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刘家财英雄无罪!]
中国控诉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三)——第五次偷拆
·刹车人民抗共取胜!
·习近平已经到了褒贬的十字路口
·清算江贼民,是解体共产党统治的第一步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
·逆历史潮流而退的政权必将灭亡!——联合国控诉(412)
·关注高智晟!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高智晟被软禁!未获自由!
·关注高智晟的身体、牙齿健康!
·关注张小玉!关注焦作!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联合国:你的邻居在敲门!——联合国控诉(413)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支援焦作的朋友!声援张小玉夫妇!
·中国政府还残疾人孙举昌人权!1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李鹏: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联合国控诉记(415)
·全国老百姓向武汉的老维权者闫森学习!去焦作围观!
·到焦作去救命!关注张小玉案件!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五)--- 石沈大海的特快專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贪官,退赃”!——联合国控诉记(417)
·中纪委:“中国控诉”是最好的举报信!——控诉记(418)
·称霸承诺是不想、不能、还是不敢
·稳定压倒一切极其邪恶、反动!
·中纪委:秦宝琪的死,便宜了谁?联合国控诉(419)
·国际社会要营救高智晟!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联合国控诉记(420)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联合国控诉记(427)
·中国民主党不久将来一定是执政党!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9)
·【轉】中共冤獄受害者群像
·顺民心者则昌,逆民心者则亡!——联合国控诉(430)
·中央巡视组:上海的大老虎韩正是不是该打掉?——控诉记(431)
·打大老虎的同时,不要漏掉闸北区信访办集体分赃的苍蝇!——联合国控诉记(
·联合国控诉记(433)
·拦张高丽车纪实: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是流氓、土匪、强盗!
·俄罗斯开创先例,用军队扮志愿人员颠覆政权
·联合国气候峰会召开第四天控诉纪实——【中国控诉】(456)
·共产党到处吹嘘是世界‘强国’,真实无耻之极!——街头控诉记(457)
·声援香港占中,就是声援我们自己!——【中国控诉】控诉记(458)
·中共制造民族矛盾已经瓤括所有的民族
·香港:加油!中国:加油!——控诉记(459)
·10.1将成为中华民族最可耻的纪念日
·“中国控诉”参加在纽约召开“中共建政六十五周年回顾研讨会”控诉记(460
·游客:共产邪党不亡,世界永远不得和平!——控诉纪实(461)
·香港人的勇敢和坚决是大陆人的榜样——联合国控诉记(462)
·香港战中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
·香港人民加油!坚持到底就是胜利!——联合国控诉记(463)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 法拉盛控诉记(464)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控诉纪实(464)
·联合国门前的贫民声音——联合国控诉记实(465)
·请问中国共产党:中国真的强大了吗?——联合国控诉记实(466—
·關注街頭斗士贾榀!,
·香港战中面临风雨欲来风满楼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停止迫害,释放江琴!释放所有良心犯!——联合国控诉纪实(467)
·文明的香港人遇上一个流氓政府!
·江琴揭发上海长宁区非法囤地、闲置三年半,被非法关监——控诉记(468)
·驱除鞑虏(中共)恢复中华,国父遗愿未完成,同志仍需努力
·中共以爆台湾地沟油回应马英九挺香港战中
·控诉中共!
·中共灭亡,既顺应人性、也顺应历史、更顺应天理!——街头控诉记(469)
·关于江琴女士被中共当局拘留的声明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1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共产党)做不到的!——联合国控诉记(470)
·争取自由是天理!
·不动用军队同样可以瓦解、镇压香港战中2
·中国人了解真相的一天,就是中共灭亡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471)
·从云南昆明农民的反抗说:中国人民不会再沉默了!——联合国控诉记(471)
·不动用军队,用黑社会暴力清场,同样是镇压
·李鹏家族凭什么看好谁的财产就可以任意强抢?——联合国控诉记(473)
·李鹏家族应得到清算!也一定会得到清算!联合国控诉记(474)
·中共打虎效仿蒋经国,下场一样!
·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7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家财英雄无罪!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 (刘家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辩护词)

   2014年08月06日 21:30:03 吴魁明律师

   合议庭:

   

   我们是北京市凯泰律师事务所谢燕益律师、广东金启律师事务所吴魁明律师。作为刘家财的辩护人,通过阅卷会见和开庭,我们了解了本案的事实和证据,对相关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法律也进行了分析和研究,我们认为,刘家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完全是无中生有,贵院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刘家财无罪。

   

   我们认为,对待公民正当、理性诉求,采取包容和解的立场才是明智的选择,因为民主宪政是大势所趋,违背历史潮流将会带来更大的社会灾难和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

   

   我们作为有责任感的法律工作者和有良知的公民,有义务讲真话、行正道为公民权利而辩。

   

   我们认为,归根到底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必须符合其人道使命,一个政权的合法性在于它必须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不能背离人民性、正义性、合法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政权都有合法性和非法性可言,一切政治均有合法性及非法性的判定。辩护人认为,归根到底,当权者与被统治者是命运共同体,一个坦荡无私,一心为民的政府,仁者无忧,应当不惧怕任何批评、指责、乃至煽动颠覆,它只会兢兢业业为民立命。从本质上来说,人民有选择政治、选择政府的权利,有抵抗不义的权利。任何依靠压制与剥夺获取的权力、利益都是不义的。如果国家暴力、司法强制力被滥用,那正是对政权合法性的亵渎与侵夺!

