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郑恩宠
·上海李耀新倒台大块人心
·人权律师团一面时代旗帜
·向谢燕益律师妻原姗姗祝福
·中美之差最大在律师地位和
·孔杰荣评毛邓习的律师政策
·维权律师的前世今生
·官员占房千万套真假反腐试金石
·专访江天勇律师
·上海百姓维权有进步有希望
·梁家杰律师评习近平两条出路
·美国历史上最成功刑辩律师
·何为《全球人权问责法》?
·《709人们》香港上映记录时代英雄们
·周恩来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709案和人心向背舆论战
·隋牧青律师被传唤
·法官离职工作不满占大多数
·2016年12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谁将李富春律师整疯?
·请律师民告官促上海市长下台
·上海人权律师林礼国挑战最高法官
·谢阳律师遭酷刑他挺过来了
·知识、法律界联署要周强辞职
·陈桂秋教授:揭709案酷刑细节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两检察官
·人权律师评2016十大人权案件
·1月24日“国际处境危险律师日”
·李和平、王全璋遭电击酷刑
·谢阳律师亲笔控告监舍警官暴力
·谢阳亲笔控告警官阻扰律师会见
·全球25以上城市聚焦中国维权律师
·网络“翻墙”禁不住
·上海市民勇告下台市长杨雄
·2017公布财产决定中共命运
·许昕、斯伟江律师为赵春华出色辩护
·十九大政治局韩正出局应勇上位
·百律师成立“谢阳刑讯逼供控告后援团”
·八国外交官探王藏、叶海燕、倪玉兰
·敢为政治犯辩护律师吴魁明
·30万律师成重点监察对象
·律师酷刑表明当局绝不向维权者让步
·张春桥幽灵和709律师酷刑
·对谢阳律师的起诉状
·欧盟促中国政府查谢阳受酷刑案
·不尊重律师人权的访民会有好结果?
·专访陈建刚律师
·祝7律师获勇气奖
·转载来源:谷歌
·美议员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国际社会声援被捕中国律师
·李金芳:中国的“辩护人”
·余洁:即使反腐也为中共特权
·记人权律师王全璋
·人权律师之妻时代骄傲
·709律师家属天津行
·吴淦严词拒绝认罪
·耿和:高智晟新书英文版发行
·2017年1月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美议员会见中国律师家属
·访民王芳不认罪他人事不知道
·王全璋律师被起诉
·709律师家属情人节礼物
·709律师家属获奥斯卡人权奖
·陈旭下台吴志明落马指日可待
·709律师家属致美欧政界关注酷刑
·倒台陈旭是韩正的亲信
·2017年2月中国律师权益动态信息
·杨海鹏提前20天向我透露陈良宇将倒台
·李和平回家韩国律师当总统
·709律师家属需做长期软禁准备
·上海将空降市委书记或市长
·陈旭案引发上海大地震?
·我与92律师公民要求查明709案酷刑
·三律师妻子参加美国会听证
·709案高调开场低调模糊收场
·害怕人权律师当总统系709案实质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三律师妻子见美助理国务卿
·美国帮助中国百万法律人的使命感
·五律师妻子在美国会听证会作证
·美听证会期间上海通知对我特别保护
·上海教堂广传美国会听证会
·美总统为何亲自拍板营救709律师家属
·论对709案施害者的饶恕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转载来源:大纪元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上海特稿:我在巡视组举报韩正的全过程
   
   【大纪元2014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9月19日上午,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略施小计,在警察和保安的陪同下临时改道前往中央巡视组上海驻地,状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疑似是市委办公厅人员的接待人员起初对郑恩宠状告韩正进行恐吓威胁,当被告知十几万字的材料已通过其他渠道转交巡视组,对方才改变态度。郑恩宠回到家时公安局的人已经在等候,通知他从今天起不允许再出门。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
    郑恩宠略施小计骗过警方直奔中央巡视组驻地
    当天上午郑恩宠律师向警方提出因拆迁问题要回从小长大的派出所去查父母的户口,闸北分局派了警察保安各一名陪他同去。郑恩宠以天不好路难开为由建议坐地铁去,当他出了地铁口往中央巡视组上海办公地点江苏路888号方向走了一段后,后面跟的警察才发现不对劲。
    郑恩宠明确告知对方:“你赶紧给市公安局打个电话,我今天要到中央巡视组”,警察称:‘你不要告诉我,我只当不知道’。
    长宁区党校门口到处是便衣、巡警、国保、特警
    在中央巡视组驻地现场看到,门前有七八十访民,外面也有很多的保安、便衣、特警、民警、巡警、城管。
    守门的保安问清楚郑恩宠来访原因后,放他们三人进去。党校内很多铁栏杆拐七拐八,每个栏杆处有三四个警察在指挥,进入楼内教室,里面坐满了人。刚开始郑恩宠以为很长时间才会轮到自己。
    当他听到填好表的人赶紧排队时,他一看只有六七个人。原来很多其他人不是第一次来,是来等消息的。一共有三个开放的教室,每个教室二组人接待,每组两个人,一个管电脑、一个负责接待。
    接待人员威胁恐吓: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郑恩宠坐了不到5分钟就轮到进去,在靠门的一个接待台,接待他的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工号018、另一个年轻一点的016。
    当他递过表格,对方相当老练不看名字、不看身份证,直接看内容问:“你今天告什么内容?”郑恩宠说:“我告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对我软禁了8年,从2006年6月5日开始,每天有3名警察、9名保安24小时把我关在家里,我今天以查我父母户口名义才来的,跟我的警察就在那边。”
    对方瞪大眼睛说:“你怎么告韩正啊?!”
