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念此的博客
·“恰似江山一笼统”
·十面霾伏,往哪里躲?
·“有了‘升职器’一切都符合龟腚”
·“喂人民服雾”
·“井底人”
·“想起了海带可以缠住潜艇的某将军”
·“下一个会是谁?”
·“促进并保护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
·“不是说查无此人吗?”
·“我刚才做了什么?”[6P]
·“真是无所畏惧啊!”
·“这件事媒体最没良心:造谣!”
·圆舞曲欣赏[音乐视频5P]
·用技侦手段查处发帖举报人
·纯洁的睡美人
·过圣诞指南:不看热闹看门道
·“毒菜社会的鲜明特征”
·“不能不说很奇葩”
·“补办不容易”[1P]
·“八问三峡”
·“7亿陪睡案”
·“这是断子绝孙呐!”
·网友之声:“基于对等原则:”
·“我长大参加黑社会,报复他们”
·“可以歇一歇了”
·中方同朝鲜交涉不能太客气
·“拔下佛头时当即毙命”
·精神病人都干不出这种事!
·狐揭秘:中外领导干部生活待遇
·“难免挨百姓骂”
·“快递行业出事是迟早的事情”
·政府和民间有关组织的长效救助机制安在?
·“噩梦不堪回首”
·“是不是又要吊销导游证?”
·金三的"特别服务"与"鳄鱼的眼泪"
·狐揭秘:克格勃间谍怎么搞中国情报
·疫苗事故背后
·“好主意,强烈支持!”
·雷人-权大于法!
·“一条命就这样交代了?”
·神奇的人上演着神奇的故事
·“建议设个‘敲诈政府罪'”
·“门前一棵树就价值十多万元”
·“广大人民被平均的好幸福”
·“跪求心灵鸡汤放过哈佛”
·“你当时干什么去了?”
·“现在有太多的‘四狗干部’:”
·“可魔仍是魔,匪还是匪!”
·看图别说话:伟大的预言家!
·“周润发是谁?”
·看图别说话:吴老话“共和国长子”
·“威胁我就是威胁党”
·“愿意离职就离职好了”
·“我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知假买假'不影响索赔”
·“可惜他也只能说说而已”
·“传说中的程序猿注定孤独一生?”
·“放了我给你升官”
·“这特么哪儿像啊!”
·谷俊山家族别墅群[8P]
·美女大学生穿比基尼上课[8P]
·疯狂的春运,看看都把人逼成啥样了
·“自己最头痛的事情就是藏钱!”
·都说了黄牛是中铁分舵
·国人在美国违法竟不知情提醒我们什么?
·“我想要双厚袜子”
·“不是按智力收费”
·日惊现巨型乌贼-多地出现异象引猜测[11P]
·“吃饱撑的央视”
·“我不缺时间,缺的是钱”
·“李娜的表情是亮点-哈哈!”
·“自古红颜多薄命”
·“从未演过16岁少女”[9P]
·“白宫有网易卧底?”
·【精选段子】
·“这就是农村的婚恋情况”
·梦幻灵动-芭蕾舞者唯美肢体轨迹[6P]!
·“肉麻爱慕”日志
·中国的情妇文化欣欣向荣
·“老谋子还真实在啊”
·“央视真无聊,东莞不需要你给打广告”
·北极熊企鹅和女人
·千年前中国之强大,令人震惊!
·央视为何战东莞?
·情愿拿色情做支柱产业也不拿房地产做支柱
·钓鱼台国宾馆的绝色美女服务员[7P]
·不涉黄的酒店犹如不涉贪的官猿一样难找
·“新型劳教所”
·情人节,中国浪漫城市排行榜
·有趣的男女两性关系新图解[20P]
·“这是要把爱情送进坟墓”
·从中国附属国琉球到日本领土冲绳县
·“奋斗在反腐第一线的小三们”
·漂亮打工妹怕嫁不出去-大呼别黑东莞了!
·中国官员情妇的自我曝光之路
·“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呀~”
·“遇‘贵人’后发迹”
·“这就是垄断的好处!”
·“刘汉来了!”
·“我想娶你”
·“平常飞扬跋扈惯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程
   
   我是89年初经深圳去香港的。虽然88年去过一次,那是有人接机和安排的。这次常住,一切都靠自己了。
   
   一下红磡轻铁,我就迷失了方向,徘徊在几个公交车站之间,不知道该搭哪路车去中环,见几个港大的学生去问,却没有一个懂得“中国话(普通话)”的,叽里呱啦的英语,我又一句不懂;终于看到有挂中环终点的牌子,忙挤上去,才好不容易的找到“单位”,接待我的老者,也远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笑容,只是冷冷地告诉我:老总在午休,你坐待吧。我想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也被拒绝了“因为电话费是要记账的,你还没有帐号。”我只得跑到同学处去“诉苦”,他们是更早由更高部门派出的“商人”笑道“这就是香港人的习惯”。确也给我上了一堂资本主义社会的实习课。


