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中国控诉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1
·习总:日本记者问政府为什么要"拆走一头牛,赔了一只鸡"呢?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82
·联合国控诉记383
· 陈忠和从建党角度对比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党区别
·外交代言人洪磊屁话连天遮盖真相
·习总:韩正他算个什么玩意!
·香港遊行結束「佔領中環」 511人被捕
·关注徐崇阳
·共產主義,人類公敵——中國控訴七一聯合國抗議紀實
·韩正根本不把习总的话当回事!
·联合国控诉记385
·徐崇阳的血泪控诉
·綁架掠奪百姓權益 上海市政府再遭控訴
·远方的家遭到第四次偷拆
·联合国访民江琴抗议上海腐败政府绑架掠夺百姓的权益
·海外華人祖宅四次被偷拆 無錫政府偽造現場 公安搪塞
·关注张林和刘家财!可能重判!
·韩正令中共蒙羞
·朴素的真理:爱国不等于爱党——街头控诉386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郑州案通报:各地网民举牌声援方言女士(图)
·如果有人给他们钱让他们骂共产党,他们一样会去的”——街头控诉387
·匪夷所思的“立案告知單”——海外華人故鄉家園被強拆系列報導
·习总:韩正对您干的丑恶勾当!
·联合国控诉记388
·美国内华达民兵起义,中国媒体集体沉默!
·联合国控诉记389
·越告越黑的“立案告知單”——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八)
·韩正应抓起来枪毙也不为过!控诉记(390)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
·华人首富李嘉诚不再相信共产党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91
·永遠不要低估獨裁政權的險惡——兩岸局勢研討會側記
·就唐荆陵、王清营和袁新亭被控“煽颠罪”之声明
·海岛纷争,彰显中共欺软怕硬的流氓本性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92
·维权必须动真格
·鐘亞芳的血淚控訴
·铺天盖地的抗战巨片在重复着同一个谎言
·反腐败!抗强拆!
·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闲置囤地三年半,掠夺敛财46亿人民币。
·李碧云案再次审理当庭控告刑讯者 刘家财案四易罪名召开庭前会议
·我们喜欢中国,但我们不愿做中国人!【中国控诉】控诉记393
·不是贪官的子女为什么这么敏感?:【中国控诉】控诉记394
·联合国控诉记395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4)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2
·联合国控诉记(405)
·江贼民在上海(经济)代理人落网,能否轰开顽固堡垒
·人民军队爱人民,消灭共匪为人民
·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国控诉(406)
·请网友“人肉”是否贪官子女? ——联合国控诉(407)
·联合国控诉(408)
·加油中国人民!——联合国控诉(408)
·中央巡视组驻上海,揪出韩正大贪官——“中国控诉”街头控诉(409)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张小玉无罪!,
·张小玉真英雄!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贾灵敏女士无罪!
·英雄高智晟!
·英雄高智晟!
·台湾孩子都知道——联合国控诉(411)
·英雄高智晟.!
·高智晟点了江泽民的死穴!所以被迫害坐牢!
·高智晟点中江泽民的死穴!
·权势、财富过眼烟云,周永康下场警示世人
·【转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
·揭秘海外中国贪官二奶村——洛杉矶罗兰岗
·戏说 中国贪官二奶排行榜
·轉發:美國懸賞捉拿千名中國貪官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三)——第五次偷拆
·刹车人民抗共取胜!
·习近平已经到了褒贬的十字路口
·清算江贼民,是解体共产党统治的第一步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
·逆历史潮流而退的政权必将灭亡!——联合国控诉(412)
·关注高智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按:中國控訴成員“三鞠請安”陸續發來《遠方的家》系列報道,近幾期的報道中,我們已經明顯能感覺到中共公安的推诿和拖延,他們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想解決當事人的問題,而是寄望于以拖延的方法消磨掉當事人的意志,使事情慢慢淡化。這種邏輯是何等可笑?你侵犯了別人的私有財産,難道還想指望當事人忘掉?

