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中国控诉
·联合国控诉记(532)
·亚信峰会的受害者哪怕只是被判八小时徒刑都是共匪伪政权违法犯罪
·中国人民头上远不止三座大山6
·联合国控诉记实(53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534)
·习近平应效仿蒋经国以独裁手段终结独裁体制
·5,25判决是中共扼杀民主的失败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535)
·与中共眉来眼去就是把自己送上断头台!——联合国控诉记(536)
·中国人民头上远不止三座大山7
·新年夜,纽约时代广场出现抗议“血拆”牌!——控诉记(537)
·西藏安多阿坝县青年作家米沃•索巴失踪!
·枪毙韩正、杨雄,告慰踩踏事件死难者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已投入到维稳‘第一线’去了!——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
·启动不入流的居委会进入殉葬的队列
·她也要吃饭,这是她的工作——街头控诉记(539)
·指望反腐来改变中国,十三亿人都去做中国梦去吧!——控诉记(540)
·指望反腐来改变中国,十三亿人都去做中国梦去吧!——控诉记(540)
·联合国控诉记实(540)
·联合国控诉记实(542)
·中国人民头上远不止三座大山8
·乎格案与冤民案有本质不同1
·联合国控诉记实(54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545)
·我还是美国公民呢,就说共产党好怎么啦?——联合国控诉(546)
·联合国控诉记实(547)
·联合国控诉记实(548)
·地沟油下架 殡仪馆的焚尸油是否上过餐桌
·共产党就是个厚颜无耻无赖的党!——街头控诉(549)
·中共对战中骨干的清算,正在有条不紊地展开2
·韩正逃过了月中,逃不了月底
·人人生而平等,我决不放弃我的权利!——控诉记(550)
·习近平真反腐就应将李鹏家族千刀万剐!—控诉记(551)
·应先扫自己的门前雪!——联合国控诉记(552)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强化城管权力是加强独裁统治的手段
·十三亿人有一亿人知道真相,共产党就灭亡了!/控诉记(554)
·共产党不亡,老百姓没有说理的地方!——街头控诉记(555)
·被查处的老虎贪官财产的去处必须公开、明朗1,
·被查处的老虎贪官财产的去处必须公开明朗2,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控诉记实(556)
·联合国控诉记实(557)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558)
·我们台湾人都了解共产党的邪恶本性!——街头控诉(559)
·被查处的老虎贪官财产的去处必须公开明朗3
·中共:你流氓、土匪、强盗那一套,在美国是行不通的!控诉记(560)
·不管是什么样的议题,中国政府官员都没有资格和脸面坐在主席台上发言!控诉
·比纳粹残害犹太人更加残暴的活摘器官,联合国怎么拿不出相应的惩罚措施
·自由民主的台湾,是台湾人民说了算!——联合国控诉记(562)
·民主、法制的美国,不管什么人违法,都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控诉记(563)
·习近平是真正依法治国,就应依法判范木根无罪!/街头控诉记(564)
·在百姓没有选举权的情况下,中共说什么都是在演戏!街头控诉记(565)
·全球清算、取缔共产党,杜绝人类动乱的根苗1
·习近平的反腐:李鹏屠杀、子女盗窃,该当何罪?/联合国控诉记(566)
·习近平政府应尽快清算李鹏家族/联合国控诉记(567)
·习近平政府应尽快清算李鹏家族/联合国控诉记(567)
·是共产党将我们逼成为美国公民/联合国控诉记(568)
·共产党就是个特殊的利益集团!/联合国控诉记(569)
·在没有贵贱之分、平等国度里,总统违法法律一样制裁他(她)!/街头控诉记
·全球清算取缔共产党,杜绝人类动乱的根苗2
·全球清算取缔共产党,杜绝人类动乱的根苗3
·救助站不救助!
·相信民主法制美国绝不会让为所欲为的行径永远延续下去/控诉记(571)
·新春贺词
·骗局遍布中华大地1
·祝全国异议人士、访民们身体健康!将维权进行到底!
·骗局遍布中华大地2
·骗局遍布中华大地2
·新的一年祝你们一定能成功!/控诉记(573)
·一个点头微笑就是无声的鼓励与支持!/控诉记(574)
·联合国控诉记(574)
·为谁打虎,将主导习近平的归宿
·为谁打虎,将主导习近平的归宿2
·善恶终有报,时候应已到!/街头控诉记(575)
·坐困愁城:武汉市被评为全国文明城市有感
·不拿下李鹏,等于反腐的戏都没有演!/街头控诉记(576)
·
·“两会”,请解决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问题!/联合国控诉记(577)
·请求中央纪委调查
·消灭中华民族的不是战争、瘟疫、自然灾害,是转基因、激素食品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1
·请联合国官员督促中国政府遵守人权公约:归还百姓权益!/控诉记578
·希望明年“两会”前,共产党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控诉记(579)
·大家都要注意好身体,看著中国的民主转型!/街头控诉记(580)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581)
·我准备起诉商务部和人社部。正在准备中。
·我准备起诉商务部和人社部。正在准备中。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2
·联合国的工作人员:“好运一定会来临!”/控诉记实(582)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3
·是同胞,应站出来为他们伸冤喊痛!/联合国控诉记(583)
·关于倪玉兰郁金香人权奖金的去向说明
·这个世界上除了朝鲜,就是中国百姓生活的最苦!/控诉记(584)
·告诉这个人:这里不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控诉记(585)
·不触动体制的反腐、改革,习近平的下场就是路易16
·“二”的聚会只能是反复“二”
·用行动告诉共产党:把抢去的财产及权利还给我们!/街头控诉记(586)
·我的家包围着腐败窝!/联合国控诉记(587)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
·回顾中共谎言能洞察中共未来走向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按:中國控訴成員“三鞠請安”陸續發來《遠方的家》系列報道,近幾期的報道中,我們已經明顯能感覺到中共公安的推诿和拖延,他們似乎從一開始就沒想解決當事人的問題,而是寄望于以拖延的方法消磨掉當事人的意志,使事情慢慢淡化。這種邏輯是何等可笑?你侵犯了別人的私有財産,難道還想指望當事人忘掉?