   
   因为是做公家生意,所以很快就有了利润,忽然发现从那接待我的老者,到公司老总对我都充满了“甜蜜”。尤其是财务部经理,特意请我吃饭,还拉来了日本三菱银行的客户经理作陪。原来我只用18天就还回了银行的几百万美金的贷款,他们觉得是“奇葩”。我替同事还清了20万港币的“日常费用”的行为也让他们“赞叹”;至此,我对香港人的了解还是一片空白。唯一有印象的是,在商业往来中,“老板”间吃吃喝喝是习以为常的事,偶尔请员工吃一顿,他们却是那么“欣喜若狂”。滑稽地是我这个老板月薪才2700港币,员工却要3200起价。向港英政府报税时说我的工资上万,具体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是当我二次开公司时,税务部门却通知我要补交所得税50000港纸。我跑回原单位问是怎么回事?他们只笑笑说,没关系,我们替你交吧。
   
   赚钱后,我的待遇也提高了,新调的宿舍既有空调还有吸湿器,淋浴室也加了澡盆。最想不到的是属于太子党的同学还送给我五万港币的“生活费”,代价是我在香港不可以经营煤炭,因为他太太(也是同学)是做煤炭生意的。
   
   这一切我都接纳了,并构筑了我对香港的印象:拜金,小气,礼貌,无厘头。老实讲至今我也看不上周星驰的表演:夸张加无聊。我在三不的律条中(不揣错钱,不走错路,不上错床)过着“表叔们”(香港人对我们的称谓)自己的日子。
   
   忽然,北京出事了;电视和报纸铺天盖地的全是天安门的报道。而香港新华社(港澳工委)却没有什么指示。我们按照自己的想法揣度当局,白天一本正经的上班和打麻将,晚上偷偷跑去中环码头看香港人的表现。每个人回来时的眼睛都经常是红红的。终于,我被电到了。七号风球的夜晚,数万港人游行支持北京的学生。连续几天上百万人的集会呼喊着中华民族的声音:打倒邓李杨!为死难的学生报仇。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我和他们才是同根同种的中国人。
   
   在中国汉族的历史上,有两次异族统治,都被儒家学说同化得消化了。唯一这次是马列主义学说占领了儒家学说的地盘,60年后才发现,那马列主义的学说不过是西方文化的二货,最终还是被封建主义置换了内容。奴才文化真他妈的不可战胜。
   
   当时香港也有代表民意的三个人:邓李杨。嫌英国政府给的50万英国国籍太少了,几次跑到伦敦去请愿,他们说“香港人不是想到英国来居住,因为几百万人来英国即使坐飞机也要排队几十年,我们只是想得到安心,一旦共产党翻脸了,我们或许会得到英国政府的保护。”这种赤裸裸地叛国行径我居然觉得可怜与同情,甚至暗地里因为自己没有资格申请英籍而羡慕,因为它打破了我爱国必须爱党的樊笼。
   
   1996年,经某名人的介绍,北大某系想聘请我当客座教授。考核谈话的题目是:你怎么看邓小平提出的在中国建50个香港的指示。我笑笑回答“毛泽东曾经指挥大炼钢铁,说如果我们每个人生产一吨钢,那就是6亿吨了。”其实他们要的不是客座教授,是赚钱多一条门路。
   
   香港的“一国两制”,已经演17年了,似乎还有33年的残喘。然而利用政治和政权赚钱的大亨们和太子党们都赚得直打饱嗝,开始转移资本去新的地方了,港人的工资也翻了一番。可是总幻想自由的叛国者们和总幻想独裁的治国者们分歧越来越大,听说要上演“占中”和反占中的戏码。我担心六四又会重演。
   
   出尔反尔从来就是政治家与时俱进的产物,想当年西藏和平解放时,那制度也是要保持多少年不变的;1956年对资本家的赎买政策也是要20年不变的;结果被裹挟的人们还不是只有喊万岁的欢迎改变?政治流氓和生活流氓都是靠欺骗得逞的,唯一不同的是前者还可以杀人不偿命。
   
   国家是什么?普京和马英九都有论述,国家就是为公民福祉服务的机器。当国家成了一小伙人分赃的工具时,无论打着何等庄严的名称,它都只是个屁。
   
   我酷爱生我养我的那山那水那人,那才是我心中的国家。如今那只是个需要清理的垃圾山。
   
   我建议香港人还是别去占中而做顺民的好,因为皇后大道也是可以跑坦克的。别忘了,二十五年前血染的风采后面是天安门母亲们长年凄苦的泪。
   
    作者:异域堂
   
   
   

此文于2014年09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