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东北一虫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任命的村官滥用权.民选的村官难维权
·拖延义务教育实施就是严重违法
·不为百姓利益负责的权力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障碍
·悼念及缅怀林牧先生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何时做有良知的中国人不再悲哀——有感于唐元隽出逃
·政治钟摆
·你们误解了刘刚先生——给纪晓峰先生书
·我被第六次非法抄家──给国际社会及联合国人权委员的一封公开信
·紧急呼吁书——关注逃往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
·请美国政府出面给予唐元隽政治庇护──致美国国务院的公开信
·谈谈中国民主党的发展问题──回世遵先生书
·不要用践踏人权方式来迎接新年 -- 关注杨天水和许万平及郑贻春的人权状况
·今天被传唤经过
·我的控诉
·东北三省民运人士原定“五四”座谈会被公安当局封杀
·專訪冷萬寶:紫陽辭世 心情難平靜
·長春民主人士冷萬寶訴被拆遷遭遇
·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怀念林牧先生 -- 一个真正有尊严的人
·给人权团体书之一
·给人权团体书之二
·《关于假释人员冷万宝在假释期间的规定》
·——争取人权点滴录
·和谐社会难道就是官商勾结坑害百姓所构建成的吗——有感于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被拆迁户的遭遇
·一个志愿军家属因野蛮拆迁处于悲惨的状态之中
·房地产——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祸国篇)
·评《中国人权发展50年》白皮书
·旧闻:吉林民运人士冷万宝在网上发表文章再次被抄家
·旧闻:吉林異議人士申請註冊人權組織
·鉗制新聞自由的危害性
·房地产业一个祸国殃民的行业(殃民篇)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从7月23日——9月2日微博文字截图
·摘录微博7月23日《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翅膀沾满了自由的光...》
·摘录微博7月24日《给人阳光自己光明,给人黑暗自己难保不恐慌》
·摘录微博7月25日《当人们还想批评公权的时候》
·摘录微博7月26日《知识分子的膝盖该是到了长钙的时候了》
·摘录微博7月27日《希望释放诺奖刘XB先生及民权人士许先生》
·摘录微博7月28-31日《命令与良知是可以转化的》
·摘录微博8月1-5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摘录微博8月6-10日《不找那些反宪政的人去谈谈》
·摘录微博8月11-15日《再开明的君主也不希望臣民拥有自由一样》
·摘录微博8月16-20日《时代在发展抱守残缺肯定是无出路的》
·摘录微博8月21-25日《有些人为了达到名副其实的专权目的》
·摘录微博8月25-31日《无良教授就是国家公害》
·摘录微博9月1-2日《顺应历史潮流的意识形态,无需采取强制措施来维护》
·冷万宝微博网址http://t.qq.com/lengwanbao2013
·微博摘录9月3日《宪政不践行后果不堪设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298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2
   
   史海走在昏暗的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监道上将要结束在这里关押时之前的二十二个月前的某一天。
   
   当穿有白色衣裙的夏莲在铁城电视台门前不远处中枪摇晃着要倒地的时候,被赶到的史海一把抱住,他半跪在地上抱着夏莲,虚弱的夏莲对史海重复一句还没有说完的话,手无力的耷拉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在史海旁边的杨帆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是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面对着夏莲再一次的死亡,痛不欲生的史海再一次口喷鲜血,他也像夏莲一样无力的倒了下去。
   
   等他醒了过来,他已经是身在医院了,手背上扎着针头打着点滴,他起身往床头靠靠,半躺半靠在床上,眼睛环视周围,然后目光停在屋顶上,他在极力想着什么。
   这时过来一个穿着白色医院衣服的护士走了过来对他说道:“你醒过来了,感觉怎么样?”
   史海没有说话,视线不再停留在屋顶上,看到穿着白色衣服的护士,他的心骤然一紧,他仿佛看到了穿着白色连衣裙但胸口满是鲜血的夏莲缓慢地倒地上的画面,他的心一剜一剜的绞痛。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就问对他说话的人:“和我进来的人,怎么样了?”
   “你也别难过了。一个已经送到了太平间了,另一个在神经科。”
   “太平间!”史海下意识重复了一下后,心口处有些隐隐作痛,随后他看着护士的眼睛问道:“神经科?”
