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高墙无法阻拦对王功权先生的祝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让别人紧张,自身也不会有安全感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祝王功权先生中秋节快乐的帖子也给屏蔽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19日)《反宪政就是把国家推向文革》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从电影《芙蓉镇》引申说点其他,帖子也屏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不卖土地,世行行长以为我们傻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当质疑等同于谣言时》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获得尊重是与善和爱是不可分割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人的尊严与人基本权利不可分割》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由“以房养老”想到其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0日)《替当局想一个释放王功权先生的特色借口》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下载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无论是封闭还是开放,为什么各阶层人都往外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当你苦恋国家,但国家爱你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日)《自由乃是人类的天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1)《社会存在的严重问题都是宪政缺失造成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体制缺陷加速人性恶中的部分喷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只有在被骂中才会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反省薄熙来为什么无视及践踏宪法那么长的时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屏蔽对薄熙来案略做的点评,为什么?》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薄熙来冠冕堂皇背后的冰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无宪政发生什么,都不再触目惊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希望不要让宪法成为陷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不允许质疑的地方,一定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律师挺身而出的维权,让黑暗中的看到一丝曙光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无视宪法最终无好下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人间与地狱是门里门外的一瞬间》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只有面对,才会有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3日)《抓孩子就是扼杀未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反宪政结果谁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扩大自由裁量权必导致侵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4日)《维权本质是社会的稳定器》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反普世价值将把国家引向何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夏俊峰死了,同时不知道让多少关注的人的心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知识分子的勇气与恐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与其搭便车不如铺延伸的路》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对文革必须从根源上反省,否则会死灰复燃》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5日)《当国家机器对不同人采取不同标准时,法治不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解决冲突的倾向性不能偏离民意》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良知无价》(被屏蔽掉的帖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希望有一天民间批评也能摆在桌面上》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防止左的暴力语言变成现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为什么放纵暴力语言市场的泛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对文革不进行彻底反省,重蹈覆辙不可避免》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6日)《反省文革暴力语言在今天泛滥的根源》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连战异想天开想上大路享有言论等自由?》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难以判断那些言辞是正常言辞》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文革暴力语言横行,理性言论常遭封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朱镕基在任壮志未酬,谁之错》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对官员一厢情愿,后果或难堪》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敏感常常与掩饰及脆弱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7日)《现实商品价格在扇《资本论》中未来商品价格越来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关注被延期刑拘的王功权先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受害人真的要为害人者承担罪责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如果王书金真的是良知发现了?》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王书金案应异地审理,避嫌与当地利益有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打民谣放官谣,效果能佳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民主与乌托邦那个更给人光明》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嫖宿幼女罪名存在,是对儿童权益最大伤害》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8日)《给人留一弹丸之地说理的地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宪政缺位,公权势必无限膨胀》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矛盾的证据,为什么有偏袒一方的嫌疑》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废除死刑的必要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已经证明恶的东西,为什么还要拿出来祸害人》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9)《由压制,想起了斯大林肃反时期》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放假发点前苏联笑话轻松一下》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没有收入的请选择梦游 》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更替前的历史不是空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聂树斌母亲在长假中怎样度过?》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298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3
   
   史海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朦朦胧胧了。家里门没有锁,他推门刚进屋,一个人扑过来一把抱住他,“你可回来了,让我担心死了。”屋里看不清人,但史海听声音知道是清华。
   “我没有事情,不用担心我,谢谢你!”史海说完这话时候也不由自主的抱住了清华,也许这段时间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自己好像没有依靠似的,一种特别的孤独感油然而生,心灵的脆弱多么需要有人的慰藉和抚爱。他如今像一个被丢失在荒原中的孩子,他真的是想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真想把双手伸向天空祈求上苍来一场猛烈的暴风雨,洗涤一下积满心灵上那些红色的痕迹和堆满身上那些血腥的积淀。史海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但他没有大声痛哭出来。
   “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别压在心里。”清华用手轻轻抚摸史海的脊梁。
   也许是泪流出来的原故,也许是清华的安慰的原因,此时的史海心情似乎好了些,他松开抱着的清华,“清华姐,我好多了,真的没有事情了。谢谢你!”
   清华松开抱着的史海,“你真的是没有事情了。”
   “真的,我真的是好多了。”史海把灯打开,清华眼睛还湿润着看着他,实际上史海的眼睛也是湿湿的。
   “你把衣服脱下来换换。”清华把史海洗过的衣服拿了出来放在床边,然后出去了。
   史海真的是有些累了,坐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了,他的目光落到了床上,他的眼睛又开始湿润了,他想起几天前杨帆还好好的躺在那里。
   
