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郑恩宠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喜闻成都访民出「简报」
·祝陈光诚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
·湖南郴州村民自焚抗强拆!
·顾义民无罪!律师的辩护词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广州12名保安工人被逮捕
·四川七旬夫妇政府门前服农药自尽
·邓小平接到安徽饿死350万人后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倪玉兰律师今日出狱,受民众爱戴
·刘士辉律师办案的遭遇
·祝秦永敏女儿李竹阳获加拿大政治庇护
·云南、贵州民众与当地政府再度冲突
·倪玉兰律师出狱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转载来源:大纪元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上海特稿:我在巡视组举报韩正的全过程
   
   【大纪元2014年09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9月19日上午,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略施小计,在警察和保安的陪同下临时改道前往中央巡视组上海驻地,状告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疑似是市委办公厅人员的接待人员起初对郑恩宠状告韩正进行恐吓威胁,当被告知十几万字的材料已通过其他渠道转交巡视组,对方才改变态度。郑恩宠回到家时公安局的人已经在等候,通知他从今天起不允许再出门。


   
    郑恩宠律师接受大纪元独家专访时描述了当天上午到中央巡视组告状的详细过程,及如何跟对方进行一番智斗较量后,才收下他的举报信。
    郑恩宠略施小计骗过警方直奔中央巡视组驻地
    当天上午郑恩宠律师向警方提出因拆迁问题要回从小长大的派出所去查父母的户口,闸北分局派了警察保安各一名陪他同去。郑恩宠以天不好路难开为由建议坐地铁去,当他出了地铁口往中央巡视组上海办公地点江苏路888号方向走了一段后,后面跟的警察才发现不对劲。
    郑恩宠明确告知对方:“你赶紧给市公安局打个电话,我今天要到中央巡视组”,警察称:‘你不要告诉我,我只当不知道’。
    长宁区党校门口到处是便衣、巡警、国保、特警
    在中央巡视组驻地现场看到,门前有七八十访民,外面也有很多的保安、便衣、特警、民警、巡警、城管。
    守门的保安问清楚郑恩宠来访原因后,放他们三人进去。党校内很多铁栏杆拐七拐八,每个栏杆处有三四个警察在指挥,进入楼内教室,里面坐满了人。刚开始郑恩宠以为很长时间才会轮到自己。
    当他听到填好表的人赶紧排队时,他一看只有六七个人。原来很多其他人不是第一次来,是来等消息的。一共有三个开放的教室,每个教室二组人接待,每组两个人,一个管电脑、一个负责接待。
    接待人员威胁恐吓: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郑恩宠坐了不到5分钟就轮到进去,在靠门的一个接待台,接待他的人看上去六十多岁、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工号018、另一个年轻一点的016。
    当他递过表格,对方相当老练不看名字、不看身份证,直接看内容问:“你今天告什么内容?”郑恩宠说:“我告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对我软禁了8年,从2006年6月5日开始,每天有3名警察、9名保安24小时把我关在家里,我今天以查我父母户口名义才来的,跟我的警察就在那边。”
    对方瞪大眼睛说:“你怎么告韩正啊?!”
    郑恩宠回答说:“解放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央巡视组到上海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的问题,并公布电话号码、办公地点。韩正是市委书记,我今天告他是告对了。”
