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王藏文集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主页 | 专题 | 热点
   
   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2014-06-04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香港六四纪念馆内吸引了不少年青家长带著子女前来观看,寄望孩子们能知悉1989年,一群大学生坐在天安门广场上和平地向政府高喊民主改革的诉求,但终归换来坦克镇压的惨剧。(刘云摄)
   
   廿五年前的六四事件,在中国现代史上添上黑暗的一页。人民的伤痛唤起对民主自由的醒觉,纵使距离目标仍远,但已在中华大地撒播种子,启蒙新一代“传承八九精神”。(刘云报道)
   
   廿五年前,六月四日凌晨时份,北京城内突然漆黑一片,之后再传出连番机关枪的发炮声。当时在广场一带的幸存者内心的创痛,至今仍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
   
   1989年,当时在大陆的王藏只有4岁,但他对轰动全球的学运事件,毫不知情,即使到他成长读完大学,亦从未听老师讲过半句,因为官方一贯全面封锁。但是,由于互联网的出现兼家庭遭遇不幸,令他认识六四兼再思考自己与国家的关系。他记得,自己看到六四的图片及资料后,摧毁了他以为文革结束,中国社会已改变了的美梦。
   
   王藏: 但是,当我突然看见六四,了解六四及面对六四屠杀的图片及影像,及历史亲历者的历史,当时很多的报道,就把我以为文革结束了,一种简单的认识顶住了,我认为没有改变,共产党还是文革时候,还是大跃进,还是三反五反的时候,还是反右运动的时候,还是这样的共产党。他的残酷,他的决心没有改变。
   
   从事文学创作的他追看及了解过去的历史后,他表示,自己对共产党的痛狠就更深,发现它原来本质上一直无变。
   
   王藏: 八九年六四带来的遗害、屠杀,并没有因为那个时期过了就过了,是一个特殊事件,它的确特殊,但是,这个事情一直在今天以各种各样的面貌,一直在变化、一直在进行,没有结束。
   
   他承认,普通老百姓对六四事件的背后意义都讳莫如深,会感到有点恐惧,这跟社会及教育体制长期压制人民没有言论自由有关。但是,他觉得目睹苦难的事件一桩接一桩的发生后,自己已不能不再发声,更望藉此突破自己内心的畏惧,故会用诗歌表达,为的是要争取自己活着的尊严。
   
   在中国大陆的学生未获老师讲授事件,但跑往大陆读书的澳门学生当年却以学生身份参与示威,之后成为大学老师亲述事件。
   
   积极参与社运兼成为澳门议员助理的崔子钊说,澳门的中学课本没多提及六四事件,老师在课堂上并没跟学生详谈。但是,老师偶尔会在私人时间里跟学生浅谈。他个人对六四事件较直接及深入的认识,则竟然是在中国大陆这片“禁地”。不过,老师的分享并非在课堂上讲授。
   
   崔子钊: 因为他们无办法在课堂上,你知道在大陆的学校里讲,(老师)可能会受到学校的处分,因为大学教师讲课时,中共是会无时无刻监测著。
   
   在北京读书的他谓,当他听罢老师亲身讲述,当年学生往那条街逃亡等仔细资料后,他对六四事件的了解更深一步,更难信纳官方的讲法。不过,他并没有“独享”相关的资讯,听罢更与内地同学分享及讨论。但是,同学们的反应却是没必要为过去的事那么执著。
   
   崔子钊: 有些认为件事已发生了,中国现时发展到此情况,因而觉得没必要为过去的事那么执著。
   
   但是,他觉得中国纵使经济发展迅速,但是,政治及法治仍远远落后于现代社会,他自己对六四事件的追究更觉得不能放弃。他指,由于自己经历过数年间参与社运兼最近的“反离补法案”后,他更感到基本人权的重要性。
   
   崔子钊: 我们是否为了发展经济而犠牲这些基本的人权(言论自由)呢?我一直有搞运动,因而我深深明白到,这些基本的人权是不能妥协的,是必须要有的。
   
   近年间,澳门每年在今天都同样有六四烛光悼念晚会,崔子钊谓人数不断增多,在澳门读书的大陆生亦到主动参与,分享个人对六四的看法,并说不怕秋后算账。
   
   崔子钊: (大陆的大学生)都声称不会怕有人向他们秋后算账。由内地到澳门读书的学生可能对这方面(六四)有认知,对六四的诉求可能较澳门人更明显。
   
   跟王藏及崔子钊一样,89民运时只得几岁的张之豪对事件的认识模糊,但是,在台湾出生的张之豪,却记得媒体不断长篇幅地报道有关事件。他说,学校的历史科对八九民运的事也只不过轻轻带过,老师没详细讲述。他回想当年教育局的处理,估计跟当年台湾政府觉得八九民运的事跟台湾没有直接关连所致。
   
