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郑恩宠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博讯2014年09月06日发表)
   
    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占中的静默
   
    自六月尾的全民公投后,有关占领中环的消息似乎越来越少:同学甚少在传媒之中看见占中的消息, 取而代之的是「反占中」的大量街站、 横额与广告。在8月17日, 反占中大联盟声称动员了25万人游行,大大削弱了占中以及争取公民提名的不同民间团体的声势。但占中三子的应对,竟然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等。
   
    在「反占中」签名运动期间,泛民议员放弃与社会讨论占中的机会,甚至连「政改」两只字也甚少提起;在「反占中」25万人游行之后,才登一页报章头版广告稍稍回应,完全没有任何反动员之意。而在人大常委会公布有关香港政改框架的前夕,他们所举办的活动,竟然是「民主登高」,登上太平山顶,寓意社会要「向上望,不要向下沉」云云。
   
    可惜的是,首先向下沉的不是社会,而是占中三子与泛民议员。在八月中,消息传出中央必定会设立一个有筛选的提委会,而三子与泛民主派则纷纷前仆后继地与中央官员谈判。
   
    谈判还是投降
   
    在这个时候与中央作所谓沟通谈判,究竟会有什么政治效果?不会有。即使有,也只会是泛民单方面的的退让。
   
    陈健民曾言:「有张力才会有谈判的发生,而占中,便是要制造这一种张力。」换而言之,在万人占领或其他公民抗命发生之时,泛民与中央之间才能产生足够的张力,从而展开谈判。占中运动计划一年以来,虽在公投中累积了80万人的民意,勉强算是有一些筹码,但现在亲政府势力大加反扑,占中一方到底何时会发动占领?有多少市民会站出来?在这些答案完全不明确的状态下,又如何有张力和底气与中央谈判?
   
    八月中,泛民立法会议员分批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会面,除了公民党依然口说自己坚持「公民提名」,大部份泛民议员的口风都一退再退[1],即使张晓明在会面中明言「支持『结束一党专政』者不能选特首」,泛民议员亦不正面反驳,只说大家有分歧;主持会面的林郑月娥甚至还称赞民主党有「为中央着想的逆向思维」。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虽常说民主党「天生一副硬骨头」,但骨头硬,关节软下来,跪倒在地上的日子想必已经不远了。
   
    运动的软弱
   
    事实上,泛民的示弱以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在一年多以来,占中运动在三子与泛民政党主导下,所选取的路线极为软弱。他们所提出的和平占中运动虽然提倡利用公民抗命来争取民主,但实际上,和平占中的论述只是希望能够经过道德感召来吸引更多市民关心民主,而非透过直接行动迫使政府让步。口里说要占中,身体却很诚实—他们只是希望动动嘴,就能说服中共让步。
   
    故此,和平占中运动一直以来所表现的是极端的被动:从未计划行动详情,甚至会以「运动很快便会被清场」为由,淡化占中的影响;学联在七一后策划「占中预演」,占中三子也刻意斩断该活动与「和平占中」的关系,千方百计减低运动的对抗性,其实是不断示弱。泛民与三子心底里最希望的,就是中央会大发慈悲,在最后时刻让步,给予香港人民主普选。这种态度不但不会对民主运动有任何推进,更是令大部份运动的支持者失望,连稍微凝聚起来的抗争意志也磨灭得一干二净。
   
    唯有激进化才能做出改变
   
    中央强硬的态度非常明显,筛选几乎已成事实。占中三子与泛民政党一直以来强调温和的路线, 已令大部分市民对占中失去信心(详见下一篇文章)。在形势如此不利的情况之下,继续强调「沟通」、「温和」只会继续消耗抗争的意志。
   
    在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中,即使大卫愿意谈判,歌利亚又怎会与「弱小」的大卫「有商有量」?政改运动危在旦夕,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坐下谈判的「气度」,而是抗争的勇气。笔者无意否定泛民与占中一年多来对与政改的努力,但政党与三子必须改变这种以退让、谈判为主的路线,否则大家应抛弃他们,以更为基进、直接的行动,冲击这场沉寂的抗争。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taiwan/2014/09/201409061042.shtml)
(2014/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