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綸
王藏文集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2014-07-17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因为创作有关批评计划生育的作品以及参与维权行动,2014年7月17日被从宋庄驱逐。(民生观察)
   
   艺术家王鹏因创作作品批评计划生育政策以及参与维权行动,星期三被警方从北京艺术家聚集地宋庄驱逐。因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当天下午,国保又允许王鹏暂时搬回宋庄,但不得再进行敏感题材创作,也不能与异议人士见面。有评论认为,宋庄被管控得越来越严,已经没有了艺术自由的气息。
   
   北京人权艺术家王鹏周四上午被当地警方从中国最大的艺术家聚居区宋庄驱逐。
   
   王鹏的好友王藏当天在推特上转述他的话说:“我被北京通州国保和宋庄派出所逼迫驱赶出我自己的工作室,现已无处安身和正常生活创作。之前当局多次找到我威胁警告,并到我及我媳妇的工作单位施压,给家人造成诸多困扰。他们说禁止我关注计划生育等人权问题及自由艺术创作,不准和异见人士交流来往等。我已退无可退,势必抗争”。
   
   从王藏发布的照片可见,王鹏有关计划生育的画作也一并被拆下,他于是将画作全部搬往宋庄中心的广场上展示。而警方叫来的城管试图将画作没收,引发肢体冲突。围观的百姓及其他画家看不过眼,一齐帮忙成功阻止了城管收画。
   
   王藏周四告诉本台:“我(当时)在现场,来了派出所的警察,再后来来了一些特勤,反正来了几拨人,最后国保也来,来了之后跟他交谈也没用。再后来警方打电话给城管,来了三车城管,说是这个地方影响市容市貌,必须搬走,。他也不搬。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国保就动粗了,扭他的手,抢画,画被拉到城管车上。一些陌生的围观的人还有几位画家,是我跟王鹏都不认识的,但是都看不下去了,就指责城管,又从城管车上把他的画作抢下来。”
   
   王藏表示,王鹏与胡佳等异见人士往来频繁,经常为维权人士发声,且曾经进行过抗议雾霾等一系列的行为艺术,被当局恨之入骨,一个月前就已频频向其任教的学校、亲人所在的单位施压。王鹏依然我行我素,此次才会遭到驱逐。
   
   王鹏周四傍晚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抢画的过程中,他的右耳被打,目前耳鸣严重,不时有嗡嗡声。而事件在网上发布后引起各方关注,下午,国保暂时允许他搬回宋庄,但警告他不准再进行类似的创作,也不许和异见人士见面。
   
   “下午国保又找我,又警告我说,你如果再出现这方面的事(就不能继续留在宋庄),你就老老实实地画你自己的山水什么的好看的画,就不要搞这些东西了。不要参与(维权活动),而且不能跟你的朋友来往。那还有得考虑。”
   
   王鹏表示,他不会就此妥协,会继续坚持自己的人权创作并参与维权行动。
   
   王鹏又告诉记者,当局之所以容不下计划生育的画作是因为有关作品揭了他们的伤疤。
   
   “他觉得揭他的伤疤了,影响他极权政治了,所以他不让你干这个,要把我驱逐出宋庄,不让我在这儿画画。计划生育反映了很多的人权不平等。(现在)放开(单独)二胎实际也是一种人权的不平等,同样都是人,我们家孩子多,他们家孩子少,到生育年龄之后,他为什么可以生二胎,我为什么不可以生?都是人。”
   
   同样曾被从宋庄驱逐的王藏表示,宋庄近年来管控越来越严,已经失去了曾经有丝毫空间的氛围。
   
   “当局不容许自由艺术的存在,不容许关心人权,表达自由思想的艺术作品存在,这十多年以来一年比一年严峻。多年前,宋庄还可以做一些行为艺术,还有一些关于行为艺术的展览,但是这几年就不存在了,就不能做任何活动了。特别是习近平上台掌权执政以来,自由的气息基本上是闻不到了,在宋庄这个地方,在北京也是。”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因为创作有关批评计划生育的作品以及参与维权行动,2014年7月17日被从宋庄驱逐。(民生观察)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局威胁

   图片:北京艺术家王鹏。(网络图片)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林迪/吴晶)
(2014/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