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毛泽东秘书陈伯达刑满释放后的秘密生活]
念此的博客
·中南海保镖-大内高手格斗技超强[8P]
·满地尽现黄金甲!
·“担任驻华大使是我一生的荣耀”
·“老哥,你说晚了”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还用你说”
·“网民心中有杆秤!”
·“我顿时明白了。。。”
·“啥是梦想?”
·大白鹭与大蓝鹭
·“大片终于登场,满座-几亿观众!”
·“严惩责任人!”
·“-这哥们!”
·身体终极好姿势指南(图)
·“刑事责任呢?”
·“造谣的官媒请道歉!”
·“不作死就不会死”
·让你笑喷饭的视错觉照片[6P]
·“这次支持一下美国”
·“死活跟我没关系”
·奥地利惊现火人!
·“人吃猪肉就会变成猪吗?”
·中国的拆房经济学属于创造性破坏
·章子怡四任男友个个厉害!
·章子怡与外国男友海边泄欲照曝光
·“无法用语言形容这样的罪行!”
·“能三分钟赚1850万,当然不走”
·愚弄大众,是应付出代价的!
·不可思议的盐之美[8P]
·土豪老爸一出手,地球也要抖两抖
·“恰似江山一笼统”
·十面霾伏,往哪里躲?
·“有了‘升职器’一切都符合龟腚”
·“喂人民服雾”
·“井底人”
·“想起了海带可以缠住潜艇的某将军”
·“下一个会是谁?”
·“促进并保护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
·“不是说查无此人吗?”
·“我刚才做了什么?”[6P]
·“真是无所畏惧啊!”
·“这件事媒体最没良心:造谣!”
·圆舞曲欣赏[音乐视频5P]
·用技侦手段查处发帖举报人
·纯洁的睡美人
·过圣诞指南:不看热闹看门道
·“毒菜社会的鲜明特征”
·“不能不说很奇葩”
·“补办不容易”[1P]
·“八问三峡”
·“7亿陪睡案”
·“这是断子绝孙呐!”
·网友之声:“基于对等原则:”
·“我长大参加黑社会,报复他们”
·“可以歇一歇了”
·中方同朝鲜交涉不能太客气
·“拔下佛头时当即毙命”
·精神病人都干不出这种事!
·狐揭秘:中外领导干部生活待遇
·“难免挨百姓骂”
·“快递行业出事是迟早的事情”
·政府和民间有关组织的长效救助机制安在?
·“噩梦不堪回首”
·“是不是又要吊销导游证?”
·金三的"特别服务"与"鳄鱼的眼泪"
·狐揭秘:克格勃间谍怎么搞中国情报
·疫苗事故背后
·“好主意,强烈支持!”
·雷人-权大于法!
·“一条命就这样交代了?”
·神奇的人上演着神奇的故事
·“建议设个‘敲诈政府罪'”
·“门前一棵树就价值十多万元”
·“广大人民被平均的好幸福”
·“跪求心灵鸡汤放过哈佛”
·“你当时干什么去了?”
·“现在有太多的‘四狗干部’:”
·“可魔仍是魔,匪还是匪!”
·看图别说话:伟大的预言家!
·“周润发是谁?”
·看图别说话:吴老话“共和国长子”
·“威胁我就是威胁党”
·“愿意离职就离职好了”
·“我不和他们同流合污”
·“"知假买假'不影响索赔”
·“可惜他也只能说说而已”
·“传说中的程序猿注定孤独一生?”
·“放了我给你升官”
·“这特么哪儿像啊!”
·谷俊山家族别墅群[8P]
·美女大学生穿比基尼上课[8P]
·疯狂的春运,看看都把人逼成啥样了
·“自己最头痛的事情就是藏钱!”
·都说了黄牛是中铁分舵
·国人在美国违法竟不知情提醒我们什么?
·“我想要双厚袜子”
·“不是按智力收费”
·日惊现巨型乌贼-多地出现异象引猜测[11P]
·“吃饱撑的央视”
·“我不缺时间,缺的是钱”
·“李娜的表情是亮点-哈哈!”
·“自古红颜多薄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秘书陈伯达刑满释放后的秘密生活

毛泽东秘书陈伯达刑满释放后的秘密生活
   
   文章摘自《历史在这里沉思》作者:叶永烈 出版社: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陈伯达,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毛泽东政治秘书,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之一。很多人问我,你是如何采访陈伯达的?
   

