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熊飞骏的博客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熊飞骏

   中世纪是人类普遍性“禁欲”和“封闭”的时代。

   十八世纪人类世界兴起了自由和人性解放运动。

   十九世纪民主宪政运动和马列主义是自由解放运动的两面大旗。

   二十世纪民主宪政和马列主义在追求自由解放之路上分道扬镳。

   民主宪政主要解放上半身,把追求思想、言论、信仰自由放在首位。

   马列主义主要解放下半身,形形色色的马列活动家在红色革命前期多对“性开放”情有独衷。

   解放上半身的民主宪政给人类带来了真正的自由解放。

   解放下半身的马列主义则把极权专制推向恐怖的极端,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上一层楼。

   现代美国是人类世界公认的最自由国家,但美国却是一群生活作风最为严谨保守的“清教徒”创立起来的。

   美国开国领袖华盛顿就以个人私生活干净检点著称,虽然结发妻子是一个“拖油瓶”的寡妇,华盛顿却终生不离不弃,还没有婚外情。对待发妻带来的儿子比亲生儿女还要好。

   除了华盛顿外,美国的开国先贤,第二、三、四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杰佛逊,麦迪逊都是不拈花惹草自持自律的好丈夫好男人。

   在开国先贤榜样力量感召下,美国政务官不能有绯闻成为鲜有争议的朝野共识。

   美国军队到任何国家,军人强奸异国女子只是个案,没有出现过哪怕一次群体性强奸的暴行。

   世界上的第一个马列专制国家苏俄创立者列宁则是一个私生活放任的职业革命家,据说患有严重梅毒。据俄罗斯解密的苏联档案揭示,除了革命导师列宁外,苏联的开国元勋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捷尔任斯基、加里宁等领导人都是私生活放荡之徒。斯大林就更不用说了,对泡影剧明星的爱好到了变态地步。

   苏维埃革命前期,布尔什维克的“性开放”反天理反人伦,共产共妻绝不是谣言,弄到手的女人可以随意“公有”。苏联党政军官员和立过功的革命战士居然可以根据军政级别的高低,享有“公有化N个姑娘”的强奸特权?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有领导干部作出表率,苏联军人多是玩强奸的惯犯。对本国女同胞尚且野蛮“公有化”,对异国女子更形如饿狼。苏军每到一国,那里的女子就要面临灭顶之灾,群体性强奸异国女子是司空见惯现象。苏军占领东德期间,有百万数量级的德国妇女被野蛮强奸或轮奸。苏军对敌国邪恶如禽兽,对友国也一样禽兽不如。苏军出兵东北期间,东北女同胞被苏军野蛮强暴的数以万计。那是中国可是苏联的友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线同一样战壕的战友。

   老一辈的东北人提起日本侵略者表情还算平和,可提起苏军则无不咬牙切齿。他们对苏军的痛恨远超日本侵略军。

   所以世界人民不怕美军怕苏军。

   1946年美国几个水兵酒后在北平强暴了一名女大学生,中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美大游行。苏军在东北野蛮强暴了数万中国女同胞,中国人连“小游行”都没一个的。并非中国人恨美军不恨苏军,而是人性欺软怕硬的缘故。反美游行很安全不会遭到美军的武装镇压;反苏游行很危险,铁定会招来苏军坦克、大炮、机枪的血腥镇压。

   不仅是苏联,朝鲜、红色高棉柬埔寨、卡扎菲利比亚等奉行马列专制的国家,领导人和革命干部多是“性解放”的先驱,不遗余力在女人身上下功夫。

   上世纪大中国第一次离婚高潮出现在五十年代前期,为何这样各位懂的。

   毛中国时期奉行的“禁欲主义”主要是针对平民百姓,青年自由恋爱出现婚前性关系要打为“坏分子”或“反革命”。轻则游街大会批斗,重则坐牢。领导干部则“牡丹花下死”,大队干部“村村都有丈母娘”。那时农村大队部开会,先讲政策学毛主席语录,然后就是大小队干部私下交流炫耀搞女人玩知青的经验。

   毛中国各级官场的权力斗争很残酷,干部“作风问题”主要是权力斗争的把柄,没卷入权力斗争者“作风问题”只是“小节”。飞骏老家的一位将军七十年代回乡养病,远离权力中心,就在我们老家玩女人玩得家喻户晓,甚至于光天化日之下在农民常来往的河滩上干那事。最后因为拿手枪逼奸一名有军干背景的女知青被告发,上面也因“小节”大事化小,粉碎四人帮后还给“平反”了。

   毛万岁的私生活更是丰富多彩,发妻杨开慧因拒绝声明与毛离婚还关在监狱,毛就迫不及待在井岗山与贺字珍大张旗鼓举行二婚庆典。去延安后看上了上海戏子江青,就让贺字珍适时患上“精神病”,送往苏联关进精神病院。自己则和戏子新欢在贴满大红喜字的窑洞玩新婚燕尔?后两次可是百分百“重婚”。

   任何国家的上流社会都是有条件“纵欲”的。英美上流社会生活作风比普通平民严谨保守得多,并非只有总统、政务官不能有绯闻,绅士若发现有婚外情也是令人抬不起头的丑闻,包二奶更是不可思议的神话。绝大多数绅士家庭观念很强,晚上都远离娱乐中心安静呆在家里。克林顿、查尔斯、戴安娜只是个别现象。中国上流社会则充斥大大小小的雷政富、刘志军,包二奶玩明星泡主播糜烂淫荡。老板官员以拥有多个女人为时尚。

   新世纪的中国,“自由”再度成为中国人民尤其是年轻人兴奋的主题。

   不过中国的“新自由运动”再度误入歧途,对下半身的关注远远重于上半身。提起“性解放”很多人慷慨激昂;提起思想、言论、信仰自由就算不噤若寒蝉也畏首畏尾。

   这也难怪,“性开放”话题在中国很安全;思想、言论、信仰自由则属敏感词。

   多数中国人习惯在最安全的方向慷慨激昂。

   中国呼吁“性开放”的主体是年轻人,但中国“性开放”的最大受益群体却是官僚阔佬,年轻人相反是性开放的最大受害群体。

   当“性开放”和权钱价值取向成为社会时尚时,很多美女眼中的理想性伴侣是雷政富、刘志军而不是平民大学生。

   于是本来应该成为年轻人的美女妻子纷纷投身于领导干部的怀中,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后笑,宁作“官二奶”也不作“民发妻”!

   这真是中国青年的世纪悲剧!

   

   “性开放”绝不是通向自由之路,“解放下半身”只会招来更恐怖的专制!

   把追求“性开放”当成“争自由”要么南辕北辙;要么本末倒置!

   大中国的“性开放”已远远走在世界前列,再往前走就是万丈深渊!

   在中国现代化之路上,从根子上毁灭中华文明的祸首一是马列专制,二是“性开放”。

   强大的罗马帝国就是毁于“性开放”的。

   薛蛮子嫖娼被抓时,很多文友读者劝飞骏为薛蛮子说句公道话,我则一概拒绝。薛蛮子事件无论是否“中套”,因嫖娼掉陷阱都不值得同情。他极大损害了大中华民主事业的形象!别把陈独秀当年嫖妓拿来说事,陈独秀是马列信徒而不是民主斗士。

   中国的文明进步之路是“解放上半身”!是追求思想、言论、信仰自由而不是“性开放”!

   

   二0一四年八月十九日

(2014/08/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