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最了解中国大陆地区经济真实状况的就是共党,最清楚中国大陆经济已经崩溃了的也是共党。共党内部已经是四分五裂了,成员们都在各自打自己的主意,为自己找后路,为自己找退路。它们比任何人都更明白,经济已经崩溃了,这个政权是绝对保不住了,自己的下场如何恐怕是不会乐观的。

   

   1949年共党进城,1950年就以镇压反革命的名义,公开处决前国民政府的军政人员,、国民党的党员、三民主义青年团的团员、乡村的士绅们、保甲长们、宗教信仰团体等等,总计一千万人左右。没有被处决的,都被戴上了地、富、反、坏的帽子,受到严厉的管制和监督。在以后的运动中,就成为了斗争的重点,被消灭的对象。直到文化大革命中,更是死的死、残的残,能活下来的实在就不多了。

   

   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比较了历史上多次的改朝换代。发现除去共党这个朝代进城就大肆杀人以外,任何的朝代进城的第一件事,那就是安抚百姓,大赦天下,轻徭役,薄赋税。就连刘邦、朱元璋这样的皇帝,杀的是帮助他们开国的功臣,而不是百姓。

   

   这就是说,共党进城伊始的这场大屠杀,被杀的都是被共党认为的敌人,而并不是民间百姓们的敌人。这个敌人的概念,其实是没有国人民众们的共识的。也就是说,是共党自己疑神疑鬼地要这么做。或者那就是要杀人立威,这里并没有民意的因素在内。

   

   转眼六十年过去了,中国大陆又面临着改朝换代了。共党们的路是已经走到头了,崩溃在即。与前中华民国政府不同的是,中华民国政府在最初的三十八间,在极其艰苦卓绝和复杂的条件之下,为中华民族建立了四大丰功伟业,从来也没有屠杀和镇压过自己的公民。至少留在了大陆上的中国人,对国民党的政府没有什么坏印象。

   

   再比较一下共党,六十年内,丰功伟绩一件没有,屠杀镇压倒是不断,死人亿万。最糟糕的是,亿万冤魂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如果说是为了共产主义而死,为共党的共产理想和路线而死的话,那确实是太冤了:三十年前共党的共产理论就已经破产了,除了毛远新这种神经病以外,在中国大陆再也找不到任何人信共的了。如果说是为了巩固共党政权而死的话,那就更冤枉了:二十年前的六四大屠杀,共党这个团伙连存在的合法性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政权当然也是罪恶的了。如果说是死于改革开放,为了强国富民而死,为强大辉煌而死的话,那更是千古奇冤了。

   

   谁不知道这三十年,共党是一手屠杀镇压民众,一手是公开的大肆贪腐,大肆抢劫,大肆的卷款外逃。把中国大陆搞得民怨沸腾,国破民穷,债台高筑,毁灭生态、资源枯竭,农业破产,冤民遍野。共党的一个前三十年和一个后三十年,我们可以毫不夸大地说,共党的一切所作所为,得罪了中国大陆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民众。我们只能够把这个解释成为是共党的一贯立场和主张,从来是反人性的和与人民为敌的。否则我们就无法弄明白,为什么共党政权会肆无忌惮地屠杀、镇压、打压、虐待、抢劫人民了。

   

   从古到今,人民从来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于是我们就不难想象,当新的政府取代了共党政权以后,新政府会在全体民众的巨大压力之下,清算共党政权及共党成员们所犯下的种种罪恶,把原本就是简简单单的安抚百姓的工作,不得不变成为民伸冤昭雪。否则民愤难平,新政府又怎么能开展工作呢?

