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就香港选举接受台湾央广访谈140704]
孙文广文集
·《参选纪实》前言
·《参选纪实》目录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一【11月23-11月25】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二【11月26】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三【11月27】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四【11月28—12月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五【12月2—12月11】
·第一章 2011年选举日记之六【12月12—12月29】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一【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美国之音、自由亚洲】
·第二章 境外媒体采访报道之二【台湾央广、希望之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香港选举接受台湾央广访谈140704

就香港选举接受台湾央广访谈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持人黄绢通过电话与我进行访谈,主要涉及香港选举,并与大陆比较。
   
   主持人(黄绢):刚刚和大家提到,即使在遭到骇客的攻击下,即使北京中央一再的放话恫吓,香港市民还是毫无畏惧,表现了他们争取真正普选的意志,怎么看香港人这一波争民主的行动?为什么他们选择要和北京中央对抗,他们会成功吗?香港人的努力对两岸又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接下来,我们继续访问,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他曾经两次投入中国大陆地方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我们来听听他的经验,以及他对香港当前形势的分析。孙老师,您好!

   
   孙文广:您好!
   
   主持人:香港这几天很多的市民他们冒着酷暑到投票站去投票,(6月)22号已经有过一次了,然后29号还会有一次的实体投票,在这段期间,他们也透过网络来表达他们对于香港普选的一个看法,首先想请问孙老师,您怎么看香港市民,他们在这个毫无法律效力的一个情况之下,仍然是想尽办法,冒着一个酷热的天气,还是要去投票,您怎么看香港人这样的一个行动呢?
   
   孙文广:香港民众,他们热爱自由,极力争取民主,这个精神,非常值得佩服。因为在香港,现在有一定的自由,但是基本上没有民主,那么现在为了普选,为了是真正的、公平的普选,他们不怕酷热,在香港展开示威、投票,来争取公正的普选,这非常值得大陆的民众学习。我为他们的行动叫好,希望他们,获得成功。
   
   主持人:这个普选,北京当局已经表示,会在2017年进行,为什么香港人还是要这么闹?但是对香港人来说,他们会认为,你给我们一人一票,虽然是可以普选了。但是我们根本没有可以自由推出候选人的这样一个权利,作为一个大陆人,你怎么看香港人他们在候选人的这个部分的争取,他们希望能够自由的去推出他们的候选人。孙老师也曾经在大陆参选过人大代表,能不能谈谈您的经验呢?
   
   孙文广:选举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一个社会是不是民主呢,选举是一个标志。是不是能够一人一票,充分自由地、不受操纵控制地选举,这是民主的重要标志。我在大陆曾经有两次,参选过人大代表,一次是2007年,一次是2011年,我作为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什么要去选举呢?我觉得,重要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我的权利我做主”,这是我选举散发名片上的一个口号。我有这个权利,这个权利我要实现。我有一个责任心,有个使命感,我要来参加选举。
   
   第二个呢?就是我从八十年代开始,就参加过一系列的,每五年一次的投票,来选人大代表。我发现这些选举啊,全部是在中共当局的,操纵控制下进行的。我非常恼火,选一个区的人大代表为什么还要这样如临大敌,动员共产党的所有的力量来限制民众的权利,来操纵控制这些选举。以前的选举当中,我很多次提出意见,为什么候选人不来向我们见面?为什么候选人不来向我们介绍他们的政见?我们想看一看,这个候选人可以不可以?这些要求都受到拒绝。
   
   这些选举,不单是人大代表,我曾经当过十年政协委员,内部也要选举,这些选举也是一样,全是共产党安排好的候选人,印在一个选票上,让你去投票,这些候选人没有经过讨论,我也不认识他们。
   
   主持人:就是说不管您是选a、选b、选c,还是选d,全部都是支持共产党的。
   
   孙文广:是的,是这样的,一个选票上的候选人,全部是他们定的,在几个月以前的党委会上讨论的,通过的,要这几个人当选,以后就印在选票上,叫你去投票。那么我就想啊,要对这样一种的假选举或者说在共产党严格操纵控制下的选举提出抗争,我要自己出来选,我看看共产党他会做些什么?怎样来阻碍我?怎样来破坏?
   
   这是我参加选举的重要目的,结果我就看到了,他们用各种方法限制一个独立参选人发表政见,比如,在选举之前,在制定候选人的选票之前,我到大学的校园里去,向学生讲解我的政见,批判某些人利用权力操纵控制选举。结果他们呢,用了很多下三滥的办法来进行破坏。比如,我在学校的布告栏上,贴出了一些我的政见,我的看法,介绍我个人的简历,贴上去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派公安人员来把它们撕得光光的。
   
   我要参选,当然我也有一些人帮助我,一个所谓的团队吧。
   
   主持人:助选人?
   
   孙文广:我们在外面开会,大概有十四五个人吧,他们准备到学校来助选,结果到了学校的大门口,所有这些人都被拦住,公安人员在那里,有的人穿便衣了,不准进来。校外的,他们不准进来,我自己是学校的退休老师,你怎么不让我进校门呢?我来选举,不能和选民见面,不能公布我的政见,不能回答选民的提问,我怎么竞选呢?
   
   后来我就早上起的很早,六点多钟,学生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公安还没有上班,我就到那去演讲、去发传单,很快,他们得到消息了,学校公安处的人也去了,我撒传单给学生,他马上就接过去撕掉,我送一个名片,他们也撕掉。
   
   主持人:那这些学生是不是会很害怕呢?
   
   孙文广:学生很害怕,我利用一些机会演讲,有的学生去听,公安处就派人来录像。
   
   主持人:那就是说,学生听您演讲,也有很大的风险喽?
   
