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苏明张健评论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最近有统计数字说,全中国大陆地区三十多个省区市在2010年为了维持本地区的社会安定的开支,预算总额达到九千亿人民币,听起来挺吓人的。按道理说国家辉煌了,人们幸福了,社会当然就稳定安定了。稳定的社会为什么还要支出天文数字的维持稳定的开支呢?这只能说明共党治下的社会不稳定。稳定的国家永远是小政府大社会,而共党正好相反。

   

   曾记得在二十年前,全大陆共有2,300多个县,57,000多个乡和镇。这两年才发现,县政府增加了600多个,总共达到了2,900多个县,而乡镇的政府也增加到了89,000多个。怪不得在2002年、2003年的时候就有统计数字说,全大陆仅县级以下的干部人数是7,000多万,而每年的工资办公费用的开支达七千个亿。而且这七千个亿的行政开支并不是中央拨款,而是就地取材,向农民们征收多达260多项的苛捐杂税,以凑足这七千多个亿的开支。以十亿的农业人口计算,人均每年是七百多元,平均每十五个农民供养一个吃皇粮的共干。以传统的农业形式,背负如此巨大的负担,农业是不可能不破产的。

   

   有人计算,近十年来共党体制每年的公款吃喝三千亿,公款用车三千亿,公款旅游三千个亿,这就是九千个亿。再加上九千个亿的维稳费,就是一万八千个亿。这还没有算上共干们的工资和福利待遇。从胡锦涛到县级干部,据估算至少是两千三百多万。这算是入流级的干部,工资待遇当然要高,否则就显不出特权阶层的本质。

   

   据说他们的年薪至少都在五、六万元。如果属实的话,这两千三百多万人,每年仅工资一项就是一万个亿的开支。再加上那七千万未入流级的县级以下共干们的七千个亿,这就是又是一万七千个亿。加上前边的一万八千个亿,就是三万五千个亿,完全是纳税人的钱。以十六亿人口计算,平均每个人每年就要支出两千两百块钱去养他们。

   

   共党口口声声要领导一切,可是共党当政的成本之高,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比的。

   

   不要忘记,这三万五千亿的养共费是在桌面上的。至于桌面下的贪污、敲诈、勒索、受贿,甚至抢劫的、见不得人的黑色的支出又是多少,那就无法计算了。仅每年被共党们卷逃到外国的赃钱就有几千个亿到上万亿之多。每年共党报出的财政收入是四、五万个亿,这个数字的真实性是要打大折扣的。即便是真的,也不够养共党的。共党每年报出的财政赤字都在几千个亿之多,而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也要大打折扣。现在的国债总数高达四十八万个亿,这是共党们从来绝口不敢提的,其实这才是说明了中国大陆的真实经济状况。

   

   就在几天前,西方的经济权威人士公开断言,中国大陆的经济在九到十二个月之内必然崩溃。这和共党体制外的学者们、专家们的预测基本上是一致的。国际金融机构的研究显示,中国大陆三十多个省区市的债务占到了当地当年GDP的97%到200%之间。地方如此,中央的情形就更糟,国债占到了GDP的150%到160%之间,整个大陆深深的陷在了债务的泥潭之中。资不抵债、破产是早晚的事。就连上证指数从年初到现在已经下跌了20%以上了。

   

   在什么都没有了的情况之下,共党也只能去领导炒作房地产了。据悉今年建筑业开工的面积达一亿平方米,可是去年的年底就已经有了一亿平方米的新建筑在空置着。无人租,也无人买。卖不出去的东西,还要当成是紧俏商品,拼命地炒作高价。已经一年半了,连内需都拉动不起来,只能说明中国人普遍贫穷。面对几万块钱一平米的房价,人们只好当作是一个笑话在听。

   

   有人估计,中国大陆现有六千亿美元的热钱在寻找投资的机会。问题是现实的大陆的商机在哪里?投资农业,破了产的农业谁又敢去投资呢?三十年间,共党把工业改成了外向型出口加工贸易。金融大风暴发生以后,多少人建议,必须改变现有的经济结构。但是毕竟成了定局,太晚了,而且是并不容易去改变的。如果不用上十年或十几年,不投入巨额资金是改变不过来的。工厂的纷纷倒闭外资的纷纷撤出,共党政令的朝出夕改,在一片惨败之像下,谁又敢去投资这个工业呢?

   

   商业的情形是更糟。连续十年了,中国制造的商品,假冒伪劣毒已经是名扬世界了。各国政府已经筑起了保护自己公民利益的高墙,抵制中国商品,可是共党却无视事实,去指责各国政府是在搞贸易保护主义。连共党自己都卖不出去的货,谁又敢去投资商业替共党卖货呢?去投资科技产品,可是中国大陆没有科技成果;去投资股市,没有人会那么傻;去投资房地产,谁也不想花天价给自己买个豆腐渣工程;去炒黄金,可是中国大陆的金价远远的高于国际的金价。

   

   究竟这笔热钱想干什么呢?除非是等人民币升值去炒作人民币。但是我敢说,人民币是不会升值的。即便是这一次胡锦涛为了参加这一次的G20的会议,提出人民币的浮动,但是也仅仅是一种政治姿态,真正人民币的升值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时的物价与二十年前相比,至少高出了十倍到二十倍。这就是说,通货膨胀率始终居高不下,人民币在连续的贬值。二十年前一美元兑换六块钱人民币,而现在应该一美元至少兑换六十元到一百二十元人民币,人民币只能是越来越不值钱,根本就没有升值的丝毫可能。国际社会是根据共党每季度、每年报出的水分极大的符合政治需要的亮丽的GDP增长率来判定人民币至少应该升值20%。自己知道是在骗人的共党当然拒绝升值了。因为一旦人民币升值,中国大陆的经济崩溃就不是九到十二个月了,而是半个月到一个月之内的事情了。

