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曾节明文集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就象一个生命一样,终归要灭亡,由生至灭的过程,一般可分为生、兴、盛、衰、危、亡六个阶段。气数尽了,人就会死;天数尽了,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必然灭亡;因此,中共政权必然灭亡。有人以“中国人奴性重”为由,担心中共红朝“万年长”,这纯属杞人忧天,试问:现在中国人奴性再重,总不会比“大救星”时期和“清国奴”时期更重吧?而现在毛共和满清在哪里?
   
     更何况,在远为封闭而大有利于专制政权长存的古代,都没有“万年王朝”:历史上国运长的国家,莫过于东罗马帝国,绵延了近一千年之久;而最长久的政权莫过于中国的周朝,存在了八百多年。


     政权寿数的一个规律是:越近现代,政权寿数越短,尤其是专制政权;由此可断,与满清国最为相似的中共国,存在的时间必远比满清国为短,因为中共国没有满清国赖以邪运绵延的大好天时:
     明眼人容易发现:中共国刚经历完三十年毛共闭关锁国阶段,随即全面呈现出“鸦片战争”后的末清局面,迄今更呈现出清晰的晚清格局。。。红朝没有一个类似于满清“康雍乾”伪“盛世”的漫长封闭时期:毛泽东集满清多尔衮窃国、屠杀、改制,和康熙、雍正、乾隆的闭关锁国、文字狱、禁书于一身,不到三十年走完满清前中期一百五十年历史。邓共时期的中共国,与“鸦片战争”后之满清国酷似,但邓共缩写式重复末清历史的速度明显放慢,“邓改开”三十五年后的今天,局面只相当于慈禧暮年的晚清时期,其原因应该是末清时期的开放程度,已与邓共时期相仿。由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技术大革命带来的专制天敌效应,可断:邓共由生到亡,决不会超过末清七十年的周期。
   
     国家、政权的兴亡,在于气数,先生则先死,是一般规律。如现在很明显的是:美国气数正旺(虽然比已从“二战”后巅峰滑落),而老迈的英国,国运呈灯尽油枯之势。那么,一个政权的气数何以得知?虽然天意难测,但总有迹象可寻,其迹象一般是:
   
     一则建政立国的制度没落。比如:
     满清(后金)以八旗制度为建政立国之本,从八旗制度而兴,以八旗军窃国打江山保江山;康熙期八旗军的衰弱,标志着满清由盛转衰;晚清时八旗制度的彻底没落,反映出满清气数已尽;
     毛共以政经一体化的共产制度为建政立国之本,从共产制度而兴,“大跃进”、“人民公社”等共产试验的破产,标志着毛共由盛转衰;“邓走资”上台后破除“一大二公”、废弃“人民公社”,毛共随即入墓——“豹死犹留皮一袭”。
   
     二则意识形态破产。比如:
     末清以来以《扬州十日记》、《南山集》等记载满清窃据中国、厉行屠杀、压迫弥天罪行的的禁书,自日本传入,激起汉人无比悲愤,满清政权合法性破产;迫于列强外患压力,晚清不得不废弃了对自强百无一用的理学科举制度,采取西式公务员考试制度,导致笼络士人的软实力大衰;载沣上台后倒行逆施强化满人专政和皇族亲贵集权,如《走向共和》中张之洞的愤慨之辞:“稍微有点实权的职位,全都姓了满”,赤裸裸撕下了“满汉一家”的温情面纱、打破了清朝长期以来以满为主、满汉共治的默契,导致汉族官僚集团整体离心离德,这就是武昌起义后各省纷纷倒戈响应的主要原因;
     “毛文革”导致普遍的共产主义信仰幻灭,预示着毛共政权气数已尽,瞪效颦伪共预备登场;毛共成也润之、败也润之,毛始皇一场“文化大革命”,导致了党变修、国变色;有别于其他的共产大独裁者,毛泽东身上的无政府主义属性,导致在他手上取得的一切专制成果,几乎又都在他手里毁灭。
     现在邓共的意识形态也破了产。“邓改开”带来的富民阶段,在胡温走上“土地财政”时已经终结,从胡温开始,强拆、强征引发社会矛盾急骤升级而贫富差距恶现,戳穿了“发展是硬道理”迷梦;而不断强化专制的倒行逆施,则浇灭了“不问姓资姓社”诱发的邓共自我和平演变希望。瞪效颦诞辰110周年之际,习近平高八度地吹捧邓小平,引来骂声一片,就反映了此种窘境。
   
