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苏明张健评论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我们每一个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都可能或多或少受到过来自于生活中的刺激或者是震荡,于是在思想和心灵中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且无论是好印象,还是坏印象,都足以保持一辈子而不会磨灭,甚至还可以改变人生。

   

   例如1966年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记得那是8月初的一天下午,一群中学生红卫兵冲进了离我们家仅隔几个门的一个院子里,去揪斗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一个地主婆。我至今仍记得这个院子里住着四户人家,都是工厂的工人和职员。

   

   其中一家是一对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轻夫妇,同在一个工厂里工作,都是工人。大约一年前,这对夫妇生了一个小男孩,于是男方就把在农村守寡的母亲接来带小孩。她就是红卫兵们要打倒的地主婆。其实那年她不过四十多岁,在震天响的口号和批斗声中,夹杂着撕裂的人心碎的哭喊声。一个多小时以后红卫兵们唱着革命歌曲走了。

   

   我随着几位街坊邻居进到了那个院子,立时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这个女人躺在地上,浑身上下血肉模糊,向日葵杆的碎片布满了院子。这个院子里种了二、三十颗向日葵,她就是被这二、三十根向日葵的杆活活打死,她那刚一岁的小孙子躺在屋子里的地上,已经哭不出声了。街坊们抱起小孩,又用三轮车把这个女人送到医院,又给她儿子工作的工厂打电话。当这对夫妇跑回来的时候,他们的母亲已经死了。这就是十年半文革中给我的第一个刺激,是如此的强烈,至今仍清楚的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

   

   四岁的时候父母就教我读三字经,第一句那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我无法想象和我同样年龄的红卫兵们,怎么可能会变得如此的无人性,如此的冷血,干出了把一个人活活打死的土匪行径,而眉毛都不皱一下,就扬长而去。警察们都到哪去了?法院又是干什么的?一群人随意冲进一户人家,把人打死,抢走财物,这又是什么样的国家?

   

   记得当时的宣传画,有一副是毛泽东的头画在中间,周围还放着光。六颗向日葵代表了六亿人民,围着头像,而宣传的词说的是:毛是人民心中的红太阳。红卫兵打死了人,太阳管不管呢?十多天后,记得那是8月18号,毛泽东身穿党军制服,戴着红卫兵的袖章,爬上了天安门接见红卫兵。记不得是当天还是第二天,《人民日报》的社论,题目就是“毛主席是我们的红司令”。我当时的心往下沉,呼吸急促,头也晕沉沉。几天后我才真正明白了。如果我所认为的红卫兵打死人,抄人家是土匪强盗的行径的话,那么毛泽东就是土匪强盗的司令。

   

   接下来的就是后来的十年我在成长,文革在继续,毛泽东在为所欲为继续折腾。三千七百万人死于这十年,而七千万人被折腾的是半死不活。毛死了,文革也不搞了,共产主义也泡了汤。共党喊出个拨乱反正,自以为又伟大得不得了,厚皮赖脸的继续当政。

   

   共党作乱,共党祸国殃民;然后再由共党来拨乱反正。这就好比是土匪惩治土匪,强盗惩治强盗一样。只能说这是内讧火并,根本谈不上什么反正。有人把拨乱反正,一厢情愿地理解成共党要改邪归正了,理由是共党搞改革了。改就证明以前的错了,那就不叫改革,而是改错。共党连改错都不敢承认,那就更不要说改邪了。所以共党也不可能归正,更不懂得什么是反正。当政的政权的性质不改变,所以我还要继续说:中国好不了。

   

   这后三十多年,是邓、江、胡当政。人虽换了,但性质不变,因为他们同属于共产匪类。证据就是:坚持把毛土匪思想写进了宪法,而毛土匪的僵尸仍被共党当作是神灵般供奉着,而毛的头像也被挂在了天安门的城楼上。天安乃是天欲安。无奈毛的阴魂和徒儿们仍在为所欲为地折腾着。

   

   2010年全球经济形势将比2009年要严峻得多,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可是共党的四川省重庆市委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决定把重庆市的红卫兵墓地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一群当年打砸抄抢的红卫兵土匪们的乱葬岗子,成了共党花纳税人的钱要保护的文物单位。这其中的潜台词,就是让人们不要忘记红卫兵当年的丰功伟绩,以此来引证现在共党的扒房圈地是一脉相承的,要人们好好地忍受这一切的社会不公。理由就是共党匪类匪性依然,而且仍在当政。

   

   改革的口号叫得震天响,成就也不过就是一堆造假的数字。去年的第四季度,共党报出了GDP增长了10.7%。其实共党自己也不相信这个数字。按照杜拜的模式,借钱炒高房地产,也达不到如此高的增长率。但是这个假必须造,因为共党太清楚了,不改革是等死,改革就是找死。几年前就有学者提出改革已死的说法。改革是共党八十年代初提出来的口号。在这之前,共党喊叫出来的口号是四个现代化,要在上个世纪末实现工业、农业、国防和科技的现代化。但如何去搞现代化,共党也不知道。

   

   1978年11月24日,安徽省凤阳县凤梨公社小岗村的十八位农民的一份按有血手印的生死契约,教会了共党一些东西。在这份契约里写道:“我们分田到户,每户户主签字盖章。如以后能干,保证完成每年的全年上缴和公粮,不再伸手向国家要钱要粮。如不成,我们干部坐牢杀头也甘心。大家社员们也保证,把我们的小孩养活到十八岁。”从这份契约的内容里我们就知道,共党前三十年的巨大成就是什么了。

   

