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王藏文集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主页 | 专题 | 热点
   
   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2014-06-04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香港六四纪念馆内吸引了不少年青家长带著子女前来观看,寄望孩子们能知悉1989年,一群大学生坐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平地向政府高喊民主改革的诉求,但终归换来坦克镇压的惨剧。(刘云摄)
   
   廿五年前的六四事件,在中国现代史上添上黑暗的一页。人民的伤痛唤起对民主自由的醒觉,纵使距离目标仍远,但已在中华大地撒播种子,启蒙新一代“传承八九精神”。(刘云报道)
   
   廿五年前,六月四日凌晨时份,北京城内突然漆黑一片,之后再传出连番机关枪的发炮声。当时在广场一带的幸存者内心的创痛,至今仍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
   
   1989年,当时在大陆的王藏只有4岁,但他对轰动全球的学运事件,毫不知情,即使到他成长读完大学,亦从未听老师讲过半句,因为官方一贯全面封锁。但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兼家庭遭遇不幸,令他认识六四兼再思考自己与国家的关系。他记得,自己看到六四的图片及资料后,摧毁了他以为文革结束,中国社会已改变了的美梦。
   
   王藏: 但是,当我突然看见六四,了解六四及面对六四屠杀的图片及影像,及历史亲历者的历史,当时很多的报道,就把我以为文革结束了,一种简单的认识顶住了,我认为没有改变,共产党还是文革时候,还是大跃进,还是三反五反的时候,还是反右运动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共产党。他的残酷,他的决心没有改变。
   
   从事文学创作的他追看及了解过去的历史后,他表示,自己对共产党的痛狠就更深,发现它原来本质上一直无变。
   
   王藏: 八九年六四带来的遗害、屠杀,并没有因为那个时期过了就过了,是一个特殊事件,它的确特殊,但是,这个事情一直在今天以各种各样的面貌,一直在变化、一直在进行,没有结束。
   
   他承认,普通老百姓对六四事件的背后意义都讳莫如深,会感到有点恐惧,这跟社会及教育体制长期压制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有关。但是,他觉得目睹苦难的事件一桩接一桩的发生后,自己已不能不再发声,更望藉此突破自己内心的畏惧,故会用诗歌表达,为的是要争取自己活着的尊严。
   
   在中国大陆的学生未获老师讲授事件,但跑往大陆读书的澳门学生当年却以学生身份参与示威,之后成为大学老师亲述事件。
   
   积极参与社运兼成为澳门议员助理的崔子钊说,澳门的中学课本没多提及六四事件,老师在课堂上并没跟学生详谈。但是,老师偶尔会在私人时间里跟学生浅谈。他个人对六四事件较直接及深入的认识,则竟然是在中国大陆这片“禁地”。不过,老师的分享并非在课堂上讲授。
   
   崔子钊: 因为他们无办法在课堂上,你知道在大陆的学校里讲,(老师)可能会受到学校的处分,因为大学教师讲课时,中共是会无时无刻监测著。
   
   在北京读书的他谓,当他听罢老师亲身讲述,当年学生往那条街逃亡等仔细资料后,他对六四事件的了解更深一步,更难信纳官方的讲法。不过,他并没有“独享”相关的资讯,听罢更与内地同学分享及讨论。但是,同学们的反应却是没必要为过去的事那么执著。
   
   崔子钊: 有些认为件事已发生了,中国现时发展到此情况,因而觉得没必要为过去的事那么执著。
   
   但是,他觉得中国纵使经济发展迅速,但是,政治及法治仍远远落后于现代社会,他自己对六四事件的追究更觉得不能放弃。他指,由于自己经历过数年间参与社运兼最近的“反离补法案”后,他更感到基本人权的重要性。
   
   崔子钊: 我们是否为了发展经济而犠牲这些基本的人权(言论自由)呢?我一直有搞运动,因而我深深明白到,这些基本的人权是不能妥协的,是必须要有的。
   
   近年间,澳门每年在今天都同样有六四烛光悼念晚会,崔子钊谓人数不断增多,在澳门读书的大陆生亦到主动参与,分享个人对六四的看法,并说不怕秋后算账。
   
   崔子钊: (大陆的大学生)都声称不会怕有人向他们秋后算账。由内地到澳门读书的学生可能对这方面(六四)有认知,对六四的诉求可能较澳门人更明显。
   
   跟王藏及崔子钊一样,89民运时只得几岁的张之豪对事件的认识模糊,但是,在台湾出生的张之豪,却记得媒体不断长篇幅地报道有关事件。他说,学校的历史科对八九民运的事也只不过轻轻带过,老师没详细讲述。他回想当年教育局的处理,估计跟当年台湾政府觉得八九民运的事跟台湾没有直接关连所致。
   
