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苏明张健评论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穷途末路的共党在死之前仍要挣扎一下,可惜的是垂死挣扎,也没能挣扎在正路之上。六十年的罪行累累、劣迹斑斑,想必共党们也是搜肠刮肚地想过,但遗憾的是却说不出一件共党干过的事情是被民间称道的。不言而喻,共党当政的合法性是丝毫没有的,对人民的屠杀、镇压、抢劫从来没有间断过。所以就连共党这种团伙存在的合法性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传统上,当民间对一件事或一个人,用缺德少性去评价的话,这就证明这件事或者是这个人令人齿冷,令人发指,不啻于人。这个性是指人性。少性的意思就是缺少人性,或者说人性不全。人性不全的人,干出来的事才是缺德的事。在这里我们不能说这种人是先天不足,只能说他们在后天的成长过程中,缺失了正、性、德这三个阶段的正规教育。在今后的现实生活当中,他们还有机会,去充实人性,建立道德观念。

   

   最可悲的是无德,无德就是无人性。一个人无人性,基本上也就是无可救药了。共党就属于这种无可救药的团伙。这从目前大陆南方十省区的洪灾泛滥,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了。首先的一点是共党报道说,各地纷纷降暴雨。接着又是老一套的说辞:什么三十年不遇、五十年不遇。究竟这暴雨有多大,共党也拿出了数字:一会儿是223毫米,一会儿是172毫米,一会儿又是118毫米。

   

   听上去降雨量都在一百、两百的,但是测量的单位却是毫米,这就叫别有用心。天降大雨,十几公分,二十几公分,既是常有的事,也是正常的事,根本就不足为奇。

   

   以加拿大、美国为例,一场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断断续续下了半天的雨,其降雨量,就是十到十几公分。一场下了一夜的大雨,平平常常降水量就是十七、八公分到二十三、四公分。尤其加拿大冬季时间长,下雪三十多公分到五十公分左右,交通照样通畅。除非像1998年,一场大雪达一百五十公分,致使交通中断了三天。

   

   今年初,大陆华北地区下了一场暴雪,交通也断了,加油站也坍了。电台报纸报出的降雪量是九毫米,不足一公分。而加拿大一个冬季,正常降雪量都在两千多毫米。用共党的说词,就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了。

   

   天要下雨,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人就要未雨绸缪,这是古来的明训。托共党的福,本人也曾上山下乡七年半。一场降水量不足五、六公分的雨,农民们就说这场雨没有下透;一场不足十公分的雪,农民们就担心地里的冬小麦不够保暖。共党的首领们大多数都是农民出身,这点常识是应该有的。

   

   接下来我们就要问,什么都是三十年、五十年不遇。共党统治六十年了,司空见惯了这些不遇,共党都干了些什么呢?共党当然会振振有辞的说,建了八万多个水库,又修了三峡大坝,目前又在干着南水北调的事儿。听上去是成就巨大,凑足了GDP。可问题是这么多水库,对旱涝灾害的调解作用又在哪里呢?

   

   去年南方十省区大旱,连人喝的水都不足,出现了辉煌盛世之下人民背井离乡去逃难的情形。今年又是大涝,二、三十公分的降雨量就变成了洪灾。房倒屋塌,堤坝决口,公路铁路被冲断,桥也垮掉了,农田也淹了。受灾的人们呼天不应、叫地不灵。

   

   可是共党喉舌们的报道,却永远是千篇一律的说出几句规定的歌功颂德的话。什么当地政府立时启动了什么应变机制,什么迅速组织了救援人员第一时间赶到了受灾现场,又是什么转移了多少万人,什么抢运救灾的物资,又是什么恢复了供电和通车。就差说出了多难兴邦、天下太平了。

   

   至于受难地区人民受灾的程度,财产损失的状况,灾民们对这场飞来横祸的看法和说法是什么,救灾的物资都是些什么,灾民们得到了没有?还是有被共党们贪污掉了?尤其是在盛夏季节,灾区的卫生和瘟疫的状况如何,灾民的损失政府是否要赔偿,倒塌的民房是否由国家和社会的保险机构负责重建,而今年颗粒无收的农民们,政府将如何去救济等等,这些实际问题就不报道了。

