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因公伤残惨遭瞒报恶搞数十年迫使家破人亡
·联合国控诉记343
·船舶重工集团716所长李恒劭利用职权 残害工作岗位上的残疾女工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17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7)
·联合国控诉记216
·控诉记215:中国控诉的“洋外援”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今天是8月24日星期日。我们一如既往的来到法拉盛街头,开始着例行的常规控诉活动。

   

    自从我们中国控诉来到在法拉盛街头搞控诉活动以来,有很多路人加入我们控诉队伍,更成为我们的好朋友。今天来与我们一道控诉的一位男士,每到星期六、星期日都会来到街头我们的控诉场地与我们一道控诉中共。千遍万遍从我们这里走过他都会竖着大拇指夸赞我们的坚持不懈,今天他又对我们说:“中国的冤假错案实在是太多了。你们知道福州的念斌案吗?

   律师张燕生说:‘ 念斌投毒案看来是一个证据链破碎的案子,存在各种刑侦和物证的破绽和漏洞。死者死因到目前还不能证明是氟乙酸盐中毒,重要物证水壶到达检验单位之前,检验单位就把报告都做出来了,还有被剪辑过的念斌口供录像。警方进入现场后,曾迅速锁定了‘重大嫌疑人’是丁云虾店铺楼上的陈姓邻居,从其家中搜出四包老鼠药和一瓶液体老鼠药,接受调查时,该人紧张致晕倒在地,浑身抽搐,但最后被排除嫌疑。念斌解释说:‘为什么公安不查他?因为他家里有一个堂哥当县长’。一个当县长的堂哥,冤案就被冤枉了这么多年,幸好还能得到昭雪。”

   

    他又对我说:“你的财产被抢这个冤案,是前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家族,这个时机正好是习近平的苍蝇老虎一起打,所以,你已经十几年上访了,也应该有结果了!你肯定会有好运的!李鹏的家族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希望你们都有好运!中国共产党建国以来的冤假错案,有千千万万都带到棺材里了也没有得到昭雪……。更希望习近平能将中国带入走向民主法制的轨道!”

   

   

   转摘:【焦点人物】第9期:念斌沉冤得雪

   

    2014年8月22日,身着黑色T恤长裤和人字拖的念斌,结束8年的牢狱之苦,走出福州市第一看守所,在搀扶之下依旧步履蹒跚,没走几步便掩面而泣。

   

    戴了六年多的脚镣突然被摘下,念斌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走路,走着走着就摔倒。手腕和踝关节变形,腿部肌肉萎缩,前列腺炎、严重脂肪肝、胃病和腰间盘严重突出,带着这些病痛,他入住朋友家,见到12岁的儿子,却发现他变得很内向,不敢讲话,害怕见人。

   

    8年前的7月26日,位于福州市平潭县澳前镇澳前村17号,开杂货店的丁云虾和房东陈炎娇两户人家一起吃饭,饭后6人同时中毒,丁云虾10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因抢救无效身亡。案发12天后,警方宣布投毒案告破:投毒者系隔壁杂货店店主念斌,动机系因被丁家抢了一包烟的生意而怀恨在心。

   

    “念斌投毒案”在八年里经历4审10次开庭,念斌4次被判死刑,但他坚称遭公安刑讯逼供,3次上诉,最终福建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宣判无罪释放。

   

    一起“冤案”似乎被平反,但有人认为念斌还无法摆脱作案嫌疑,这次宣判只是“疑罪从无”。真凶未查出,真相还无从得知,更加重要的是,八年来此案在念家与丁家身心留下了深重的创伤,伤痛之下的恐惧和愤怒无法轻易挥去。

   

    身心煎熬的八年

   

    投毒案发生前,念斌与邻居丁家两家交好,丁云虾弟弟丁豪还是念斌结婚时的伴郎。2002年,念斌有了自己的孩子,为了谋生,开了一间杂货店,与丁家的杂货店挨着,之后更是办好签证,计划去罗马尼亚打工。

   

