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躲鬼躲进阎王庙]
小平头夜话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躲鬼躲进阎王庙

   自打盛雪被自由亚洲电台解聘,“屋漏偏逢连夜雨”,又遇到加拿大警方多方面地追查,一时门庭冷落车马稀,人人象躲瘟神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不过,盛雪对于自己的江河日下,并不甘心从此沉寂江湖,于是心升一计,举办“各民族大团结聚餐”。以庆生之名冲喜,一扫近来灰头土脸的晦气。期望大家一到,就让王八老公董昕,相机一举,照片一拍,面首晓刚新闻一发,四处广贴,显示一下:我盛雪还是安然无恙滴。于是,广发英雄贴,包括西藏人、东土耳其斯坦人、蒙古人,还有加拿大当地的许多政要,但凡跟她沾上点吐沫星子的,都发了请贴,据说发出了二百多贴,待黄道吉日时辰已到,也就是2014年8月10日这天,盛雪亲在自家的庭院里张灯结彩,挂满汽球。户外彩旗飘飘,家中红旗不倒。大有“丧事当喜事办”的架势。
   这正如中国民间的一个歇后语:“走夜路吹口哨――自己为自己壮胆”。
   


   
   没曾想,前后只有十几号人、七八条枪来捧场,不要说加拿大政要一个未到,就是各族人民,也没有一个代表浮头冒泡,与前段时间盛雪兴师动众又是神父,又是壮汉藏僧在医院为盛母超度祈福的阵仗不可同日而语。话说这十几个人,还都是要盛办理假难民的。盛雪这回,不服也得服了:俗话不假,树倒猢狲散哪。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躲鬼躲进阎王庙

   图1:四个壮汉藏僧在医院为盛母超度祈福
   
   再说这帮假难民中,有一个尖嘴猴腮,大背头油抹得苍蝇也闪了腰的精瘦汉子横空出世,闪亮登场——他就是前中共沈阳司法局长,被盛雪火线提拔的新科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席韩广生。
   
   盛之入幕之宾,有“白天孔繁森,晚上王宝森”职称的张晓刚与盛雪玩起“二人转”——正在热心地各处张贴这个新闻,一石二鸟地证明盛雪还是没被依法抓起来,再则证明盛记民阵后继有人。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躲鬼躲进阎王庙

   图2: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韓廣生。
   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羅樂、逸君(又名:贺军)。
   
   这就是所谓盛记民阵之团队。按图索骥,一抓一个准:
   
   應宏善(此人原本做鸡肉加工的生意,现已退休,目前是加拿大民阵理事,陈毅然退出后担任盛雪十元人道援助的负责人,所以捐款人和受捐人的名单全在他手里。此人每年回国,还把儿子弄回国内做事,有人担心 应洪善会把这些名单交给中共,作为他在国内开展事业的交换。应洪善虽然在民阵中地位不高,可是掌管十元救助计划,举足轻重,回国应该会受到讯问,他能安然无事令人生疑);
   
   李心佛(又名边大卫,边姓是真的,名字谁都不知道。此人自从2009年被盛雪拉进北美华文传媒参访团,去了一次达兰萨拉之后,就正式参加民运了,现在成了盛记民阵总部理事,加拿大分部理事。此人背景模糊,据说有军方的背景,还做军火生意发了财。但是,自从进入了盛雪的圈子,所有国际会议从没缺席的,而且负责全程录像,每一次开完会,他就马上回国,也没什么麻烦,照样来去潇洒。他们夫妻两人操控着盛雪所召开的每一次会议,有人说叫做贴身紧逼);
   
   羅樂(这个人姓名都是假的,据说多伦多民运圈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罗乐是前两年突然出现在多伦多民运圈子的,现在是民阵总部理事,副秘书长,加拿大分部秘书长,此人在去年挑动陈毅然质疑盛雪的捐款等财务问题,等到陈毅然发表公开信揭露盛雪存在的问题时,罗乐高调挺盛,说出了“保卫民运,保卫盛雪”的笑话。他在担任重要民运职务之后,去年和今年两次回北京,形迹可疑);
   
   逸君(又名贺军,此人担任民阵总部理事多年,担任民阵加拿大分部十年,可是他从没有主动召开过一次会议,从没有写过一篇关于民主的文章,也没有发表过一次民主的讲话,这就是多伦多的民运。贺军有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他在上海经营一个酒吧,每年进账二十多万,可是因为上海国保要他脱离民运他不答应,于是这个酒吧被封了。这个故事的可信度有多大,大家当笑话听了。不过他每年都要回国一两次,理由总是母亲或者是父亲生病,还有是父亲或者母亲生日,这些理由颠来倒去用了十年。不过他回国什么事没有,来去自由)。
   
   再说这韩广生,1952年出生,从80年代初便开始在沈阳公安系统工作,原为沈阳公安局副局长,从1999年起担任沈阳市司法局长、党委书记。王立军曾是他部下(王曾任铁岭公安局长)。韩广生是慕绥新、马向东一伙的,韩广生如不是跑得快,他也会被判重刑。慕绥新曾任沈阳市政法委书记,是韩广生的顶头上司。在慕马案发时,韩广生逃往美国。慕绥新死缓,马向东死刑。
   
   韩广生的部下王立军当初进入美领馆请求庇护没有获得准许,美方以其不符合美国政府给予(外国公民)政治庇护的任何一种类型为由予以拒绝。其内在原因则是,“他有腐败和凶残的过往,他是薄熙来的侩子手”。
   
   这一定义也适用于韩广生。只需将“薄熙来”的名字换成“慕绥新”即严丝合缝。不是所有从中共营垒里出来的人都可以申请政治庇护。事实上韩广生是一个贪污腐败的中共官员,跟政治庇护完全没关系。本世纪初,韩广生逃往美国,并购置物业,申请避难,但是被美国政府拒绝。后来潜逃加拿大,继续申请难民,第一次聆讯已经被拒绝,加拿大难民法庭于2005年4月底拒绝了韩广生的难民申请,称他在对人类的犯罪中是“一名心甘情愿的从犯”,因此他没有资格留在加拿大。
   
   说起韩广生这厮的,仕途跟“打黑祭旗”的文强十分相似,文强先是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后在司法局长任上被杀。而现在,韩广生由边大卫(又名李心佛,此人为盛雪金主,传闻说是中共军方特务)引荐给了盛雪,目前正在由盛雪帮助韩广生办理假难民。
   
   这是盛雪继独吞了远华案走私犯赖昌星5万美金政庇赏金之后,再次得陇望蜀地为中共腐败份子韩广生顶风作案。
   
   在对待韩广生这件事情上,完全暴露了盛戏子这个人的没有原则,不择手段,滥用民主国家的政治庇护为所欲为。她在介绍韩广生的时候还无耻的吹捧这个贪官。
   
   不过韩广生是“蚊子叮菩萨——认错了人”!在加拿大警方调查盛雪通共之嫌、借假政庇真敛财的当下,盛雪自己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贪官韩广生借被委任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席搞政庇的同时,也一块进入加拿大警方的调查视线。
   
   看官不妨拭目以待,等着看盛雪到底会将韩广生普渡引向何方?
   
   上述种种,让人想起孔尚任《桃花扇》的那首词:「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好戏连台,且听下回分解。
   
   
   
   
   
   

此文于2014年08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