   

   既然多难兴了帮,灾民们也就应该幸福了。共党治下的六十年,真正的天灾有限,害人有数。天不生灾,共党这个人祸,却害死了亿万生灵。天生了灾,又哪一次不是共党这个人祸把不是灾闹成了灾,小灾变成了大灾,大灾闹成了大难。

   

   据国内民间发出来的信息揭露,堤坝决口那是因为偷工减料:既没有钢筋,又使用的是劣质过期的水泥。水库在蓄水的时候,突然水库底部四处漏水;有的水库是某个部位崩坍决水;更有的水库是突然整座崩溃,造成了几万、几十万立方米的水冲了出去。

   

   二十几公分的降雨量不会造成灾害,这些人为的水利工程是造成灾害的真正原因。因为熟悉内情的人士早就透露过,任何一项工程的投资款,其中的40%到60%是要被层层共党们贪污掉的。于是就形成了特色社会主义的模式:那就是贪污暴富的共党们吃喝嫖赌,捞足了的共党们卷款外逃,仍在当权的共党们为他们去遮掩,为他们擦屁股,同时还不忘记为自己歌功颂德,而遭殃受害的则是全国的广大民众。

   

   半个大陆到处是在水灾之中,哀鸿遍野,胡锦涛却是轻松愉快地跑来加拿大G20会议。使领馆们马上以威胁收买的老办法,临时收罗了一帮粪青、粪老、爱国贼们去欢迎。既要狂呼口号,又要做出笑脸。当然了,如果能挤出几滴兴奋的热泪来,那是再好不过了。还要不能忘记摇动那块手中打上了几个黄色补丁的血染的红布,并且还理直气壮地说,那就是国旗。

   

   既然是国旗,为什么不为遇了难的国人们下半旗致哀呢?却只为共党首领们下半旗。这是国旗还是党旗呢?在自由的国家,国旗可以为每一位逝去的公民下半旗。因为国旗从设计、到图案、到定型,都是经过全民的讨论和同意的,这就是民意。有了民意的国旗,就被民众敬奉。同样,国旗也敬奉每一位公民。相互敬奉,这就叫礼尚往来。美其名曰国旗,但却只奉承政权的首领们,那就与国民百姓们无关。

   

   我从来不把那块打着黄补丁的红布当作国旗,理由很简单:第一,它不反映中国,或者是中华民族;第二,它不代表中国人民,它是共党极权之下的产物。可共党实际也并不敬奉它。共党首领们死掉,尸体上盖的是党旗,而不是国旗。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政府官员们辞世和因公殉职的普通民众一样,棺木上都覆盖着国旗。这就说明人家是朝野一致,谋求的是国家国民的利益,而不是一个政党、一个派别、一个团伙的利益。

   

   孔圣人早就提出过“君子不党”,意思就是防止党派团伙的利益取代国民的利益。当民主成为了普世的价值观以后,代表不同利益群体的多党制成为了民主竞争的必要手段。于是一百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就提出了立党为公的理念。仅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组党不是为了一党之利益,而是为国、为公众的利益。

   

   共党一贯正确,却偏偏走向了歧途。共党的利益是高于国,高于民,更高于法。所以共党才无法无天,为所欲为。闹到了今天,怨声四起,民愤载道,崩溃在即。孔圣人一生相信人性本善,人心向善。即便是盗匪也有金盆洗手的时候,于是人人可以成为正人君子。正人君子是国家社会的良知。所以不要结党,不可以搞团伙的利益。可天晓得两千四百多年后,啸聚山林的盗匪们居然也敢公然立党,并且使得一些正人君子也打出了理想主义的幌子,纷纷加入了匪类共产这个团伙。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把这一现象叫做“赤化”;五、六十年前叫“愚化”;三、四十年前叫做“奴化”;二、三十年前叫做“毒化”。共党三十年前提出来的四个现代化并没有实现,但是“赤、愚、奴、毒”的四化是颇有成效,于是共党又开始了矮化、丑化、妖魔化中国人。

