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东北一虫
[主页]->[百家争鸣]->[东北一虫]->[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东北一虫
·就中国政府镇压中国民主党及异议人士一事致英国首相布莱尔先生的信
·就中国民主党负责人王有才等人遭到非法逮捕一事致国家主席、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中国民主党创建人王有才等人一事致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玛丽.罗宾逊女士的信
·就浙江法院审判合法公民王有才一事发表绝食抗议声明
·就王有才、泰永敏委托家人及律师为其辩护得不到保障一事
·就徐文立、王有才因以理性、公开、和平的方式践行宪法所赋予的公民权利而遭到地方法院不公正的审判一事
·吉林省异议人士在本月十二日~十五日将要参加百日绝食接力活动
·就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把为让公民获得更多信息的林海先生判刑及吴义龙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开除学籍一事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就修宪问题致国家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们公开信
·吉林民主党成员参加王丹等人发起的要求重评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征集百万人签名活动声明
·吉林省异议人士就要求重评“六.四”事件及建立保障人权机制致国家主席、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司法机关的信
·敦促中国政府重评“六.四”事件一事
·我所认识的张铭
·异议人士放弃立足经济的幻想
·沉默面对“六.四”纪念日
·良知无法忘却的“六.四”血案
·诬陷是中国社会的巨大毒瘤──读《中国农民调查》中的一起诬陷案有感
·谎言者与戳谎者的结局
·与警察探讨防民之口所带来的危害性
·官员不讲真话的原因及后果
·野蛮拆迁失住所 上访结果无家归
·法院有人民二字未必为人民
·网络自由不容钳制
·让百姓远离教育高收费及乱收费所带来的恐怖心理
·小议选举权
·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可以不逍遥法内──读《任何犯了法的人都不能逍遥法外》有感
·八年前的今天
·不依法治党焉能治党从严──有感江泽民治党从严的方法
·略议缺少反思、悔过的《白皮书》及生存权在中国
·略议中国公民所具有的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的实质
·略议言论、出版自由在中国
·略议结社、组党、游行、示威自由在中国
·略议司法部门与人权的保障
·是谁制造的台独
·意识形态的挣扎
·杂谈中共领导人的人权观
·是谁在不断的制造大贪官
·对民运自身问题的思考
·议人民公仆为何封杀反贪题材电视剧
·网吧与矿难事故被重视的背后
·实事求是的悲哀
·靠专制思想能治国
·从“九.一一”想到了“六.四”
·有感由灾难所体现出的优越性及其他
·刍议“在求同存异中共同发展”的两面性
·警察何时不再扣押合法公民警察何时不再抄合法公民的家
·“兔脑袋火锅”与“三个代表”
·中国公民就日本首相再次要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呼吁人大常委会对此采取强硬措施
· 靠承诺也能防治腐败
·今天被传唤经过
·“英雄”之死的背后
·以民为本还是以官为本──思考地方政府制定政策的走向
·中共要想加强执政能力必须要还政于民
·中国腐败真的不可怕吗?──有感于为腐败辩解及开脱的文章及专家
·难 忘 的 往 事
·向日葵•萨克斯
·我走了 ——三年前落难有感
·既 然
·血雨腥风何时了
·雾•风
·无 题
·勿 忘 的 画 面
·腐 败 草
·腐给警察先生们书
·赔偿申请书之一赔偿申请书
·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书
·赔 偿 申 请 书之二
·蒙受冤狱当赔偿 怎奈法院偏枉法
·我到底有什么公民权利?!