   

   這種荒唐的想法和無恥的行徑早就被我們看穿,古話說“識時務者爲俊傑”,如果中共公安識時務的話,最好認真地解決當事人的問題,否則下一個被打的老虎說不定就是你們。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一, 前言

   

   

   

    我遠方的家 ------江蘇省無錫市南長區揚名鎮揚名街道盛北許巷16西(位于太湖廣場旁的京杭大運河的西邊),前幾天再次遭到被偷拆,這是六年中的第五次被偷拆(詳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這六年多來,我(合法的房屋屋主和當事人)從美國向立案部門 --- 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以下簡稱“(區)公安分局”)和主要辦案部門 --- 無錫市南長區陽光派出所(以下簡稱“派出所”)打了估計有幾百次電話,要求他們告知我屢次案子的立案和辦案信息,但基本上被他們在電話裏推诿忽悠,至今基本上還是杳無音訊。

   

    令人驚歎地是,公安部門竟能用各種“理由”向當事人隱瞞六年來房屋被屢次偷拆的立案和辦案情況。翻了和聽了以前和他們通話的筆記和錄音,明白了主要是他們電話中高超的推诿忽悠術!

   

    作爲一位當事人,覺得有義務和有責任曝光這些推诿忽悠術,爲祖國的“將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貢獻微力。

   

    下面將在“如”段落中歸納和列舉他們這些推诿忽悠術;由于我是被“推诿忽悠”人,有些感慨,把他們寫進了“評” 段落中;由于本人對中、西方文化有些體驗和比較,就把一些體驗和比較放在“比” 段落中。

   

    雖然有通話的詳細記錄和錄音,但這裏對事不對人,就事論事,不點名也盡量不道姓。

   

   

    二, 忽悠術

   

    1.問候

   

    如:“餵,哪位?”

    評:也許在國外呆久了,每當大陸的公務員說“餵,哪位?”時心裏總是不是滋味,,而且也不知道他/她是誰,是什麽職務,被打電話的部門是什麽。

    比:在西方國家公務員接電話時通常是開門見“三”,即問候、自我介紹和詢問對方需要什麽幫助?

    如:有一次我打電話給區公安分局時竟碰到這種情況:我問“我現在能否與你們部門的王先生通電話”接電話的先生說:“我不知道他是誰”,我說:“是一位年輕的姓王的先生,我于幾月幾號給他打的電話,是關于什麽什麽的。。。”,他說:“我們這裏姓王的多了”他不肯幫我找那位姓王的先生,最後我問他貴姓?他回答我他也姓王,那我就問他能否知道他的全名,他竟說了一句:“這我這麽能告訴你!”拒絕告訴我他的名字!

   

    2.不在

   

    如:“領導/教導員/所長/X警官‘不在’、‘開會去了’、‘吃飯去了’、‘辦案去了’”。。。

    評:“不在”應該是我聽到的最多的托詞了。

    比:在西方國家裏,如領導外出,一般會在電話裏留言、在電子郵件裏自動回複和通知前台:“我什麽時候到什麽時候不在辦公室,如有這樣的問題請找張三,有那樣的問題請找李四。。。”

   

    3.不接

   

    如:區公安分局一工作人員說“我的話講清楚了”後就挂斷了電話!我立即再給她電話回去!但沒有人接。在以後的一個多小時內,我又致電多次,都接通了但沒有人接聽(詳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六))。

    如:陽光派出所工作人員說“你這個案子由X警官負責,但他現在不在,他值夜班,你夜裏再打他的手機。”夜裏我給他打了多次電話,通了但不接電話,後來電話裏說“你打的電話用戶已關機!”

    評:公安警官在夜間執勤不接外來電話或關機,這是嚴重的失職行爲,也可能會導致嚴重後果,如錯過緊急報案等情況。

    如:有一次我正與陽光派出所一領導通電話,突然電話斷了,我立即再打回去(估計不到20秒),對方竟回答我們領導不在辦公室。

    評:我不願假設對方在撒謊,而願假設所領導剛接到一個緊急案子,正快速跑向警車。。。

   

    4.不知

   

    如:我問:“你們領導什麽時候回來?”對方答:“不知道”;我問:“什麽時候你們能給我答複?”對方答:“不知道”我問:“我什麽時候能給你們領導打電話?”對方答:“不知道”。。。

    評:這六年當中,這類問題我問了很多,但回答基本是“不知道!”