    郑恩宠回答说:“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的问题,并公布电话号码、办公地点。韩正是市委书记,我今天告他是告对了。”
    问:“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答:“你们报上登出来没有提条件,谁可以告谁不可以告,你看看我的内容好不好?”
    问:“你告韩正要负责的!”
    答:“当然要负责。”
    对方就把整个表格看了说:“啊,你是做律师的,你告韩正更要负责、要有证据的。”
    郑恩宠说:“当然有证据。”
    对方又问:“你证据那?”
    郑恩宠回答说:“你拿去吧,这二张纸!”他将事先写好的大概6百多字的二页内容给他。
    对方还说“你是律师,你不知道韩正不能随便告到嘛!”郑恩宠非常坚决的说:“习近平现在连周永康、徐才厚都可以告,怎么韩正就不能告那?中央巡视组不是直接就是要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吗?局级的只是附带一下,其他动迁的转上海市委接待室。今天别人都是动迁问题、工伤问题、拆迁问题,你们客客气气的,我们边上桌子也是动迁问题的,你们不该接待的都接待,该接待的不好好接待。”
    “对方说‘我有权审查’,我说‘你可以审查’,你拿过去。对方让边上一个打电脑的年轻人接过去,并将我的信息往电脑里输入。”
    “‘你告韩正太简单了,就二张纸’我说:‘我告韩正十几万字都告了,今天是来看看一下现场。我的信已经通过人大代表、民主派人士送到你们巡视组了,他们让我自己来一趟填表,亲笔写下告韩正的内容,然后证明我交得他们的东西是真的。”
    对方听到这里眼睛一愣头晃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哦,你没有跟我讲清楚”
    郑恩宠回答说:“我告韩正的材料已经去了中央巡视组。现在其他不告,就告他软禁我8年以上这点。”
    “你故事讲的太简单,怪不得我开始没有看清楚。”
    郑恩宠说:“故事如果讲清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对方坚持要问清楚,他回答说:“东八块的事情我坐了三年牢,这个事情归最高人民法院管,我跟你说,如果你受理了你不是越权了吗?你们中央巡视组是不管刑事诉讼的。”
    对方又说:“东八块不是解决了吗?”郑恩宠说:“东八块就是我告的,陈良宇弟弟可能现在被关起来了,陈良宇本人被判16年,周正毅第一次三年,后来16年、、.。”
    “怎么证明韩正软禁你的?”
    对方质问:“你怎么知道韩正软禁你的?”郑恩宠回答:“上海市公安局来了几个处长通知我家属的,闸北区几个处长、局长都跟我见过面,他们都说:‘上海市一二号人物要整你,我们没办法。’”
    对方这时才态度软下来说:“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一说?”
    郑恩宠回应,“详细的,你去中央巡视组查一查,我几十万字的材料都交到你们中纪委去了,今天只是试试看你们接待的怎么样……。”
    郑恩宠指旁边动迁的跟对方说:“不是你们接待范围的,你们认认真真的接待,我现在明白了,隔壁这一桌大概是上海信访办做给中央巡视组看,看对访民有多好。”
    “郑恩宠再被宣布禁止出门”
    当9点离开中央巡视组办公地,他提出要上哥哥那里去一下,跟踪的警察没有称不行,但现在有人找他谈话,只能谈完话后再去。
    当郑恩宠10点回到家,底下警车已经到了,闸北区公安局的史金荣、张晓明找上门,对方告知来谈话不是传唤,并宣布称:“你从今天开始不能出去了,你今天出门时后骗我们警察,没给我们讲清楚去中央巡视组去了。”
    郑恩宠回应:“假如我讲清楚,你还会批吗?”对方说:“我当然不批。”
   上次8月20日郑恩宠因为接受外媒采访被抄过一次家,直到8月21日才允许他出去遛狗、上亲戚家。
    郑恩宠表示下去要去闸北分局信访办投诉,对方称不允许,只能写信。郑恩宠说:“我家走到邮局十五分钟,我去闸北分局信访局十分钟,还要贴邮票非常麻烦”,对方坚持不允许,郑恩宠表示:“你这样做,我要把你的事情上网。上海公安局是怎么阻止我去中央巡视组告韩正,态度这么恶劣,我后来说材料都去了中央巡视组,你们才软下来。”
    接待人员是否是中央巡视组身份存疑
    郑恩宠对今天接待他的人身份表示怀疑,他分析:“这个工号018的人讲的是上海普通话,不像是中央巡视组的人。根据我的工作经验,这人很可能是市委办公厅的人,是为市委常委服务的。他完全捍卫韩正,跟韩正很熟,见我告韩正,非但火大而且还要拦着我,强调我是律师要考虑后果。后来才软下来。”
   
   责任编辑:林诗远
(2014/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