   几天前的杨帆,那时她带领学生还在政府门前抗议中央政府残暴镇压学生运动,但在史海苦口婆心的劝解下不情愿的带着学生队伍回到了学校。
   杨帆在史海的苦苦劝说下把学生带回铁城大学,有些学生抱怨她不应该放弃阵地成了逃兵,心情郁闷的她也没有心情和同学解释回来的道理,因为这件事情本身而言连她自己都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她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说服学生回来的原因。
   很多回来的学生已经是筋疲力尽回到寝室饭也不想吃什么就倒在床上睡觉了,那些不愿意回来的同学也多数是情绪沮丧也不再在她跟前抱怨和发牢骚了都悄然离开她,寝室里的几个女生基本都是和衣躺在了床上睡着了。
   静静的寝室让她心烦意躁,在屋里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她有着一种快要被憋死的感觉。与其同时与史海几个月前在外地看到的帝王的陵墓不断地出现在她的眼前,帝王的荒冢慢慢的无限放大像黑色的滚雪球仿佛要把杨帆的生存空间挤得满满的,甚至连喘息的空隙都要压缩殆尽,杨帆感到一座无边无垠的黑色的沉重的山在缓慢的压在她的胸前,富有弹性的乳峰无法撑起挤压她巨大黑色沉重的大山,她的胸口在她的眼里慢慢的被压缩,慢慢的连容纳心灵的空间都要消失了。那黑色巨大的山犹如凶猛无比的黑洞紧紧吸住身体的全部,不仅有被捆绑并有不断勒紧的感觉,甚至再被无情的压缩、压缩,再压缩,人没有任何的反抗或挣扎的力量,被压缩的身体在慢慢被凝固,她感觉自己只剩下张开的但无法喘息的大嘴,那张开的无法活动的大嘴就像条被做成标本的海带鱼的嘴。
   她用尽浑身的气力离开寝室如鬼影般的跌跌撞撞推开了史海的家门,“我要死了,我无法喘息,”她拼命的撕扯自己的衣服,好像她穿的那衣服成了压迫她的那座黑色巨大的山,她又好像感觉那衣服就是束缚她身体的绳索,直到她把自己剥得一丝不挂,但还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用尽的勒紧她的肉体,她挣扎着看着史海,声嘶力竭:“史海,我快窒息了,我要消失了,我要释放,我要解脱,快来救救我。”气若游丝的杨帆扑到史海的床上,“你的身体也被束缚啊。”看到史海穿着内衣,以为史海也被绳索束缚着,不顾一切的把史海的衣服剥光,然后紧紧的抱住赤身裸体的史海,浑身如火的杨帆灼烫着史海的肉体,史海感觉整个生命在燃烧,按耐不住燃烧的欲望,狂吻那身体紧缩的杨帆,原始的本能像脱缰野马,在广袤无垠的草地上肆意狂奔。史海的狂奔让杨帆也感觉束缚自己身体的绳索在被挣脱,身体有如释重负并仿佛生成了翅膀,自己如鹰似的飞跃在辽阔的蓝色的天空中,天空下的草原上一匹雄壮的骏马在纵情的驰骋。杨帆把压抑的原始本能肆无忌惮的释放之后,才感到自己经历了一场凤凰涅槃似的烈火的洗礼获得再生,她搂着史海睡着了。
   
   史海把杨帆送到家门口,想和她说些什么,但还是没有张开口,只是嘴唇略动了动。
   杨帆也是默默无语的望着史海,看到史海抬起手来,向她挥了两下,示意她回家吧。杨帆点了一下头,身体并没有转过去,只是退着往后走了几步,看到史海并没有动身,她停下脚步向着史海跑了过来,一把搂着史海失声痛哭起来,哭声在这个宁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凄楚与悲凉,“怎么会这样,即使是法西斯或国民党也没有做过这样惨无人道的对待学生的事情,一个高喊是人民的政府怎么连法西斯或国民党都不如啊?”
   伤心欲绝的杨帆的哭喊声让史海心碎,他一手抱着杨帆,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杨帆的后背,用尽咬着嘴唇,很快嘴里就是咸滋滋味道,嘴唇被咬出血。“血染的历史不会被人遗忘的,终究会唤醒人们对专制政权的认识并会转换力量的。相信未来,相信自己。”史海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然后双手放在杨帆的肩上。
   杨帆松开抱着史海的手,身体往后移了一下,望着史海说道:“我对这个国家真的是失望,我们满腔的爱国热血,竟然换来一个更加冰冷的国家、更加悲惨的世界。”杨帆的泪不停的流。
   “回去好还睡一觉,噩梦醒来也许是春天。”
   “嗯,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愿明天的太阳的光焰把这夜的黑幕燃烧殆尽。”
   史海放在杨帆的手轻轻的推了她一下,杨帆这次转身往家里走去,头没有再回,她知道回头望史海只能是更多的伤感。史海望着杨帆走进院门,随着关门的响声的消失,杨帆的身影也不见了。
   史海在杨帆家的院前没有动身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一会他听到二楼的窗户那里有人在轻轻的敲着玻璃,他抬头望去是杨帆站在窗口旁,看不清她的脸,但感觉她满脸是哀愁的表情,杨帆在那里不停的敲着窗上的玻璃。她身边带有方格的窗帘不停的闪动,窗台前一个花盆里栽种的向日葵在屋内暗淡灯光映照下闪着金黄色的辉光,在金黄色的辉光中,杨帆不停地敲着窗户上的玻璃。
   