   

   古人云:“湛湛青天不可欺。”而绝大多数被“四化”了的中国人,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反思,继而解放了被共党控制和束缚的思想,逐渐认清了共党的本质。抗暴政、要人权事件的发生,在2009年就已经达到了平均每两分半钟就发生一起的频率,而民间更是爆发出了打倒共党,驱逐共匪的吼声。

   

   天意即民意,民心就是天心。大气候已然形成,共党垮台指日可待。可是总有那么一些被四化化到骨头里去的中国人,心甘情愿地在国际社会中扮演着被矮化、丑化,甚至妖魔化了的中国人的角色。

   

   谁不知道毛泽东是上个世纪的世界三大魔头之一呢?2009年10月1日,偏偏就有温哥华的湖南同乡会扛着毛的照片上街游行,并且高喊“万岁”“万寿无疆”。这就如同扛着希特勒,或者是斯大林的照片上街一样,供奉魔头的人就是在妖魔化自己。

   

   2008年的3月中,共党再次犯下了屠杀藏人的罪行。而3月29日,就有那么一些人在多伦多的街头上演了一场拳匪、红卫兵暴徒式的闹剧,高喊着支持共党的西藏政策。这就是在丑化他们自己,但是其恶劣的影响,却是在丑化着全体的中国人。

   

   据说不少的参与者是来加拿读书的留学生们,这就更可耻了。读书人不求明明德,反而去矮化自己,去做暴政的工具和应声虫。这次胡锦涛来加拿大参与G20会议,共党的使领馆们又使出了老招数,一顿免费的午餐,就招来了一群摇旗呐喊欢迎的中国人。

   

   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欢迎胡锦涛的人所付出的代价,那就是自我矮化,自我丑化,自我妖魔化。如此惨痛的人格和尊严的付出,换来一顿廉价的午餐,也只能说明这些人的价值取向。

   

   在这次G20峰会的前两天,安大略省的省长麦坚迪先生在电视台号召,并且鼓励来自世界各国、各组织、各团体的都站出来走上街头,发出声音,提出你们的政治诉求,一定要让开会的总统、总理们听到。

   

   在会前的一个星期,世界人权组织、绿色和平组织、世界反贫穷、反饥饿组织、无政府主义组织、大赦国际组织等等就已经陆续地来到了多伦多。他们提出来的政治诉求分别是:经济不景气不能影响人权;全球有七千万儿童在饥饿中;而七个强国要解决全球的四亿贫困人口;发展经济不能破坏自然环境;关注全球的污染问题,这个宇宙中没有第二个地球,必须保护地球的生态平衡;限制军费的增长,不要战争,妥善处理核废料等等。

   

   在加拿大本土的各民间团体也都走上了街头提出了不同的诉求:越南的改革党提出了打倒越共,抗议中共支持越共;缅甸的反军政府组织提出反对军政府独裁专制,要民主、要自由,抗议中共支持缅甸军政府暴政;欧洲共产主义受害者委员会提出共产主义是全人类的祸根,永远不要忘记死于共产主义下的一亿受害者;维吾尔族人提出惩办2009年乌鲁木齐大屠杀的共党凶手,维吾尔人不是恐怖主义分子,停止对维族人的抓捕和屠杀;藏人的团体提出了,共党滚出西藏,共党是杀害藏人的元凶,胡锦涛是屠夫,不买中国制造的假冒伪劣毒产品;民阵加拿大分部提出,结束共党极权暴政统治,把人权、自由、民主和尊严还给中国人民,清算共党六十年的罪恶。

   

   在人的社会中,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利益所在;而作为人权的延伸部分,私人的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是在兽性匪类统治下的社会,不要提私人财产,就连人的神圣生命都会无缘无故地丧失在共党手里。本人就感到很奇怪,胡锦涛怎么有脸来参加这种国际的会议呢?即便是以元首头衔来参加也是丢死人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