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东北一虫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30日)《我是谁?》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如何相信争议证据的另一方?》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哈姆雷特经典独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映像》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1日)《在满地的垃圾中,高尚与崇高及理想是否同国旗
·冷万宝腾讯微博(9月22日)《无论多高的墙都挡不住自由的飞翔——给公权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无制度上的保障,权力者言行很难合一》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在垃圾场升起的爱国激情,让关门的美帝羡慕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一个社会中没有不同的声音,必然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2日)《理论是否合理,应有实践下结论》
·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信仰脱离普世价值轨道必将走向灾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杂谈用约炮方式来解决形式主义看似很爽》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当权力者自身存在问题而是外因将无法摆脱恶性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力挺不得人心的家伙们,就是捍卫普世价值》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甘地经典名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3日)《红宝书一定会战胜普世价值,信不?》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维稳的基础是公平、公正、正义,还是压制、维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房价居高不下的主因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运作下的资本与剥削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法治下资本促进社会福利、公平、正义等普世价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是因为还在关心它》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批评政府说明人们对未来报以希望》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庸俗的爱国观念》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4日)《当国家成为自由象征时,不爱都难》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一个人或政府坦坦荡荡的,会惧怕批评吗?》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集权为什么不牢固?》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批评国家是匹夫之责》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5日)《享有自由的结果终归是利大于弊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嫖幼女罪与强奸无关》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真话在报喜不报忧的地方总会视为洪水猛兽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腐败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这万恶资本主义社会怎么这么虚伪》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左东西必然导致祸国殃民的结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自由的力量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压制住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6日)《法官可能真的是不知道宪法及刑法原则的》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无宪政每个人都不会有安全感》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房价居高不下,主要责任在政府》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对造成灾难根源缺少深刻反省,人未来就不会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看客结局可能会沦为受害者》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依然是等级森严的社会》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7日)《文革社会平等?》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微博死了,但倡导的普世价值及宪政绝对不会死
·冷万宝腾讯微博(10月8日)《那些人留恋文革?》
·冷万宝《微博死了,但在微博上面倡导的普世价值绝对不会死掉的》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
·青年节的祈祷
·冷万宝《由赵常青先生被以“扰乱公共场秩序”的罪名判刑所想到的其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一)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二十八)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一)
·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二)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三)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四)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五)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六)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七)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八)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三十九)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
·冷万宝:[六四征文]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一)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三)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四)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五)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六)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七)《上部完》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八)《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四十九)《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中部》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一)《中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300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3
   
   史海、韩流等这些政治犯被送到劳改城第一监狱一个多月后的一天晚上。
   这天晚上大家拿着饭盆到监道准备打饭的时候,政府安排的一个负责管理政治犯的刑事犯的人,他叫白恩才,对大家说:“大伙先别吃饭,带着笔去教室,郎大队长要训话。”
   大家来到楼下教室,各自找座位坐下。
   等了半个小时,负责管理政治犯的郎大队长出场了,他叫郎国平,他两年前从部队转业到监狱工作,据说当地的司法部门有意培养他成为这里的监狱长,他个头挺高的,有一米八零个头,浓眉大眼的,但他的眼睛不知道什么原因,经常是一眨一眨的,而且特别的明显,他每次说话前都要眨几眼,今天坐在教室讲台那里同样先是眨几下眼,直视坐在前面的政治犯一会说道:“今天晚上有点对不住大家了,没有等你们吃饭就让下楼了。”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然后又是眨几下眼,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政治犯没有表情的看着他,不知为什么他感觉那些政治犯对他不怀好意,并不是谁猜测他是这样想的,他经常对政治犯说的一句话就是这样的“你们不要老对我不怀好意。”谁也不知道他出于什么心理认为别人这样想他,这也许与官方经常宣传有关系,官方在媒体上动不动好说这样的话,少数人别有用心不怀好意妄图怎么样怎么样。每当他们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是他们那里出现了什么问题,但伟大光荣正确的思想指导下,总会认为自己是不会出现问题,问题一定是少数别有用心不怀好意的人制造出来的。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问题而别人有问题,就用国家作为打击别人的工具,为保卫国家就得惩治他们认为破坏国家的少数人,重的就开展运动按千分比枪毙国民,轻的就扩大化让几十万人生不死。
   似乎有些游离故事情节了,还是回到郎大队长居高临下的场景中吧。郎大队长说完“你们不要老对我不怀好意。”这样的话,看下面没有什么反应,就开始直奔主题了,“把大家叫到这里,不为别的,只是想再次检验一下你们是否适应这里的生活环境,而检验方式之一就是你们对监狱规范掌握的熟悉程度。如果你们在思想上还不能认识到这一点,对我们监狱而言那就是工作失职。”他说到这里看了一下表,“六点钟大家准时参加考试,还有两分钟,我废话就不说了”。
   郎大队长话音未落,二十几名着装的狱警破门而入,把教室里几乎所有的空间都填满了,像史海、韩流、柳刚,等等人的旁边分别站着两个狱警。
   在政治犯桌前每人发放了一张杂志那样大的考试卷后,“考试时间开始。”郎大队长大声宣布后,把手腕上的表摘下放在讲台上,考场很静,好像他手表指针在走动的声音都能听见,那指针走动的声音不由让人想起恐怖主义分子在公共场所里安放的已经启动的定时炸弹所发出的声音,那声音给人的心理产生了不小的紧张或惶恐的作用。
   在考试的过程当中,劳改城第一监狱的监狱长在几个着装的警察簇拥下,也闯进考场。张爱笃在考场巡视一周之后,站在前面的讲台前,手插着腰,他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名警察在为他助威。另外二十几名警察,有的在考场的过道上来回不停地走动,有的站在政治犯的身后。张爱笃站在讲台前用秋风扫落叶一样的目光直视史海,史海泰然自若地坐在考场的椅子上用不以为然的目光回敬张爱笃。
   
   考场上,除了来回走动的警察的皮鞋声,几乎没有别的动静,对了,还有郎国平手腕摘下放在桌上的手表指针走动的动静。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八)《中部》

(2014/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