   杨帆站在窗口处的身影不见了,但敲窗玻璃的声响却始终不断,而且敲玻璃的声音是越来越大越强烈。史海感觉窗上的玻璃都要快敲碎了,他举起手示意杨帆别敲了,尽管这时已经看不清窗口中的杨帆了,史海用尽摇着胳膊,摇着摇着他眼前一黑,他闭目定定神,睁开眼睛眼前确实是一片黑暗,但敲玻璃窗的声音还是不停,而且还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史海在家吗?”声音却是来自于窗外,他似乎有些清醒了,他现在这是在自己的家中,但有人在敲他的窗户。
   他从沙发站起来,走出屋门打开外屋地的门,一个身影进门,然后走进屋里。史海回到屋里,想把灯拉开。
   “不要开灯,是我尹尔仲。”
   “什么事情神神秘秘的。”史海以为他又是一身血迹斑斑的半夜闯入家中了。“你受伤了?”
   “我没有事情,我好好的,我这次是为你来的,你听说没有,铁城市官方已经接到了通知,准备开始大搜捕。”尹尔仲不安地对史海说道。
   “我们也没有做什么,都是在宪法范围内允许的事情。”史海平静的对尹尔仲说道。
   “我说你怎么还那么天真,人都敢杀,其他的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惨案发生,他们怎么也得寻找制造惨案的理由,说白了,是要寻找替罪羊。这是他们一贯卑鄙的做法。”
   屋里没有开灯,但史海估计尹尔仲的脸色一定是不会好看的。
   “我劝你还是出去躲躲再说,这是一点钱,是袁园让我转给你的。”尹尔仲说完往沙发上扔了什么东西,沙发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我走了,你多保重吧。”尹尔仲说完,屋门发出一点声响,他就不见了。
   史海感觉尹尔仲说的话有些严重了,也没有过多去想。但刚才梦中的事情却让他难以释怀,梦中的情景,显然是惨案发生后才会出现他们俩那样的对话场景。但惨案发生后到杨帆失去记忆,他根本就没有送杨帆回过家。这个梦也许是史海希望杨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在精神方面能保持正常状态。梦有时总是一种愿望的曲折表达,梦总是含有期望,哪怕杨帆已经这样,但他还是希望杨帆能坚强的挺过那一关,但梦还是梦。
   
   第二天早上,他简单的擦洗了身上,换上干净的衣服,推门要出去,正好清华也开门出去。史海想起一件事,回到屋内沙发那里拿起一样东西,推门出屋,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清华:“这东西你替我保管吧。如果我有什么事情把这钱给欣欣用吧。”
   清华接过史海递给他厚厚的一沓东西,“你放心吧。”
   出门后俩人一个坐6路公交车去上班,一个坐4路公交车去医院。
   到医院上楼来到杨帆病房,杨帆的床是空的。他以为是她妈妈陪她去做身体检查或去卫生间了,就坐在床边。
   坐在对个病床小孩的妈妈看了他两眼,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但好像不说又不舒服的样子,最后还是开口对史海说:“你是来护理这个病床上的人啊?”
   史海对她点点头。
   “这个病床上的人,在半夜好像被人接出院了。”
   “不会吧,昨天晚上,我还在这里呢,没有人说要她出院啊。”史海疑惑看着小孩的妈妈。
   “具体我也不清楚,半夜来了几个人就给接走了。”小孩妈妈解释说道。
   史海来到护士前台问护士6号病房4号床的病人呢。
   护士说:“人走了。”
   史海再问人去那里了。
   护士说:“不知道。”再就没有下文了。
   史海疑惑不解、神情恍惚来到医院楼下,他来到医院西边的太平间那里,他想看一眼夏莲,准备找个时间把她的后事办了。这几天光忙活活着的人了,有点忽略了夏莲,史海感到有些对不起她,史海想办理完后事决定把夏莲的孩子从银杏村带回来,无论怎么样要亲手把她的孩子抚养成人,这样也许真的是对夏莲有一个安慰,夏莲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她没有把孩子做掉,认为孩子的爸爸在她最难的时候帮助他,而且小孩的爸爸也是为她而死的,她要为他留下一个后代。
   史海找到看管太平间的人,说要看看一个人,那人领着史海,打开太平间的门问他要看谁,说完拿出一个登记本子。史海说是要看夏莲,那人看了一眼说没有这个人。问史海是那一天送来的,史海告诉他是六号那一天。那人翻了几页登记册说:“那一天,医院没有死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