   不过,2008年台湾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到访台湾,台湾的警察不准示威学生高举台湾本土的旗帜后,台湾的年青一代醒觉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影响力以达警界线,年青一代遂开始更多了解八九民运这段历史,每年都会在今天举行烛光晚会。曾经负责筹办悼念晚会的张之豪谓,现时参加的人数逐年递增,更多了不少戴口罩在台湾读书的大陆留学生参与。对六四事件不知情的学生获悉有关事件后,张之豪谓,他们的反应很激动。
   
   张之豪: 他们特别激动,他们会特别的激动,他们特别对当时中国的政权残暴、采取的手段等反感,所以,近年越来越多带著口罩来参加六四晚会的中生(中国来台湾留学的学生)。
   
   3月,台湾反服贸协议引发的太阳花运动,更令台湾的大学生明白民主的重要性。参与太阳花运动的张之豪谓,他们会义无反顾的关注中国的六四事件,近月间,学术界更把八九民运事件跟当年台湾争取民主的二二八事件进行研究比较。不过,他觉得,台湾人自己首先要有更多的民主,更要有品质的民主。
   
   相对80年代出生的王藏、张之豪及崔子钊而言,90后的香港人严敏华及何泳怡跟六四事件更可谓“沾不上关系”。但是,2人却以坚决的口吻称“自己要传承八九的精神”。
   
   
   
   
   刚22岁生日的严敏华对六四事件的认识,是来自父母及互联网。虽然,中学历史科老师在课堂上有讲述六四事件,但是,老师的说法却令她感到气愤。
   
   严敏华: 我中二时的历史老师曾谓“若不镇压,中国会更加乱”。当时,我便为此跟他争辩。老师持的理据是,学生一旦执政就会不行,我当时就讲“他们即使通敌卖国,是否足致整个广场以致北京市的人民一切死? ”
   
   她觉得自己跟当年参加学运的学生领袖们有共鸣,因为彼此参与社运的年纪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思想理念相近。她更觉得,25年前发生的事跟自己有关。
   
   严敏华: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因为若以前的事就此任由它忘掉,又不追究屠城责任的时候,将来这个政府要屠杀的是我们。
   
   她更觉得,这责任必须要每一代人接捧延续,否则,只会令下一代的人承担过去几代的罪责,重犯上一代的错误。
   
   相对严敏华而言,今年才20岁的何泳怡,认识六四事件就相对幸运,她除得到父母讲述外,中学历史科老师更愿意在课堂上详细讲解,让学生们认识中国的现代历史。她记得,当她听到老师讲述六四事件时,她感到心痛,不明白为何一个政府可用坦克车及军队对待自己的人民。1989年时,她虽然仍未出生,但是,她觉得这段历史也属于90后这一代人。
   
   何泳怡: 这桩事不只是当时廿五年前那一群人的事,其实,我也觉得关乎我们这群生存在这年代的人,因为他们都是为民主及人民的利益而向政府表达。我觉得特别是现时的香港,我们好需要延续当年那一群大学生的精神。
   
   她虽然没有像其他的青年人,以参加社会运动的模式来延续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的精神,但是,她选择以话剧来表达,参演月底由六四舞台制作讲述有关王丹的舞台剧。何泳怡较早时亲自前赴台北跟王丹见面后,她被王丹的坚持深深吸引,看到王丹因为“爱”而愿意为国家及人民而努力,更希望自己能像王丹般,坚执地追寻梦想。
   
   何泳怡: 我觉得我可为此事付出,我觉得此事是有意义的事,承传六四此事,因为我不想此事被遗忘,我不想中国压制而没有了此段历史,因为此段历史真的发生了。
   
   “拒絶遗忘,传承八九精神”这股理念,一直藏在不少公民心中。李先生会在阳光明媚的假日,不会带子女到迪士尼公园,改到六四博物馆参观,希望孩子们知道有这段历史的发生,不要遗忘。他的寄望终告成功,因为只有7岁的儿子看罢图片后大声地说,返学后会跟同学讲,更会叫老师给他讲这段历史。这段历史能否在历史洪流中不被强行洗刷得一乾二净或得以保留?拭目以待。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90后的何泳怡(图左)参演舞台剧《王丹》感到获益良多,希望自己能像王丹「坚持追寻自己的梦想」。(刘云摄)
   
   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ottopic/feature-June4-06042014112132.html
(2014/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