   

   刘家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的发生,今天我们之所以要在这里进行本案的审理,辩护人认为完全是由于个别人的错误导致的,这完全是一场不必要的审判。但是我们需要知道,个别人的错误、个别人的意志并非等同于国家意志、法律的意志、执政党的意志。我们需要将个别人的意志与国家意志、法律的意志区分开来,个别人的意志不仅不能代表国家、代表法律,而且可能因其违法性,是反国家、反法治、反社会、反人类的。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不能为了个别人的错误而去承担如此大的代价。我们每一位社会公民,每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不仅不应该执行个别人的错误意志,而且还有权利、也有义务坚决与这种错误意志、错误行为作斗争,以捍卫国家的正当意志,坚持原则,不跟反法治、反国家、反人类的恶行站在一起,如此才能真正维护国家利益、维护法治权威、维护每一个人的尊严。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一个国家公职人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怎样做才是真正维护国家利益?怎样做才对国家更有利?而怎样做才是陷国家于不义,因为个别人的错误让国家蒙羞并且继续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如果你是一个公民、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应当好好学习一下宪法、法律以及文革结束以来(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决议,看一看历史,看一看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

   

   一个时期以来,对待刘家财和一些良知公民的正义之举的种种非法恶行,有些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可能由于无知,受到少数反法治、反国家、反人类分子的利用,他们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执法办案过程中可能真的认为抓捕正义公民以及实行严刑峻法对国家有利是在贯彻国家意志、是在维护社会秩序,不能排除其用心、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由于他们受到蒙蔽、受到蛊惑,再加上对宪法、法律、历史以及一些常识一知半解产生一些错误认识,分不清什么是国家意志什么是个别人的意志,因而犯了错误。而另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为了自己的权位和利益,明知没有证据、没有事实、没有法律依据,明知正义公民良心犯是无辜的,其所作所为不过是心忧天下、仗义执言,他们只是在依法行使公民权利,其所作所为没有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社会危害性,其行为及权利完全应该受到宪法法律上的保护。这些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明知我们国家、执政党内部一直以来存在一股反法治、反党、反国家、反社会、反人类的封建专制残余、腐败特权势力,他们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在不停地镇压群众、迫害人民。这些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明知一个国家,合法意志与违法意志的较量无时无刻不存在,却仍执迷不悟、知法犯法,配合少数违法的当权者倒行逆施,滥抓无辜者,起诉无辜者,审判无辜者,制造冤狱。一切合法的政治行为、司法行为不但需要目的良善而且其手段必须合法正当。众所周知,在本质上,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不能背离人民性、正义性、合法性。因此任何一个政权都不应当成为维护少数既得利益、非法利益的挡箭牌,更不应为少数既得利益者所绑架,政权不仅不应成为拒绝人类文明、实现人民民主权利、人民自由福祉的借口,而且理应成为保障人民自由、权利与尊严的手段。

   

   刘家财出于拳拳爱国之心、社会责任感,出于普遍的人性诉求,和对人类文明与正义的渴望与追求,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进行的同城聚餐、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讨论政治变革、呼吁普选多党轮流执政、纪念六四、为弱势群体鼓与呼,并一贯坚守的和平、理性、温和、建设性的立场与言行,但起诉书却据此指控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辩护人现从以下四个方面阐述这一指控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注定是非法的以及可耻的。

   

   第一、从历史的维度看,刘家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下简称煽颠)是不成立的。

   

   众所周知,所谓社会主义一直在历史的嬗变当中。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社会主义就是“自由人联合体”。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国家的权力将失去政治性质,并最终使国家走向消亡,回归社会。为了促使国家消亡,恩格斯认为,必须利用民主共和国这种“现成的政治形式”,开创稳定的、民主的政治局面。如果把社会主义纳入马克思主义的范畴来论述,那么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认为,剥削的根源在于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于剥削。私有制被革命后,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就出现了财产在名义上(抽象的)归于国有(公有),但实际支配者却是具体的掌权者(官僚)。当这些无主财产被国家掌控后,掌权者像所有人一样具有自私性和自利性,他们会利用名义上的公有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此时新的剥削和奴役就会出现,而这种剥削和奴役是建立在全方位的控制与垄断之上的。一百多年的所谓社会主义实践证明,是自然权利决定制度设计,而不是制度理论或意识形态决定自然权利。自然权利这个事实越来越得到普遍的承认和尊重。但就是这个历史、这个实践的代价及教训也是极其深刻的,它使官僚权贵无比疯狂,它使人民遭受空前的奴役与洗劫,它使拥有共同尊严、共同福祉的人类同胞之间本应和睦友爱包容共建的美好家园变成彼此视为仇寇分裂争斗的人间地狱,造成空前惨烈的灾难 !

   

   我国执政党领袖及其机关对于普选、民主、言论自由、多党竞争等民主问题,在历史上都有鲜明的论述,诸如以下几例:

   

   毛泽东在1946年抗战胜利后会见中外记者时明确指出“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

   

   刘少奇:“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幷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见《刘少奇选集上卷》p172。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有如下表述: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 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作如下表述: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作如下表述:关于人口素质不够的问题,共产党说过,不应因人民素质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解放区的直选,是用各种豆子代表候选人,在候选人背后的碗里面投豆子的,所有一切都公开在露天举行。现在的素质,比那时候好很多吧。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1939年2月25日《新华日报》有如下表述: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刊登毛泽东文章有如下表述:《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 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社会主义的伟大思想家和行动家,对于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及其在世界史上的进步作用,从来都是给予高度的评价的。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有其光荣的历史传统。……列宁说,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真正解放和真正革命的战争’之一。”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