     最初的采访,却是十分的艰难。这艰难是双重的:
   
      首先,陈伯达虽然已经刑满,但是,他家隔壁便住着公安人员。因为陈伯达毕竟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他曾是中国的第四号人物,即仅次于毛泽东、林彪、周恩 来,所以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和不受外界的干扰。正因为这样,尽管北京有那么多的记者和作家,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走进他的家门。
   
     我从公安部 获悉,陈伯达在1988年10月17日刑满——他是在1970年10月18日被拘押,他的十八年有期刑期便从那一天算起。刑满那天,公安部在北京一家医院 里为陈伯达举行了刑满仪式。当时,陈伯达因急性前列腺肥大症而住院。十来天之后,我便从上海赶到北京,开始对陈伯达进行采访。
   
     我能够从上海得知陈伯达的情况,并且如此及时赶去采访陈伯达,不言而喻,得益于我与公安部多年的联系。在采访马思聪问题的时候,那四口袋“002号案件”档案,上午在公安部部长刘复之手中,下午就到了我手中。
   
     最大的困难在陈伯达本身。
   
      陈伯达曾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他本来就很少接受记者采访,尤其是在他经过多年监禁,巴不得有一个安静的晚年。再说,我的采访势必要触及到他极不愿意回 顾的那一段历史。正因为这样,当他得知我要采访他,他很明确地说:“公安部要提审我,我作为犯人,只得回答他们的提问。叶永烈要采访我,我可以不理他!”
   
     此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困难,他是福建人,他的普通话极为蹩脚,一般人难以听懂。
   
     我在上海的时候,就已经估计到采访的艰难。事先,我查阅了陈伯达专案的有关材料,查阅了陈伯达的众多的著作,排好他的年谱。在做好这些案头准备工作之后,我专程来到北京。
   
     我没有“直取”陈伯达,而是先打“外围战”。在北京,我采访了陈伯达的前后几位秘书,采访了陈伯达的老同事、子女、警卫员等等。然后,我觉得有了充分的把握,决定与陈伯达直接交谈。
   
     我在打“外围战”时,就被陈伯达知道了。他以为,像他这样的人,还写什么“传”?!他说:“往事不堪回首,还是免了吧,我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虽然他的老朋友把他的话转告了我,但是,我仍要求跟他见面。我想,我还是能够劝他接受采访的。因为我并不是那些追求奇闻轶事的小报记者,我是把对于“文 化大革命”史作为一项严肃的研究工作来做。陈伯达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重要人物。因此,对于陈伯达的采访,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抢救历史老人头脑中的珍贵史 料。我的本意并不是刻意于为陈伯达写传,而是想透过这样一位特殊的人物的人生道路反映那场中国当代史上的浩劫,借昔鉴今,从中汲取历史的教训,以防悲剧重 演。也正因为这样,我曾说,我要写的《陈伯达传》,作了十年后出版的准备,但是,考虑到陈伯达已是风中残烛,对于他的采访,却是刻不容缓的了。
   
      在打了“外围战”之后,我有了充分的把握,于是,我决定去采访陈伯达。当然,我深知,这是一次不平常的采访,我作了充分的准备。就连称呼,我也作了反复 斟酌;叫“伯达同志’,当然不合适;直呼“陈伯达”,毕竟他比我年长一辈;叫“陈先生”,或者叫“陈老师”,也不很恰当……考虑再三,觉得还是“陈老”最 为妥切,一则他确实“老”,二则这是中国人对年长者的习惯称呼,亲切之中包含着尊敬之意。
   
     在我看来,陈伯达有着双重身份:他是历史的罪人,我在写及“文化大革命”时以批判的目光对待他;他又是历史的当事人,是我的采访对象,我要尊重他。
   
     陈伯达说已经刑满,住在北京一幢僻远的楼房顶层。那一层一共两家,另一家住的便是公安人员。他跟儿子、儿媳、孙子生活在一起。
   
      由于事先打好招呼,尽管陈家大门紧闭,但是,他的儿子陈晓农知道我来了,也就开了门。陈伯达曾经有过三次婚姻,生三子一女。当陈伯达获准保外就医时,虽 然他的前后三位妻子诸有仁、余文菲、刘叔晏都健在,诸有仁在浙江新安江余文菲在河北石家庄,刘叔晏在山东济南(1982年回到北京),却又都无法与他再一 起生活。
   
     按照中央有关文件规定,可以安排陈伯达的一个子女照料他的晚年生活。
   
     在陈伯达的子女之中,小儿子陈小弟 在陈伯倒台时才八、九岁的他,被无端关了三年,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刺激。笔者在1988年11月4日寻访陈小弟,他是一个道地的书生。消瘦,理平头,一身深 蓝色的中山装,看上去如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大学生。陈小弟生活自理能力很差,屋里乱糟糟。由小弟照料陈伯达,显然不是太合适。
   
     陈伯达惟一的女儿陈岭梅,在陈伯达倒台后,根据当时有关部门的规定,离开北方,转业到南京工作。虽然她对陈伯达一直非常怀念,但是,由于离北京较远,联系不便。
   
     公安部门考虑到陈晓农与陈伯达的关系较融洽,而且是中###员,住在离北京很近的石家庄,决定请陈晓农来照料他。
   
     陈伯达住处相当宽敞。毛泽东在陈伯达被打倒之际,曾说过在生活上不要苛待他。所以陈伯达即使在秦城监狱,也生活得不错。出狱之后,生活待遇仍然不错。他家有客厅、书房、他的卧室、儿子和儿媳的卧室、灶间、卫生间。
   
     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陈伯达之子陈晓农,为人随和、诚挚。妻子小张贤惠、朴实。他们精心地照料陈伯达。
   