·莫 名 其 妙 的 一 天
·执 着 的 民 运 战 士——唐 元 隽
·无 奈 的 出 走
·亲 情 无 法 体 现 的 社 会
·救救濒临死亡的民运人士安福兴
·宁 弃 特 权 争 人 权——简记一位中共干部走向组建反对党的心路历程
·总理你不厚道——有感于温家宝回答记者有关民生及言论自由问题
·百姓何时从被黑的围城里走出来
·残 缺 的 家 书——给亲友的狱中书信
·吉林省有良知的公民致丁子霖等六四事件死难者家属的慰问信
·中国民主党东北三省筹委会申请书
·中国民主党吉林省筹备委员会公告
·结社登记申请书
·正义之星在腐败大火之中陨落
·谁 之 罪
·徇 私 枉 法 路 畅 通 公 正 无 门 洗 冤 狱
·官官相护 百姓遭殃
·勒索——谋生者的致命伤
·盛世无法掩饰学生家长缺乏的安全感(再续)
·盛世的新衣无法掩饰百姓缺乏的安全感(续)
·盛世中百姓所缺乏的安全感
·劳教制度成了官员腐败的推助器和迫害举报者的武器
·母亲与国家这个“母亲”
·英雄在冷血社会中的命运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乱收费及高昂的教育费用是老百姓难以承受之重—— 刍议义务教育的空缺及教育产业化的弊端
·议《刑法》中 306 条款的 “ 律师伪证罪 ” 的副作用
·对百姓不要太冷酷
·农民工何时不再生活在悲惨的状态之中
·一件本不应该发生的案件
·在五一劳动节中祈祷农民工早日摆脱悲惨的命运
·律师也是弱势群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转载于独立中文笔会
    http://www.penchinese.org/magazine/300
   冷万宝:血色铁城·(长篇小说·之五十五)《中部》

   
   

   3
   
   囚车虽然把史海从被关押的看守所里带了出来,但他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了那里没有带了出来。人一旦经历过那地狱般的生活之后,人的记忆力是很难摆脱掉那阴森可怖的境遇,那个记忆中的世界,阳光是很难照射进去的。
   
   二十二个月前的那天晚上,他被看守所的警察带到那长长的幽暗的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监道上,走在监道上如同行走在隧道之中,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也许是史海身体有些虚弱的原因,在监道里走了不远的路, 就有些气喘,进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处于疲劳中,没有时间好好休息一下,再加上吐血,还有夜晚的审讯,此时的身体确实是有些糟糕。
   那监道很长,他仿佛是走了一生,时间对于每一个人不同境遇的人而言,时速是不一样的。不知看守所的监道有多长,史海在一个黑漆的铁门前停了下来,前面的警察用钥匙把铁门的大铁锁打开,铁门被里面的人拉开,拉门的声音在寂静的监道里显得声音特别大,而且也特别难听吱吱扭扭的,那声音就像泡沫蹭玻璃时发出的。开门的警察打开戴手铐的人手铐,“进去。”被打开手铐的人进了进去,随后铁门又发出吱吱扭扭的难听的动静,前面的警察把门锁上。然后往前又走了很远的一段监道,警察打开一个黑漆铁门的大锁,和刚才打开的程序差不多,铁门在发出难听的动静下打开,史海后面的警察轻轻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也没有说什么,史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是警察无声的暗示什么,还是自己的生活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史海闭了一眼睛了,似乎是要适应一下这非人的生活条件,他向前跨了一步,走进了牢房。身后再一次响起了难听的动静,随后咣当一声牢房的铁门关上了,并同时听到了稀里哗啦的上锁的声音。
   屋里的灯很昏暗,尽管外边已经是天大亮,但窗外看不到天空,窗外的不远处的高墙挡住早上的阳光,外边的阳光照射不到牢里,牢里的光显得特别的不足,刚一踏进牢里,史海的眼睛还真有些不适应,屋里的状况在他眼里是模糊的。
   “往里来,”里面传出一个说话的声音。
   史海向前迈了一步,但赶紧缩了回来,吓了一跳,他一脚好像踩上棉花包似的,很软的感觉。他低头细看一会,地上躺着竟然是一个人,那人刚才被他踩一脚。
   在史海还没有搞清楚状况的时候,身后的门眼传来一个声音而且声音很大,“操你们妈的,这个人不能给我捅咕。”听声音感觉是那个刚才用手轻轻拍打他一下肩膀的那个警察。听到这个粗野的声音,史海好像也明白一点什么,他知道刚走进去监狱可能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但从刚才警察说话的方式,从另一方面感觉到进到这里的人,恐怕已经不再是人了。
   在警察声音消失不长时间,就听监道里传来“救命”的呼喊声,听声音好像同他一起带到牢房的那个戴手铐的人。
   “往里走。”
   “前面躺着人怎么走,”地上躺着不是一个人,而是差不多有七八个人挨着躺着一排,几乎塞满了号内的过道上。
   “踩着他们身上过去。”
   “不是开玩笑吧?共产党人可以踏着烈士的血迹前进,我们是不是不可以超越他们踏着活人的躯体前进啊。”史海有些疑惑的问并半开着玩笑。
   “少废话,让你踩你就踩。”
   史海听那人说话是认真的,共产党说自己最讲认真二字,没有想到被关押这里的人也是挺讲认真的人。于是史海就按着他们说的向前迈开了腿,但他希望从躺着人之间的缝隙中过去,但躺着的人之间真的是没有缝隙,几乎是严丝无缝。史海真的是踏着躺在地上的人身体上过去了,来到里面一小块的空地上停下,前面也不能走了,无路可走,前面是一个破床单子挂在墙上,一股刺鼻的味道从挂在墙上的床单后面传了出来。
   “你在这躺下吧,等起床后再说。”屋内一个人告诉他。
   史海指着脚下的地方,问:“躺在这里吗?”
