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念此的博客
·女人三十豆腐渣?
·火样靓丽的青春(图)
· 图文:四十岁的女人是真正的女人
·四十岁的女人是真正的女人(2)
·酷图共赏-01
·酷图共赏-02
·酷图共赏-03
·酷图共赏-04
·酷图共赏-05
·酷图共赏-06
·酷图共赏-07
·酷图共赏-08
·酷图共赏-09
·酷图共赏-10
·酷图共赏-11
·酷图共赏-12
·酷图共赏-13
·酷图共赏-14
·酷图共赏-15
·酷图共赏-16
·酷图共赏-17
·酷图共赏-18
·酷图共赏-19
·酷图共赏-20
·酷图共赏-21
·酷图共赏-22
·酷图共赏-23
·哦!我那美丽的天府之国(1)
·哦!我那美丽的天府之国(2)
·哭泣着的都江堰聚源中学(组图1)
·哭泣着的都江堰聚源中学(组图2)
·曾是美好的小城-地震前后实景对比(组图)
·四川绵阳九黄山原貌
·中国最险峻的情人桥(组图)
·人类的朋友-百鸟图(1)
·人类的朋友-百鸟图(2)
·人类的朋友-百鸟图(3)
·人类的朋友-百鸟图(4)
·人类的朋友-百鸟图(5)
·夏日风情(0)
·夏日风情(1)
·夏日风情(2)
·夏日风情(3)
·夏日风情(4)
·夏日风情(5)
·夏日风情(6)
·典雅高洁马蹄莲
·多图:峨眉山的猴子(1)
·峨眉山的猴子(2)
·峨眉山的猴子(3)
·风景这边最好(1)
·风景这边最好(2)
·未来狂想曲
·绝美的昆虫写真1
·绝美的昆虫写真2
·五月榴花分外红(业余随拍)
·爱的守护神(人体摄影)
·妹妹自拍(图)
·苏州的桥1
·苏州的桥2
·苏州的桥3
·苏州的桥4
·苏州的桥5
·苏州的桥6
·苏州的桥7
·苏州的桥8
·金陵美-南京中山陵
·金陵美-南京明城墙
·金陵美-阳山碑材奇观
·金陵美-玄武湖
·金陵美-秦淮河畔
·金陵美-南京街景
·金陵美-南京明孝陵
·金陵美-南京灵谷寺
·盛夏金陵-秦淮河畔好风凉哦!
·收藏:我的近忧-因无远虑
·收藏:愚昧的攀附
·乌镇行之一
·乌镇行之二
·乌镇行之三[风光]
·性爱在荷塘
·扬州何园-寄啸山庄
·寄啸山庄-2
·寄啸山庄-3
·寄啸山庄-4
·寄啸山庄-5
·梦幻夫子庙
·寄啸山庄-5
·饕餮视觉映像-绿色小村庄
·胆大窥视女星春光
·夜 色
·你是我今生该等的人
·寂寞的味道
·鱼眼镜头下的南京
·鱼眼镜头下的南京
·鱼眼镜头下的南京
·爱的思索-1
·爱的思索-2
·我只是你一季的芬芳
·图文:男人如茶
·图文:水柔柔 意绵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我是89年初经深圳去香港的。虽然88年去过一次,那是有人接机和安排的。这次常住,一切都靠自己了。
   
   一下红磡轻铁,我就迷失了方向,徘徊在几个公交车站之间,不知道该搭哪路车去中环,见几个港大的学生去问,却没有一个懂得“中国话(普通话)”的,叽里呱啦的英语,我又一句不懂;终于看到有挂中环终点的牌子,忙挤上去,才好不容易的找到“单位”,接待我的老者,也远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笑容,只是冷冷地告诉我:老总在午休,你坐待吧。我想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也被拒绝了“因为电话费是要记账的,你还没有帐号。”我只得跑到同学处去“诉苦”,他们是更早由更高部门派出的“商人”笑道“这就是香港人的习惯”。确也给我上了一堂资本主义社会的实习课。