    但2006年7月26日丁家中毒两人身亡后,念斌被传唤到刑警队协助调查,这一去成了改变他人生的转折点。念斌坚称,在平潭公安刑警队里遭到严刑逼供,并被要求从两条路里作选择,要么把这件事承担下去,要不全家都遭殃,把他老婆也抓进去。

   

    念斌的姐姐念建兰,为拯救弟弟倾注了全部时间和精力,上北京找张燕生律师,跨省咨询鼠药专家,写材料需求帮助和上访。可2008年2月,福州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还是宣判念斌死刑,念建兰特别难过,看到念斌写了一封遗书,要变厉鬼去抓凶手,并托孤给姐姐好生照顾。

   

    回忆起这八年,念建兰感觉就在一次次的绝望和焦虑中熬过来,无处发泄。念斌父亲弥留之际,未能等到儿子回来。母亲也因严重受打击,精神失常,经常午夜在外到处找念斌。今年春节前,母亲也未见念斌最后一面便去世。

   

    冤案还是疑罪从无

   

    与佘祥林案和赵作海案不同,“念斌投毒案”是因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无罪推定原则做出的判决。因此,有人认为这属于疑罪从无,并不能完全为念斌洗白。

   

    2008年开始介入此案的张燕生律师则反对这种看法:“案件到了今天很明显是一个错案,而不是疑罪从无了。这个案件已经到了没有一项证据能和念斌挂钩的地步。26份证据除了口供是他说的,其他所有的证据跟任何人都可以挂钩。”

   

    念斌投毒案在张燕生律师看来是一个证据链破碎的案子,存在各种刑侦和物证的破绽和漏洞。死者死因到目前还不能证明是氟乙酸盐中毒,重要物证水壶到达检验单位之前,检验单位就把报告都做出来了,还有被剪辑过的念斌口供录像。警方进入现场后,曾迅速锁定了“重大嫌疑人”是丁云虾店铺楼上的陈姓邻居,从其家中搜出四包老鼠药和一瓶液体老鼠药,接受调查时,该人紧张致晕倒在地,浑身抽搐,但最后被排除嫌疑。念斌解释说:“为什么公安不查他?因为他家里有一个堂哥当县长。”

   

    没有终点的恐惧与愤怒

   

    念斌投毒案审理过程得到全国律师的声援,国内知名的刑事辩护律师如斯伟江,张磊,李肖霖都参与该案,律师团超过三十多人。几乎所有参加该案的律师都被受害人一方殴打和围攻过。案件每次开庭,念家人在法院前扯上横幅高调喊冤,丁家人则打出抗议念家律师颠倒黑白的横幅。双方见面常常恶语相向,甚至发生肢体冲突。作为受害一方,丁家认为网上舆论都偏向念家,媒体都在帮念家说话。就此次念斌无罪释放,记者试图联系丁俞两家人做深入采访,但因受政府阻挠而未果。

   

    在终审宣判之前,镇政府八年来第一次派车接送念家人到法院,这被念建兰称为享受过的最高规格。当地政府同时在看守所、念家和丁家住所周边增派警力巡逻,防止可能引发的冲突。

   

    无罪释放后,本来按照习俗,回老家要放鞭炮和披红布,宴请好友,但政府怕刺激被害者家属,早已做好工作,劝告念家暂避风头,行事多低调。况且老家房子早在八年前就被丁家和其婆家俞家人打砸过。无法回老家,住旅馆也不安全,于是暂时住在朋友家,同时对来访的媒体记者提供地址也十分谨慎,采访完的记者更是被要求分批离开,以防万一。念建兰甚至害怕手机被丁家监听,把电话卡都从手机拔掉。

   

    念斌计划,未来要起诉刑警队严刑逼供,并申请国家赔偿。

   

    “很希望有关部门来调查这件事,抓到真正的凶手。还我一个公道,还两个死者一个公道。至于国家再赔我多少钱,也永远弥补不了我内心的伤痛。”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2014/8/24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陈黛莉347-946-7134

    江 琴630-306-9496

    艾福荣(纽约)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吕龙珍(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冯仲林(旧金山)

    彭咏言(纽约)

    曹 晗(纽约)

    梅 松(台湾)

    陈忠和(荷兰)

    森英•斯顿(纽约)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4/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