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谢燕益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
·对重庆打黑行动渎职侵权行为展开专项调查的法律建议书
·我来谈谈党禁、报禁及宪法权利
·公正是最大的慈善!
·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公民建议书
·从启蒙到自治“知行合一论!”
·反-腐-缓-行-论!
·刑事控告“绿坝部长”
·屏蔽刑事控告“绿坝”部长的相关信息涉嫌犯罪!
·刘尧律师被判刑四年致汪洋书记的信
·关于劳教请全国人大释宪之公民要求书
·台湾是促进中华崛起的催化剂
·为反奥运而反奥运!
·奥运延误了政治改革吗?
·人在求真求善的时候,切忌功利心!
·新年的祈愿!
· 天问:神州!
·小政府大社会,解决三鹿奶粉的根本之道!
·贺卫方:你何以如此“堕落”!
·诉国家商标局自然人商标权案北京高院开庭公告
·法制日报“舆论主旋律的一面旗帜!”
·《信息权利保障法》的立法建议书
·反腐第一步:依法论处陈-良宇
·解放思想--网络首当其冲!
·《台海和平协议》(马胡会2010)瞭望
·市场政治论
·与李劲松打赌:杨佳保证会被顺利核准执行死刑!
·只要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
·我不相信打压谷歌是胡温的选项!
·贵州警察杀人案中最大的新闻!
·卢武铉------一个让人敬佩的人!
·唐吉田、刘巍律师吊照门事件的后果!
·劳教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申请书
·劳教制度列中国十大反法之治首位!
·首届中国劳教节网上启动!
·司法部对本人提出的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的答复
·劳教信息公开申请书
·佛教人什麽?
·关于设立中国劳教节的倡议书
·致国务院劳教信息公开行政裁决申请书
·律师制度改革的倡议信
·空前绝后的政治遗产----国家大剧院
·此人不诛,中华必亡!
·温家宝最后难免心死,中国没有出路!
·自由仁义
·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
·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清心为治本
·赵连海解除律师手续无效
·向秦永敏致敬!
·宪政第一诉发起五周年纪事!(一)
·2011年新年祈愿!
·彻底废除公有制纪念钱云会之死!
·纪念钱云会彻底废除公有制!
·对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鑫等刑事控告专函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共同摆脱奴役,携手奔向自由--为良心犯刘家财辩护!
   
   合议庭:
   

   我们是北京市凯泰律师事务所谢燕益律师、广东金启律师事务所吴魁明律师,作为刘家财的辩护人通过对本案的证据、事实、相关法律进行分析,认为对刘家财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贵院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之规定对刘家财作出无罪判决。
    我们认为,对待公民正当、理性诉求,采取包容和解立场才是明智的选择是大势所趋,违背历史潮流将会带来更大的社会灾难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
    我们作为有责任感的法律工作者和有良知的公民有义务讲真话、行正道为公民权利而辩。
    我们认为,归根到底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须符合其人道使命,其合法性在于它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不能背离人民性、正义性、合法性。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政权都有合法性和非法性可言,一切政治均有合法性及非法性的判定。辩护人认为,归根到底,当权者与被统治者是命运共同体,一个坦荡无私,一心为民的政府,仁者无忧应当不惧怕任何批评、指责、乃至煽动颠覆,只会兢兢业业为民立命。从本质上来说,人民有选择政治、选择政府的权利,有抵抗不义的权力。任何依靠压制与剥夺获取的权力、利益都是不义的。国家暴力、司法强制力被滥用伊始,正是对政权合法性的亵渎与侵夺!
   
   本案的发生,今天我们之所以要进行本案的审理工作,辩护人认为完全是由于个别人的错误导致的,这完全是一场不必要的审判。但是我们需要知道,个别人的错误、个别人的意志并非等同于国家意志、法律的意志、执政党的意志。我们需要将个别人的意志与国家意志、法律的意志加以区分,个别人的意志不仅不能代表国家代表法律而且可能因其违法性是反国家、反法治、反社会、反人类的。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不能因为个别人的错误而承担如此大的代价。我们每一位社会公民、国家公职人员不仅不应该执行个别人的错误意志,而且还有义务、有责任坚决与这种错误意志、错误行为作斗争,以捍卫国家的正当意志,坚持原则,不跟反法治、反国家、反人类的恶行站在一起,如此才能真正维护国家利益、维护法治权威、维护每一个人的尊严。作为一个公民、作为一个国家公职人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怎样做才是真正维护国家利益?怎样做才对国家更有利?而怎样做才是陷国家于不义,因为个别人的错误让国家蒙羞并且继续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如果你是一个公民、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应当好好学习一下宪法、法律以及文革结束以来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决议,看一看历史,看一看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文明的。
   