     三是人才凋零。
     朱由检的登位,预示着明朝的气数尽了。崇祯皇帝弱智、猜忌、虚荣、嗜杀、偏信、狭隘。。。这些品性,几乎都是当皇帝的致命缺陷,而崇祯偏偏又是历史上最勤政的皇帝之一,这就等于把误国害民的作用放大到最大!也许明亡的责任,不该由朱由检一个人承担,但是朱由检大大加速了明朝的灭亡、亲手大力把明朝和中国都推向灭亡,却是铁板钉钉事实!可叹儒家死也不明白此中真理,迄今还因崇祯节俭、不近女色等为人君者的小德深深惋惜,并把明亡的责任全部推给天启帝、甚至隔代推给万历帝。
     光绪、慈禧的同归于尽而载沣的上台,预示着满清的气数尽了,虽则同为摄政王,金载沣无论智商还是胆魄,都与多尔衮天壤之别:载沣志大才疏,却盲目自信——与习近平的“三个自信”何其相似!张之洞劝他抚民,他不屑地说:有兵在,不怕!金载沣也如今天的习近平一样,注重红色血统,驱逐了平民能臣袁世凯,搞“红N代”满洲亲贵集权。
     但是,习近平的命要比金载沣好一些,现在江慈禧人还在,才干类似于伪恭亲王奕欣的曾庆红心不死,而习身边还有能臣王岐山辅佐,而当年载沣上台伊始,赶走了袁大头,清廷最后一位顶梁柱、老奴才张之洞,又当年病死,而满洲权贵奕匡、荫昌、载涛、载洵等人,无一不是酒囊、饭袋、贪官、混混,所以武昌起义的六千新军,成了压倒满人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习近平相对的好命来看,其任内红朝应能维持住,而在其身后,“红二代”无人而平民官僚离心矣!届时,江慈禧已薨,曾恭王已朽,而王岐山已老,连胡锦涛都不如的团派太子胡春华,岂堪大用乎?就人才来说,
     因此,十多年之内,邓共必垮。
   
     但对此不以为然之人大有人在,因为中国的民运异议势力迄今不成气候。有当年预测中共几年之内垮台的人,眼见迄今中国反对派远无晚清孙中山等人的声势,于是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滑落另一极端,他们说:中共的统治,可能象满清一样长久,甚至万年不倒都有可能!
     我想问这类人:改朝换代就一定要有体制外反对派吗?鲜卑北周有什么反对派?前苏联的民运异议势力成了什么气候?改朝换代不是照样发生了吗?
     民运异议势力成不了气候,会影响到改朝换代的方式,并不意味着改朝换代不会发生。现在中南海对体制外异议势力的打压机关算尽、防微杜渐,企图以此杜绝共产党垮台的发生,这不过是枉费心机,因为“该来的一定会来”——你尽可以判刘晓波、抓许志永。。。但你如何防住“自己人”?
     鲜卑人防汉,最终没防住杨相国;满洲人更防汉,终究防不住袁世凯。
   
     当然,邓(伪)共中南海政权对民运异议势力滴水不漏的打压,使得“颜色革命”和武昌起义类的改朝换代可能性很小了,因为无论自下而上的革命和兵变,都需要藉之以进行组织、渗透的民间空间,但这样的空间在中共无孔不入的监控下几无可能,所以徐水良高喊的“全民起义”“庆典式革命”不过是干嚎而已。
     十多年内必然发生的“改旗易帜”,必然如王希哲所言的,是:某些共产党高官在野心或自保动机的驱使下,自己放一把火,把共产党政权的大厦烧毁。可叹王希哲明明看到了这一点,却还在摇唇鼓舌,推销“打天下坐天下”理论,为习近平“红二代”的新独裁张目,王希哲梦想:以习近平为首的“红二代”会高举毛泽东旗帜,实行他所主张的“节制资本”、左右共荣大民主,而睁眼无视习近平正继续“打左灯,向右转”,在“邓小平右派路线上”走得更远。
     十多年之内,邓共必坠入严重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就象毛共成也润之败也润之一样,邓共成也小平败也小平,托邓小平派脑瓜血淋淋“邓计生”之“福”,现在中共国未富先老、年轻人口呈几何级数暴减,在完成产业技术升级之前劳动力急剧短缺,而制造业崩盘、房产泡沫破灭灭已现青萍之末。。。大危机来临后,杨坚式的人物一定篡党夺权,从内部攻破这全世界最大的党专制堡垒。
   
     现在的中国大陆,早无八十年代“全盘西化”的理想化冲动,现今民族主义回归,而“民国热”方兴未艾,因为“抗日战争”真相的披露,靠倭鬼爆发的中共无比尴尬,而蒋介石和国民党受到空前的崇拜,形成蓬勃兴盛的一股任何政治家不能不借助的社会潮流,因此,今后埋葬红朝建立新朝的杨坚类人,恢复中华民国国号的可能性很大。
     中国素无正统南朝恢复中原的历史,因此,就象隋灭陈一样,今后大陆新立的民国,吃掉本为正朔的台湾中华民国,恐怕是天命难违的事情。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八月二十六日于纽约州秋燥中
     
     
     
(2014/08/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