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曾节明文集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再谈胡锦涛的真面目
·我的旅泰经验——对欲赴泰国申请政庇同胞的忠告
·2012年前瞻:中南海寡头共治基础加速削弱
·居美随感:美国是天堂,也是地狱
·十八大前后中国政局的可能走势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首先声明:笔者无意为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行作开脱:不管是纳粹集中营屠犹,还是满洲人的“扬州十日”,都是种族灭绝罪行,再过一万年还是罪行。
   
     纳粹屠犹是事实,“二战”的历史很大程度上由胜利者书写,也是事实。开战和战后,英美和苏联都自命正义方,但铁的事实是:无论是英、美,还是苏联,对德开战的原因都不是因为犹太人受到迫害:


     苏联对德开战,还有着遭受德国“闪电”式大规模入侵的道义制高点;但英、美则没有这个制高点。英、美对德开战后的道义牌主要是:一,纳粹迫害犹太人;二,德国开战后占领了欧陆多国。
   
     其实这两张道义牌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纳粹迫害犹太人,自1934年德国总统兴登堡死后,就开始大规模展开,至1938的“水晶之夜”达到战前的高潮,英、美与德国关系正常,美国与第三帝国的贸易还相当密切;虽则在1939九月欧战爆发之前,英国与德国关系已趋紧张,但此种紧张与犹太人受迫害毫无关系,而纯粹由纳粹德国在中欧攫取领土引发。
     所以英国对德开战与人权无关。
     德国在英国宣战后先发制人,占领了北欧两国和西欧低地国家,后又占领中欧、东欧、南欧多国,这不过是不得已的战时措施,这不是如苏联吞并波罗的海三国那样的永久占领,而是战时防止英国利用这些国家进攻德国的需要,资料显示:如果德国不占领北欧两国和西欧低地国家,英国就要占领和控制它们。而且,当时英国长期侵占着爱尔兰、印度、南非、马来西亚、缅滇、香港。。。正如希特勒所言:英国根本没有资格指责德国侵略。
   
     英国对德宣战的唯一理由是希特勒出兵收取但泽走廊,但波兰与英国完全两个方向、不接壤且相距一千五百公里之遥,德国出兵波兰威胁了英国领土的说法,是根本讲不通的。
     可见英国对德宣战,非因任何道义上的理由,而纯粹为了压制德国,维持所谓“欧洲大陆势力均衡”;为什么英国务必要欧陆维持她所要的“势力均衡”?因为英国要防止对岸产生一个世界强国,以免大英帝国的霸权受到挑战。
     这就是欧战爆发的真正原因:是英国为保英帝国的霸权挑起了欧战;而欧战又成为二战的开端。英国宣战后,美国处于罗斯福亲英争霸蠢蠢欲动和国会孤立主义掣肘的困境中,无能大作为,是日本领导人头脑短路偷袭珍珠港的决策,将美国拖入了战争。
     因此,英、美对德开战的“反法西斯”道义旗帜,不过是开战抓取的“师出有名”幌子,英、美对德国的战争的本质,根本不是什么反法西斯战争,而是一场帝国争霸战争。
   
     在这场帝国争霸战争中,作为二战的挑起者,英国最为老谋深算,英国的算盘大体分五个阶段:
     第一,为了打退德国的挑战,它不惜勾结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国际势力;
     第二,在西线保存实力,长期只肯开辟“空中第二战场”,企图纵容德苏火并,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人之利;
     第四,眼见苏联攻势如潮、兴势难遏,转而与苏联做交易,出卖牺牲他国利益,企图继续维系其全球殖民体系;
     第五,眼见美国崛起之无可阻挡,转行联美称霸战略,利用美军的鲜血恢复其殖民地,借助美国的国力企图坐稳世界大副,以尽量延长其殖民帝国的老朽生命;同时怂恿美国称霸,挑动美苏争霸,把美国推到火上烤,顺便从中渔利。
   
     出于此种老谋深算的算计,丘吉尔与他的继任人便糊弄和利用以罗斯福、杜鲁门为代表的亲苏左翼政府的糊涂,成功兜售出“东方慕尼黑”路线:
    