   孙文广:是,有很大风险,学校他们把这个录像,复制了几十份,发到每一个学院,让学院的书记、政治辅导员、团委,一起来看录像,看了以后,要认出来,学生是哪个学院的。譬如,是历史学院的,就马上去找他谈话,说你怎么可以去听孙文广的演讲呢?你还想毕业吗?你还想考研究生吗?
   
   主持人:天哪!
   
   孙文广:年轻的大学生,他的主要的盼头就是大学毕业,考研究生,考公务员。领导这么一讲,第二天就不敢来了。有的学院给学生做报告,不准去听孙文广的演讲,不准去拿孙文广散发的传单,你说这样的“选举”能叫选举吗?它不是选举啊,是吧。
   
   主持人:孙老师,那他们禁止学生去听您的演讲,或者是去收您的传单,总要有一个理由吧!
   
   孙文广:没有理由的,说孙文广这个人,他思想有问题,什么有问题,不解释,他们对学生,就是训话。不准去看,不准去听,不准去接触。
   
   后来投票了,怎么投法呢?排着队,大家到个集中地点,一个挨一个,和沙丁鱼一样,就挤在一起,写选票的时候周围人都可以看到,政治辅导员就在旁边。
   
   主持人:哇!这个投票一个最起码的原则,就是要秘密投票啊!
   
   孙文广:以前是没有的。而且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呢,在有一个学院,投票的时候,桌子上放一个票箱,党委书记就坐在票箱旁边,每个人投票,先要给书记看一看,写了孙文广的名字,书记就把这张票放在票箱底下,没有孙文广名字的票,你可以投进去。你看笑话吧。
   
   主持人:是啊!是啊,是啊,是啊,那这样子根本就不会有你的票在票柜里面呀!
   
   孙文广:这种操控的方式,是很多的,不让民众听你演讲、看你的传单,投票时还要设一个关卡。这不是违法吗?
   
   主持人:怎么可以,去限制别人或阻挠别人竞选活动或者是投票活动呢?
   
   孙文广:是的,他们就这样做。我是一个公民,我有投票权,应该让我到投票现场去投票,但是他们害怕我在投票的现场发表演讲。投票当天,就来了几十个公安和学校公安处的人,把我堵在家里不让出门。我说我要投票啊,你不能剥夺我的投票权啊!他们说等一会儿我们把票箱拿来,哈哈。最后呢,他们把票箱拿来了,拿到我家门口,旁边有几个公安人员,拿着摄像机,照着我的脸,照着我的票,说:“你写吧!”我说你们这是非法的,投票应该是秘密投票啊!是吧,你现在弄几个摄像机照着我,让我在这写选票,写完选票投进票箱,我拒绝投这个票,说:“你这个投票方式是违法的”
   
   主持人:而且,这个投票的票箱是不可以移动的呀!
   
   孙文广:是不可以移动的呀!他们移动了,他们搬到我家门口了
   
   主持人:谁知道这中间做的什么手脚啊?
   
   孙文广:是的,他们这个票箱啊,上面那个口很大的,伸手进去就能把票拿出来。2011年,我亲眼目睹了,把票箱搬到我的家门口,让我投票,用摄像机对着我的脸,对着我的票,这在世界上都是很少见的。
   
   主持人:是的,是的。
   
   孙文广:他用这些方式来,操纵控制选举。
   
   主持人:好的,刚才大家听到的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就他两次投入基层人大代表选举的经验,和大家分享,我是黄绢,我们在这先休息一下,待会儿回到节目当中,孙老师要进一步和大家分析香港的普选到底是怎么回事。稍待一会儿,马上回来。
   
   主持人:听众朋友,现在收听的节目是放眼大陆,继续进行的仍然是新闻追击,为朋友们追踪报道的是香港公投真普选行动到底该怎么看,他们会不会遭到北京中央的进一步打压呢!继续为大家访问的仍然是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老师。 老师,那您亲身经历过的两次地方上的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也见识到这个当局他们是怎么样去限制,去操弄基层的人大代表选举,可是我们现在反过来看这个香港,我们看到的是北京当局呢宣称,这个候选人必须要有一个条件,就是他必须要爱国,那么爱不爱国这个该由谁来定义呢?
   
   孙文广:对香港,给他规定这个条件,非常清楚,就是共产党希望候选人是他满意的人,在大陆所谓的“爱国”,就是爱共产党。爱国不爱国由谁来决定呢?就由共产党来决定。
   
   在香港操纵选举就是这样的。他有一个小圈子,这个小圈子,它完全是在共产党的操控下产生的,就像大陆的选举领导小组一样,由共产党决定成员,香港这个小圈子,他通过共产党在香港的代理人,找那些亲北京的人士组成一个小圈子,那么这个小圈子他如果要筛选掉哪个人,他就可以制造各种理由,说他不爱国,经过筛选,选票上的人,必定是共产党觉得满意的,是亲北京的。
   
   主持人:但是即使是这样子,就是说北京中央他们在不久前发布了香港白皮书,现在香港的市民他们展开网络投票、实体投票之后,环球时报还发表评论说,香港人,你们公投的人再多也没有13亿人多啊,又说6•22,也就是他们第一次的实体投票是在6月22号举行的,有说6•22是一场闹剧,那在香港白皮书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了,就是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的管制权,即使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香港人还是要去争取他们真正的实质意义的公平的一场选举,他们甚至说,现在接下来可能进一步的行动就是在他们这一次的公投之后选定的一个方案,如果北京当局还不同意的话,他们要发动占领中环这行动,您怎么看接下来可能会有的发展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