   护士看着困惑的史海点了下头。
   史海也没有多想,起身下床就要往门外跑。
   护士一下拦住他,并喊道:“小心手上的针。”
   史海拔下手背上的针头就往神经科奔,在去神经科路上他手背上拔针后留下的针眼没有及时按住在流着血滴在地上,他也没有注意到,他感觉自己的头有点晕,他也不顾这些。
   神经科在楼下,在护士室前台那里打听一下杨帆所住的病号房间,来到了杨帆的病号房门前。病号房门没有关,屋里有四张病床,靠北边窗户两边分别有两张病床,静静的躺着两个上年纪的老人,门两边各摆放一张病号床,门前靠东的病号床上坐着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在门后面露出病号床的一半和一个人的下半身,人被房门挡着看不清是谁住在那里,史海估计是杨帆住的病床。他敲下门,里面住院的两个老人没有理他,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走进屋里,看到门后的那张病号床上趴着一个人,他过去想轻轻拍她一下,但感觉好像不是杨帆,杨帆个头有一米六十五之多,趴在床上的人应该是一个不到一米六零个头高的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房间了。他退出房间看门口挂的标志牌明显写的是神经科6号病房,他走回房里看那张病号床也标明是4床,房间对,病号床对,但人怎么不对,他在疑惑。
   趴在4床的人翻身坐了起来,充满血丝的眼睛望了史海一下说:“是史老师,我和杨帆是一个班的同学。你来看她。”
   史海点点头,问道:“她人呢?”
   “阿姨带着杨帆去做脑CT检查。”杨帆同学看他有些不解的样子,“是杨帆的妈妈。”
   “哦”,史海若有所思的样子,身后传来轻微地走路声音,史海侧身看到一个五十多数的女人搀扶着杨帆进来,史海马上过去搀扶杨帆的另一只胳膊,杨帆好像没有看到他来似的,对搀扶她的史海也没有什么反应,她低着头,好像脑袋特别沉重似的,手里拿着医疗本,嘴里嘀咕着什么。扶她到床上坐好后,她翻着病治本,嘴里叨咕着:“字哪去了,字哪去了。”反复叨咕这几个字,也不理会傍边的人。
   “伯母,杨帆这是,”
   “你是,”杨帆的母亲看着眼前这个胡子拉碴及衣服凌乱的高个子的人,她听完史海告诉自己是谁后,在杨帆母亲的记忆中听女儿说起过这个人,只是没有见过面。如今在这个场合见面,杨帆的母亲也没有多说什么。“唉”,杨帆的母亲长叹了一下,“怎么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样了。”
   “伯母别难过,杨帆不会有事情的。”史海安慰着杨帆的妈妈。
   杨帆的母亲拭去眼角的泪,走到床头柜那里,拉开抽屉,拿出用药瓶盖装的几片药,又要去拿暖瓶。
   史海走过去拿起暖瓶往一个搪瓷缸倒点水,然后用手轻轻摇晃着搪瓷缸,让水凉的快些,差不多不烫嘴时,史海从杨帆母亲手里接过药,然后把药送到杨帆手里。
   杨帆机械的用一只手拿过药瓶盖装的药片放进嘴里,另一只手还是拿着医疗本。她把药放进嘴里后,把空着药瓶盖放在手心里。
   史海拿过药瓶盖,把装水的搪瓷缸递给杨帆。
   杨帆脸无表情还是机械的接过白色的搪瓷缸,她把搪瓷缸的水送到嘴边看到搪瓷缸里红色烤漆波动的水纹时,她呆滞的目光好像突然有闪电似的一闪,她的手快速的松开送到嘴边的搪瓷缸,搪瓷缸掉到地上,在静静的病房里发出很大的一声响,“血、血、血,我不要喝血……”
   史海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靠北窗两边病号床上的两个老人用被蒙住了头,对面坐着的小孩大声惊恐的喊着:“妈妈,快来呀!”
   杨帆双手交叉抱着自己紧缩着的上身,医疗本还是在手里手里紧紧的攥着,嘴里不停地说道:“血、血、血,我不喝血。”处于歇斯底状态的她,直到护士过来给她打了一针镇静剂,杨帆躺在床上才平静下来。
   “我这辈子怎么了,两个孩子让我这样不省心。”杨帆的妈妈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眼里流着泪。杨帆的妈妈也是部队后勤部一个部门的军官,杨帆那大大的眼睛特别的像她妈的眼睛,杨帆的皮肤没有她妈那样像一号面粉那样白,也许杨帆喜欢那种阳光沐浴下的皮肤,要那种自然健康的感觉。她妈妈穿着部队发的白色衬衣,裤子也是部队发的绿色军装。
   当时杨帆母亲说的话,史海也没有多想,他知道杨帆还有一个哥哥,在部队宣传部门工作,差不多应该算是部队的职业作家了,她哥哥应该是不会让母亲不省心的。几个月前,他和杨帆还搭她哥哥杨海开的车去外地呢,她哥哥虽是一个性情中人,但还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史海对她哥哥的评价应该是不错的,事实也确实证明了他的判断。
   史海身体虽说吐血导致虚弱些,但自己感觉还没有什么大碍,他让杨帆的母亲回去休息一下,让他留下来照顾她。杨帆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去了,她的母亲真的是还有一件事情要操心的,那就是她的哥哥杨海。