     一方面,仗势欺人,竭力鼓动美国政府(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三届政府)削减对华援助,甚至怂恿美国政府除掉蒋介石。1942年,蒋介石曾派出数十万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以牺牲十多万人的代价,掩护英军逃往印度,英国的报答是恩将仇报:整个“二战”其间,英国不仅对中国国民政府抗日未拔一毛、未出一兵,还在三次印度截留美国对华军援物资。1943年“开罗会议”期间,英国亲自行动起来,派出特工企图在蒋介石座机放置定时炸弹,但因蒋介石护卫的戒备而未能得逞。
     英国怂恿美国疏远中国国民政府的理由是:中国人抗日不力,不值得美国“浪费”太多援助——其实“二战”其间美国对中国的援助,在美国对各盟国的援助中始终是敬陪末座的。
     奇怪的是,素来自私透顶在国际上以“不管闲事”闻名的英国人,怎么因中国人“抗日不力”而义愤填膺?英国人对蒋介石政府的愤恨,当然不是义愤,而是深深的忌恨。英国人为什么对当时中国国民党政府恨之入骨?因为国民党所奉行的“三民主义”中有民族主义一条,在西藏、香港等事关民族利益问题上不愿向英国输送利益,而且对英国对印度和东南亚殖民占领也并不逢迎,所以英国向来视国民党为大敌,英国和日本一样,决不愿中华民国统一和振兴,对蒋介石政府治下中国迅速发展的“黄金十年”,英国人早已恨得牙齿痒痒。
     所以英国就要阻挠和破坏中国抗日,尽力压制中国获取美援,英国决不容许中国国民政府象苏联那样,依靠美援壮大起来。
   
     于是,为了搞垮国民党、搞乱、搞惨中国以阻遏中国崛起,英国就要成全《雅尔塔协定》。这就是“东方慕尼黑”路线的第二方面,也是主要方面:
     表面看,《雅尔塔协定》的主角是罗斯福和斯大林,丘吉尔只是配角,但实际上丘吉尔对《雅尔塔协定》的订立,起了最关键的作用。因为罗斯福抱着美国亲共左派的对苏幻想,和建立世界公正新秩序的美好理想,难以看清斯大林和苏联的真面目,而丘吉尔对苏联和斯大林的本质是洞若观火的,早雅尔塔会议之前,丘吉尔就不止一次地提醒罗斯福说:斯大林和苏联是战后大患。
     但是,在雅尔塔会议上,丘吉尔却爽快地在完全由美苏双方拟定的协定文本上签了字,这是怎么回事?因为说服罗斯福接受斯大林条件的关键人物,正是丘吉尔。
     怎么?难道老狐狸丘吉尔看不出《雅尔塔协定》对中华民国、对朝鲜半岛,是毁灭性的出卖吗?非也,丘吉尔要的就是此种对他国的出卖,以换取大英帝国在远东恢复和保留殖民体系。由于罗斯福极不情愿做英国恢复远东殖民地的工具,狡猾的英国人就打起了苏联的主意,打出了联苏制美的牌:
     其实早在雅尔塔会议前的1944年十月,丘吉尔赴莫斯科会见斯大林时,就已经与斯大林做了交易:英国支持苏联在华利益——等于出卖中华民国,以换取苏联支持英国继续占有香港、印度和东南亚殖民地。
     丘吉尔拜会斯大林的英苏密会,就已经定下了《雅尔塔协定》的远东基调。接下来要做的,无非是搞定罗斯福。早在雅尔塔会议前的数年中,丘吉尔在与罗斯福的多次书信来往中,就不遗余力地贬低中国;1945年二月三日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上,丘吉尔就当面向老病昏聩的罗斯福兜售:中国这样的国家毫无用处,要早日夺取胜利,必要有苏联在远东参战;时值美军在太平洋夺岛战中,伤亡惨重,为保存实力而不愿增兵太平洋战场的丘吉尔,狡猾地抓住了罗斯福忧惧代价的心理,大力鼓动罗斯福以牺牲中国等弱国作条件,来换取苏联的对日的开战。
     由于罗斯福错误地估计了日本的抵抗能力(实际上日本当时的军补战争机器已完全为美国空袭摧毁,投降指日可待),减小美军损失的强效诱惑,很快诱使他几乎全部答应了斯大林的要求。
     《雅尔塔协定》关于远东的主要内容有:
     一,外蒙古现状维持(在此基础上,苏联于1947年操纵公投,以百分之百票宣布独立);
     二,不冻港大连、旅顺、中东路、南满铁路由苏联控制;
     三,“苏联以其武力达成自日本枷锁下解放中国之目的”(造成了苏军对东北的占领,以及中共军队在苏联协助下的“抢进东北”,国民党在战略上落于被动)。
   
