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紫丹
·赞台湾同胞 “柔性”的护国护法举动
·台湾选举,胜败之道
·弄清事实再讲战斗
·六十年点滴之一:妻子来看我
·从《华彩》学写小说
·关于发动反右与毛泽东个人原因之探析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周远鸿又回到了他的高岗固村。月光下,村东头,墙上当初贴的那张北蒙市知识青年训练班招生广告,已经残残缺缺,班班驳驳。周远鸿面对广告,望着明月,感发着从昨天抱着满腔的热切希望到今天凄然成灰——这样一种仓桑之慨,月光也变成一团暗淡的迷茫。
   
    中共按着档案随人走的规定,把他在训练班的每次思想检查、历史交代、学习总结及组织对他的鉴定等材料装入档案,寄到了北蒙县。县里转告乡政府行使专政的职能部门:“此人思想顽固,满脑筋地主、国民党思想残余,与新思想顶牛。对他要多加监管,如发现有造谣生事,当立即予以取缔!”
   
    周远鸿上了一次学习班,没有抓住孤狸,反而落了两手臊。本来是,只需要母亲自己和任何一个地主分子一样,每晚要到村政府汇报自己一天的所作所为,现在又把周远鸿他这个地主子弟也扩充进去,跟着去汇报。他问母亲:“从前并没有叫我去呀!”母亲说:“这回,周振光说乡里下的新指示,以后也要叫你跟着去回报。”
   
    周振光是民兵队长,在村里说头份儿话。这是因为他打游击有功劳,支书巴占青、村长闵乐殿也不打他的别。他的功劳就是在战场上被打瞎了一只眼睛,打掉了两个手指,所以顺便就落得了两个绰号:人们说“独眼龙”,或说“骨朵手”,都是指的他。地主、富农在他面前诚惶诚恐,自然没有人敢当面喊他的绰号了,只能毕恭毕敬地喊:“周队长长、周队长短”。这是说的他在政治上彻底翻了身。他在生活上也分到丰盛的胜利果实:地主连家全村最肥沃的园田地由他挑选了9亩;周远鸿家5间挂前檐的新上房和3间新配房也由他挑中了。他家原是父、子两条光棍,新近他才娶了媳妇;一家三口过着翻身得解放的、其乐无穷的幸福生活。
   
    所有的地主、富农分子都等在村政府的办公室门外,叫到谁谁进去。母亲听到周队长喊她的名子,便应声进屋汇报。
   
    “吴桂秋!你今天出门了没有?”周远鸿从旁听到周队长淡淡地问,又听到母亲简单地答:“没有。全天在地里劳动。”就这样一问一答:“也没有走亲戚?”“嗯,没有。”“说破坏话了没有?”“没有。”“没有?没有――回家去吧!”
   
    周远鸿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简单!他以为会是像在训练班里那样,在鸡蛋里挑骨头哩!结果,周队长理也没再理睬他周远鸿。看来,只是叫他来陪陪绑而已。
   
    本村的老同学周远哲一听说周振光叫远鸿也去村政府汇报,有点着毛,赶快来他家看看究竟,急不可耐地问道:“怎么一回事?发生了什么新情况!”
   
    “甭提了!我本想通过知青训练班学习,寻一条出路,但跑了个大圆圈又跑回到原点。现在面临的仍是那一滩问题,仍是走投无路。没有分配工作还不说,竟又落了个‘思想顽固不化’。周队长指令我每天要向他汇报。看来,命里定死了我一辈子也别想再走出自己这个狗窝了。内心不服气,实际上不服气也得服气”。
   
    “想开点!你一向是很乐观的嘛!还有,你记不记得你过去曾有过‘恋窝思想’?”远哲忆起了上学期间的一段往事。
   
    在初中二年级的英语课堂上,老师是一位意大利人、天主教神父僕乐多文。他年轻时就在北蒙县区传道,其语言能力可使本地盲人与之交谈后,误认为他是本地人。这位意大利老师让周远鸿翻译:“East, West, Home is best”,他用了本地的一句民谚,翻译如下:“金窝,银窝,不如我那个狗窝。”同学们情不自楚地热烈鼓掌。僕老师更是拍案叫绝。真的!他拍着桌子喊:“Excellently!”
   
