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郑恩宠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转载来源:大纪元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上海特稿:我在巡视组举报韩正的全过程
   
   【大纪元2014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9月19日上午,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略施小计,在警察和保安的陪同下临时改道前往中央巡视组上海驻地,状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疑似是市委办公厅人员的接待人员起初对郑恩宠状告韩正进行恐吓威胁,当被告知十几万字的材料已通过其他渠道转交巡视组,对方才改变态度。郑恩宠回到家时公安局的人已经在等候,通知他从今天起不允许再出门。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
    郑恩宠略施小计骗过警方直奔中央巡视组驻地
    当天上午郑恩宠律师向警方提出因拆迁问题要回从小长大的派出所去查父母的户口,闸北分局派了警察保安各一名陪他同去。郑恩宠以天不好路难开为由建议坐地铁去,当他出了地铁口往中央巡视组上海办公地点江苏路888号方向走了一段后,后面跟的警察才发现不对劲。
    郑恩宠明确告知对方:“你赶紧给市公安局打个电话,我今天要到中央巡视组”,警察称:‘你不要告诉我,我只当不知道’。
    长宁区党校门口到处是便衣、巡警、国保、特警
    在中央巡视组驻地现场看到,门前有七八十访民,外面也有很多的保安、便衣、特警、民警、巡警、城管。
    守门的保安问清楚郑恩宠来访原因后,放他们三人进去。党校内很多铁栏杆拐七拐八,每个栏杆处有三四个警察在指挥,进入楼内教室,里面坐满了人。刚开始郑恩宠以为很长时间才会轮到自己。
    当他听到填好表的人赶紧排队时,他一看只有六七个人。原来很多其他人不是第一次来,是来等消息的。一共有三个开放的教室,每个教室二组人接待,每组两个人,一个管电脑、一个负责接待。
    接待人员威胁恐吓: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郑恩宠坐了不到5分钟就轮到进去,在靠门的一个接待台,接待他的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工号018、另一个年轻一点的016。
    当他递过表格,对方相当老练不看名字、不看身份证,直接看内容问:“你今天告什么内容?”郑恩宠说:“我告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对我软禁了8年,从2006年6月5日开始,每天有3名警察、9名保安24小时把我关在家里,我今天以查我父母户口名义才来的,跟我的警察就在那边。”
    对方瞪大眼睛说:“你怎么告韩正啊?!”
    郑恩宠回答说:“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的问题,并公布电话号码、办公地点。韩正是市委书记,我今天告他是告对了。”
    问:“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答:“你们报上登出来没有提条件,谁可以告谁不可以告,你看看我的内容好不好?”
    问:“你告韩正要负责的!”
    答:“当然要负责。”
    对方就把整个表格看了说:“啊,你是做律师的,你告韩正更要负责、要有证据的。”
    郑恩宠说:“当然有证据。”
    对方又问:“你证据那?”
    郑恩宠回答说:“你拿去吧,这二张纸!”他将事先写好的大概6百多字的二页内容给他。
    对方还说“你是律师,你不知道韩正不能随便告到嘛!”郑恩宠非常坚决的说:“习近平现在连周永康、徐才厚都可以告,怎么韩正就不能告那?中央巡视组不是直接就是要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吗?局级的只是附带一下,其他动迁的转上海市委接待室。今天别人都是动迁问题、工伤问题、拆迁问题,你们客客气气的,我们边上桌子也是动迁问题的,你们不该接待的都接待,该接待的不好好接待。”
    “对方说‘我有权审查’,我说‘你可以审查’,你拿过去。对方让边上一个打电脑的年轻人接过去,并将我的信息往电脑里输入。”
    “‘你告韩正太简单了,就二张纸’我说:‘我告韩正十几万字都告了,今天是来看看一下现场。我的信已经通过人大代表、民主派人士送到你们巡视组了,他们让我自己来一趟填表,亲笔写下告韩正的内容,然后证明我交得他们的东西是真的。”
    对方听到这里眼睛一愣头晃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哦,你没有跟我讲清楚”
    郑恩宠回答说:“我告韩正的材料已经去了中央巡视组。现在其他不告,就告他软禁我8年以上这点。”
    “你故事讲的太简单,怪不得我开始没有看清楚。”
    郑恩宠说:“故事如果讲清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对方坚持要问清楚,他回答说:“东八块的事情我坐了三年牢,这个事情归最高人民法院管,我跟你说,如果你受理了你不是越权了吗?你们中央巡视组是不管刑事诉讼的。”
    对方又说:“东八块不是解决了吗?”郑恩宠说:“东八块就是我告的,陈良宇弟弟可能现在被关起来了,陈良宇本人被判16年,周正毅第一次三年,后来16年、、.。”
    “怎么证明韩正软禁你的?”
    对方质问:“你怎么知道韩正软禁你的?”郑恩宠回答:“上海市公安局来了几个处长通知我家属的,闸北区几个处长、局长都跟我见过面,他们都说:‘上海市一二号人物要整你,我们没办法。’”
    对方这时才态度软下来说:“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一说?”
    郑恩宠回应,“详细的,你去中央巡视组查一查,我几十万字的材料都交到你们中纪委去了,今天只是试试看你们接待的怎么样……。”
    郑恩宠指旁边动迁的跟对方说:“不是你们接待范围的,你们认认真真的接待,我现在明白了,隔壁这一桌大概是上海信访办做给中央巡视组看,看对访民有多好。”
    “郑恩宠再被宣布禁止出门”
    当9点离开中央巡视组办公地,他提出要上哥哥那里去一下,跟踪的警察没有称不行,但现在有人找他谈话,只能谈完话后再去。
    当郑恩宠10点回到家,底下警车已经到了,闸北区公安局的史金荣、张晓明找上门,对方告知来谈话不是传唤,并宣布称:“你从今天开始不能出去了,你今天出门时后骗我们警察,没给我们讲清楚去中央巡视组去了。”
    郑恩宠回应:“假如我讲清楚,你还会批吗?”对方说:“我当然不批。”
   上次8月20日郑恩宠因为接受外媒采访被抄过一次家,直到8月21日才允许他出去遛狗、上亲戚家。
    郑恩宠表示下去要去闸北分局信访办投诉,对方称不允许,只能写信。郑恩宠说:“我家走到邮局十五分钟,我去闸北分局信访局十分钟,还要贴邮票非常麻烦”,对方坚持不允许,郑恩宠表示:“你这样做,我要把你的事情上网。上海公安局是怎么阻止我去中央巡视组告韩正,态度这么恶劣,我后来说材料都去了中央巡视组,你们才软下来。”
    接待人员是否是中央巡视组身份存疑
    郑恩宠对今天接待他的人身份表示怀疑,他分析:“这个工号018的人讲的是上海普通话,不像是中央巡视组的人。根据我的工作经验,这人很可能是市委办公厅的人,是为市委常委服务的。他完全捍卫韩正,跟韩正很熟,见我告韩正,非但火大而且还要拦着我,强调我是律师要考虑后果。后来才软下来。”
   
   责任编辑:林诗远
(2014/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