   
     明眼人不难看出:《雅尔塔协定》为中共夺取全中国前所未有地创造了条件。老谋深算的丘吉尔一伙当然不可能看不出这一点,但是他们宁可把四万万“劣等的”的“中国猪”(丘吉尔语)推落赤祸的火坑,也决不愿意中国在国民党政府统治下兴旺和崛起,因为以毛泽东为首的、听命于苏联的中国共产党当权者不利于中国崛起、也不会冒犯英帝国的利益,而此种汉奸境界,却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人达不到的。
   
     虽说订立《协定》的主角是罗斯福和斯大林,但英国在二战中的角色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如果英国反对,如此出卖盟友的《雅尔塔协定》是很难订立的,即使订立,内容也必作大的修改。例如,罗斯福因很不乐意美军在远东为英国恢复殖民地而战,曾在会上请求丘吉尔放弃部分远东殖民地,丘吉尔立即坚决拒绝,罗斯福只好打马虎眼,这就是英国对《协定》决非无影响力的明证。
   
     罗斯福因老病糊涂铸成《雅尔塔协定》的大错,他的旋即反悔也证明,他的害人,是无意中害人:1945年三月,已经不久于人世(于翌月病死)且基本忘却文本主要内容的罗斯福,在赫尔利等智囊的帮助下,如梦初醒,立即致电丘吉尔,劝他放弃对香港殖民地的领有要求,以促成《协定》的修改,但丘吉尔立即一口回绝。这也证明:丘吉尔是明知故犯,故意把盟友中华民国推落共产势力的虎口的老贼。
     而罗斯福的继任者杜鲁门,是与罗斯福一样亲共左倾,且智商不及罗斯福半的糊涂虫,他对《雅尔塔协定》的信奉和遵行,比在克里木半岛的罗斯福还要竭诚和彻底;杜鲁门任上艾奇逊、马歇尔等小人当道,赫尔利等清醒者良知者只能一边凉快去了。
   
     昔者在慕尼黑会议上,希特勒当面强迫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贝奈斯接受条款,可谓是赤裸裸强盗行为,但捷克并非德国盟国,中国却是英美盟国,联合国发起五成员国之一,英、美竟在雅尔塔会议上,以不让蒋介石与会的流氓方式,背着盟国中国签订密约,将中华民国送进国际共产势力虎口,丘吉尔等人害人行为之卑劣下作,比希特勒犹有过之。
   
     当年由纳粹德国主导的《慕尼黑协定》,只牺牲了一个小国捷克斯洛伐克,中欧、东欧没有大恙,而英美苏打败纳粹德国的成果《雅尔塔协定》,却令整个东欧、中国和部分东南亚沦入远比法西斯更恶毒的共产赤祸当中,对人类来说,这究竟是胜利,还是失败?是解放,还是更深的奴役呢?
   
     由此看,整个“二战”,基本上是一场帝国争霸战争。当然,于其中,苏军在跨出过境作战之前,俄罗斯民族有反侵略正义战争的一面;中国以及其他民族的参战,属反侵略正义战争,但是此种正义性,既改变不了主要交战方英、德、美、苏之间帝国争霸的性质,也改变不了自己做英、美、苏战略工具、炮灰和替死鬼的可悲属性。美国的初始参战有正义的一面,后渐变为新帝国争霸;英国的“反法西斯”,则纯属老朽殖民帝国的垂死挣扎,自始自终毫无道义可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