   一个时期以来,对待刘家财以及一些良知公民正义之举的种种恶行、违法的做法,有些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由于无知,受到少数反法治、反国家、反人类分子的利用,这些被利用的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辩护人认为,他们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在执法办案过程中可能真的认为抓捕正义公民以及实行严刑峻法对国家有利是在贯彻国家意志、是在维护社会秩序,不能排除其用心、出发点是好的,只不过由于他们受到蒙蔽、受到蛊惑,再加上对宪法、法律、历史以及一些常识一知半解产生一些错误认识,分不清什么是国家意志什么是个别人的意志犯了错误。而另有相当一部分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为了自己的权位、利益明知没有证据、没有事实、没有法律依据,明知正义公民良心犯是无辜的,其所作所为不过是心忧天下、仗义执言在依法正常行使公民权利,其所作所为客观上没有也不可能产生任何社会危害性,其行为及权利完全受到宪法法律上的保护。这些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明知我们国家、执政党内部一直以来存在一股反法治、反党、反国家、反社会、反人类的封建专制残余、腐败特权分子镇压群众、迫害人民不管其以什么样的名义,这些国家公职人员、司法工作人员明知一个国家,合法意志与违法意志的较量无时无刻不存在,却仍执迷不悟、知法犯法,配合少数违法的当权者倒行逆施、滥抓无辜者、起诉无辜者、审判无辜者、制造冤狱。一切合法的政治行为、司法行为不但需要目的良善而且其手段必须合法正当。众所周知,在本质上,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不能背离人民性、正义性、合法性。因此任何一个政权都不应当成为维护少数既得利益、非法利益的挡箭牌,更不应为少数既得利益者所绑架,政权不仅不应成为拒绝人类文明、实现人民民主权利、人民自由福祉的借口而且理应成为保障人民自由、权利与尊严的手段。
   鉴于刘家财出于拳拳爱国之心、社会责任感,出于普遍的人性诉求对人类文明与正义的渴望与追求,在宪法法律权利范围内进行的同城聚餐、要求官员财产公示、讨论政治变革呼吁普选多党轮流执政、纪念六四、为弱势群体鼓与呼,并一贯坚守的和平、理性、温和、建设性的立场与言行,起诉书据此指控其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推翻社会主义制度,辩护人从以下四个方面阐述这一指控不但不能成立而且注定是非法的及可耻的。
   
   第一、从历史的维度看刘家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以下简称煽颠)不成立
   
    众所周知,所谓社会主义一直在历史的嬗变当中。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社会主义就是“自由人联合体”。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国家的权力将失去政治性质,并最终使国家走向消亡,回归社会。为了促使国家消亡,恩格斯认为,必须利用民主共和国这种“现成的政治形式”,开创稳定的、民主的政治局面。如果把社会主义纳入马克思主义的范畴来论述,那么众所周知,马克思主义认为,剥削的根源在于私有制,因此用革命的方式打破私有制建立公有制就能免于剥削。私有制被革命后,生产资料收归国有就出现了财产在名义上(抽象的)归于国有(公有),但实际支配者却是具体的掌权者(官僚)。当这些无主财产被国家掌控后,掌权者像所有人一样具有自私性和自利性,他们会利用名义上的公有制达到自己的目的,此时新的剥削和奴役就会出现,而这种剥削和奴役是建立在全方位的控制与垄断之上的。一百多年的所谓社会主义实践证明,是自然权利决定制度设计,而不是制度理论或意识形态决定自然权利。自然权利这个事实越来越得到普遍的承认和尊重。但就是这个历史、这个实践的代价及教训也是极其深刻的,它使官僚权贵无比疯狂它使人民遭受空前的奴役与洗劫,它使拥有共同尊严、共同福祉的人类同胞之间本应和睦友爱包容共建的美好家园变成彼此视为仇寇分裂争斗的人间地狱造成空前惨烈的灾难 !
   
    我国执政党领袖及其机关对于普选、民主、言论自由、多党竞争等民主问题历史上都有鲜明的论述,诸如以下几例:毛泽东在1946年抗战胜利后会见中外记者时明确指出“一个不是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有什么脸面代表这个国家?爱这样的国家,就是对祖国的背叛。”“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幷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见《刘少奇选集上卷》p172。
    《新华日报》1941年6月2日有如下表述:统制思想,以求安于一尊;箝制言论,以使莫敢予毒,这是中国过去专制时代的愚民政策,这是欧洲中古黑暗时代的现象,这是法西斯主义的办法,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决不适于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适于必须力求进步的中国……言论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没有言论出版的自由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不民主便不能团结统一,不能争取胜利,不能建国,也不能在战后的世界中享受永久和平的幸福……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反之,民主自由是新闻自由的基础,没有政治的民主而要得到 真正的新闻自由,决不可能。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作如下表述: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作如下表述:关于人口素质不够的问题,共产党说过,不应因人民素质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解放区的直选,是用各种豆子代表候选人,在候选人背后的碗里面投豆子的,所有一切都公开在露天举行。现在的素质,比那时候好很多吧。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1939年2月25日《新华日报》有如下表述: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5年7月4日刊登毛泽东文章有如下表述:《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 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社会主义的伟大思想家和行动家,对于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及其在世界史上的进步作用,从来都是给予高度的评价的。美国的战斗民主主义有其光荣的历史传统。……列宁说,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真正解放和真正革命的战争’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