   史海在杨帆身边几天里,杨帆并没有感觉她认识史海,她除了对医疗本说“字怎么没有了”这样话外,还有一见到水就马上推开或扔掉,呆滞的目光会出现闪电一样凌乱的光,嘴里会不停的说“血、血、血,我不喝血。”这样的话,然后歇斯底里一阵。她除了说这样的话之外,其他的话是一句也不说。
   史海找主治她的医生,医生说她是受到严重刺激导致神经出现障碍,她目前的记忆只是停留在受刺激时那段时空中。目前的结论是:她是否能恢复正常精神状态,这主要是看她是短期记忆障碍问题,还是长期记忆障碍问题。所以说现在目前无法确定。
   记忆神经出现障碍,听医生的诊断,加上杨帆一见水就条件反射说出的话,他知道杨帆病情的主要原因是夏莲身上中弹流出的大量的血,无疑是对她最大的刺激。他回忆自己抱着流血的夏莲时看到杨帆时的情景,杨帆望着他抱着夏莲的时候是一动不动的站在旁边,张着大嘴好像连气都不喘,对了,当时站在那里的杨帆举在空中的一只手拿着一个白色的本子,上面印有红字。记得尹尔仲劝他把学生带回学校时,杨帆过来拿着一个本子说:“有她保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杨帆拿着的是一本《宪法》,在夏莲流血旁边站着的一动不动的杨帆手中举着的是宪法。杨帆以为拿着宪法,政府就不会对学生怎么样,对于杨帆而言,她不相信如今的政府还会像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样会肆无忌惮的践踏国家的大法,再说学生的本意也是出于一颗爱国的心啊,直到夏莲身上的血让她天使一样的纯净的心灵变得如此脆弱,她的精神崩溃了,她以往的美好梦想顷刻间破碎了被掏空了,一片空白的大脑剩下的只是血染的世界和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的一点点残留的记忆。如今杨帆手里拿着的医疗本,也许她以为应该是她记忆当中的一样珍贵的东西呢,那是她之前拿着的《宪法》,但如今她好像发现那里印有的字不见了。这也许就是她拿着医疗本嘴里不停地叨咕“字哪去了,字哪去了”的原故吧,她在寻找着什么丢失的东西。
   史海住进了医院就没有再关心外边的事情,一方面是他身体方面出现了些问题,更重要的方面是夏莲的两次的死亡都给他的肺部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极度的伤心欲痛使他肺部中毛细管出现破裂,夏莲第一次死亡的时候,他吐血后还支撑了下来。但对于第二次死于枪弹中的夏莲造成他吐血后身体没有支撑下来,进了医院,他每天打些医治病情的点滴。但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杨帆的病情,如果她未来的一生就是这样的,史海肯定是不能接受的,无论外边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陪在杨帆身边,想办法让她恢复记忆,也许这是他目前的唯一的期望。
   杨帆的母亲那天回去之后有两天没有过来了,不过她的哥哥在她住院后第三天来看妹妹来了。陪杨海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那俩人表情挺严肃的,不过他们没有同杨海一起进屋只是站在了门口。
   杨海进屋抱住杨帆,用手轻轻的抚摸妹妹后背上的长发,嘴里说道:“妹妹你会好的。”杨海的声音似乎有些抽泣。
   杨帆的脸在杨海的右肩处,目光呆滞对着史海,没有其他什么表情。
   杨海松开抱住的杨帆,回过身来对史海说:“我妹妹就交给你照顾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要照顾好我妹妹,我相信你。”说完他用手重重的捶了史海胸部一拳,那一拳含有无比重量的意义。杨海嘴微微张了两下,好像对史海还要说什么,但他咬两下嘴唇没有说什么,向史海点了两下头转身要走。
   史海忙跟过去想送送他,杨海摇摇头,然后转头看一眼杨帆,示意他不要送,要好好照顾好杨帆。
   史海以为杨海看到杨帆这样状态造成心里难受不想多说什么话吧,他也没有多想,所以对杨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意思让他放心。
   杨海走出房门,身影很快消失了。
   史海在杨海走出病号房后,感觉杨海好像那里有些不对劲,是他伤感的目光,还是无奈咬嘴唇的下意识的动作。史海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杨帆后,转身走出病房,等他快步走到楼梯口时,杨海正好在下楼梯一半的拐弯处下楼梯。史海居高临下的喊了声:“杨海。”
   在楼梯拐弯处刚下一级台阶的杨海听到史海喊他就停下脚步,仰视着看史海。
   刚喊完杨海的史海正在下楼梯想跟杨海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停在了杨海的手挽上了,在杨海的手腕上有个亮光光的东西,那亮光光的东西是一副手铐,手铐扣在杨海的两只手腕上。不解的史海疑惑的看着杨海,杨海这时反而透出淡淡的微笑,史海没有再想什么,也顾不得身体的虚弱,急匆匆下楼梯走到杨海跟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