   

   热钱找不到投资和赚钱的门路,那就必然撤出,流向外国。2009年10月份,杜拜王国的金融崩溃,就是六百亿美元的热钱撤走而造成的,致使房地产业大跌了70%以上。中国大陆虽然大,但是贫穷。一旦六千亿美元撤出,所造成的后果不会比杜拜小多少。国家贫穷,所以人工才低。共党却把这一条突出出来,作为吸引外国人投资的最大利益。

   

   既然人工低,共党就应该严格控制通货膨胀,去保持低工资这个优势。可物价年年攀升,共党只知道给体制内的人不断地升工资,但对体制外的绝大多数人的低收入却是不管不问。低收入的人们不满意永远作为共党吸引外资的优惠条件,于是纷纷起来罢工,向外国的老板要求涨工资。工资涨上去了成本也提高了,产品价格也升上去了,优惠就不存在了。外国老板们就准备关厂撤资了,中国大陆的失业率就更高了。

   

   最近北京市政府决定,7月1号将把北京市的最低工资800元升高到960元,升幅是20%。但是,还比不上外资企业的30%到60%的升幅。共党对待中国人永远是苛刻的,外国人对待中国人反而要好。20%的提升工资还没有拿到手,共党马上就涨物价。

   

   今年的6月,天然气再次涨价,每立方米提高23分,涨价的幅度环比是24.9%。看上去,每个家庭每个月多支出天然气的费用四、五块钱并不多,但是原料价格的上涨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就大了。天然气是生产氮肥、甲醇和甲醛的原料,于是化工行业必然涨价,连带着农副产品也涨价。这一连串的涨价,就把提升的20%的工资给抵消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是依然如故,并没有生活提高了的任何感觉。

   

   一份调查材料指出,上个世纪的1983年,全中国大陆人均工资的比重是GDP的57%。可是到了本世纪的2005年,这个比率就下降到了37%。今年的年初有人发表了他对全世界各国人工工资调查的报告,其中提到,中国大陆的人工工资是世界最低的工资,甚至比非洲的穷国还要低。一个庞大的贫穷人口,面对着已然崩溃了的经济,可共党们仍在拼命地贪腐和抢劫,这就是中国大陆不可否认的现状。

   

   在2009年的年底,本人曾经说过,2010年中国大陆将会发生经济的大崩溃、大粮荒和传染病大流行的三大危机。无论是哪一个危机的爆发都是共党过不去的坎。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没有,经验告诉我们,凡是共党绝口不提的事情,实际上就已经形成了公开的大危机了。

   

   就拿去年爆发的猪流感来说,共党口口声声说是外来的病,似乎此病的流行与中国大陆无关。可是从去年到今年,中国大陆的猪病不断,各地都发生了大批的猪莫名其妙的成群地死亡。世界上的禽流感、猪流感的病例已经很少了,可是中国大陆却出现了H9N7。世界卫生组织的解释是,这是一种禽流感和猪流感的病毒的变异,其危害性更甚。可是共党不说,于是天下就太平了。

   

   如同艾滋病一样,早在2003年2004年的时候就有人提出,如果政府不立即采取措施预防和治疗的话,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时,中国大陆的艾滋病患者会占到总人口的1%,也就是说一千多万。时至今日,致力于艾滋病防治的社会人士们都不否认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同时更肯定地说,中国大陆的性工作者的总人数不会少于两千万。

   

   去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在结束了对中国大陆四年的调查以后,公布了中国大陆患有心理病和神经病的人,总人数是一亿七千三百万。而前不久又公布了中国大陆患有蛀牙等口腔疾病的人,占整个人口的98%。

   

   在中国大陆的医务界人士推测,带有乙型肝炎病毒人口占总人口的40%以上,而营养不良的人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有病得不到及时治疗和看不起病的人,占病人总数的60%以上。由于环境的严重污染和频繁的自然灾害,致使已经基本上绝迹了的血吸虫病、鼠疫、脑膜炎、出血热等等的疾病再次蔓延人间。每年因事故、意外和交通死亡的人口超过三百万;因事故、意外和工伤致残的总人口超过五千万人。就连《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上都没有记载过的怪病也时时出现。例如非典、禽流感、猪流感等等,因此而死了多少人,共党不说并且封锁消息,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

   

   素称知礼之邦的中华民族怎么会到今天连卫生也不讲究了?造成疾病、怪病的泛滥,这只能说共党六十年来自始至终就从来没有打算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全民医疗卫生的机构或者是体系,更没有把免费的医疗作为国家的福利。

   

   共党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在世界的排名上是倒数第四位。2006年人均的医疗保健的支出费用为七块钱,但真正享受到这一待遇的不是中国的民众而是共党的狗官们。有人计算过要达到全民免费医疗并不难,只要每年支出八千亿人民币,也就是说人均五百块钱就可以使医疗保健作为一项全民的福利了。八千亿元听上去不少,但是比起今年九千亿的维稳费或者是共干们公款吃喝用车和旅游的九千亿都少得多。共党宁可花九千亿去雇佣军警特务镇压屠杀人民,而不愿意花八千亿在医疗保健上作为全民的福利。

   

   今年仅辽宁一个省的维稳的费用是二百四十三个亿,而这个数字是1987年的国家军费的开支。二十年前共党监狱里常年保持着一千万囚徒,而现在则常年保持着两千万人在服刑,而且其中的80%以上的人是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难道共党的天下稳定了吗?高压之下没有稳定,只有反抗。反抗是针对共党的贪腐,针对共党这个无人性的政权而来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