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綸
王藏文集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2014-07-17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因为创作有关批评计划生育的作品以及参与维权行动,2014年7月17日被从宋庄驱逐。(民生观察)
   
   艺术家王鹏因创作作品批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参与维权行动,星期三被警方从北京艺术家聚集地宋庄驱逐。因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当天下午,国保又允许王鹏暂时搬回宋庄,但不得再进行敏感题材创作,也不能与异议人士见面。有评论认为,宋庄被管控得越来越严,已经没有了艺术自由的气息。
   
   北京人权艺术家王鹏周四上午被当地警方从中国最大的艺术家聚居区宋庄驱逐。
   
   王鹏的好友王藏当天在推特上转述他的话说:“我被北京通州国保和宋庄派出所逼迫驱赶出我自己的工作室,现已无处安身和正常生活创作。之前当局多次找到我威胁警告,并到我及我媳妇的工作单位施压,给家人造成诸多困扰。他们说禁止我关注计划生育等人权问题及自由艺术创作,不准和异见人士交流来往等。我已退无可退,势必抗争”。
   
   从王藏发布的照片可见,王鹏有关计划生育的画作也一并被拆下,他于是将画作全部搬往宋庄中心的广场上展示。而警方叫来的城管试图将画作没收,引发肢体冲突。围观的百姓及其他画家看不过眼,一齐帮忙成功阻止了城管收画。
   
   王藏周四告诉本台:“我(当时)在现场,来了派出所的警察,再后来来了一些特勤,反正来了几拨人,最后国保也来,来了之后跟他交谈也没用。再后来警方打电话给城管,来了三车城管,说是这个地方影响市容市貌,必须搬走,。他也不搬。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国保就动粗了,扭他的手,抢画,画被拉到城管车上。一些陌生的围观的人还有几位画家,是我跟王鹏都不认识的,但是都看不下去了,就指责城管,又从城管车上把他的画作抢下来。”
   
   王藏表示,王鹏与胡佳等异见人士往来频繁,经常为维权人士发声,且曾经进行过抗议雾霾等一系列的行为艺术,被当局恨之入骨,一个月前就已频频向其任教的学校、亲人所在的单位施压。王鹏依然我行我素,此次才会遭到驱逐。
   
   王鹏周四傍晚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抢画的过程中,他的右耳被打,目前耳鸣严重,不时有嗡嗡声。而事件在网上发布后引起各方关注,下午,国保暂时允许他搬回宋庄,但警告他不准再进行类似的创作,也不许和异见人士见面。
   
   “下午国保又找我,又警告我说,你如果再出现这方面的事(就不能继续留在宋庄),你就老老实实地画你自己的山水什么的好看的画,就不要搞这些东西了。不要参与(维权活动),而且不能跟你的朋友来往。那还有得考虑。”
   
   王鹏表示,他不会就此妥协,会继续坚持自己的人权创作并参与维权行动。
   
   王鹏又告诉记者,当局之所以容不下计划生育的画作是因为有关作品揭了他们的伤疤。
   
   “他觉得揭他的伤疤了,影响他极权政治了,所以他不让你干这个,要把我驱逐出宋庄,不让我在这儿画画。计划生育反映了很多的人权不平等。(现在)放开(单独)二胎实际也是一种人权的不平等,同样都是人,我们家孩子多,他们家孩子少,到生育年龄之后,他为什么可以生二胎,我为什么不可以生?都是人。”
   
   同样曾被从宋庄驱逐的王藏表示,宋庄近年来管控越来越严,已经失去了曾经有丝毫空间的氛围。
   
   “当局不容许自由艺术的存在,不容许关心人权,表达自由思想的艺术作品存在,这十多年以来一年比一年严峻。多年前,宋庄还可以做一些行为艺术,还有一些关于行为艺术的展览,但是这几年就不存在了,就不能做任何活动了。特别是习近平上台掌权执政以来,自由的气息基本上是闻不到了,在宋庄这个地方,在北京也是。”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因为创作有关批评计划生育的作品以及参与维权行动,2014年7月17日被从宋庄驱逐。(民生观察)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网络图片)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吴晶)
(2014/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