   “那你说躺在那里啊?宾馆里舒服,你能去得了吗?”
   史海觉得那人说话还是有道理的,没有说什么就坐在只铺一个破床单的水泥地上。
   “没有到点,不能坐着,躺下。”在史海旁边躺着的人在提醒他。
   史海躺在水泥地上铺着的一块湿漉漉的破床单上,很快刚才那种怪味又从挂在墙上的床单后面出来了,这次他感觉出了那是一股骚臭气味扑鼻而入。此时的史海眼睛还不太适应这暗淡的牢里,他躺着的地方正是号内厕所的门前,不过厕所没有门,用一个挂在上面的床单遮掩着,史海的手几乎都能碰到那挂在厕所门口上的床单,而躺在身下的床单的下面不仅是湿漉漉的,而且还特别的有股异味。那湿漉漉的地方显然是撒尿的人溅上去的,在牢里有的人是可以站在厕所边的铺板上,掀开挂在厕所上的床单,直接往里撒尿的,不用进到厕所里方便,所以站在铺板上的人直接往里撒尿时,不可能都尿到便池里,有一部分就撒到了史海躺的地方上,地上湿漉漉的并不是水,而是人的尿,躺在那个地方的人闻到骚味就在所难免了。不过后来史海才知道,并不是谁都可以站在铺板上撒尿的,只有牢里的牢头狱霸才是可以的,好在史海只是在那里躺了一个早上,当天晚上他就可以在铺上睡了。
   史海当时由于进去之前根本没有好好休息,所以那时也顾不了那些些了,和衣躺在了地上,睡意马上就侵袭了上来了。
   然而就在史海刚感觉睡着的时候,一阵惊天动地的声音把他惊醒了,是楼道里急促的电铃声响,随后屋里乱哄哄的声音:“赶快起来,快、快,叠好行李。”
   “你站起来。”
   史海还没有搞清状况时,好像有人踢了他一脚,但用的力气不算太大。
   这时铺板上的大多数人都光脚跳到了地下,挤在了一起。
   铺板上几个人在快速的叠着行李,把叠好的行李摞放在靠墙的中间处,等行李叠好,就听到有人在喊:“上铺板坐好。”
   喊的声音未落,地上的人除了史海,还有两个人收拾晚上睡觉铺在地上的东西外,其他的人都上了铺板上分成两排齐刷刷的坐好了。
   “你靠一边坐着。”史海按照号内的人指着的地方,脱鞋上去坐在那里。
   牢房的面积估计不到三十平方米,长是六米,宽不到五米。牢里过道两边分别是铺板,过道靠东边的墙处隔出一个厕所,厕所两边墙各有一扇是铁窗,铁窗外边不远几米处是高墙电网,铁窗外边上面延伸的楼板是楼上牢房的过道。由于铁窗上面楼板的延伸加上不远处的监狱高墙,阳光为此根本照射不到牢房里,除非到到铁窗前,能看到高墙与延伸楼板之间的一线天。这是牢房唯一能见到的一点阳光,当然是能到铁窗跟前的人,但在牢房大多数人是不被允许到铁窗前的。
   牢房最初设计每个牢里关押十八个人,史海被关押的牢里关押了五十多名未判决人员,牢里关押人员最多时达到七十多人。每面铺板上本应该睡九个人都不算宽裕的地方,有一面铺板上平时要安排睡三十多人,睡觉的时候躺在铺板上的人是不能平躺着的,必须是侧身躺着而且是不能选择方向的,睡在铺板上的人是一颠一倒——就是一个人头朝上,另外一个人头朝下,除了靠在铁窗前的墙上的人手是闲着的,其他每个人的双手都要抱着前面人的双脚,三十多人就这样紧紧抱在一起,人贴人的在一起睡觉,等这些人躺下后,值班把三四床被横盖在他们身上,这种刀鱼似的睡法解决了牢里人满为患的大多数关押人员的睡觉问题。