     陈伯达的卧室大约十多平方米,整洁而简朴:一张一米多宽的单人硬板床,铺着蓝白方格床单,一个硕大的鸭绒枕头。床边是一个床头柜,两个玻璃书橱,窗边放着一个五斗柜。地上铺着地毯。
   
     我注意到个小小的细节:寒天,抽水马桶的座圈上,套上了一个用毛线编织成的套子,不言喻,这是考虑到陈伯达上了年纪,格外怕冷;陈伯达的枕头,特别大,又特别软,显然,这是为了让老人安枕无忧。这两个小小的细节,反映出儿子和儿媳对于陈伯达的无微不至的照料。
   
     屋里的“常客”是他那七岁、上小学二年级的孙子。小孙子给他带来了欢乐和安慰。
   
     每天晚间的电视新闻节目,他是必看的。倘若电视台播京剧或者古装故事片,他喜欢看。一般性现代剧目他不大看,但是,他喜欢看根据名著改编的电视剧。那些年轻人谈恋爱之类的电视片,他不看。
   
     他最大的兴趣是看书读报。他看《人民日报》看《参考消息》,看《北京晚报》,很注意国内外的形势。也很仔细读那些与“文化大革命”有关的文章。他的邻居很好,倘若陈家无人下楼取报,邻居就把报带上来,插在他家门把手上。
   
     他不断地要他儿子给他买书。
   
      陈伯达曾是“万卷户”。他的个人藏书,远远超过万册。他过去四合院,家中用几个房间堆放藏书。陈伯达的大部分工资和稿费收入,用于买书。陈伯达过去有稿 费收入。自1958年起,陈伯达自己提出不再领取稿费,以支援国家建设,从此,他就没有再领过稿费。陈伯达保外就医之后,每月领生活费一百元。据笔者对吴 法宪、李作鹏等情况的了解,他们当时与陈伯达一样,也是每月领生活费一百元。陈伯达每月一百元的生活费,其中三分之一用于购书。这三十多元购书费对于陈伯 达来说,当然是远远不够的。所以,除了自己购书外,他不得不托老朋友向有关部门借来一部分书。
   
     从1983年2月起,陈伯达的生活费增 加到每月二百元。这时,陈伯达购书的费用才稍稍宽裕一些。吴法宪、李作鹏等,当时的生活费,也增加到每月二百元。陈伯达很想有关部门能够发还他的众多的藏 书。但是,有关部门迟迟未能发还。正因为这样,我发觉,在陈伯达的书橱里放着的书,很多是这几年出版的新书。
   
     他的阅读兴趣广泛,偏重 于读那些学术性强的著作。我随手记下他的书橱里的书:马克思著《资本论》精装本,《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鲁迅杂文选》,《毛泽东选集》,曹聚仁著《我 与我的世界》,《谭嗣同文选注》,《〈红楼梦〉诗词注释》,《史记》……一本打开那里、看了一半的书是《圣经故事》。
   
     陈晓农告诉笔者,父亲陈伯达在晚年喜欢文学名著,曾要他特地去买莎士比亚、托尔斯泰的作品。
   
      陈伯达当时已经84岁。他即使在家中,也一年到头戴着藏青呢干部帽子,尽管他并非秃子。他的衣服也总是比我多穿一倍,穿着铁灰色中山装,蓝色鸭绒裤。他 的眉角的眉毛很长,视力、听力都还不错。他坐在沙发上,跟我打招呼。他事先知道我要来采访,也看过我的作品,知道我的情况。
   
     我坐在另一张沙发上,隔着茶几跟他相对而谈。我说:“陈老,我早在1958年就见过你!”
   
     “哦,1958年,在什么地方?”陈伯达用一口浓重的闽南话说道。幸亏,我能听懂他的话。
   
     “在北京大学。”我答道。
   
     于是,说起了往事:在1958年5月4日,北京大学60周年校庆,陈伯达来到北京大学大膳厅,向全校师生作报告。当时,正在北京大学读书,坐在台下听他的长篇报告。
   
     “当时,你带来了一个‘翻译’,把你的闽南话译成普通话。我平生还是头一回遇上中国人给中国人作报告,要带‘翻译’!”我说及当年的印象。
   
     陈伯达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原本是尴尬的采访,一下子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我开始向他说明来意。其实,他事先也知道我的来意。这位“大秀才”此时引经据典起来,说:“列宁不相信回忆录……”
   
     我当即答道:“我不是为你写回忆录,我是希望你能够答复我的一些问题。我研究过你的著作,也查阅过你的专案材料,有些问题不清楚。你是历史的当事人。你慢慢地,愿意说多少,就说多少;愿意谈什么,就谈什么。我信,你对我的谈话是会很有价值的。”
   
     他思索了一下,不作正面答复。他开始反过来问我一个问题。他问我,有没有看过他关于孔子的文章?
   
     我明白,他在考我。我当即回答,看过,那是你到延安以后写的。主席(我知道他习惯于称毛泽东为主席)读后,还为你的文章写了三封信,其中的两封是由张闻天转的。
   
     他一听,显得满意,知道我刚才所说研究过他的著作,并非随便说说。
   
     我也就趁机问他,你是怎么会成为主席秘书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