    周远鸿说:“在这‘朝来寒雨晚来风’的季节,我那个透风漏雨的破狗窝,真能待下去吗?可现在别无出路,这个狗窝就是我的葬身之地。”
   
   远哲说:“别看老哥学习没你心眼儿快,可在生活上我却认透了一个理,就是,你总得想法子出去,走得越远越好。这个理,我已经认决了。农村这地方,纯粹以成分看人。像你家这个地主成分,俺叔叔(即远鸿的父亲)又是当中央军团长。上一次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会一天到晚顶着个坏成分,在人们的鼻子眼儿跟前晃荡!只要有一星儿风吹草动,不在你的‘磨道里,找驴蹄子印儿’才怪哩!”
   
    远哲长他四岁,同班同学,学校的运动健将,跑5000米是全地区的冠军。如果说一提起运动员,就说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话,他却是个例外。他很有脑瓜,很会来事,神得很哩!大家都喜欢他,喊他“神远哲”。他的功课所以没学好,可不是因为笨,而是太贪玩(体育活动)。结果,功课上周远鸿在班上是正数第一名,他是倒数第一名。同学们在公布的成绩栏前面说:“他弟兄俩是首尾相望。”
   
    “我上次就承认了你说的对!”远鸿说:“上次咱们初中毕业回到家,碰巧遇上训练班招生,算是绝处逢生。这次却是‘寡妇哭儿――没想的了’。远哲哥!你说我能跟哪儿走?我看不到路眼儿。”
   
    远哲以问答问:“你这个素以‘硬头’著称的小老弟,莫非竟也信了天有绝人之路一说吗?”
   
    他着力地摇了摇头,正在作深思状,传来一阵喊唸农村的儿歌声,这才使他注意到,6岁的四弟远鹤和4岁的小妹喜菊,两人手拉着拉着手,有节奏地摇晃着,童声童气、清脆地朗诵着:
   
    小公鸡,上草垛。
    没娘孩儿咋价过?
    跟爹睡,爹打我,
    跟娘睡,娘掐我。
    咯得儿,咯得儿,气死我。
   
    “你们俩别乱!”远鸿打发弟妹去一边玩,接着说:“天有绝人之路也好,无绝人之路也罢,只好一直走就是了!甚至走到绝路还是要走,你碰得头破血流,你哭得悲天号地,也别梦想让命运饶了你。我除了一头碰死在南墙上,再也没有活路!”
   
    “我原先就是打算继续上学,所以才没有去考知青训练班,现在还是老主意――上学。”他拍了一下光葫芦头,说:“怎么一直不见胡峰中学的招生广告来?”
   
    其实,招生广告早来了,是村支书巴占青半月前去县里开会带回的。那一天,他回来得很晚,没进村就直奔军属游翠菊家去过夜了。她家住村子尽西头,是巴占青进城必经之地。游翠菊脸上虽然有些浅浅的麻子,但她俏丽的身姿,白晢的皮肤,再加上青春的活泼,仍具有诱人的魅力。说白了吧,对于这些村干部来说,根本不存在甚么魅力不魅力,只要扒开屁股一看是母的就成。巴占青在此玩过场合,一抹拉脸子就走了。游翠菊就把他留下的招生广告当作废纸剪了鞋样。
   
    周远哲为了打听到招生的消息,专门进了一趟城,回来,路过自己家门而不入,慌里慌张来找远鸿,进门就喊:“远鸿啊!赶莾吧!不然要误事儿的。胡峰中学高中班招生,报名期限只有两天了,9月29日正式开考。”
   
    “那你就赶快准备一下吧!反正我是――”远鸿把手伸出,五指朝下,合拢在一起,呈尖锥体形,说:“捏了!我是捏了。”噙着的泪水,夺眶而出,哗哗地流了下来。(“捏了”是本地的土话,意即“别提啦,拉倒算了!”)
   
