的專政就是產生一大批的老虎的溫床。這是政治上的,我從第一個角度來看。
   
   
   那麼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反腐敗運動之後,中共怎麼去面對當前社會的十大病態?而這些病態的根源,都來自於中共政權及大大小小的官員,至今中國民眾根本就不信任中共政權。我記得在文革結束後不久,在社會上廣泛的流傳一個叫「三信危機」,也就是信仰危機、信任危機和信心危機。當時共產黨為了這三信危機,做了大量的宣傳、欺騙的動作。
   
   
   
   經過將近40年的變化,這三信危機已經發展到社會的十大社會病態,那已大大超過那危機了。如果不給社會來個徹底的變革的話,這十大社會病態,將會使中國徹底地麻木不仁,走上自生自滅的道路。習近平政權你將如何面對呢?
   
   
   
   中共現在最大的問題是中國民眾完全的不信任它
   
   
   
   中共現在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中國民眾對它完完全全的不信任。你怎麼做、怎麼講,我都不信任。所以它才出了一個第十條,寫了「恨共產黨、罵制度」,不錯啊!因為你做的壞事太多了。
   
   
   
   如果習近平不下定決心政治改革,那麼中國民眾就會看到社會麻木腐爛,最後的結局是這個社會自己會調整,民眾會起來,要改造改變這個社會,那就會掀起社會革命,形成一場政治革命。到那個時候,沒有任何人會去關心中共的下場
   
   和習近平的结局如何,他的報應如何?沒人去關心它。很明顯的例子,1991年蘇共自動解散了,蘇聯瓦解了,民主俄羅斯應運而生了,中國社會必定會走上這條路。這是我從政治角度來講,中共面臨著這麼一個大的局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