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曾节明文集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就象一个生命一样,终归要灭亡,由生至灭的过程,一般可分为生、兴、盛、衰、危、亡六个阶段。气数尽了,人就会死;天数尽了,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必然灭亡;因此,中共政权必然灭亡。有人以“中国人奴性重”为由,担心中共红朝“万年长”,这纯属杞人忧天,试问:现在中国人奴性再重,总不会比“大救星”时期和“清国奴”时期更重吧?而现在毛共和满清在哪里?
   
     更何况,在远为封闭而大有利于专制政权长存的古代,都没有“万年王朝”:历史上国运长的国家,莫过于东罗马帝国,绵延了近一千年之久;而最长久的政权莫过于中国的周朝,存在了八百多年。


     政权寿数的一个规律是:越近现代,政权寿数越短,尤其是专制政权;由此可断,与满清国最为相似的中共国,存在的时间必远比满清国为短,因为中共国没有满清国赖以邪运绵延的大好天时:
     明眼人容易发现:中共国刚经历完三十年毛共闭关锁国阶段,随即全面呈现出“鸦片战争”后的末清局面,迄今更呈现出清晰的晚清格局。。。红朝没有一个类似于满清“康雍乾”伪“盛世”的漫长封闭时期:毛泽东集满清多尔衮窃国、屠杀、改制,和康熙、雍正、乾隆的闭关锁国、文字狱、禁书于一身,不到三十年走完满清前中期一百五十年历史。邓共时期的中共国,与“鸦片战争”后之满清国酷似,但邓共缩写式重复末清历史的速度明显放慢,“邓改开”三十五年后的今天,局面只相当于慈禧暮年的晚清时期,其原因应该是末清时期的开放程度,已与邓共时期相仿。由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大革命带来的专制天敌效应,可断:邓共由生到亡,决不会超过末清七十年的周期。
   
     国家、政权的兴亡,在于气数,先生则先死,是一般规律。如现在很明显的是:美国气数正旺(虽然比已从“二战”后巅峰滑落),而老迈的英国,国运呈灯尽油枯之势。那么,一个政权的气数何以得知?虽然天意难测,但总有迹象可寻,其迹象一般是:
   
     一则建政立国的制度没落。比如:
     满清(后金)以八旗制度为建政立国之本,从八旗制度而兴,以八旗军窃国打江山保江山;康熙期八旗军的衰弱,标志着满清由盛转衰;晚清时八旗制度的彻底没落,反映出满清气数已尽;
     毛共以政经一体化的共产制度为建政立国之本,从共产制度而兴,“大跃进”、“人民公社”等共产试验的破产,标志着毛共由盛转衰;“邓走资”上台后破除“一大二公”、废弃“人民公社”,毛共随即入墓——“豹死犹留皮一袭”。
   
     二则意识形态破产。比如:
     末清以来以《扬州十日记》、《南山集》等记载满清窃据中国、厉行屠杀、压迫弥天罪行的的禁书,自日本传入,激起汉人无比悲愤,满清政权合法性破产;迫于列强外患压力,晚清不得不废弃了对自强百无一用的理学科举制度,采取西式公务员考试制度,导致笼络士人的软实力大衰;载沣上台后倒行逆施强化满人专政和皇族亲贵集权,如《走向共和》中张之洞的愤慨之辞:“稍微有点实权的职位,全都姓了满”,赤裸裸撕下了“满汉一家”的温情面纱、打破了清朝长期以来以满为主、满汉共治的默契,导致汉族官僚集团整体离心离德,这就是武昌起义后各省纷纷倒戈响应的主要原因;
     “毛文革”导致普遍的共产主义信仰幻灭,预示着毛共政权气数已尽,瞪效颦伪共预备登场;毛共成也润之、败也润之,毛始皇一场“文化大革命”,导致了党变修、国变色;有别于其他的共产大独裁者,毛泽东身上的无政府主义属性,导致在他手上取得的一切专制成果,几乎又都在他手里毁灭。
     现在邓共的意识形态也破了产。“邓改开”带来的富民阶段,在胡温走上“土地财政”时已经终结,从胡温开始,强拆、强征引发社会矛盾急骤升级而贫富差距恶现,戳穿了“发展是硬道理”迷梦;而不断强化专制的倒行逆施,则浇灭了“不问姓资姓社”诱发的邓共自我和平演变希望。瞪效颦诞辰110周年之际,习近平高八度地吹捧邓小平,引来骂声一片,就反映了此种窘境。
   
