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东北一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九)《中部》
·冷万宝《让个人享受自由 政府将获得权威》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莫用内地维稳的思维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
·冷万宝《乱谈牛逼与痛哭的能源局长刘铁男》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二)《中部》
·冷万宝:《由维权律师唐荆陵母亲之死引发的联想》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六)《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七)《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四)《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五)《中部》
·冷万宝《痛悼为民主贡献一生的陈子明先生》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八)《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中部》
·冷万宝《 杂谈内地媒体对香港选择性的报道及其它》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一)《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二)《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三)《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十九)《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中部》
·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一)《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二)《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三)《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四)《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五)《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六)《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九十七)《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614


   17
   
   半睡半醒的韩流到了天亮后,起来洗把脸就出门往梁书豪家里去。
   韩流到了梁书豪家里,陈默、梁书豪、黄学峰等人已经聚在梁书豪的家里。也许人一聚在一起,人的士气也会增加的。当时他们似乎都没有多商量,就决定再次呼吁铁厂工人及民众上街游行示威抗议政府的暴行。随后他们起草了《急告铁城人民书》,在书中他们是这样写的:
   “6月4日,惨无人寰灭绝人性的惨案,在举世睹目的北京城中发生了。北京在流血,眼泪和愤怒已无济于事。反动政府已把我们的同胞当做任意宰割的羔羊。
   铁城的同胞们,难道北京人民的鲜血,还不能唤醒我们吗?!政府的流氓和卑鄙,法西斯的暴行,已经让我们再不能容忍了。一分钟的沉默,就会有上千人流血,血!血!!血!!!
   同胞们起来吧!反对暴政!反对流血!!反对屠杀!!!
   铁厂工人号召铁城市的工人阶级迅速行动起来,举行总罢工。铁厂工人决定于6月6日晚4点40分举行抗议暴政游行。
   希望铁城市的工人阶级行动起来,一起投入到这场伟大的爱国运动中来。
   起来吧,铁城市的工人阶级!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铁城市东方红钢铁厂声援团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急草
   
   起草完呼吁书,他们就分工为游行示威的行动做准备。在他们起草《急告铁城人民书》过程当中,梁书豪家中的一台黑白电视机始终播放所谓的“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新闻,红色恐怖对于一群心装“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热血青年而言,已经是起不到任何恐吓的作用了。
   他们按着各自不同的分工去行动。
   韩流去召集其他“民主沙龙”的成员及第一次游行中认识的活跃人士。
   梁书豪、林语行等人再去动员铁城市另一大型企业纺织厂职工出来游行。
   韩流和陈默等人再次去购买宣传所需用品,当他们再次遇到上次卖给他们纸张的服务员时,她一方面把他们需要的东西递给他们,一方面又关心的对他们说:“这次非同寻常,一定要注意安全”。
   他们非常感谢她的关心,又好象跟她开玩笑的说:“一旦我们真的倒下,别忘了给我们送上一束鲜花。”
   她说:“不会的,如果真是这样,我也会去上街游行的。”
   晚上8点左右,他们又聚到梁书豪家里,探讨了明天游行可能出现的问题,如是否遭到暴力镇压,单位领导及警方是否会阻止等问题。由于政府的残暴,他们的良知已经不允许我们考虑那些无法预测的问题了。于是,他们在黑暗的笼罩下,在铁厂职工主要出入的地方及公交汽车的主要站点,等等,张贴《急告铁城人民书》。
   第二天,当他们四处查看时,这一次张贴的呼吁书没有第一次呼吁声援学生时幸运,发现很多张贴的《急告铁城人民书》被撕毁,于是他们继续补贴,并在职工上班高峰之时,韩流和陈默又把一张《急告铁城人民书》贴在钢铁厂正门的墙上。
   铁城大学的学生在职工未上班之前,就把钢铁厂的很多入厂大门用人墙挡住了。职工本来就不满政府的暴力行为,他们的呼吁正符合职工的心愿。于是,相当的职工就聚在铁厂正门的广场上,听学生们的演讲和看他们张贴的呼吁及史海撰写的《致铁城同胞的一封公开信》,很多铁厂工人等待着晚上的游行。
   梁书豪等人成功的动员了长春纺织厂的工人在规定的时间里出来参加游行,纺织厂工人还给了梁书豪等人大量的白布及有背带的围裙。
   上午,韩流找了一些大学生及朋友到家里,用梁书豪带回来的白布等物品制作横幅及在围裙上书写标语口号。
   韩流写了“我们来了——铁城铁厂工人老大哥”的横幅及在白色的围裙上写完了“誓死捍卫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之后,并把写好标语口号的围裙放在身上,就又去了铁厂正门的广场上。
   下午韩流和陈默等人又聚在在梁书豪家里,但这次聚会,他们好象有很多话要说,但他们似乎又没有说什么,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陈默低沉的声音背诵北岛的一首《宣告》的诗歌。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
   宁静的地平线上
   分开了生者与死者的行列
   我只能选择天空
   绝不跪在地上
   以显示刽子手们的高大
   好阻挡自由的风
   从星星的弹孔里
   将流出血色的黎明
   在陈默背诵诗歌的时候,在他们每人的背后似乎想起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在他们耳朵里陷入于悲伤而哀怨的旋律中,眼里却不断闪着《自由女神指引人们向前》的画面。
(2014/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