   
   因为是做公家生意,所以很快就有了利润,忽然发现从那接待我的老者,到公司老总对我都充满了“甜蜜”。尤其是财务部经理,特意请我吃饭,还拉来了日本三菱银行的客户经理作陪。原来我只用18天就还回了银行的几百万美金的贷款,他们觉得是“奇葩”。我替同事还清了20万港币的“日常费用”的行为也让他们“赞叹”;至此,我对香港人的了解还是一片空白。唯一有印象的是,在商业往来中,“老板”间吃吃喝喝是习以为常的事,偶尔请员工吃一顿,他们却是那么“欣喜若狂”。滑稽地是我这个老板月薪才2700港币,员工却要3200起价。向港英政府报税时说我的工资上万,具体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是当我二次开公司时,税务部门却通知我要补交所得税50000港纸。我跑回原单位问是怎么回事?他们只笑笑说,没关系,我们替你交吧。
   
   赚钱后,我的待遇也提高了,新调的宿舍既有空调还有吸湿器,淋浴室也加了澡盆。最想不到的是属于太子党的同学还送给我五万港币的“生活费”,代价是我在香港不可以经营煤炭,因为他太太(也是同学)是做煤炭生意的。
   
   这一切我都接纳了,并构筑了我对香港的印象:拜金,小气,礼貌,无厘头。老实讲至今我也看不上周星驰的表演:夸张加无聊。我在三不的律条中(不揣错钱,不走错路,不上错床)过着“表叔们”(香港人对我们的称谓)自己的日子。
   
   忽然,北京出事了;电视和报纸铺天盖地的全是天安门的报道。而香港新华社(港澳工委)却没有什么指示。我们按照自己的想法揣度当局,白天一本正经的上班和打麻将,晚上偷偷跑去中环码头看香港人的表现。每个人回来时的眼睛都经常是红红的。终于,我被电到了。七号风球的夜晚,数万港人游行支持北京的学生。连续几天上百万人的集会呼喊着中华民族的声音:打倒邓李杨!为死难的学生报仇。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和他们才是同根同种的中国人。
   
   在中国汉族的历史上,有两次异族统治,都被儒家学说同化得消化了。唯一这次是马列主义学说占领了儒家学说的地盘,60年后才发现,那马列主义的学说不过是西方文化的二货,最终还是被封建主义置换了内容。奴才文化真他妈的不可战胜。
   
   当时香港也有代表民意的三个人:邓李杨。嫌英国政府给的50万英国国籍太少了,几次跑到伦敦去请愿,他们说“香港人不是想到英国来居住,因为几百万人来英国即使坐飞机也要排队几十年,我们只是想得到安心,一旦共产党翻脸了,我们或许会得到英国政府的保护。”这种赤裸裸地叛国行径我居然觉得可怜与同情,甚至暗地里因为自己没有资格申请英籍而羡慕,因为它打破了我爱国必须爱党的樊笼。
   
   1996年,经某名人的介绍,北大某系想聘请我当客座教授。考核谈话的题目是:你怎么看邓小平提出的在中国建50个香港的指示。我笑笑回答“毛泽东曾经指挥大炼钢铁,说如果我们每个人生产一吨钢,那就是6亿吨了。”其实他们要的不是客座教授,是赚钱多一条门路。
   
   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演17年了,似乎还有33年的残喘。然而利用政治和政权赚钱的大亨们和太子党们都赚得直打饱嗝,开始转移资本去新的地方了,港人的工资也翻了一番。可是总幻想自由的叛国者们和总幻想独裁的治国者们分歧越来越大,听说要上演“占中”和反占中的戏码。我担心六四又会重演。
   
   出尔反尔从来就是政治家与时俱进的产物,想当年西藏和平解放时,那制度也是要保持多少年不变的;1956年对资本家的赎买政策也是要20年不变的;结果被裹挟的人们还不是只有喊万岁的欢迎改变?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都是靠欺骗得逞的,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还可以杀人不偿命。
   
   国家是什么?普京和马英九都有论述,国家就是为公民福祉服务的机器。当国家成了一小伙人分赃的工具时,无论打着何等庄严的名称,它都只是个屁。
   
   我酷爱生我养我的那山那水那人,那才是我心中的国家。如今那只是个需要清理的垃圾山。
   
   我建议香港人还是别去占中而做顺民的好,因为皇后大道也是可以跑坦克的。别忘了,二十五年前血染的风采后面是天安门母亲们长年凄苦的泪。
   
    作者:异域堂
   
   
   

此文于2014年09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