   

   這種荒唐的想法和無恥的行徑早就被我們看穿,古話說“識時務者爲俊傑”,如果中共公安識時務的話,最好認真地解決當事人的問題,否則下一個被打的老虎說不定就是你們。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一, 前言

   

   

   

    我遠方的家 ------江蘇省無錫市南長區揚名鎮揚名街道盛北許巷16西(位于太湖廣場旁的京杭大運河的西邊),前幾天再次遭到被偷拆,這是六年中的第五次被偷拆(詳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這六年多來,我(合法的房屋屋主和當事人)從美國向立案部門 --- 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以下簡稱“(區)公安分局”)和主要辦案部門 --- 無錫市南長區陽光派出所(以下簡稱“派出所”)打了估計有幾百次電話,要求他們告知我屢次案子的立案和辦案信息,但基本上被他們在電話裏推诿忽悠,至今基本上還是杳無音訊。

   

    令人驚歎地是,公安部門竟能用各種“理由”向當事人隱瞞六年來房屋被屢次偷拆的立案和辦案情況。翻了和聽了以前和他們通話的筆記和錄音,明白了主要是他們電話中高超的推诿忽悠術!

   

    作爲一位當事人,覺得有義務和有責任曝光這些推诿忽悠術,爲祖國的“將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貢獻微力。

   

    下面將在“如”段落中歸納和列舉他們這些推诿忽悠術;由于我是被“推诿忽悠”人,有些感慨,把他們寫進了“評” 段落中;由于本人對中、西方文化有些體驗和比較,就把一些體驗和比較放在“比” 段落中。

   

    雖然有通話的詳細記錄和錄音,但這裏對事不對人,就事論事,不點名也盡量不道姓。

   

   

    二, 忽悠術

   

    1.問候

   

    如:“餵,哪位?”

    評:也許在國外呆久了,每當大陸的公務員說“餵,哪位?”時心裏總是不是滋味,,而且也不知道他/她是誰,是什麽職務,被打電話的部門是什麽。

    比:在西方國家公務員接電話時通常是開門見“三”,即問候、自我介紹和詢問對方需要什麽幫助?

    如:有一次我打電話給區公安分局時竟碰到這種情況:我問“我現在能否與你們部門的王先生通電話”接電話的先生說:“我不知道他是誰”,我說:“是一位年輕的姓王的先生,我于幾月幾號給他打的電話,是關于什麽什麽的。。。”,他說:“我們這裏姓王的多了”他不肯幫我找那位姓王的先生,最後我問他貴姓?他回答我他也姓王,那我就問他能否知道他的全名,他竟說了一句:“這我這麽能告訴你!”拒絕告訴我他的名字!

   

    2.不在

   

    如:“領導/教導員/所長/X警官‘不在’、‘開會去了’、‘吃飯去了’、‘辦案去了’”。。。

    評:“不在”應該是我聽到的最多的托詞了。

    比:在西方國家裏,如領導外出,一般會在電話裏留言、在電子郵件裏自動回複和通知前台:“我什麽時候到什麽時候不在辦公室,如有這樣的問題請找張三,有那樣的問題請找李四。。。”

   

    3.不接

   

    如:區公安分局一工作人員說“我的話講清楚了”後就挂斷了電話!我立即再給她電話回去!但沒有人接。在以後的一個多小時內,我又致電多次,都接通了但沒有人接聽(詳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六))。

    如:陽光派出所工作人員說“你這個案子由X警官負責,但他現在不在,他值夜班,你夜裏再打他的手機。”夜裏我給他打了多次電話,通了但不接電話,後來電話裏說“你打的電話用戶已關機!”

    評:公安警官在夜間執勤不接外來電話或關機,這是嚴重的失職行爲,也可能會導致嚴重後果,如錯過緊急報案等情況。

    如:有一次我正與陽光派出所一領導通電話,突然電話斷了,我立即再打回去(估計不到20秒),對方竟回答我們領導不在辦公室。

    評:我不願假設對方在撒謊,而願假設所領導剛接到一個緊急案子,正快速跑向警車。。。

   

    4.不知

   

    如:我問:“你們領導什麽時候回來?”對方答:“不知道”;我問:“什麽時候你們能給我答複?”對方答:“不知道”我問:“我什麽時候能給你們領導打電話?”對方答:“不知道”。。。

    評:這六年當中,這類問題我問了很多,但回答基本是“不知道!”

    比:在西方國家裏,公務員很少直截了當回答“不知道!”,因爲這樣會給人一種不能勝任工作或不敬業的印象。他們一般會這麽說:“這個我不知道,但你等一下(電話請不要挂掉),我去問一下。”

   

    5.不能

   

    如:“這個(立案和/或辦案的情況) 我們不能告訴你,我們只能告訴報案人。”

    評:哪個文件規定了立案和辦案的信息只能給替受害人報案的報案人,而不能直接給案子裏的受害人?