   

   已经垮台的共产国家,大多数的新政府是无须做这种事的。反而对前共产政权的成员们实行免费医疗、退休和社会保险等等的福利。这就证明了这些共产的分子的罪恶不大,人民可以原谅他们。但是就在最近,由于世界经济不景气,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提出了,不应该再让前共产政权的成员们每月领取高于一般民众的退休金,应该减去一半。因为这些人在退休前并没有做出过任何贡献,或者是造福于民众,所以不应该享受高退休的待遇。这一要求显然既合情又合理,所以国会正在讨论。

   

   在民主的政制里,凡是提交到国会讨论的议案一般都是能通过的。这批前共党们的人性尚没有完全泯灭,当政的时候手下也留情,没把坏事做绝,所以他们还可以善终。而罗马尼亚的共党头子齐奥塞斯库夫妇就不同了。从逮捕到审判、到被处决,总共三天不到,就是因为作恶太多。世界上最公道的并不是法律,而是人性和民心。

   

   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在新年伊始,便决定要把四十四万八千多名长期从事农村教育的教师们全部清退。2006年共党的教育部就提出了这个政策。一位叫做王正明的老先生,从事农村教育工作近五十年,而且是甘肃省渭源县张家堡小学的创始人,但工资却是每个月四十块钱。

   

   2003年9月,因为教育部的这个政策,王正明老先生领到了八百元的辞退费。从此就失去了工作,又没有任何的劳保,退休的福利。几十万为农村教育事业奉献了一生的教师们,在2010年内将全部被辞退回家。回家后如何生活,共党就不管了。按理说,经济又是腾飞又是强劲的增长,就应当提高就业率,提高人民的收入,让人民能够安居乐业。可是这项政策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几十万教师们落到了如此的结局,这只能说明经济确实是崩溃了。

   

   但是在一片崩溃的凋零之中,却也出现了强大和辉煌的种种的迹象。据亚洲的《自由时报》的统计,那就是在最近的这几年间,卷款外逃的共党狗官们就到达一百零八万之多,共党中央的组织部也证实了这个数字是真实的。

   

   仅仅是2008年跑到美国的狗官就有四万多,它们是利用了美国移民局制定的一项政策。这项政策就是:凡是在美国进行某个项目的投资,或者在高失业率的地方投入至少五十万美元,便可以获得美国的绿卡。这帮狗官们和他们的家属子女们,无论到了那个国家,过的都是豪华奢侈的生活。直接用现金去买价值几百万美元的大房子,买名贵的轿车,赌博、嫖妓,花钱像流水。

   

   自改革开放至今三十年间,卷款外逃的赃官狗官们的人数接近一千万。他们跑去了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国家和角落去定居,挥金如土,给当地的人民造成的印象就是中国人民富得都像他们一样了。我在加拿大,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认为中国人都富了。人们通常的思维逻辑是,民富国家就强大。所以他们同样认为中国强大了,强国之下才会有富裕的人民。

   

   每当遇到这种情形,我都要花时间和精力向加拿大人说明,暴富了的是共党统治集团的成员们,而人民的生活却是比三十年前更苦,而且更无法和六十年前共党当政前的生活去相比的。共党们抢劫了全国和全民的公产和私产,于是成为了富翁集团。由于害怕最终会被人们清算,所以跑到外国去做富翁去了。他们代表不了中国人民,更代表不了中国,他们只代表共党。

   

   2009年12月底,共党的审计署公布了一项调查。资料中显示仅仅是2009年的前十一个月,就有将近十万个政府部门和国营的企业,滥用和盗用公款的总数高达三百五十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两千四百五十亿。而这仅仅是被查出来的,究竟还有多少是没有被查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

   

   共党一贯的作法,就是可以在无中生有之中制造成就,而且是百倍千倍地扩大这个根本就没有的成就。而对于已经是人人皆知,又实在是掩盖不住了的罪行和丑闻,那是在不得不公开发布的时候,就尽可能的十倍百倍的去缩小它。

   

