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徐永海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2014-2-28注:“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2014年1月24日我们15人被抓,后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0天左右。在近年来重发的文章中,很多文章是关于我们既往聚会学《圣经》的文章,记录了我们学圣经的过程。我们学《圣经》有什么罪?
   
   王春艳被抓后,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在此,望大家关心、帮助一下王春艳和她的侄女——王楠。王春艳电话:15810046477。!!!
   
   
   以下文章为“201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期间媒体上的有关文章:
   
   
   
   
   
   
   3月8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参与首发 背景: 阅读新闻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日期:2014-03-08] 来源:参与 作者:陕西康素萍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4年3月8日讯)
   
   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各位人大代表:
   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各位政协委员:
   
   和大多数老百姓一样,我渴望着安居乐业,然而这在现代文明的今天竟也成为一种奢望、一个梦。监听、监控、绑架(非法入室绑架、当街或在公共场所被绑架已司空见惯如家常便饭随时随地的发生)跟踪、抓捕、欧打、辱骂、虐待、迫害、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拘留、无辜致人伤残甚至死亡等等,已进入寻常百姓家,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司空见惯的是工人没工作,农民没土地,孩子没学上,老人无人赡养,到处是强拆、非法征用和强行霸占土地,满街都是高楼大厦,可我们却流落在街头,没有一间房子是属于我们的,或无家可归或有家难回。一言一行,一举手一投足……都有可能获罪,而无端招致牢狱之灾,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我不禁想问这究竟是为什么?
   以我为例,叙述如下:康素萍,女,46岁。1986年进入陕西省地质矿产开发局西安探矿机械厂至今。自2006年起工资奖金福利待遇等存在不同程度的克扣和剥削,直至2010年9月27日在我无任何过错的情况之下,被厂长崔高汉亲自实施停薪停职停止进门至今,没有一分钱收入。我在地方逐级无数次申诉无果,无理可讲,无法可依,欲诉无门,欲告无处。
   
   无奈于2011年1月24日进京上访,先后去过国家信访局、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障和人力资源保障部、中华全国妇联、中华全国总工会、民政局、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政法委等等,足迹几乎踏遍所有的信访窗口;邮寄过无数信件、材料。为维权先后6次被关黑监狱、4次行政拘留、1次刑事拘留;无数次进出大小派出所;多次去过北京市马家楼接济中心和北京市久敬庄接济中心。被打被关被虐待,精神上催残,肉体上迫害。被迫开过瓢、切过腕、跳过楼、服过毒,九死一生,至今仍无丝毫结果。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把我的信访案非法三级终结,至今我都不曾见过终结文书。西安市雁塔区小寨街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张冉说:“康素萍的信访案三级终结与康素萍无关,不需要本人签字也不需要本人知道,只要我愿意,可以再给你康素萍三级终结一次,依然与康素萍本人无关,不需要签字不要知道不给终结文书。”张冉还说:“康素萍的信访房问题解不解决,要看康素萍把崔高汉哄得好不好,要看崔高汗的心情。”
   
   当我被非法侵权后,依法上访维权有错吗?!我始终坚持并身体力行着无帮无派无组织不政治,天马行空我独往独来,力求规范自己的行为,遵纪守法,文明礼貌,行差不曾踏错过半步。
   
   2012年11月8日18大召开,我特意买了一粟鲜花,欲祝贺18大的胜利召开,却当即被遣返原籍,在抵达原籍即被释放,然而在被释放之后仅仅数小时,经遭遇西安市雁塔区小寨街道办事处和小寨派出所以及西探矿机械厂三部门约四十多个人闯入我父母家里,套着黑口袋把我绑架并且非法拘禁11天。我错了吗?!
   
   2012年11月20日下午3:30我被释放,释放之后,警察、政府仍成群结队几次三番到家里骚扰威胁,吓得我年迈体弱的母亲病倒,和谐社会家无宁日,被逼无奈,再次进京,流浪上访,不敢回家。我错了吗?
   
   2013年除夕,因为不敢、不能回家,怕家人因我而不能过节,独自流落在北京的街头,欲放孔明灯,祈福许愿,又无辜被北京警察暴力抓、关,我错了吗?!
   
   2013年3月9日,康素萍在北京西城区北纬路川渝人家吃饭,被10个北京警察强行暴力抓捕并且遣返原籍关黑监狱。我错了吗?!
   
   2013年6月,我去扫墓,被湖南邵阳警方绑架、欧打、诱供、丢弃、深夜骚扰并且被驱逐。我错了吗?!
   
   2013年7月,我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门口因上厕所,又被北京观音寺派出所警察以涉嫌扰序,抓、关、抬、扔,我错了吗?!
   
   2013年8月,我去济南旅游,一出火车站就被抓、关、强行遣返,我错了吗?
   
   2013年8月31日,我去沈阳奥体中心观看全运会开幕式,又被警方暴力抓、关、打、欲送精神病医院,一而再再而三想给我定欲加之罪,最可笑和荒唐的是,我是午后2点被关进沈阳市五三派出所的,而全运会开幕式是午后4点开始,沈阳警方却要定我冲击会场之罪----还是在习近平主席讲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可以在被限制人身自由之后且是被警察的森严管制下去冲击会场的。我错了吗?!
   