     三是人才凋零。
     朱由检的登位,预示着明朝的气数尽了。崇祯皇帝弱智、猜忌、虚荣、嗜杀、偏信、狭隘。。。这些品性,几乎都是当皇帝的致命缺陷,而崇祯偏偏又是历史上最勤政的皇帝之一,这就等于把误国害民的作用放大到最大!也许明亡的责任,不该由朱由检一个人承担,但是朱由检大大加速了明朝的灭亡、亲手大力把明朝和中国都推向灭亡,却是铁板钉钉事实!可叹儒家死也不明白此中真理,迄今还因崇祯节俭、不近女色等为人君者的小德深深惋惜,并把明亡的责任全部推给天启帝、甚至隔代推给万历帝。
     光绪、慈禧的同归于尽而载沣的上台,预示着满清的气数尽了,虽则同为摄政王,金载沣无论智商还是胆魄,都与多尔衮天壤之别:载沣志大才疏,却盲目自信——与习近平的“三个自信”何其相似!张之洞劝他抚民,他不屑地说:有兵在,不怕!金载沣也如今天的习近平一样,注重红色血统,驱逐了平民能臣袁世凯,搞“红N代”满洲亲贵集权。
     但是,习近平的命要比金载沣好一些,现在江慈禧人还在,才干类似于伪恭亲王奕欣的曾庆红心不死,而习身边还有能臣王岐山辅佐,而当年载沣上台伊始,赶走了袁大头,清廷最后一位顶梁柱、老奴才张之洞,又当年病死,而满洲权贵奕匡、荫昌、载涛、载洵等人,无一不是酒囊、饭袋、贪官、混混,所以武昌起义的六千新军,成了压倒满人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习近平相对的好命来看,其任内红朝应能维持住,而在其身后,“红二代”无人而平民官僚离心矣!届时,江慈禧已薨,曾恭王已朽,而王岐山已老,连胡锦涛都不如的团派太子胡春华,岂堪大用乎?就人才来说,
     因此,十多年之内,邓共必垮。
   
     但对此不以为然之人大有人在,因为中国的民运异议势力迄今不成气候。有当年预测中共几年之内垮台的人,眼见迄今中国反对派远无晚清孙中山等人的声势,于是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滑落另一极端,他们说:中共的统治,可能象满清一样长久,甚至万年不倒都有可能!
     我想问这类人:改朝换代就一定要有体制外反对派吗?鲜卑北周有什么反对派?前苏联的民运异议势力成了什么气候?改朝换代不是照样发生了吗?
     民运异议势力成不了气候,会影响到改朝换代的方式,并不意味着改朝换代不会发生。现在中南海对体制外异议势力的打压机关算尽、防微杜渐,企图以此杜绝共产党垮台的发生,这不过是枉费心机,因为“该来的一定会来”——你尽可以判刘晓波、抓许志永。。。但你如何防住“自己人”?
     鲜卑人防汉,最终没防住杨相国;满洲人更防汉,终究防不住袁世凯。
   
     当然,邓(伪)共中南海政权对民运异议势力滴水不漏的打压,使得“颜色革命”和武昌起义类的改朝换代可能性很小了,因为无论自下而上的革命和兵变,都需要藉之以进行组织、渗透的民间空间,但这样的空间在中共无孔不入的监控下几无可能,所以徐水良高喊的“全民起义”“庆典式革命”不过是干嚎而已。
     十多年内必然发生的“改旗易帜”,必然如王希哲所言的,是:某些共产党高官在野心或自保动机的驱使下,自己放一把火,把共产党政权的大厦烧毁。可叹王希哲明明看到了这一点,却还在摇唇鼓舌,推销“打天下坐天下”理论,为习近平“红二代”的新独裁张目,王希哲梦想:以习近平为首的“红二代”会高举毛泽东旗帜,实行他所主张的“节制资本”、左右共荣大民主,而睁眼无视习近平正继续“打左灯,向右转”,在“邓小平右派路线上”走得更远。
     十多年之内,邓共必坠入严重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就象毛共成也润之败也润之一样,邓共成也小平败也小平,托邓小平派脑瓜血淋淋“邓计生”之“福”,现在中共国未富先老、年轻人口呈几何级数暴减,在完成产业技术升级之前劳动力急剧短缺,而制造业崩盘、房产泡沫破灭灭已现青萍之末。。。大危机来临后,杨坚式的人物一定篡党夺权,从内部攻破这全世界最大的党专制堡垒。
   
     现在的中国大陆,早无八十年代“全盘西化”的理想化冲动,现今民族主义回归,而“民国热”方兴未艾,因为“抗日战争”真相的披露,靠倭鬼爆发的中共无比尴尬,而蒋介石和国民党受到空前的崇拜,形成蓬勃兴盛的一股任何政治家不能不借助的社会潮流,因此,今后埋葬红朝建立新朝的杨坚类人,恢复中华民国国号的可能性很大。
     中国素无正统南朝恢复中原的历史,因此,就象隋灭陈一样,今后大陆新立的民国,吃掉本为正朔的台湾中华民国,恐怕是天命难违的事情。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八月二十六日于纽约州秋燥中
     
     
     
(2014/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