   共党在2009年,全年高调宣传经济扩张政策,声称总共贷出的款项达到十万个亿。面对如此巨大的一笔钱,以共党们的贪欲,又怎么可能只贪污了两千四百五十亿呢?连四川大地震后海内外民众捐助的四、五百亿,都敢贪污掉80%以上,就不难想象,2009年前十一个月的贪污款,至少那是要在几万个亿左右。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是盖楼楼倒,造桥桥跨,修路路塌这些事实了。

   

   2010年1月份,上海的熊猫乳品有限公司的炼乳和奶粉又被查出了含有三聚氰胺。根据上海奉贤县检察院的一份文件,早在2008年的12月,就发现了毒奶粉的问题了。而拖延到2009年的2月才开始调查,并且始终对公众保密,致使毒奶粉在市场上继续销售一年多,不知道又有多少上海地区的婴儿们患上了结石症。

   

   2008年对于毒奶粉负有直接责任的质检局局长李长江,在2008年9月22日引咎辞职,但仍然还是中央委员。十五个月以后,复职了被派往异地继续做官。一个鲜明的对比,那就是2008年毒奶受害儿童的家长,《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办人赵连海先生,因为替毒奶受害人维护权利,却在2009年的11月17日被共党逮捕了。这就是共党的法律。犯罪的仍然当官,受害人想申诉那就是犯法。人民在共产集权者们的眼睛里,永远都是被耍弄的对象。

   

   这两天不经意地翻看了一些朝鲜共党的资料,其中提到了1946年金日成篡政后,公开许愿,要让在它领导下的朝鲜人民“吃米饭、喝肉汤、穿绸缎、住瓦房”。总共十二个字,目标并不高,比不上赫鲁晓夫的土豆烧牛肉,更比不上中共的共产天堂。但是整整六十四年过去了,经过了金家父子两代人的领导,前不久金正日视察了一下自己的统治区域,说至今仍未能完成他父亲的遗训。

   

   也就是说,至今朝鲜人民仍没能吃上米饭,喝上肉汤,穿上绸缎,住上瓦房,反而还饿死了近三百万人。古今中外皆然,所有的集权统治者,都自以为是伟大又英明,但却永远治理不好自己的统治地区。强大和辉煌那是不可能的,连人民的丰衣足食、安居乐业都做不到。

   

   2009年《福布斯杂志》的十二月号刊登了封面文章,题目就是中国泡沫。文章直接警告说,“中国的经济现状与二十年前日本股市与房地产市场崩溃前夕的状况没有什么两样。以借贷和哄抬为支撑的泡沫一旦破灭,后果不堪设想。”

   

   文章中对最明显的泡沫化迹象是这样说的,它说,“政府官僚机构强迫国营企业接受银行贷款,来为自己提供资金;不顾产品的库存积压,继续扩大生产。地方政府通过向地方企业索要天价来变卖土地,并且要求企业预付税款来满足地方政府的预算。银行则是往整个的经济体系内毫无节制地巨额放贷,贷出的资金收不回来;银行的坏账率攀升,导致银行的破产。由于人民币根本就不存在的金本位的限制,所以随便地印钞票。”

   

   2009年共党的所谓扩张信贷和货币政策,已经造成了人民币的大幅贬值达10%以上,同时天量的贷款已经超出了GDP的70%。2010年共党宣称,仍要实行宽松的信贷政策,并且计划将再贷出去九点五万亿。这就是说,2009年吹起来的泡沫,在2010年将吹得更大;企业加大库存积压;房地产价格继续炒高;银行加速破产,人民币大量印刷,并且再次贬值10%以上;国债将更上一层楼;失业率继续加大;通货膨胀率迅速腾飞。苦了的又是国人民众。

   

   但是各地方政府和国营的大型企业们却是兴奋不已。只要有投资有贷款,就有贪污和卷款外逃的机会。国营的垄断企业是扩张或者是宽松政策的受益人,但是效益低下,设备落后,管理混乱,库存积压的也最多。职工总数高达八千万,但是却只占应就业人口的8%。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