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张小玉真英雄!]
中国控诉
·中共的反日宣传为什么激不起民族激情
·联合国控诉记372
·重新定义习近平的打老虎、拍苍蝇
·韩正把习近平的脸丢尽了
·联合国控诉记373
·“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刘萍女儿廖敏月就母亲被判重刑
·紅色政權已成為全球公害——聯合國控訴紀實374
·韩正 下一个枪毙就是你!
·西藏“和平解放”的历史回顾担忧台湾的命运
·习总:领居和你的家人一起在联合国前控诉!
·出卖良心的红马夹:街头控诉记375
·共产党就是个爱情骗子——街头控诉376
·獨家:《環球時報》發布涉恐信息 被網友舉報
·图片
·图片
·图片(魏忠平英雄无罪)
·支持香港站中投票图片
·支持香港公投(图片)
·人邪,錢髒,快滾!
·联合国控诉记377
·联合国控诉记378
·支持香港占领中环公投图片
·支持香港占领中环公投图片
·支持香港图片
·中國控訴紐約中央公園抗議首席偽善陳光標紀實
·悼念王荣清
·悼念王荣清(图片)
·王荣清病故(图片)
·悼念王荣清
·陈光标,滚回去!控诉记379
·7.1将近,备受煎熬的中共败象
·从令政策落马、高院集体嫖娼分析中共共性
·联合国控诉记38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1
·习总:日本记者问政府为什么要"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呢?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2
·联合国控诉记383
· 陈忠和从建党角度对比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党区别
·外交代言人洪磊屁话连天遮盖真相
·习总:韩正他算个什么玩意!
·香港遊行結束「佔領中環」 511人被捕
·关注徐崇阳
·共產主義,人類公敵——中國控訴七一聯合國抗議紀實
·韩正根本不把习总的话当回事!
·联合国控诉记385
·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綁架掠奪百姓權益 上海市政府再遭控訴
·远方的家遭到第四次偷拆
·联合国访民江琴抗议上海腐败政府绑架掠夺百姓的权益
·海外華人祖宅四次被偷拆 無錫政府偽造現場 公安搪塞
·关注张林和刘家财!可能重判!
·韩正令中共蒙羞
·朴素的真理:爱国不等于爱党——街头控诉386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如果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骂共产党,他们一样会去的”——街头控诉387
·匪夷所思的“立案告知單”——海外華人故鄉家園被強拆系列報導
·习总:韩正对您干的丑恶勾当!
·联合国控诉记388
·美国内华达民兵起义,中国媒体集体沉默!
·联合国控诉记389
·越告越黑的“立案告知單”——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八)
·韩正应抓起来枪毙也不为过!控诉记(390)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
·华人首富李嘉诚不再相信共产党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91
·永遠不要低估獨裁政權的險惡——兩岸局勢研討會側記
·就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被控“煽颠罪”之声明
·海岛纷争,彰显中共欺软怕硬的流氓本性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92
·维权必须动真格
·鐘亞芳的血淚控訴
·铺天盖地的抗战巨片在重复着同一个谎言
·反腐败!抗强拆!
·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闲置囤地三年半,掠夺敛财46亿人民币。
·李碧云案再次审理当庭控告刑讯者 刘家财案四易罪名召开庭前会议
·我们喜欢中国,但我们不愿做中国人!【中国控诉】控诉记393
·不是贪官的子女为什么这么敏感?:【中国控诉】控诉记394
·联合国控诉记395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小玉真英雄!

   河南访民刺死民警前2小时现场情形成谜

   2014年07月29日03:02 中国经济网 评论中大奖(138,627人参与) 收藏本文

     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

       7月24日,焦作市公安局中站分局的电子屏上显示着沉痛悼念王军干同志 本组图片均由华商报记者 江雪 摄

     7月17日,河南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内,民警王军干被刚从北京带回来的当地访民用水果刀刺中下腹部,不幸身亡。

   

     “涉嫌故意杀人”的是辖区的一对老访民夫妇。此前,他们互不相识。而王军干从另一个派出所调到中站派出所不久。但这场致命邂逅之后,两个家庭被毁。那么,在此前后,发生了什么?

   

     120救护车呼啸着冲出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院门,驶向三百多米外的河南焦作市中站区医院。刚才喧闹的派出所院子,张小玉夫妇呆坐在刚刚“杀了人”的面包车内。

   

     这是2014年7月17日下午6时30分前后。此时,派出所门外的焦作市跃进路上,下班回家的人们行色匆匆。有两个家庭,在这个晚上,没有等来他们的亲人。51岁的民警王军干死于这个炎热的夏夜。一把长约20厘米的水果刀刺中了他的下腹部。涉嫌“杀人”的是辖区一对访民夫妇——54岁的许有臣和小他一岁的妻子张小玉。

   

     此前,王军干从另一个派出所调到中站派出所10天左右。致命邂逅之前,他和许有臣、张小玉夫妇并无仇怨,亦不相识。

   

     派出所院子里,民警被刺

   

     7月17日上午,27岁的许天龙接到母亲张小玉从北京打来的电话,大意说政府答应解决问题了,他们正坐火车,下午四点多就和爸爸回焦作了……

   

     下午3点56分,从北京开来的K269次列车到达焦作。6点左右,许天龙再次接到母亲电话,说他们已在焦作,但被带到了派出所。张小玉在电话中嘱咐儿子,如果自己24小时还没回来,就给常玮平律师打电话,并告知常的电话号码。

   