   另一面铺板上睡觉的人相对要好些,只睡十几个人,但牢里的号长与牢头狱霸的待遇就非同寻常了,他们四五个人每人差不多要占正常一个半人睡觉的地方,剩下的地方给牢里几个伺候他们日常生活的人,如给他们打饭、准备洗漱用具、洗衣服的人。
   另外还有十几个人睡在过道的水泥地上,不是牢里什么人都可以睡在地上的,有的和号长或牢头狱霸关系好的人才可以睡在地上的,但地上也是分好坏地方的,靠牢门近的地方算是好地方,靠里边厕所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睡在那地方的人通常是得罪号长或牢头狱霸的人,或是他们看着不顺眼的人。睡在地上好地方人可以不用刀鱼睡法起码可以翻身或平躺着,但有时牢里人满为患的时候,睡在地上的人待遇就可能会不好的,睡觉时候也会拥挤得严丝无缝的,史海早上进来的时候正好赶上牢里严重超员。
   夜里在铺板上睡刀鱼姿势的人一旦被人挤了出来躺在了其他人身上,这好办,夜里值班的人会上铺板上踩着那些“刀鱼”,把那个被挤出的人踩下去。牢里平时五十多人晚上基本是这样安排,特殊情况下牢里再增加二十几人的话,每个地方在原基础上费些力也就解决了。
   牢里除了号长和几个牢头狱霸不坐板之外,其他人员通通坐板,两边的铺板差不多坐满了人,每面铺板各坐两排人,每排坐着十二人左右,牢里铺板上坐着四排人,坐板人的姿势是有严格要求的,要做到背挺直,头端坐而且眼睛要目视前方,坐在前排的人目视前面的墙壁,坐在后排的人要目视前排人的后脑壳,这样的姿势在前期时间里每天要坐十个小时以上时间,早上六点起床,几分钟叠好行李后马上就坐,到七点吃饭时间,吃饭半个小时时间,七点三十分开始到中午十一点半继续坐,然后下午一点再坐到四点,半个小时吃饭,四点半到晚上九点睡觉前继续坐。这样一天下来,牢里大多数人一天坐板要有十二个小时之多,午休一个半小时。
   后来有个人无法忍受这里的非人待遇,夜里在厕所里自杀了,午休时间被取消了,并改成了坐板时间。取消的原因,据说是让牢里的人没有休息时间产生杂念,坐板时间长,累得没有精力想其它问题,这样牢里就可以少出这样的事故。
   在号内大多数人坐板的同时,有一个人在屋里的过道上来回走了好几分钟,这个在牢里过道来回走动的人,通常是管号的管教安排的号长,或者是管教安排的值班的。管教安排牢里的号长或值班的人员,他们在牢里行动基本是自由的。但这些人基本上是牢头狱霸。当他们其中一个人在号内过道上来回行走的时候,屋里特别的静,只能听到他的脚步声,不一会脚步声停止了,屋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史海感到坐在身边的人有些紧张,身体紧缩着。
   “昨天晚上谁没有打着呼去厕所了?”过道上人说话很慢,但音调很冷。
   随后一个人从铺板上跳下地上。“对不起,力哥,我看你睡着了,就没有敢打招呼,怕你醒来。”
   “你他妈的这不是害我吗,值班能睡觉吗?你这样说,要是让管教知道了,我不得挨收拾啊。你说怎么办?”
   跳在地上的人光着脚,走到叫力哥的跟前,然后九十度大弯腰,力哥二话没有说,用胳膊肘砸那人的腰眼,每砸一下,那个人发出一声闷声。每砸一下,那人都不自觉的往地上瘫一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