    評:有一些案子並不是受害人或受害人的親戚報案的,而是(可能是素不相識的)目擊者報案的。

   

    6.不回

   

    如:我說“那麽有結果後你們能否打電話過來告訴我?”,他們說“我們打過來很貴”

    評:所以他們從來沒有主動給我打過電話。

    如:他們說“好的!我們會及時打電話告訴你我們的調查/處理結果的。”

    評:但他們從來沒有打電話過來!在他們那裏“一諾”不知值多少?

    如:他們說“在電話裏講的話是不算數的,所以我們會給你書面答複的。”

    評:但我從來沒收到過“算數的”書面答複。

   

    7.正在

   

    如:“我們/領導正在研究”,“我們/領導正在討論” "我們正在調查"。。。

    評:只有正在進行時,沒有現在完成時。

   

    8.上擋

   

    如:“我們會向領導彙報”、“我們已向上級反映了”。。。

    評:把"領導"當擋箭牌。

   

    9.下推

   

    如:給區公安分局電話時,“這個你要去問派出所”。。。

    如:給派出所領導打電話時,“這個由X警官負責,請你和他聯系”。。。

    評:把問題推給下面。

   

    10.推外

   

    如:"這個我們不管的,你去找某某部門。"

    如:打電話給區公安分局問案子立案/辦案情況時,他們要我"打這個電話"而"這個電話"不是相關領導的電話、也不是相關立案/辦案部門的電話,而是信訪部門、內檢部門等的對外"忽悠"部門。

    如:給派出所領導的辦公室打電話,辦公室裏的人員說:“請打這個電話,號碼是‘abc’”隨後我打了“abc”,對方說:“這裏是後勤部門。。。”

    如:給派出所領導的辦公室打電話,辦公室裏的人員說:“請打這個電話,號碼是‘xyz’”,隨後我打了“xyz”,對方說:“這裏是門衛。。。” 打了幾次後,門衛發火了,對我嚷嚷:"叫你不要打到這裏來,你怎麽又打來了,你打我這裏沒用的,因爲我這裏是門衛。"我能感受的他的不悅,但只能是有一說一:"對不起,但是每次都是你們所領導辦公室裏的人要我打這個電話的。"

   

    11.皮球

   

    如: 我打給派出所領導, 聽到的是“這個由X警官負責”;隨後我打給X警官,而X警官說:“這個你要去問我們所領導”。

    如:打給陽光派出所問以前案子的立案/辦案情況,陽光派出所的人說:“這個案子以前是由金星派出所辦的,那時我們陽光派出所還沒有成立,請去金星派出所詢問。”;隨後我打給金星派出所,金星派出所的人說:“現在那個地方是由陽光派出所管轄,以前的案子檔案都已移交給了陽光派出所了,所以請與陽光派出所聯系。”

    評:派出所變成了一個踢球場所。

   

    12.面談

   

    如:區公安分局的人對我說:“由于你的身份不能確定,所以請委托你家屬和你的律師來派出所或這裏面談” (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一))

    評:這六年多中,我給公安部門估計打了有幾百次電話,我應該是他們的"老熟人"了,但最近他們居然以"你的身份不能確定"爲借口拒絕回答我的問題。

    比:在西方國家, 電話裏一般問你幾個問題,如姓名、出生日期、駕駛證號/社會安全號等後,身份就確定了。

   

   

    三, 結束語

   

    下面是我想對公安人員說的一點心裏話:

   

    你們的推诿忽悠,違背了你們的職業道德,

    你們的推诿忽悠,亵渎了你們當公務員時的莊嚴宣誓,

    你們的推诿忽悠,使受害人又遭受了“次生災害”,

    你們的德、愛、誠、信都到哪裏去了?

    做一下換位思考吧:假如我是公安人員,你們是受害人,我這樣來推诿忽悠你們。。。。。。

   

   

    控訴人:三鞠請安

   

    2014 年8月7日

    于美國新澤西

   

   ========================================================================

   

    中國控訴,控訴中共!

   

    同胞們,抛棄幻想,珍惜生命,戰勝恐懼,和我們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訴全世界!

   

    我們中國控訴組織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歡迎訪問和留言,您可以隨時和我們聯系,我們的電子郵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寫成文章傳給我們。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4/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