    远哲看他这样伤心,一时无言相劝,心想:“我还没见过他这样无奈过。我是了解他的,他是个认输而不服输的人呀!”远哲善于用心计,试图把昨天发生在低岗固斗地主孙业巨的事说给他,以激起他尽快背弃自己那个狗窝,省着受窝里斗。又一忖思,不对,这只能徒然进一步伤害他。因为要害不在这儿,他并没有恋窝思想。
   但怎样才能动员他去参加报考呢?有了!他告诉远鸿:“我这次在城里听房立伦老师说,学校不但不收学费,反而有助学金,来资助优秀生不致失学。这真好!解放前上学,每年还要收缴250斤小麦做学费。”
   
    周远鸿心动了,但他丧家之犬的心态不容他图侥幸,做美梦。远哲看劝将不成,改用激将法,说:“我说远鸿弟弟!”他神乎其神地向他介绍了在市里得知的报考盛况:“今年北蒙市只招一个高中一年级班,共取60名。你可要听着,只有高一招生,高二、高三都不招生,这就是说,原来上过高一、高二的,想继续上学,都要重新参加入学考试,录取后重上一回高中一年级。光这一部分人就有100多。本市及周围的县,应届初中毕业生又有200左右。坐飞机逃亡的学生又回归北蒙市的,上过初中、高中的都有,恐怕总数200不会少。还有远道从老解放区来进城赶考的,又有不知其数。。。。。。能够录取的,十不抽一,最气死人的是,上过高一、高二的也来掺和。赛跑不在同一起跑线上,天下有这种游戏规则吗?”他以挑战的口气问:“怎么样,远鸿你觉得?这是需要实力来硬碰硬的。咱们认输,服输好了,省得碰一头黑青大疙瘩。”他的目光盯在远鸿脸上,只见他招风大耳朵支煞着,像是在微微颤动,上牙咬着下唇,咬得显出牙印。他已受到这样一个高难度竞技场的诱惑,心热手痒,跃跃欲试。远哲故作架势,准备走人。这时正好大哥远鹏进城回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顺便飘过一个眼光,算是给远哲打了个招呼,随即转而直接质问二弟远鸿:“你还考高中不考?”这正是一路之上,他在脑子里热嗒嗒地盘旋着的二弟的前途问题。
   
    “这不,我正在跟远鸿商量”。远哲喧宾夺主,抢先回答:“我看他顾虑重重,心事很重,总是打退堂鼓。我就说要走,你进来了。”他的眼光从远鹏脸上,转向远鸿:“你说,咱就捏了算了?这是投考,不是投篮,我的信心是一点不沾板。你还不晓得我这两下子?打球、赛跑我不憷气,考试是稳坐红椅子。本来我是想,咱两个报考时、报考号可能会挨着,一般说,考场坐号也就很可能会挨着。我好在考试时,秃子跟着月亮跑――借借光。既然老弟你都服输了,我还有什么瓜皮啃?”
   
    大哥脾气急躁,上前臭骂他一顿:“你跟咱娘说,你至死也不进北蒙市了?这是为什么?你这是吊死鬼擦粉,命都不要,还要面子。你为什么怕见人?你脸上又没有长着黑油大麻子!该去考还去考,考上、考不你上都没有赔给他们什么。没官有秀才,不行再回来。你不能虚荣心太盛,要认清,有人纵着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大哥说这话的意思是指:在从前,家里有父亲宠他;学校有朱老师宠他。
   
    远哲在一旁和稀泥道:“光顾咱哥儿俩说了,让弟弟也说说。”
   
   远鸿说:“面子不面子搁一旁,首先是人家准你报名不准?其次是录不录取你?千打算,万打算,政策不准许,你就等于白打算。假定这一关过了,你要考不上,那就不能怨天尤人,只怪自己不争气。如果万一考上了,也被录取了,能上得起吗?我们分家门、另家住;你顾自己一家人,都是捉襟见肘,能对我上学大包大揽吗?更何况你这小学教师也被裁下来‘等候通知’呢?一旦你的小学教师丢了,那你的生计也会照样成问题的”。这番话把大哥说得张口结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