    比:在西方國家裏,公務員很少直截了當回答“不知道!”,因爲這樣會給人一種不能勝任工作或不敬業的印象。他們一般會這麽說:“這個我不知道,但你等一下(電話請不要挂掉),我去問一下。”

   

    5.不能

   

    如:“這個(立案和/或辦案的情況) 我們不能告訴你,我們只能告訴報案人。”

    評:哪個文件規定了立案和辦案的信息只能給替受害人報案的報案人,而不能直接給案子裏的受害人?

    評:有一些案子並不是受害人或受害人的親戚報案的,而是(可能是素不相識的)目擊者報案的。

   

    6.不回

   

    如:我說“那麽有結果後你們能否打電話過來告訴我?”,他們說“我們打過來很貴”

    評:所以他們從來沒有主動給我打過電話。

    如:他們說“好的!我們會及時打電話告訴你我們的調查/處理結果的。”

    評:但他們從來沒有打電話過來!在他們那裏“一諾”不知值多少?

    如:他們說“在電話裏講的話是不算數的,所以我們會給你書面答複的。”

    評:但我從來沒收到過“算數的”書面答複。

   

    7.正在

   

    如:“我們/領導正在研究”,“我們/領導正在討論” "我們正在調查"。。。

    評:只有正在進行時,沒有現在完成時。

   

    8.上擋

   

    如:“我們會向領導彙報”、“我們已向上級反映了”。。。

    評:把"領導"當擋箭牌。

   

    9.下推

   

    如:給區公安分局電話時,“這個你要去問派出所”。。。

    如:給派出所領導打電話時,“這個由X警官負責,請你和他聯系”。。。

    評:把問題推給下面。

   

    10.推外

   

    如:"這個我們不管的,你去找某某部門。"

    如:打電話給區公安分局問案子立案/辦案情況時,他們要我"打這個電話"而"這個電話"不是相關領導的電話、也不是相關立案/辦案部門的電話,而是信訪部門、內檢部門等的對外"忽悠"部門。

    如:給派出所領導的辦公室打電話,辦公室裏的人員說:“請打這個電話,號碼是‘abc’”隨後我打了“abc”,對方說:“這裏是後勤部門。。。”

    如:給派出所領導的辦公室打電話,辦公室裏的人員說:“請打這個電話,號碼是‘xyz’”,隨後我打了“xyz”,對方說:“這裏是門衛。。。” 打了幾次後,門衛發火了,對我嚷嚷:"叫你不要打到這裏來,你怎麽又打來了,你打我這裏沒用的,因爲我這裏是門衛。"我能感受的他的不悅,但只能是有一說一:"對不起,但是每次都是你們所領導辦公室裏的人要我打這個電話的。"

   

    11.皮球

   

    如: 我打給派出所領導, 聽到的是“這個由X警官負責”;隨後我打給X警官,而X警官說:“這個你要去問我們所領導”。

    如:打給陽光派出所問以前案子的立案/辦案情況,陽光派出所的人說:“這個案子以前是由金星派出所辦的,那時我們陽光派出所還沒有成立,請去金星派出所詢問。”;隨後我打給金星派出所,金星派出所的人說:“現在那個地方是由陽光派出所管轄,以前的案子檔案都已移交給了陽光派出所了,所以請與陽光派出所聯系。”

    評:派出所變成了一個踢球場所。

   

    12.面談

   

    如:區公安分局的人對我說:“由于你的身份不能確定,所以請委托你家屬和你的律師來派出所或這裏面談” (見<<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一))

    評:這六年多中,我給公安部門估計打了有幾百次電話,我應該是他們的"老熟人"了,但最近他們居然以"你的身份不能確定"爲借口拒絕回答我的問題。

    比:在西方國家, 電話裏一般問你幾個問題,如姓名、出生日期、駕駛證號/社會安全號等後,身份就確定了。

   

   

    三, 結束語

   

    下面是我想對公安人員說的一點心裏話:

   

    你們的推诿忽悠,違背了你們的職業道德,

    你們的推诿忽悠,亵渎了你們當公務員時的莊嚴宣誓,

    你們的推诿忽悠,使受害人又遭受了“次生災害”,

    你們的德、愛、誠、信都到哪裏去了?

    做一下換位思考吧:假如我是公安人員,你們是受害人,我這樣來推诿忽悠你們。。。。。。

   

   

    控訴人:三鞠請安

   

    2014 年8月7日

    于美國新澤西

   

   ========================================================================

   

    中國控訴,控訴中共!

   

    同胞們,抛棄幻想,珍惜生命,戰勝恐懼,和我們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訴全世界!

   

    我們中國控訴組織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歡迎訪問和留言,您可以隨時和我們聯系,我們的電子郵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寫成文章傳給我們。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4/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