    问:“韩正是你能随便告的嘛?!”
    答:“你们报上登出来没有提条件,谁可以告谁不可以告,你看看我的内容好不好?”
    问:“你告韩正要负责的!”
    答:“当然要负责。”
    对方就把整个表格看了说:“啊,你是做律师的,你告韩正更要负责、要有证据的。”
    郑恩宠说:“当然有证据。”
    对方又问:“你证据那?”
    郑恩宠回答说:“你拿去吧,这二张纸!”他将事先写好的大概6百多字的二页内容给他。
    对方还说“你是律师,你不知道韩正不能随便告到嘛!”郑恩宠非常坚决的说:“习近平现在连周永康、徐才厚都可以告,怎么韩正就不能告那?中央巡视组不是直接就是要查上海市委主要负责人吗?局级的只是附带一下,其他动迁的转上海市委接待室。今天别人都是动迁问题、工伤问题、拆迁问题,你们客客气气的,我们边上桌子也是动迁问题的,你们不该接待的都接待,该接待的不好好接待。”
    “对方说‘我有权审查’,我说‘你可以审查’,你拿过去。对方让边上一个打电脑的年轻人接过去,并将我的信息往电脑里输入。”
    “‘你告韩正太简单了,就二张纸’我说:‘我告韩正十几万字都告了,今天是来看看一下现场。我的信已经通过人大代表、民主派人士送到你们巡视组了,他们让我自己来一趟填表,亲笔写下告韩正的内容,然后证明我交得他们的东西是真的。”
    对方听到这里眼睛一愣头晃了一下然后就笑了起来,“哦,你没有跟我讲清楚”
    郑恩宠回答说:“我告韩正的材料已经去了中央巡视组。现在其他不告,就告他软禁我8年以上这点。”
    “你故事讲的太简单,怪不得我开始没有看清楚。”
    郑恩宠说:“故事如果讲清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对方坚持要问清楚,他回答说:“东八块的事情我坐了三年牢,这个事情归最高人民法院管,我跟你说,如果你受理了你不是越权了吗?你们中央巡视组是不管刑事诉讼的。”
    对方又说:“东八块不是解决了吗?”郑恩宠说:“东八块就是我告的,陈良宇弟弟可能现在被关起来了,陈良宇本人被判16年,周正毅第一次三年,后来16年、、.。”
    “怎么证明韩正软禁你的?”
    对方质问:“你怎么知道韩正软禁你的?”郑恩宠回答:“上海市公安局来了几个处长通知我家属的,闸北区几个处长、局长都跟我见过面,他们都说:‘上海市一二号人物要整你,我们没办法。’”
    对方这时才态度软下来说:“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一说?”
    郑恩宠回应,“详细的,你去中央巡视组查一查,我几十万字的材料都交到你们中纪委去了,今天只是试试看你们接待的怎么样……。”
    郑恩宠指旁边动迁的跟对方说:“不是你们接待范围的,你们认认真真的接待,我现在明白了,隔壁这一桌大概是上海信访办做给中央巡视组看,看对访民有多好。”
    “郑恩宠再被宣布禁止出门”
    当9点离开中央巡视组办公地,他提出要上哥哥那里去一下,跟踪的警察没有称不行,但现在有人找他谈话,只能谈完话后再去。
    当郑恩宠10点回到家,底下警车已经到了,闸北区公安局的史金荣、张晓明找上门,对方告知来谈话不是传唤,并宣布称:“你从今天开始不能出去了,你今天出门时后骗我们警察,没给我们讲清楚去中央巡视组去了。”
    郑恩宠回应:“假如我讲清楚,你还会批吗?”对方说:“我当然不批。”
   上次8月20日郑恩宠因为接受外媒采访被抄过一次家,直到8月21日才允许他出去遛狗、上亲戚家。
    郑恩宠表示下去要去闸北分局信访办投诉,对方称不允许,只能写信。郑恩宠说:“我家走到邮局十五分钟,我去闸北分局信访局十分钟,还要贴邮票非常麻烦”,对方坚持不允许,郑恩宠表示:“你这样做,我要把你的事情上网。上海公安局是怎么阻止我去中央巡视组告韩正,态度这么恶劣,我后来说材料都去了中央巡视组,你们才软下来。”
    接待人员是否是中央巡视组身份存疑
    郑恩宠对今天接待他的人身份表示怀疑,他分析:“这个工号018的人讲的是上海普通话,不像是中央巡视组的人。根据我的工作经验,这人很可能是市委办公厅的人,是为市委常委服务的。他完全捍卫韩正,跟韩正很熟,见我告韩正,非但火大而且还要拦着我,强调我是律师要考虑后果。后来才软下来。”
   
   责任编辑:林诗远
(2014/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