     此前,60岁的许凤莲也接到弟弟许有臣的电话,说他们被带到了派出所。电话里声音嘈杂,夹杂着弟媳张小玉尖利的声音。许凤莲没太上心,因为弟弟弟媳两口子上访多年,被带进派出所是“家常便饭”。

   

     没有人想到,悲剧随后就在派出所院子里发生:一把水果刀刺中了民警王军干,当晚不治身亡。而许有臣和张小玉夫妇则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焦作市公安局连夜刑拘。

   

     7月21日上午,在焦作市殡仪馆,逝者王军干的遗体被火化。

   

     对这起案子,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外宣办在《关于焦作中站“7·17”袭警案的情况通报》中这样描述:“7月15日,焦作市中站区许有臣、张小玉夫妇二人因在北京扰乱公共秩序,被当地警方依法训诫后,于7月17日由焦作市中站区有关部门工作人员带回原籍。当日18时许,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一中队民警王军干在劝二人下车接受调查询问时,许有臣趁其不备突然持刀袭击,王军干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不幸牺牲。”

   

     然而,在7月17日这个致命的下午,当李封街道办派出的面包车载着访民张小玉夫妇进入派出所,4点多到案发的六点多之间,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通报语焉不详。

   

     政府工作人员离开后访民与警察“对峙”

   

     这是位于焦作市中站区跃进路十字附近的一个小院子,门牌上写着“焦作市公安局中站派出所社区警务大队一中队”,但老百姓习惯称这里为“派出所”。在河南公安实行“大派出所制”前,这里是李封派出所所在地。

   

     在院子靠墙的地方,立着辖区划分和民警的照片,新调来的王军干的照片不在其中。常年上访的张小玉夫妇所在的李封东会一带,本来由另一位管片民警负责。

   

     华商报记者通过调查,试图还原张小玉夫妇“袭警案”发生之前的一些图景:

   

     今年6月下旬,正在盖房、等待房屋“灌顶”干透的张小玉夫妇,再次到北京上访。临走时,张小玉还发了微博。照片上,他们夫妻俩手拿火车票,像往常一样,虽然笑嘻嘻的,但面容透露着惯常的愁苦。

   

     这次上访,从张小玉微博上透露的行踪可见,他们曾到一些部委门前举牌,也曾穿着“支持反腐”的文化衫出现在北京街头。像往常一样,他们曾被制止,按照焦作方面的通告所说,“受到北京警方训诫”。直到7月17日,张小玉夫妇被中站区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女性),以及中站分局的一位民警从北京接回。

   

     这两人对张小玉夫妇表示,回去后政府就给他们解决问题。

   

     在老家,新房子还没盖完,儿子的婚事也迫在眉睫。这次两口子确实打算回家,他们收拾了几年来在北京居住的一些生活用品,带回来了好几件行李。

   

     一路相安无事。火车到焦作后,中站区李封街道办派了一辆面包车去接。但车没有将张小玉夫妇送回他们位于李封东会的家,而是直接开进了派出所。此时,大约是下午4点20分。

   

     据知情者透露,这不仅让张小玉夫妇感到意外,也让接他们从北京回来的两人感到意外。在派出所内,这两名接他们回来的公务人员还曾打电话进行过“协调”,但没有结果。这两人随即悻悻离开。

   

     就这样,张小玉夫妇由政府公务人员移交给派出所处理。而民警王军干,就这样被推到了双方僵持对峙的前沿。其后,围绕是否有传唤证、程序是否合法等问题,张小玉夫妇和警方一直僵持着。

   

     目前,能确定的是,在此期间,并非如“通报”中传递的,张小玉夫妇一直在车上。这期间,许有臣曾经下过一次车。

   

     派出所门外40多米处的一家电动车商铺门口,有亲戚在当日下午四五点看见过许有臣,只匆匆打了个招呼:从北京回来了?许当时应了一声,就走了。

   

     那么,在许有臣重新回到车上,和妻子一起拒绝下车,到6时许命案发生,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前,警方尚没有公布。

   

     水果刀从何而来?

   

     被警方认定造成王军干死亡的是一把二三十厘米的水果刀。刀从何而来?警方认定刀是许有臣买来的。但辩护律师认为目前尚不能确认。

   

     7月25日,李金星、刘金滨、刘书庆、刘浩四位代理律师,分别会见了许有臣和张小玉。

   

     会见完毕后,许有臣的代理律师李金星在微博中发布相关照片,照片可见许有臣身上伤痕明显。

   

     就可能的刑讯逼供,律师们于7月26日向河南省公安厅提出控告。后者当天就给予答复:不存在刑讯逼供,当事人身上的伤是案发后抓捕造成的。

   

     刘书庆说,在会见张小玉时,张称自己当时对刀的来源及民警如何受伤并不知道。因为她和丈夫许有臣被要求分别从车门两边下来,她还没下来时出了事。辩护律师认为,除了水果刀的来源,此案还有多处疑情:如水果刀即便是嫌疑人许有臣自己获得,那矛盾是怎样激化的?刀是如何捅向死者的?伤口的深度?是否致命?有无其他病理诱因等。

   

     对律师质疑火化尸体过于匆忙等问题,河南省公安厅曾对律师们给予答复,称尸检的病历与记录已经留存,火化并不影响以后的重新鉴定。

   

   张小玉真英雄!

   张小玉真英雄!

   张小玉真英雄!

   张小玉真英雄!

   张小玉真英雄!

   

   

   

   【中国控诉】欧洲部:陈忠和。 、、.

(2014/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