   2013年10月1日,我在中南海新华门西侧短暂休息吃个橘子(因为我有低血糖,当时很难受)而被警察抓、关,我错了吗?!
   
   2013年11月9日午后,康素萍到秦城监狱依法有序要求探监,不被允许。离开时,监狱方说康素萍是个有素质的人。
   之后被北京市昌平区兴寿派出所警察强行带回该所,执行警察警号是为050097。
   之后我的包和随身物品被搜查且全程录像,搜查之后又被警察强抢物品,偷拍照片,强抢我东西的警察警号是050401。被迫以死抗争,捍卫自身的合法权益。
   再后来,被警察恐吓威胁不准打电话,不准报警,否则没收手机,恐吓我的警察警号为049813。
   我在该所被扣近30小时,饥寒交迫、带伤、带病,那里好冷,据他们说室外已结冰。该所涉嫌非法限制合法无辜公民康素萍的人身自由。
   
   康素萍从来都无帮无派,无组织不政治。只想维护我被非法侵害的合法权利,解决我的合理诉求。如果给我定性定罪就是政治迫害,政治构陷!
   
   仅仅去探监而已,并且我探监的目的很单纯,因为我之前去济南旅游,一出火车站就被抓捕、扣留、遣返,理由是薄熙来在济南,我必须离开。我想知道为什么?
   
   2013年11月10日被西安警方和西安市雁塔区小寨街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张冉等一行5人强行遣返。还没有出昌平区就被暴打(打我的男人被信访办主任张冉尊称为四哥),我三颗牙齿被打松动,眼睛肿胀青紫软组织挫伤,嘴被打开了花,胸口挨了7、8拳窝心拳,疼痛不止,呼吸困难。一路刁难不断,还不给吃饭,不让上厕所。
   
   2013年11月11日回到西安,拘留5日(11日至16日)。莫须有的罪名是涉嫌扰序,据地方说依据是北京警方的训诫书:“个人极端行为,扰乱办公秩序。”
   
   仅仅是依法有序要求探监且未探成,探监也是合法权利。一事竟被数罚:北京和西安两级训诫、被暴打、再拘留、之后还不间断的被上岗。我错了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即便我触犯了法律,可依法办,为什么要持强凌弱,动用私刑暴打我呢?是谁授意、谁指使、谁纵容、谁赋予他们的权利?
   
   2014年1月24日我接到张文和的电话:“我心脏病犯了,一个人躺在家里,被禁止出门。”我答:“我现在有事过不去,您打120求医吧。”
   
   下午在我办完事赶去探望张文和,在即将出梨园地铁站口的时候接到张文和的电话:“我已经被警察带到派出所了。”我因为不知道张文和的病情怎样了就到派出所里去看望他,派出所的警察说:“张文和不在。”我就在派出所的大厅里打了110报警电话给张文和报人口丢失,很快就从梨园派出所里面出来了两个便衣把我抓捕,并且关押在该派出所的侯问室里不让走了。
   
   2014年1月26日,我被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以非法集会、示威、游行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0条,将我刑事拘留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内。处罚决定书的号是:京公通拘通字【2014】000195号。
   
   2014年2月24日因取保候审期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97条之规定,经北京市公安局决定将我予以释放。释放证明书的号是:京看释字【2014】53号。
   
   我仅仅是打了110报警电话报人口丢失,即便不是亲属但也不犯法,我并没有参与非法集会更没有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6条之非法集会、示威、游行罪,同时也没有涉及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80条,我错了吗?
   
   并且在释放我的同时新的取保候审开始了,以寻衅滋事罪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96条,执行期自2014年2月25日起,但却未注明截止日,是终生啊还是依照所谓的法律规定?无从得知,任意而为,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不分场合、地点、时效……
   
   我们终日生活在惶恐和不安之中,这种现象该不该被遏制,社会要不要稳定?当合法权利受到不法侵害时我们该如何自处?我们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时我们该怎么办?作为国家机器的人民警察在保护政权稳定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维护社会稳定和保护老百姓的人身安全,不是吗?
   
   中国的法律和人权体现在哪里?合法公民随意被抓任意被放,抓时不需要理由,放时不给任何手续,比比皆是。
   
   以欲加之罪行莫须有之名,行构陷之实,康素萍的被构陷和遭遇仅仅是当下日益严峻、尖锐和不可调和的社会矛盾大观下的一个缩影,它演绎和见证着司法腐败!
   
   究其根源:是谁在违法乱纪,扰乱秩序,制造矛盾,激化矛盾,践踏法律?!谁才是始作俑者,乱的源头?!同时也质疑110存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康素萍的原罪到底是什么?我想知道。
   
   与此同时强烈抗议和呼吁:关注和遏制非法入室绑架和任何形式和借口的绑架行为以及构陷和迫害。
   
   缘以上综合叙述之种种,特致信两会,希望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和妥善处理,为盼,谢谢!
   
   致
   礼
   
   陕西康素萍 联系电话:13161821852
   
   2014年3月7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阅读:65 次
   录入:yiyang
   
   
   
   
   
   
   
   
   
   
   
   2014-5-12注:今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13名主内肢体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份,葛志慧姊妹等7人被刑事拘留,罪名中有“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4月份,浙江省出现了教堂被拆、十字架被拆。面对这些,作为基督徒我们不得不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