   不过,2008年台湾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到访台湾,台湾的警察不准示威学生高举台湾本土的旗帜后,台湾的年青一代醒觉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影响力以达警界线,年青一代遂开始更多了解八九民运这段历史,每年都会在今天举行烛光晚会。曾经负责筹办悼念晚会的张之豪谓,现时参加的人数逐年递增,更多了不少戴口罩在台湾读书的大陆留学生参与。对六四事件不知情的学生获悉有关事件后,张之豪谓,他们的反应很激动。
   
   张之豪: 他们特别激动,他们会特别的激动,他们特别对当时中国的政权残暴、采取的手段等反感,所以,近年越来越多带著口罩来参加六四晚会的中生(中国来台湾留学的学生)。
   
   3月,台湾反服贸协议引发的太阳花运动,更令台湾的大学生明白民主的重要性。参与太阳花运动的张之豪谓,他们会义无反顾的关注中国的六四事件,近月间,学术界更把八九民运事件跟当年台湾争取民主的二二八事件进行研究比较。不过,他觉得,台湾人自己首先要有更多的民主,更要有品质的民主。
   
   相对80年代出生的王藏、张之豪及崔子钊而言,90后的香港人严敏华及何泳怡跟六四事件更可谓“沾不上关系”。但是,2人却以坚决的口吻称“自己要传承八九的精神”。
   
   
   
   
   刚22岁生日的严敏华对六四事件的认识,是来自父母及互联网。虽然,中学历史科老师在课堂上有讲述六四事件,但是,老师的说法却令她感到气愤。
   
   严敏华: 我中二时的历史老师曾谓“若不镇压,中国会更加乱”。当时,我便为此跟他争辩。老师持的理据是,学生一旦执政就会不行,我当时就讲“他们即使通敌卖国,是否足致整个广场以致北京市的人民一切死? ”
   
   她觉得自己跟当年参加学运的学生领袖们有共鸣,因为彼此参与社运的年纪差不多,更重要的是思想理念相近。她更觉得,25年前发生的事跟自己有关。
   
   严敏华: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因为若以前的事就此任由它忘掉,又不追究屠城责任的时候,将来这个政府要屠杀的是我们。
   
   她更觉得,这责任必须要每一代人接捧延续,否则,只会令下一代的人承担过去几代的罪责,重犯上一代的错误。
   
   相对严敏华而言,今年才20岁的何泳怡,认识六四事件就相对幸运,她除得到父母讲述外,中学历史科老师更愿意在课堂上详细讲解,让学生们认识中国的现代历史。她记得,当她听到老师讲述六四事件时,她感到心痛,不明白为何一个政府可用坦克车及军队对待自己的人民。1989年时,她虽然仍未出生,但是,她觉得这段历史也属于90后这一代人。
   
   何泳怡: 这桩事不只是当时廿五年前那一群人的事,其实,我也觉得关乎我们这群生存在这年代的人,因为他们都是为民主及人民的利益而向政府表达。我觉得特别是现时的香港,我们好需要延续当年那一群大学生的精神。
   
   她虽然没有像其他的青年人,以参加社会运动的模式来延续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的精神,但是,她选择以话剧来表达,参演月底由六四舞台制作讲述有关王丹的舞台剧。何泳怡较早时亲自前赴台北跟王丹见面后,她被王丹的坚持深深吸引,看到王丹因为“爱”而愿意为国家及人民而努力,更希望自己能像王丹般,坚执地追寻梦想。
   
   何泳怡: 我觉得我可为此事付出,我觉得此事是有意义的事,承传六四此事,因为我不想此事被遗忘,我不想中国压制而没有了此段历史,因为此段历史真的发生了。
   
   “拒絶遗忘,传承八九精神”这股理念,一直藏在不少公民心中。李先生会在阳光明媚的假日,不会带子女到迪士尼公园,改到六四博物馆参观,希望孩子们知道有这段历史的发生,不要遗忘。他的寄望终告成功,因为只有7岁的儿子看罢图片后大声地说,返学后会跟同学讲,更会叫老师给他讲这段历史。这段历史能否在历史洪流中不被强行洗刷得一乾二净或得以保留?拭目以待。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90后的何泳怡(图左)参演舞台剧《王丹》感到获益良多,希望自己能像王丹「坚持追寻自己的梦想」。(刘云摄)
   
   http://www.rfa.org/cantonese/features/hottopic/feature-June4-06042014112132.html
(2014/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