   农民为了吃饱饭,必须随时准备坐牢,甚至被共党杀头。就是这个小岗村,在1959年的时候,曾经是个三十四户人家的村子,共有176口人。到了1960年,就已经饿死了69个人,死绝了六户人家。到了1962年,小岗村只剩下十户人家和39个人。三年时间内,死绝了二十四户人家,死人137个。饿死的比率为80%。农民朴实,注重的是实际,不管是什么主义、路线,或者是现代化。

   

   二十年前的大饥荒,那就是一个最实际的教训。他们比共党更清楚,不改变现状,就是等死。天知道什么时候,共党又弄出个馊主意见,不知道多少人又会饿死。可是,改那就是找死。天知道共党阶级斗争的那根神经什么时候出毛病,所以才立下了这份生死文书,而且要求活下来的人把杀头坐牢的人的孩子要养活到十八岁。天下的人还有比共党治下的中国人更苦的吗?

   

   一年半以后的1980年的5月31号,邓小平才算是公开承认了小岗村农民分田到户的做法。又是一年半以后的1982年的1月份,共党才算发出了一份关于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转弯抹角地说,包产到户是什么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便没有下文了。至少十八位农民既不用坐牢,也不会杀头了,于是农村的改错也就到此为止了。农民既没有土地的权利,更没有自由选举的公民权利。户籍制度限制着他们,把最大多数的农业人口贬低为二等公民。

   

   十八位农民冒着被杀头坐牢的风险,提出的仅仅就是一个分田到户的主张,就激发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其伟大的成就,就是从那以后,结束了共党实行三十年的限量供应的票证制度。共党立时就做了摘桃派,贪天之功据为己有,声称是在它的伟光正领导之下的成就。由此可见,指望着共党改邪归正那是不可能的。非但如此,刚刚吃饱了肚子的农民马上就遭受到了共党新一轮的更为残酷的压榨和剥夺,继而就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公开抢劫。

   

   1992年共党宣称到了上个世纪末,基本上就实现了农业的现代化。但是仅仅几年后,三农问题就浮出了水面。农业真危险的警告,现在竟成为了农业破产的现实。三十二年前,是十八位饿着肚子的农民教共党如何去复兴农业。仅仅三十几年后,共党就把复兴起来的农业搞破产了。

   

   1998年9月,为了纪念所谓的改革二十年,江泽民、温家宝等人去了小岗村,。又是进到村民的家里,又是和签下了生死契约的人合影留念,一场政治表演结束了。至于小岗村的实际情况如何,没有任何报道。因为“中国改革第一村”的桂冠已经戴在了小岗村的头上了,那就必须是一切都好,不能说一点不好。

   

   转眼又是十年,为了纪念所谓的改革三十年,2008年9月,胡锦涛也跑去了小岗村,大肆宣传土地的流转政策。又大夸了一顿小岗村的二百亩葡萄园,四百亩的蘑菇大棚。和江泽民一样,两个党老板都没有提到,小岗村在上个世纪末,是否实现了农业的现代化。没提,显然就是没有实现。

   

   而胡锦涛夸了半天的二百亩葡萄园,是个倒赔钱的生意;那个四百亩蘑菇大棚,实际上只有八十亩,而且也是个赔本的买卖。所谓的土地流转,情形就更糟:村里的土地被上海的一家公司租用了好几年,但是却没有付过一分钱。

   

   安徽省近来又投资十多个亿,准备建造田野旅游的项目,最近又圈走了小岗村近千亩土地,但是村民们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实际利益。没有了土地,小岗村也就消失了。这个“中国改革第一村”的村民们今后如何,只有天知道。弄不好,他们也只能走上上访告状之路。

   

   改革已死的说法,是有道理的。首先,不废除户口制度。同是公民,就存在贵贱之分的歧视,与普世价值的平等是背道而驰的。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土地的私有制。耕者有其田,自古如此,而不是什么使用权,更不是什么流转权。农民就必须要拥有自己的私有土地,而且宪法中必须明确的写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三件事共党是做不到的,那就证明共党不能改邪归正,该错也不彻底,那么改革只能是找死。

   

   

   农民在失去土地,农村在消失中,农业当然就破产了。于是大饥荒就像悬在每个人头上的一把剑,随时都在威胁着我们。几千年来农民拥有土地,自由买卖土地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为什么共党就这样惧怕农民拥有土地呢?几千年来,中国人遵循着耕与读这两个字在生活着,也就是农耕和读书。士农工商四大行业中,除去读书,务农排在最重要的位置上。

   

   中国传统历来都是重农轻商,唯有共党这三十年来实行的却是重商主义。祖宗留下的家底已经被卖光,连祖宗留下的国土都被卖出去了好几百万平方公里。外国人可以买中国的土地,可为什么中国的农民却不准有自己的土地呢?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近几年,连儒家思想都被共党当作是无形的资产在拍卖。一贯反孔的共党,到处开设孔子学院。捣毁孔庙、铲平孔林的共党,却搞起了什么不伦不类、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祭孔活动。共党体制内的那些连“明明德”都搞不懂是什么意思的教授们,又如何能够明白孔子的仁义思想和忠恕之道呢?抄袭、剽窃、学术腐败之辈们,又如何能够明白孔子的政治原则,与共党所坚持的东西有着一天一地之差别。而孔子的理想国与共党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共党妄图利用孔子思想为极权专制辩护,去收拢人心,苟延政权注定是要失败的。共党不懂儒家,那帮御用的文人和帮闲们的程度,只能是对什么“猫论”、“过河论”、“三个代表”、“和谐社会”等等这些不着边际的东西起起哄、架架秧子。孔子曰:“帮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帮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